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微微上揚,像極了一朵盛開的紫色蓮花,聖潔又雅緻。

南宮離心想,這個世界真的有天使嗎?如果有,一定就是悠悠這樣的吧。

昨晚和之前兩次都不同,如果說那兩次他都是被蠱惑,並沒有理智。

那麼昨晚在用藥之後反而異常冷靜的南宮離,他是真的碰了悠悠。

算得上是兩廂情願的一次接觸,悠悠醒來之後自己要怎麼對待她?

將她推開?說昨晚她只是為了發洩慾望的工具?那樣很渣。

娶她?可自己壓根就不愛她,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這一點南宮離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他的父親和母親就是包辦家族聯姻。

沒有愛,以至於他的父親在外面有了女人以及私生子。

那家規森嚴的南宮家根本就不可能讓那私生子回來,這一生,他們都只能躲在陰暗的地方活著。

南宮離的母親是一位端莊大方的大家閨秀,在結婚之前也有自己的心上人。

只不過她沒有父親那麼放肆,以至於和摯愛錯過。

她生下自己算是給南宮家以及自己家交了差,後來和父親的關係一直是相敬如賓。

至於南宮老爺子錯了嗎?他似乎也沒有錯,在認識母親之前就和那位小姐有了感情。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正是因為家族聯姻,他們都不能和自己的摯愛在一起。

生下自己以後,父親謹記他的責任,母親將所有的感情都傾瀉在自己身上。

南宮離很小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他的家庭很奇怪。

父母從來沒有過爭吵,就像是陌生人一樣彬彬有禮。

後來大了他才知道原因,母親看著他長大,大概是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的任務完成。

因為惦念著自己的初戀,哪怕一直愛著那個男人,她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她並沒有阻礙父親和他愛人重聚,知道他已經有了私生子。

媽咪大作戰 她甚至想要成全父親,就是因為聯姻關係,兩家聯姻,各種利益已經牽扯在了一起,他們不能離婚。

最後母親鬱鬱寡歡而死,父親覺得很是愧疚,在母親死後他意識到,他早就有了一個家。

但他一直覺得虧欠自己的初戀,母親也心有所屬,才不好過分關心。

他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別人,讓母親鬱鬱寡歡這麼多年,如果他早點意識到她也是一個女人,好好愛她,也許事情不會這樣。

那之後父親也再沒有了笑容,他沒有將外面的初戀和孩子接回來。

那對母子一直在外,南宮家絕對不會承認他們的存在。

這樣複雜的背景下,南宮離很小就懂了一件事,自己將來結婚一定要選擇一個喜歡的女人。

絕對不能辜負自己,也不能辜負了別人。

他父母的事情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顧柒的出現讓他心動,他知道自己喜歡顧柒,正好兩家也都接受這門婚事。

唯一的遺憾,她不愛自己。

南宮離努力過,可最後仍舊沒有讓她回心轉意。

他只好放手,強扭的瓜不甜,他也不想再造就像是父親和母親一樣的悲劇。

可是悠悠呢?她愛自己,自己能愛她嗎?

南宮離擔心的不是能不能娶悠悠,畢竟到了現在的地步,他的父親也再不會在乎門第。

只要他願意,他隨時都能娶回悠悠。

關鍵問題不是他娶不娶的事,是他能不能愛的問題。

要是娶了悠悠,辜負了她,那就成了另外一種悲劇。

南宮離想得認真,懷中的女人嚶嚀一聲,緩緩睜開了雙眼。

她剛剛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彷彿裡面蘊藏著一片紫色海洋。

陽光灑落下來,就像海面上波光粼粼,很是漂亮。

南宮離看痴了,好美的眼睛。

「少爺。」她的聲音還有些沙啞軟膩。

悠悠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來不及和南宮離溫存,她推開了南宮離。

「對,對不起少爺,昨晚我是看到你太難受,我不是要勾引你的。」

說著她急急忙忙就要跳下床逃離,神情十分慌張。

南宮離知道是自己上次給她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陰影,當天他醒來就嚴厲對悠悠說,讓她滾開。

悠悠一定是想到了那一次,那時候自己並不了解悠悠。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悠悠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她絕對沒有那種心思。

昨晚是她擔心自己才會主動獻身,自己折騰了她一夜,現在她還要逃離。

這樣卑微的悠悠讓南宮離有些心疼,他一把將悠悠抓了回來。

悠悠摔回他的懷裡,手指觸碰到他的肌膚。

現在彼此都在清醒的情況下,悠悠不知道手腳怎麼放,眼睛也不知道往哪裡看。

「少,少爺,你幹什麼?」她垂下了眼睛,卻看到自己滿身的痕迹,只好又移開視線看著被子。

南宮離托起她的下巴,「悠悠,昨晚的事情……」

「少爺,昨晚的事情都是我心甘情願,你不用覺得有任何心理包袱。

不管你能不能和顧小姐結婚,或者將來和別人在一起,我都會離開,不會打擾你的生活。」

這樣卑微的悠悠,分明是自己佔了便宜,到頭來她還這麼乖巧。

自己過去都對她做了什麼!

「我不是想說這件事。」

「少爺,那你是想說什麼?」

「我就是……」

「少爺,你在裡面嗎?」門外傳來管家的聲音。

分明門是反鎖的,悠悠卻做賊心虛,彷彿管家馬上就要進來。

嚇得她一言不發,趕緊鑽到了被子里,好像這樣管家就看不見了。

誰知道一頭正好撞在南宮離身上,「啊……」

她捂著嘴不敢出聲,南宮離被她這個小動作給逗笑。

一眸傾情,鑽石總裁智取嬌妻 其實悠悠不那麼卑微小心的時候也挺可愛。

「什麼事?」南宮離的聲音還透著一股沙啞的性感。

「老爺子的電話。」

南宮離低咒了一聲,昨晚他從顧家逃了出來,手機估計是關機了。

他隨便披了浴袍起身,悠悠蜷縮在被子里一動不敢動。

南宮離從門口拿了電話進來,「爸。」

「你一會兒回來一趟,我們好好商量一下你和顧小柒的婚事。」

「爸,我有事情想說。」

「好,回來說吧,彩禮這些我們兩家都要好好商量一下。」

「我回來再說。」

在剛剛那一刻南宮離已經改變了主意。

就算他對悠悠不是愛,但至少是喜歡的,如果他能將這份喜歡發展成愛情呢?

顧柒不愛自己,自己不用勉強,或許像她說的那樣,愛自己的人一直都在身邊。

自己得回老宅去和爸爸說清楚和顧柒的婚事取消。

他掛了電話下床,對被子里的小女人說了一聲。

「我得回老宅一趟,你乖乖在家。」

「嗯。」裡面傳來悠悠的哼聲。

南宮離急急忙忙洗漱完,等他出來的時候被子里已經沒有悠悠的身影。

丫頭肯定是害羞了,自己回來再和她說清楚。

南宮離換好衣服匆匆下樓,他沒有看到二樓的卧室,悠悠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淚水滑落。

「少爺,你終究不是我能奢望的。」

剛剛她都聽到了,老爺子讓他回去商量和顧柒的婚事。

也好,這就是自己的結局,她該離開了。

少爺,認識你我真的很幸福。對不起,悠悠不能陪你了。 蘇錦溪很喜歡這條裙子,一個售貨員朝著她走來,見她和蘇夢在一起,肯定是能買得起的。「小姐,你喜歡這條裙子嘛?喜歡的話我給你取下來試一下,這條裙子店裡就只有一條,一看你就很適合這條裙子,正好我們現在店裡在搞活動,打折下來只要八萬八千八

呢,價格真的很划算。」

八萬八千多,還是打折后的價格,蘇錦溪連忙移開了視線,「我就看看,不買。」

卡上總共才五千塊的人怎麼夠買?

她連忙回到了蘇夢看衣服的店裡,想要將蘇夢拉走。

才回到店裡,她的耳邊傳來一人的聲音,「喲,這不是咱們校花蘇大小姐么,怎麼?蘇家最近經濟周轉過來了?」

開口的人正是她的同班同學,林氏集團的千金林菲菲,正因為當年大一的時候林菲菲喜歡的男生給蘇錦溪表白,而且還被蘇錦溪給拒絕了。

這一件事讓林菲菲耿耿於懷,從大一就看不順眼蘇錦溪,經常都是冷嘲熱諷。

知道蘇家沒落,蘇錦溪經常在外面做兼職,她沒少打擊蘇錦溪。

平時蘇錦溪還可以不理會直接離開,但現在蘇夢還在試衣服。

蘇錦溪沒有回答這讓林菲菲心情十分不好,「蘇錦溪,你還真以為你是千金小姐呢?我聽我爸說,銀行都不給你們蘇家貸款了,蘇家馬上就要破產了吧?」

「林菲菲,你這麼有時間研究我家的事情,不如好好修你的學分,別到時候連畢業證都拿不到。」

林菲菲的成績門門掛科,按照學校的規定是不能畢業的。

林菲菲不以為然道:「能不能畢業很重要?反正我家有的是錢,我隨時去我爸的公司上班都可以,嘖嘖,我不像你,還要四處投簡歷找工作。」

落魄的大小姐比起普通人更不如,林菲菲總是喜歡拿著這個弱點來攻擊蘇錦溪。

兩人正說著話,蘇夢從試衣間走出來,「姐,你看看這條裙子好不好看?」

售貨員連忙過來恭維道:「很好看,蘇小姐,這條裙子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還有剛剛你喜歡的那條裙子也不錯,要不然蘇小姐一起買了吧。」

「正好我也喜歡,姐,你給我一起買了吧,兩條裙子也就十幾萬。」蘇夢一開口就是十幾萬。

蘇錦溪臉色大變,「夢兒,你答應過我什麼?」

「姐,我好喜歡,你就給我買了吧。」蘇夢就不相信蘇錦溪嫁給唐茗沒有一點零花錢,唐家有錢有勢,不至於那麼小氣。

「夢兒,我……我們現在就走好不好?」

礙於售貨員在這,蘇錦溪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沒錢。

林菲菲見她窘迫的臉色就知道怎麼一回事,要是蘇錦溪有錢也不至於這幾年一有空就去做兼職掙錢了。「你姐姐壓根就沒錢,她自己還經常穿著幾百塊錢的地攤貨。聽說你們蘇家最近的經濟狀況很不好,這種地方可不是你們隨隨便便就能來的,還是早點走,省得丟人現眼的

。」

蘇夢可沒有蘇錦溪的好脾氣,當即就和林菲菲爭執了起來。

「誰沒錢了?本小姐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在這買的,林菲菲,你少在我面前裝豪門,當年要不是你媽當小三爬上了你爸的床,現在你這野種都不知道在哪舔灰。」

蘇錦溪有些錯愣的看著蘇夢,她這妹妹還真敢說。

林菲菲氣得變了臉色,「蘇夢你個小賤人,你媽沒教過你禮貌嗎?」

「說別人之前也不先看看自己的德行。」蘇夢白了她一眼。

林菲菲沒想到她這麼伶牙俐齒,眼珠一轉想了另一個辦法。

「小姐,將她身上穿的和之前看好的裙子給我包起來,本小姐要了。」

店裡的衣服都只有一件,蘇夢表情很不好,「林菲菲,你是不是犯賤,這是我先看好的。」

售貨員也十分為難的看著林菲菲,「抱歉啊林小姐,這衣服是蘇小姐先挑好的。」蘇夢也是她們這裡的常客。

前不久蘇夢一口氣買了幾十萬的衣服,她們哪裡敢得罪蘇夢。

「就算是她挑好的,但她畢竟沒有付錢不是么?我卡在這,現在就可以直接刷。」林菲菲掏出了白金卡。

蘇家雖然周轉不開,對蘇夢還是很大方,每個月零用錢不少,偏偏蘇夢又是個不省心的。

唐家給蘇家的三千一百萬,蘇媽媽當即就給蘇夢轉了一百萬,她幾天就花光了,現在賬戶上也沒錢。

「蘇小姐,你看你還有喜歡的款嗎?沒有的話要不先結賬?」售貨員催促道。

蘇夢直接朝著蘇錦溪看來,「姐,快去付錢啊,我就只要這兩件。」

蘇錦溪臉色慌亂,「夢兒,你有那麼多衣服,這兩件就不要買了吧,我覺得你穿著也並不好看。」

「什麼不好看,我看是給不起錢才是真的。」林菲菲看到蘇錦溪慌亂的臉色,表情更是囂張。

「蘇錦溪,你是不是存心和我過不去?就兩件衣服而已,你至於這麼小氣?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姐姐?」

蘇夢連姐姐的稱呼直接省略了,從小到大她也沒有幾次是真正尊重過蘇錦溪的。

「夢兒,不是我小氣,是我卡上的錢不夠。」

「不想買那你幹嘛答應給我買衣服?你是不是存心耍我玩?」蘇夢勃然大怒。

林菲菲看到姐妹兩人反目成仇,心情大好,「我說的吧,沒錢就是沒錢,蘇家現在已經窮得連兩條裙子都買不起了,還真是可憐呢。」

「夢兒,我們走吧。」蘇錦溪真是有苦說不出,從一開始她說的就只是帶蘇夢去二樓,蘇夢也答應得好好的只是試一試不買。

現在倒成了自己的不是,還要被林菲菲嘲諷,早知道她就不該答應蘇夢。

「蘇錦溪,我再問你一遍,這衣服你買是不買?」蘇夢從小到大對蘇錦溪任性慣了,她是妹妹,什麼要求當姐姐的都該滿足才是。

「蘇小姐,如果你不買的話那麼我們只能將衣服賣給林小姐了。」售貨員也是見風使舵的人物。

看蘇夢拿不出錢,趕緊就要站隊林菲菲。

「就是,沒錢的乞丐就不要亂入了,這種地方可不是你們這樣的乞丐能來的,還不把裙子給我脫下來,這衣服我要了,小姐,買單。」

林菲菲把玩著自己剛剛做好的新指甲,一臉得意的神色。

蘇錦溪人長得漂亮,成績很好,特長又多,在學校的時候很多男生圍著她轉,就連那個人也是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