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搬運工就是搬運工了,還能是什麼。”

“奧。”海因應聲說,“可我還是不明白。”

“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不過,說起來也許你不用做搬運工,你可以去肉店當夥計,你的魔法能讓水井變的更涼,讓肉保存的時間能長一些,一定有很多肉店老闆喜歡的。而且我想以後我買肉吃也可以便宜些了。”

“真的嗎?”海因爲自己能有點作用而高興。

“有可能。”艾爾文說完突然停下腳步,收斂起了表情,好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等等!”他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後,他從身後取下劍來,平放到地上,把自己的耳朵貼在上面。

“怎麼了?”海因不明白艾爾文在幹什麼。

“噓——好像有人來了,我們先躲一躲。”艾爾文從地上聽見了馬蹄的聲音,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候,他得謹慎一些,在路上遇到人也需要先確認對方身份在做下一步的打算。他拉着海因在路邊的灌木叢中躲了起來。

過了一會,有兩個人朝這邊跑來,他們身上都套着寬大的斗篷,頭上戴着兜帽,在這大熱天裏,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有點不尋常。看兩人慌慌張張的樣子,像是被什麼人追着。不一會,背後果然傳來咯噔咯噔的馬蹄聲,一團塵土飛快的靠近過來,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那兩個人。追上來的人有三個,都騎着馬,其中兩個,從背後追過來,攔在兩個兜帽人的身前,將他們逼停。

“你們兩個別跑了,我要是你們,就老老實實的等着被抓,抵抗都是白費力氣。”其中一個偏瘦的人一邊說着,一邊跳下馬。艾爾文定睛一看,那人居然是羅迪!在他旁邊還騎在馬上的,是古迪!

“諸位尊貴的騎士們,我想你們是認錯人了。”其中一個斗篷人說着,把兜帽往下拉了拉。

“奧,不不不,萊恩將軍的壓寨夫人,我可不會認錯。”羅迪說道。

“羅迪大哥,可不是萊恩將軍想抓她,是勞德陛下要抓她。”

“笨蛋,給我們下命令的,可是萊恩將軍!”

“但是勞德陛下吩咐萊恩將軍這麼做的。”

“古迪說的對,是陛下吩咐的。羅迪不要糾結了,這位小姐確實很漂亮,但我想萊恩將軍已經有妻子了,所以不會讓這位小姐去做將軍夫人的。”說話的人是卡萊爾,他是走在最後面的那個騎馬人。

“好吧,那麼既然是勞德想要抓的人,你小子還敢帶着她逃跑?”古迪對那個兜帽說。

“諸位,請原諒,我並不認識你們……”兜帽回答。

“認不認識可沒什麼關係!”古迪說着把那人頭上的兜帽扯了下來。在那一瞬間,艾爾文身上忽然一麻,就像中了一記重拳一樣,他看見的兜帽底下的那張臉居然是密凱圖!沒錯,艾爾文沒有認錯,此人曾經命令手下人殺死自己,現在怎麼會在這?想到自己在恆火部落遭受的不幸,艾爾文不由的緊握住背在身上的劍。

但還沒等艾爾文稍做動作,突然一條皮鞭忽的就向這邊抽了過來,皮鞭擊打產生的衝擊波像子彈一樣向灌木叢這邊飛了過來,艾爾文趕緊出劍,擋住衝擊波。原來那邊的卡萊爾覺察到了草叢中的響動,他半閉着眼睛,顯得咄咄逼人。兩人還沒來得及喘息,這邊海因突然一躍而起,魔杖一揮,一股寒氣直奔卡萊爾而去。卡萊爾急忙一個筋斗翻身下馬,寒氣噴在馬的身上,馬發出尖銳的嘶叫聲。卡萊爾一回身緊緊拉住繮繩,先把受驚的馬控制住。

“等等!”卡萊爾叫了一聲。

海因沒有繼續出手的打算。

等稍稍站定,卡萊爾大聲說:“兩位閣下躲在暗處,不知意欲何爲!”

“啊,我認識這個傢伙。”羅迪走過來看着艾爾文說,“紅毛猴子,我在森林裏見過。差點害死了我和古迪!”

“是嗎,怎麼回事?”卡萊爾掃了艾爾文一眼。

羅迪惡狠狠的說:“就是他,這個狡猾的泥鰍,他誘騙我們從河邊走,害的我們吸入了不少瘴氣!這個賬不能不算!”

艾爾文聽的是一頭霧水,事實可並不是這樣的,他趕緊辯解說:“可我記得告訴過你們不要從河邊走的。”他並不想和羅迪爲敵的。這時海因也走過來,和艾爾文站在一起。

“是的,你是這麼說過。”羅迪回答。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卡萊爾也有些不明白了。

這時古迪從馬上跳下來,回答道:“報告卡萊爾隊長,他說的是‘不要從河邊走,河邊有瘴氣’,但羅迪大哥認爲那其中一定有詐,所以我們就從河邊走了。”

“是的,戈迪利亞的人都是狡猾的毒蛇,不過沒想到還是中了這小子的圈套!”羅迪咬牙切齒的說。

卡萊爾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舒了一口氣:“好了,羅迪隊長,我認爲他並沒有欺騙你。”他說着看了看艾爾文:“這位先生,剛纔多有冒犯,不過現在我們正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希望你們兩個不要牽連進來!”

“卡萊爾,你這……”羅迪似乎有些不滿。

“羅迪隊長,不要忘記將軍命令!”卡萊爾厲聲說。羅迪聽了這話之後表情雖有不甘,也不再繼續說了。


“那我們走吧,艾爾文。”看到氣氛稍稍緩和,海因在一旁拉了拉艾爾文。

“不!我和這個人有仇!”艾爾文扭過頭狠狠的盯着密凱圖,手中緊緊的握着劍。

大家都吃了一驚。密凱圖也轉過頭來掃了艾爾文一眼,但並沒有任何表示,然後又沉默的低下頭去。那神色,就像根本不屑艾爾文一樣。

“艾爾文!”突然另一個戴兜帽的人叫出聲來。

艾爾文渾身猛的一顫。

那是個女人的聲音,艾爾文曾經許多次在夢裏聽見過,婉轉悠揚,就像氧氣一樣滲入到艾爾文的皮膚裏和血液中。如今當它再次響起的時候,艾爾文的整個身體好像都被喚醒了。那是莉亞娜的聲音,他永遠無法忘記。這時,那人掀開頭上的兜帽,露出金色的頭髮和白皙的面龐,莉亞娜,儘管面容有些憔悴,但仍然那麼美麗。

“莉亞娜……”艾爾文一時間愣在那裏,心中的所有情感立刻都被這個人佔據了,這其中有吃驚也有欣喜。他一直以爲她已經在恆火部落被祭祀了。

“沒想到你們認識,不過很抱歉,莉亞娜小姐是我們的貴賓,她還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跟我們去見一見勞德陛下。至於你們兩位先生之間的瓜葛,之後隨你們自行解決,我不會插手。”卡萊爾說着一招手,羅迪和古迪就要上前去抓莉亞娜。

空氣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密凱圖斗篷裏取出劍,側身擋在莉亞娜的前面。艾爾文也拿起劍朝莉亞娜走了兩步,嘴裏喊着:“我是不會眼睜睜看着你們帶走莉亞娜的!”

“哈哈哈……”一旁的羅迪笑了起來,“卡萊爾本想放過你,你居然自己上來找死了,這真是正和我意!”

天很藍,白雲朵朵,陽光也很充足,一隻巨大的鷹高高的在天上盤旋着,遠處能聽到有布穀鳥的啼叫。古迪把三匹馬牽進路邊的灌木叢裏。在路上的那幾個人則擺開架勢,準備開始一場關於莉亞娜的戰鬥。艾爾文不知道莉亞娜爲什麼會和密凱圖在一起,但爲了救她,他必須先趕走抓她的人。

因爲擔心海因在打鬥中出事,艾爾文小聲對他說:“你離得遠一點兒,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你就趕緊離開,不要管我。”

“那我去哪?”

“隨意去哪,比如去找個小鎮。”

“那莉亞娜小姐呢?”海因悄悄的望了一眼躲在密凱圖身後的莉亞娜。

“這是我的事,海因,我不希望你剛剛從森林裏出來就趕上這等事。”

“嗯,那你小心點兒。”海因點點頭,然後撤到一邊的灌木叢裏。

站在艾爾文對面的是羅迪,他手裏拿着一柄龍刀槍,看見海因走到一邊,就衝艾爾文大叫:“喂,你這個笨蛋,這是要安排一個人在一旁暗算我嗎?”

“不,羅迪,我們倆一對一!”艾爾文修煉了這麼些天的劍術,比從前自信多了。

“哼,你小子不要太猖狂!三招之內贏不了你就算我輸!”羅迪端起手中的鐵矛。


還沒等羅迪出手,另一邊的卡萊爾和密凱圖已經打開了。

卡萊爾見密凱圖不肯讓開,說了一句:“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然後鞭子就朝着他舞起來了,密凱圖只是勉強招架。但鞭子攻擊的範圍很大,讓旁邊的艾爾文和羅迪都不得不躲避了。

“莉亞娜小心!”艾爾文見那邊形勢不好,準備去幫助密凱圖。但羅迪攔在了面前,笑着說:“嘿嘿,你想去哪,小子?你的對手是我!”他說着像餓虎撲食一樣提着長矛朝艾爾文衝了過來。艾爾文大叫一聲,也朝羅迪衝過去,他雙手握劍,手中的劍拖在地上,劍尖與碎石碰撞發出閃閃的火花,他使出了一招“出水”!

“叮!”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艾爾文的劍被羅迪的刀槍按在了下面。艾爾文使勁的想把劍挑上去,但力量上仍然欠缺,撼動不了羅迪。於是他順勢一個側身,把劍抽出來,羅迪失去艾爾文的支撐力,整個身體猛的向前傾出,手中的槍從艾爾文的身前掠過。機會!艾爾文看到了羅迪的破綻,但他並不想致其性命,只想擊傷他,讓他放棄莉亞娜。

哪知在攻擊的瞬間,羅迪手臂一甩,只用一隻手握着龍刀槍,“砰”的一下擊開了艾爾文的攻擊,不僅如此,由於槍比較長,槍尖還差點劃中艾爾文的肩膀,幸好艾爾文又向後一閃才躲過。而羅迪完成這個動作後,身體也失去了平衡,他在地上滾了幾圈,站起身來,眼睛瞅着艾爾文,吐了口唾沫:“你這該死的漁夫,啊,沒想到還會用劍,真是小看你了。”

艾爾文沒有回答,他緊張的瞟了一眼旁邊,在另一邊,密凱圖面對卡萊爾的攻擊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卡萊爾的鞭子每次發出的“呼”聲和它打在密凱圖劍上“啪”的響聲都讓艾爾文感到心驚膽戰,但更不能容忍的還是密凱圖對莉亞娜的親密舉動,這個傢伙手臂張開護住莉亞娜的樣子實在是可惡。儘管艾爾文不希望莉亞娜有事,但他不願意這個可惡的傢伙來干涉莉亞娜的事。

這邊羅迪的叫喊聲又響起了:“笨蛋,你不能每次都這麼走運,這次不會饒過你了!”艾爾文回過神,羅迪已經向他衝過來了!艾爾文本並不那麼討厭羅迪的,可是這次不知爲什麼,羅迪的話挑起了他的整個神經,讓他感到十分煩躁,他緊緊握了握手中的劍,準備接住羅迪的下一招。

“讓你們這些戈迪利亞的痞蟲都見鬼去吧!”羅迪大叫着,槍也掃了過來,艾爾文向後一閃,大吼一聲,也顧不得使用什麼招式,用劍直接朝羅迪的槍上砍過去。

但他速度太慢了,羅迪很容易就躲了過去,與此同時,羅迪的槍還很連貫的向前一刺,這讓艾爾文準備不及,一下子倒在地上。

羅迪趕上一步,剛想再刺,忽然感到脊背一陣涼氣。他回頭一看,站在灌木叢裏的海因正拿着魔杖對着自己。

“我說過,你們這些戈迪利亞人全是渣滓!”羅迪怒氣衝衝的說,他對艾爾文報以鄙夷的眼神:“只有你們纔會幹這種背後偷襲的事!”

“羅迪大哥,我來對付他。”一邊的古迪也走了過來,他剛把馬在旁邊的矮樹拴好。

“古迪,笨蛋,你不要插手,要不然跟他們這些畜生有什麼區別!對付這兩個混蛋,我還是綽綽有餘的!”羅迪回答。

“海因,不要管我,我們在單挑,不能有任何人幫忙的!”艾爾文從地上站起身來對海因說。不過剛纔羅迪那一下真是嚇了他一跳,當然那也把他的神經扯緊了。他暗暗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並把注意力從一旁的莉亞娜那裏收了回來,集中精力等待下一次的進攻。

而在另一邊,密凱圖看上去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他在大口的喘氣,胳膊和腰上的斗篷已經被劃開,從裏面滲出血來。

“這位先生,我讚賞你的勇氣,但這改變不了什麼。勞德陛下視莉亞娜小姐爲貴賓,不會想你想象的那樣虧待她的。”卡萊爾一甩把整個鞭子都收在手中,似乎表示戰鬥已經結束。

“我跟您走,請您不要再傷害他了。”莉亞娜站出來,雙手合十,對卡萊爾說。然後就向卡萊爾走了過去。

“莉亞娜……”密凱圖看了看莉亞娜,表情有些沒落,但也無能爲力。

“很抱歉,莉亞娜小姐,我們也是不得已才動手的,希望沒受到驚嚇到你。”卡萊爾看了看莉亞娜,然後對另一邊正和艾爾文纏鬥在一起的羅迪喊道:“喂,羅迪隊長,收手吧,莉亞娜小姐已經答應和我們走了。古迪,快去把馬準備好。”

“啊?”羅迪和艾爾文停了下來,他倆都吃了一驚。

“莉亞娜!不要!”艾爾文好不容易又遇見莉亞娜,可卻要被帝國軍給擄走了。

“慢着!”就在這時,突然從另一側的灌木叢裏閃出一個人。是個女人。她身上穿着藍色的戰鬥短袍,腰間束一條銀色的束帶,整個一個男人的裝束。左側胸前馬蹄型的徽章表明她屬於戈迪利亞軍隊。她有一頭淡黃色的頭髮,紮成兩股自然的垂於胸前,眉毛並不濃,眉角稍稍上揚,但眼神卻像火炬一樣有神。

卡萊爾看見來人,只是稍稍後退兩步,但臉上沒有任何慌張的表情,很快他就認出來,這個人叫萊蒂特,曾經在以前的戰鬥中多次與青龍騎士團交手。後來因爲作戰優異被召回到東茵城擔任禁衛軍。而如今,隨着喬格里蘇要塞的陷落,她又需要重新投入到作戰前線了。“是萊蒂特小姐,真是幸會,之前一直在跟蹤我們的就是你吧?”卡萊爾把拿着鞭子的手背到身後,輕輕鞠了個躬。


“莉亞娜小姐,請退後一些。”萊蒂特走過來擋在莉亞娜的前面,

“萊蒂特姐姐,看見你太好了!”那個修女現在又有了新的保護者。

“有我在,別害怕。卡萊爾,你也是帝國裏面少有的可以稱作騎士的人了,沒想到會做出綁架這種讓人不齒的事情來。”萊蒂特開始質問對手的。

卡萊爾笑了笑,說:“承蒙看得起,但我作爲一名帝國軍隊的成員,理應恪守忠誠的信念,將帝國的榮譽當成自己的榮譽,爲帝國傾盡所有。”

“這樣無條件的忠誠只會損害你自己。作爲一個男人,你應該堅守自己的原則,用你的品格去影響你的將軍甚至你的君主!”

“我欣賞這樣的話,萊蒂特小姐,也許未來有一天我們能共事,那個時候,你說的話可能會實現,但是今天,恕我直言,我不能就這麼把莉亞娜小姐交給你。”

“好吧,我也別無選擇了。”萊蒂特擺了擺手,“莉亞娜小姐,你先走。”

“上帝保佑你,萊蒂特姐姐。密凱圖,我們快走吧。”莉亞娜說。

“古迪,攔住他們!”

“遵命,卡萊爾隊長!”

萊蒂特轉頭對密凱圖了一句:“喂,小夥子,古迪交給你了,我來對付卡萊爾。”

“好!”密凱圖點了點頭。

“哈哈,上次和你交手已經是兩年前了,不知道都城裏舒適的生活是不是讓你都懶得磨劍了。”卡萊爾抖開手中的鞭子。

“不會的,我一直都很懷念你戰場上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的那副樣子。”萊蒂特的雙手都握住了劍。

“女士優先。”卡萊爾謙讓道。

“哼,那我就不客氣了!”萊蒂特提着劍就衝向了密凱圖。

一場戰鬥很快打響,萊蒂特對卡萊爾,密凱圖對古迪,艾爾文對羅迪,三對混戰在一起。灌木叢裏站了兩個人,莉亞娜和海因。儘管兩人並不參戰,可看起來比對戰的人都要緊張。莉亞娜一直在擔心這自己的救命恩人密凱圖的情況,他受傷了,不過對上古迪能讓她稍稍安心一些,因爲古迪很胖,不像是個厲害的傢伙。事實也正是如此,古迪使用的武器是拳套,每個手臂上還套了兩塊厚重的護手,這讓他似乎只會防禦完全不懂得進攻。而海因這邊所擔心的情況則要嚴重一些,艾爾文也總是在防禦,但他並不像古迪那樣是主動式的防禦,他的防禦完全是被迫的。羅迪手中的龍刀槍使的很快,艾爾文只有招架之功,儘管他練習了一個月的劍術,但那點本事顯然沒有達到戰勝羅迪的程度。好在羅迪在自己承諾的三招之內並沒有戰勝艾爾文這個漁夫,自己也有些泄氣了,也讓艾爾文的壓力沒那麼大了。萊蒂特和卡萊爾那邊則旗鼓相當。三對戰士殺了三十個回合,一個個滿頭大汗也沒分出個勝負。

突然一個清脆的“救命!”聲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那是莉亞娜的聲音!

大家都停止打鬥,開始尋找莉亞娜的身影。

“看,在那!”海因指了指天空,原來莉亞娜被一隻鷹抓到了天上,當時居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密凱圖趕緊伸出手臂上帶有掛鉤的機關,想把鷹打下來,但剛打開機關,卡萊爾的鞭子就出手把鉤子打落。萊蒂特想去追趕老鷹,但卡萊爾又回身擋在她前面不讓她離開。

“哼,你們這些敗類!”密凱圖忿忿的說。

“勞德陛下會善待莉亞娜小姐的。”古迪迴應道。

“該死,卡萊爾,沒想到你居然也會使用這麼下作的伎倆。”萊蒂特看着飛遠的老鷹說。

“並不是我,萊蒂特小姐,我的任務是親自把莉亞娜小姐領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