“嗯…天台有人保護他們…六點黑霧退掉。”小塵迷迷糊糊回答完,徹底陷入睡夢中。

在夢中,小塵看到了一座塔,塔在通天之巔,直接連接未知之天。

而在塔中,有藍衣女子一夜白髮。

淚水滴落,墜入無盡懸崖,永無超生之日。

小塵猛地做起,柔軟的牀鋪也無法給小塵帶來溫暖。

眨了眨眼睛,看了眼手機,七點了。

揉了揉眼睛,小塵躺了下去,然後猛地又坐了起來,匆匆下了牀,小塵便看到書包在跳動。

“皮球成精了?”

小塵急忙把皮球放了出來,皮球變成一隻長着尾巴以及惡魔角的圓球精靈。

是的,這似乎是一隻惡魔。

只不過,此時這隻精靈非常非常、非常生氣,是哄不好的那種!

剛剛將小惡魔抱起,就看到桌子上放了一張貼紙。

“元小塵,不管你是不是在耍我,我都要感謝你,謝謝你沒有因爲我的冒失而刻意傷害劇組的人,也謝謝你不計前嫌救了我。”小塵偏頭看了一下壓在貼紙上的槍,感覺有些頭疼。

“這把槍算是我的謝禮,希望你能收好,也謝謝你的付出與守護。—陳悅曦。”

小塵看完只覺得腦袋一陣頭大,謝禮是一把槍,這是在暗示什麼嗎?

打開窗戶,小塵微微一愣,面色沉重。

天空黑壓壓,血雨傾盆而下。

似乎天漏了,下得很大。

“主人,主人,我餓了,我想吃東西。”小惡魔有氣無力地癱在沙發上,長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沙發,發出輕微的聲音。

“自己找。”

聽到主人的話,小惡魔非但不沮喪,反而興沖沖地飛到廚房去覓食。

看着滿天血雨,小塵搖了搖頭,回到沙發上,撥弄手機,看熱點。

點開一個氣象站小視頻,主持人嚴肅而認真的說道:“根據全球衛星顯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停止降雨,希望市民能夠注意防護。”

手指撥動,點到最近上映的電影電視劇那一欄,小塵滑動的手忽然一頓,電視劇《再見,我的路》要開播了?

小塵在這部劇中當過龍套,可能露過臉,也可能被減掉了,畢竟龍套的戲份主要看後期。當初拍這部劇的時候,剛剛甦醒,在還沒弄清楚這是哪的時候,便開始拍這部劇了。

當時他只是演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不需要說話。

聽說這部劇是羣星薈萃,光請演員就花掉了絕大部分預算,使得後期電視劇拍攝預算不夠,有些角色請不來人,只能找羣衆演員上。

而小塵所演的那個角色就是這樣。

原先想要找小明星華燦來,結果就換成了小塵。

拍完後,導演還可惜來着,所以對小塵也就不順眼,自然錢拿得也少。

沒有臺詞,小塵的錢就要按照出鏡次數算,當然這種出鏡次數是按照有效出鏡次數算的。

小塵總共只有十次出鏡,一次一百塊錢,總共一千元。

但是小塵需要後期一直跟着劇組跑,隨叫隨到。

看了一遍預告,果不其然,沒有他。


再次滑動熱點,清晨的風有些涼意,伴隨雨水吹了進來。

小塵竟然翻看到了《驚悚不等待》的預告片,這是之前放出來的,當初小塵還沒參演。

看完預告後,小塵有種被震撼的感覺。

這特效簡直絕了,不愧是陳悅曦主導的特效,果然不一般。

“這些地方,感覺都不一般,這劇組還真敢拍!”

小塵看完後,微微一刷新,視頻突然消失了,被撤回了?


幸好之前關注了發視頻的公衆號,小塵點進去一看,發現之前的預告片竟然沒了,難道被404了?

不是吧,他記得這部影片還是官方讓抓緊趕拍的,怎麼突然就被和諧掉了?

就在這時,有電話打進來了,小塵看到是陌生號碼,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接了起來:“喂?”

“小塵,是我。”

“姐?你怎麼打電話來了?”小塵躺在沙發上,不想動彈,陳悅曦打電話來,一定有事,但是他不想去。

“一會兒我會帶着帶劇組來一趟,完成最後的一幕,希望你那邊能配合。”

小塵挺屍般坐了起來:“你們不會還要晚上來吧,難道昨晚的事情你們都忘了?”

他們還敢來,真是受不了了,昨晚我都那麼晚睡覺,還讓不讓人活了。

奇怪?

小塵總覺得昨晚忘記了什麼人?

“不是晚上,是白天,這部影片就差最後一點,需要藉助公寓。”

小塵納悶了:“你藉助公寓,爲啥找我?”

“因爲影片需要你的參加。”少女清冷的聲音響起,似乎帶着一種不容拒絕。

“不要。”小塵毫不猶豫的拒絕。

“給你十萬。”

“成交。我什麼時候下去。”

“中午十二點,導演這邊正在找心理醫生,估計要好一會兒,這個時間還可能推遲。”


小塵道:“那個,昨晚他們怎麼樣了?”

“沒事,他們在天台聊了一晚上的劇本,探討了一番退隱的事情。”

“我這個房子很大,如果劇組的人想要來這裏退隱的話,我非常歡迎,房租便宜,水電全免。”

小塵感覺自己的房子很大,空蕩蕩的,每天回來都很害怕,真希望能多幾個朋友。

“我問問。”

陳悅曦過了一會兒,嚴肅道:“可能導演去不了了,在聽到你邀請他住下的時候,他口吐白沫休克了。”

“嗯?病情惡化了,我就說嘛,天台不好,幸虧我沒放你去天台。對了,爲啥我看不到通完天台的路呢?”

“這我也不清楚,等十二點見面再聊吧。”

小塵等對方掛斷了電話,纔有些鬱悶道:“要不要把天台給掀了?是哪個狗東西不讓我上去?等我知道了非要跟他講道理不可。”

天台上的白眉老頭打了個哆嗦,縮了縮大袍子:“老朽爲何感覺周圍溫度突然降了不少?血雨異象,封印騷動,不是個好跡象。”

大袍子是真皮做的,有的是毛毛,很暖和。

“哎,還是小輩們好,懂得疼老朽,若是換個老不修來,非要笑話老朽不可。”

天台似乎在另一層維度,這裏沒有下血雨。

周圍都是黑雲密佈,唯獨天邊有一抹刺眼的紅正在延伸而來。

血雨在華夏境內並沒有引發太大的洪澇災害,但是卻在西方肆虐了起來。

只是這一切,與躺在沙發上的小塵都沒什麼關係。

就在小塵要繼續刷視頻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胖球從廚房裏滾了出來。

小惡魔此刻已經飛不起來,一路滾翻了不少東西,才滾到小塵面前。

它似乎想要飛起來,結果翅膀一直在撲騰,身體卻始終沒動過。

小塵瞥了眼給自己扇涼風的小惡魔,突然想起了另一個球,都是求,爲何這個球長得就這麼水靈,那個球就長得不好看呢?

小惡魔雖然是惡魔,但卻不是全黑色,而是暗紫色,身上好幾處地方都在放光,翅膀顏色是血紅色,還散發着微弱的熒光。

小惡魔尾巴的尾部是一個菱形暗紅水晶狀結構,看上去就很高級。

[綜]總之都是扉間的錯! ,頭上也沒有頂個圈。

不過這個小惡魔頭上的兩隻惡魔之角很有意思,不過似乎因爲某種原因右邊的那個斷了一半,看上去有種不完全的美。

美個錘子啊!

小塵放下手機,將小惡魔抱起來,錯誤估算小惡魔的體重,小塵差點從沙發上翻下去。

“你的角怎麼回事?”

小塵記得這貨進廚房的時候,角還是完整的,怎麼現在角缺了一塊去呢?

小惡魔小爪子托起一小塊惡魔之角交給小塵:“主人,給你這個,惡魔之角有一定機率可以恢復主人的記憶。”

“我說過,失憶的事是我樂意做的,你不要幫我。”

小塵說着便將惡魔之角給小惡魔插了回去,輕輕拂過傷口處,惡魔之角重新長回去。

“別再鬧騰了,對了,昨晚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失控的?”

按理說小惡魔不可能失控,怎麼會在人羣中失控咬傷人呢?

“主人,我好久沒吃過東西了,實在是太餓了。”

小塵心裏咯噔一下,是啊,他好像好久好久沒餵過這貨吃東西。

忽然,敲門聲響起,小塵眉頭一皺去開門,門一打開,一直骷髏手便伸了進來,小塵揮刀斷骷髏手更順手,直接把那隻骷髏手給砍了下來,然後果斷關上了門。 “大白天還鬧鬼!”

小塵給小惡魔使了個眼色,小惡魔卻是搖了搖頭,道:“主人,我沒見過這種骷髏頭。”

“私闖民宅?我有什麼厲害的武器沒?”後面一句是對小惡魔說的。

小惡魔激動起來,拍打着翅膀在地上滑動,很快就停在一個房門前。

小塵跟在後面,小惡魔用腦袋一頂,那隻角便插進門內,似乎是驗證了一下,只聽嗶的一聲,門開了。

小惡魔進去,小塵卻停在了敞開的門前。

感受着門內的寒氣,小塵頭上的兔耳朵動了動。

“主人,滅世一直等着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