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一連串的攻擊后,風速狗倒在地上失去了戰鬥能力。

包括田納西在內的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之前還威風凜凜看起來能夠與班吉拉爭鋒的風速狗,就這樣直接落敗了。

「班!!!」

班吉拉取得勝利,當然是興奮得揚天長嘯,從青木的角度看能夠發現班吉拉的等級再次提升了一級,而在別人的眼中,就是班吉拉在戰勝風速狗后,氣勢更強更兇猛。

田納西在將風速狗收回來后,還沒想明白。

他知道青木的實力很強,黑使者曾經是二號軍團的軍團長,實力比他強上不少,青木能夠戰勝黑使者,就代表著青木的實力實在他之上。

但田納西還是覺得就算自己是要失敗,怎麼也能夠讓青木狼狽一下,他有著這樣的想法和自信。

可是現在是事實就這樣展現在他的面前,讓他不得不接受。

青木並未將班吉拉收回,而是等待田納西繼續召喚出精靈。

卻只見他帶著苦澀的笑容朝著青木走來。

明白他意思的青木也順勢將班吉拉收了回來。

「青木天王的實力讓我佩服,不用再打下去了,服了。」田納西說道。

聞言,青木也說道,「多謝田納西軍團長。」

說完就想直接離開,但田納西卻是再一步走上前,僅以兩人才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青木天王,需要注意第二軍團的軍團長。」

聽到他的話,青木的眉頭微微一挑。

臉上帶著些許詫異。

看來聯盟的幾大軍團,雖然看起來像是團結在一起的一群人,但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存競爭。

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對方看自己的提示青木會意,也就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今天他和青木戰鬥的視頻相信等會就會在網路上瘋傳,那麼他表明自己立場的作用也達到了。

而給青木一些提示,也不見得會和青木的關係鬧得有多麼僵硬。

可以說這個田納西真的是非常地會做人,聯盟軍團一方和青木所代表的聯盟大眾一方,都表示了親近。

雖然實力不是很強,但這個做人能力是杠杠的。

對於第二軍團,青木也是稍微了解了一些。

黑使者曾經就是第二軍團的軍團長,深受第二軍團內成員們的愛戴,而且據說軍團內他的副手和很多的軍官都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

現在他的事情曝光,為了能夠迅速穩定住第二軍團,聯盟並未將這些這些軍官全都免職。

對他們進行了一些調查,確定身份沒有問題后,就留下了他們,並且現在的軍團長也是曾經的副團長暫代的。

想必他對於青木擊敗他們曾經的軍團長,有著比較深的怨念。

雖然黑使者的確是有身份問題,但想讓他們釋懷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然後又非常恰巧的,這段時間坐鎮白銀山內部的聯盟軍團中,就有第二軍團,這是正好輪到了他們。

所以說,這個田納西真的是牆頭草,兩邊都不得罪,且向著兩邊都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不過青木對於這地第二軍團,並不是很在意。

連作為軍團長的黑使者被他給擊敗了,而現在的實力又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

現在起碼擁有著達克萊伊和耿鬼這兩隻冠軍級的精靈,班吉拉也達到了准冠軍的巔峰,只要超進化也能夠擁有冠軍級的實力。

他們真的敢來找自己麻煩就讓他們知道實力的差距!

————————————————

第四更!求月票! 青木這次進入白銀山內部的目的之一是尋找給達克萊伊製作恢復藥劑的一些材料,同時在這種高強度且高危險的環境中,鍛煉一下自己的精靈。

為什麼聯盟規定進入白銀山至少需要天王級或以上的實力?

就是因為天王級的精靈在這裡非常常見,如果沒有天王級的實力,可能就只能在門口看看。

當然了,就算是天王級的高手,在這裡面也不敢隨意地亂走,最多就是在外圍轉幾圈,看看能否搜集到一些珍貴的材料或者說抓捕幾隻價值比較高的精靈。

對於進入白銀山內部的人,聯盟也是有規定的,每人最多只能捕捉三隻精靈,並且不能肆意地殺戮裡面的精靈,可以擊敗,也可以偶爾失手殺死一兩隻精靈,但卻不能憑藉著自身的實力對這裡的精靈肆意屠殺。

這也是有聯盟軍隊會坐鎮這裡的原因之一。

防止白銀山內部的精靈出現暴亂,也防止進入其內的訓練家對白銀山的生態造成過大的傷亡。

當然了,如果你有實力,同樣也有信心能夠規避聯盟的追查,那就不用在意這點。

其實這裡就類似於一個野生精靈等級非常高,同樣也具有很高危險程度的野生原野區。

穿過一個隧道后就進入了一片原始森林中,高聳的樹林,駁雜的地面,到處叢生的灌木叢以及抬眼望去隨處可見的精靈。

這就是白銀山的內部地帶,屬於精靈世界內相對高危的野生地區。

青木進入其中后,就召喚出了暴飛龍、刺龍王、山奈朵、路卡利歐和妙蛙花。

在還沒有進入內部區域,只是在相對外圍的地帶時,鍛煉這幾隻精靈是最合適的。

青木坐在閃光妙蛙花的背上,沙奈朵憑藉著超能力默默地懸浮在青木的身邊,隨手在旁邊的樹上留下超能力坐標,以能夠讓她帶著青木隨時使用瞬間移動。

暴飛龍飛在樹林的上方,能夠保證視野的開闊,同時也能夠對天上的攻擊做出準備。

豪門霸愛:冷少的天價嬌妻 而路卡利歐在進入這個地方后就變得非常的活躍,好像是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一般,在樹林間來回穿梭。

路卡利歐的波導之力會讓他能夠感受到以他為中心,方圓一公里內所有精靈的善意與惡意,所有如果有精靈想要對他們發起攻擊,絕對逃不過路卡利歐的感知,除非對方的實力遠在路卡利歐之上。

但再加上沙奈朵的超能力掃描后,還能悄無聲息地靠近他們的,在青木看來除非是冠軍級的精靈,否則應該是不可能。

不過目前處於外圍,遇到冠軍級的野生精靈,幾乎是不可能。

而且能夠在野外的環境中,將自身的實力提升至冠軍級的精靈,要麼就是天資非常的卓越,而且其餘不斷,要麼就都是一些活得非常久的精靈,這些精靈是不會隨意地對人類和精靈發起攻擊的,除非是對他們的利益造成了損失。

至於刺龍王,其實在這種環境中,對他沒有任何的好處,戰鬥起來也是非常的不方便。

只是青木的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夠適應各種的戰鬥環境,哪怕是在這種複雜的雜草叢生的遠古森林中。

很快,青木他們才進入森林中沒有多少時間,就遇到了第一波對他們發起攻擊的精靈。

在白銀山內部,精靈之間彼此的生態鏈更加複雜,彼此之間都存在著獵食的關係,同時也存在著很嚴重的領地概念。

擁有一定實力且貿然地闖進一隻或者一群精靈的領地中,在野生精靈們看來,這就是挑釁。

一群面相兇狠的火爆猴從茂密的樹林中躥下,朝著看起來最弱不禁風的青木發起了攻擊。

我的美女老總 火爆猴作為性格暴躁的精靈,在遇到了闖入到他們領地內的精靈,就只有一種選擇,那就是攻擊!

只是很可惜,他們這次是選錯了對手。

「紗奈——」冥想中的沙奈朵在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超能力發動,幾隻實力強勁的火爆猴全都懸浮在半空中。

青木的臉上帶著笑容,火爆猴群的靠近,沙奈朵早就告訴他,只等他們自己送上門。

僅僅只是外圍,竄出來的幾隻火爆猴中,居然就有一隻天王級的火爆猴。

其餘蓄勢待發的精靈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反應最快的是同樣也樹林間穿梭的路卡利歐,雙手握拳合併在正前方,隨手雙手朝著兩邊拉開,一根閃爍著白色熒光的骨棒出現在他的手中,雙手快速甩動,骨棒在他的手中被耍了一個花活,看起來非常的靈活。

從樹梢上縱身一躍,一下子跳到了此時所有被禁錮住的火爆猴中間。

股榜上波導之力迅速匯聚,一個來回的旋轉,將所有的火爆猴全都擊飛了出去。

緊接著,其餘的精靈也都行動起來。

從妙蛙花的那朵巨大的花下方,伸出了兩條青木手臂粗細的巨大藤鞭,捆綁住兩隻被路卡利歐轟飛的火爆猴,一把把他們拉下,狠狠地抽打在地上,強力鞭打!

另外幾隻朝著地上掉落而去的火爆猴,則成為了刺龍王的目標,巨大的水流好好似炮彈,被刺龍王找到了一個非常刁鑽的角度,從他口中吐出的水炮成功將三隻火爆猴全都擊中,一箭三雕!

最後那隻天王級的火爆猴,看到自己的同伴三兩下就被擊敗了,頓時怒不可遏,但還沒當他再次行動,沙奈朵的念力再次將其禁錮。

就好似拋皮球一般,將他徑直丟下了空中。

在上方做好準備了的暴飛龍,就像是一個前鋒,接到了中場傳過來的球,而正前方,球門似大海,廣闊無邊。

頓時一個,阿姆斯特朗螺旋式迴旋展翅高飛雛鷹起飛式…龍之俯衝,將這隻天王級的火爆猴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嘭!!!

砸斷了不知道多少的樹木枝幹,驚起了不知道多少鳥類精靈。

有道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不過就是這樣的場景。

一次野生精靈的突襲,就這麼在幾隻精靈的配合下,很輕易地就解決了。

但是看他們躍躍欲試的樣子,青木就知道他們的興趣才剛剛出現。

就像是剛剛使用了一次劍舞的路卡利歐,發現自己都還沒有發力,他們就全都倒下了,太不得勁。

青木笑著說道,「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戰鬥機會,既然你們都欲求不滿,那麼…妙蛙花,甜甜香氣。

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

第一更!求月票! 也就因為在最邊緣的地帶,所以青木才敢讓妙蛙花使用甜甜香氣技能,如果實在深處,以青木的實力也不敢這麼的張揚。

否則這無疑就是在找死,在深處,可是不乏一些冠軍級的老傢伙。

對於這些傢伙,青木也是不願意去主動挑釁他們。

白銀山的內部,其實指的是一大片連綿不絕的山脈,因為地勢的原因,其它地方是很難抵達的,就算是上空,也存在著一些實力強大的野生精靈,其中就有不少的天王級和冠軍級,所以一般人是不敢在白銀山內部上空飛行的。

而聯盟所在的白銀山,其實就是所有山巒中,最高也是看起來氣勢最足的那一座。

這裡可以說是白銀山內部唯一的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入口,再加上聯盟多年的鎮壓,白銀山內部的那些野生精靈也不會靠近這裡。

妙蛙花的甜甜香氣作用還是非常明顯的,不一會在青木他們的周圍就躺滿了野生精靈。

這些都是被妙蛙花的花香所吸引過來的野生精靈。

能夠發現這些野生精靈無論是實力還是潛力,都要比外面的精靈高上不少。

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聯盟的精靈儲備中心,有這麼一個地方存在,只要聯盟控制好他們前進的步伐,就算是出現了大量的人員損失,將這裡面的精靈資源,材料資源利用起來,就很快會再次出現一大群所謂的天才訓練家。

這就是聯盟在管理統治精靈世界這麼多年來,其中的一個底蘊。

可以想象,如坂木所說的,想要推翻這個看似已經腐朽的組織,究竟是有多麼的困難。

同時也就能夠想到,能夠與擁有這種實力的聯盟掰掰手腕的坂木,究竟有多麼的強大。

也難怪坂木要扶持獵人公會這麼一個組織,否則但論火箭隊對精靈的搜集能力,是不可能能夠和這樣的聯盟抗衡的。

只是最近的獵人公會是有些不太安分,相信坂木應該是有敲打過他們。

心中的念頭非常多,在實力提升上來,對整個精靈世界的格局了解得越來越多后,青木就越發得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這是因為他正在掙扎著跳出棋盤,原本是以棋子的角度來看整個世界,目標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最強的那枚棋子,讓棋手不要那麼輕易的拋棄自己,體現出自身的價值。

但他現在慢慢地從棋子想要轉變成為棋手,那麼看整個棋盤的角度就不一樣,所要考慮的東西也就不一樣。

帶著略微有些複雜的心情,結束一天的路程。

這一天對於精靈們來說,就是從未有過的爽快的戰鬥。

他們不同於烏鴉頭頭他們這一輩,從青木最弱小的時候就跟在他的身邊,各種大大小小的戰鬥也是從頭打到尾,戰鬥經驗可以說是最豐富的一輩,也是青木目前很多精靈的老師。

也不同於班吉拉他們這一輩,他們雖然沒有從一開始就參加戰鬥,但那個時候的青木實力也不是很強,也有刻意地鍛煉他們,所以戰鬥經驗也同樣豐富,並且在實力追趕上了第一梯隊的精靈后,慢慢地成為了青木的戰鬥主力。

而他們這一梯隊,可以說在這之前,就沒有非常多的戰鬥給他們去接觸。

雖然因為有著很多的兄長能夠教導他們,實力並不弱,戰鬥技巧也是不凡,但沒有在實戰中使用過,終究是有些不同。

不過今天,他們卻是第一次戰鬥得那麼爽,也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在教導他們時,在他們提出問題的時候,對方會說,等你真正的在戰鬥中使用出來的時候,就明白這樣使用這個技能成功率、命中率是最高的。

今天!將各種理論的知識都融入到了戰鬥中。

這樣的戰鬥密集程度,應該是還能夠再持續兩天到三天的時間,因為以他們現在的前進速度,兩三天的時間應該還處於外圍。

而兩三天之後,可能周圍的野生精靈強度就不會允許他們這樣來戰鬥了,至少是不允許路卡利歐和妙蛙花進行這樣的戰鬥了。

青木的目的地在白銀山的深處,可能存在著冠軍級的精靈,這也是柳生剛在得知青木要進入后一口回絕的原因,因為在這樣的地帶,精靈雖然不再是成群出現了,但任何出現的一隻精靈,都可能有著絕強的實力。

危險程度很高。

而青木所想要尋找的材料,又是幽靈系的材料,在內部深處的一處幽靈系精靈橫生的地方,是屬於聯盟劃分的危險地帶。

但這又是一種必須的催化劑,已知的出產地就只有這裡。

其餘的材料雖然也非常珍貴,但至少出產地很多,而且市面上可能也存在著流通,只要青木讓聯盟或者說天空隊的人注意,還是能夠搜集到的,唯獨這個不行。

如果知道藥劑對達克萊伊不起作用,青木也就算了,但既然知道能夠幫助達克萊伊恢復實力,青木就絕對是要進來走一遭的。

不過他可以控制前進的速度,將這一次材料的尋找之旅當成是一種歷練。

就像魁婆婆說的那樣,青木擁有著現在的這種實力,又有多少地方能夠讓他感受到有壓力鍛煉?

如果是沒有壓力,按這種鍛煉方式的提升速度又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