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綻放了一個妖媚的笑容。

然後轉過身,和小弟弟一起圍繞著爹娘,噓寒問暖。

「父親,母親,你們回來了?我把你們的屋子都收拾好了,你們趕緊下去先洗個澡,休息一下吧。」

曦禾爹爹慈愛的揉了揉她的頭,說道:「我的女兒真好,在整個妖族見過你的,就沒有說過不好的。」

後娘也在旁邊猛點頭。

允諾更是一個勁的驕傲的點頭。

「曦禾,你去看看那桌子上面,那是我們回來花了重金給你帶的衣服,聽說那是人類的,比我們這裡的要好多了。」

人類嗎?

曦禾走上前,好奇的打開衣服,布料是真的很好。

但是也只是比平時穿的差不多。

比起在她們家喝酒的那些客人,還是差遠了。

曦禾拿起一塊紅色的布料,在後娘身上比了比,誇道:「母親真是漂亮,如果用這個做成衣服穿上,就更漂亮了。」

後娘笑著說道,「曦禾瞎說什麼,娘親年紀大了,那是給你的,我穿著像什麼。」

曦禾搖頭,「母親怎麼這麼說話?我覺得你看起來跟我是姐妹,你的皮膚多白。」

一番話下來,逗得後娘合不攏嘴。

曦禾娘親眼角的細紋也隨著她的微笑顯露出來。

她真的是老了。

因為在妖族,女人本來就老的很快。

像她這種年紀,穿什麼也都不再好看。

在曦禾眼裡,她穿什麼其實都是一個樣。

但是,那些話說了,她會不喜歡。

她又為什麼要說呢。

她不想去討好任何人。

但是她做的每件事情,卻都是不由自主的在討好人。

這好像就是她與生俱來的本能。

別人就是學都學不會,就算是學會,也裝不出來。

只是到了晚上。

曦禾又開始做夢。

夢見了她那死去的娘親。

要說親,其實曦禾也應該是跟她的娘親更加親一點的。 因為從小都是她娘親把她給照顧大的。

曦禾爹爹覺得她的娘親有點智障,並不愛她,出門找上後娘就再沒回來。

不過確實。

曦禾也覺得自己的娘親有毛病。

腦子有些問題。

可是後來,她才知道,不是她娘親腦子有問題,而是她不甘心。

據說,她娘親,原是天庭太上老君身邊,好不容易才修鍊成仙的小花仙。

心高氣傲。

但是卻因為一場劫難,被遺落妖界。

然後遇到了曦禾爹爹之後。

被曦禾爹爹所救。

和曦禾爹爹結婚生子。

但是卻一直嫌棄曦禾爹爹是只妖,沒本事,她後悔了。

妖怎麼能與仙相提並論?

然後曦禾娘親便整天抱怨。

自命不凡,覺得曦禾爹爹配不上她。

曦禾娘親人雖然美則美矣。

但要是腦子有問題,並且還是長期,任何男人都會厭煩。

何況曦禾娘親是曦禾爹爹救過來的,卻被她嫌棄,是哪個男人也會受不了。

然後曦禾爹爹就出去找後娘。

曦禾娘親這次是真的被氣瘋了。

……

曦禾做夢,夢到娘親罵她,她為什麼要舔著臉伺候那個女人。

說她不孝。

曦禾娘親狠狠的掐著曦禾的手臂。

曦禾也懶得反抗。

終於曦禾還是被疼醒了,但她卻不害怕。

她覺得那是娘親不甘心,終於來找她報仇了吧。

就讓她發泄發泄就行了,畢竟自己是她的女兒,她應該不會怎麼樣她的。

曦禾一邊想著,一邊掀起袖子。

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有一個火鳳凰的形狀的痕迹。

和她手裡的那塊血玉一樣。

曦禾驚訝的睜大眼睛,把那塊血玉鳳凰玉佩拿出來,比了比,發現還真的一模一樣。

這一次,曦禾身上的疼痛感覺沒了。

但是那個火鳥鳳凰,依舊停留在她的手臂上。

但是曦禾卻沒想那麼多,覺得那是她娘親來報復她。

畢竟剛才做的那個夢,簡直太真實了。

突然,曦禾聽到有一道重響聲傳來。

頓時把她給嚇了一跳。

接著,曦禾爬到窗戶看。

最先入眼的,是那些鱗甲獸。

曦禾聽到有人在外面叫道,「開門,上喝酒。」

她眨了眨眼,現在才是深夜,哪裡有人這麼早開門的?

曦禾爹娘的聲音很快便響起。

「現在還不到時間,客官請離開吧。」

然後就有一人大怒道,「讓你們開門就開門,哪來這麼多廢話?」一邊說著,那人手中一把鋒利的長劍插在地上。

曦禾爹爹和娘親嚇得顫顫巍巍將門打開。

那人冷哼一聲,率先走了進去。

後面其他幾位戴斗笠的白衣人也走了進去。

「不知幾位客官想要喝點什麼,吃點什麼?」

曦禾爹爹娘親看到這些人的來歷非凡,不敢大聲說話。

另一個白衣人溫和說道,「你們不要擔心,只不過這裡下雨,我們來落個腳。」

曦禾爹爹和娘親哪裡敢說一個不字?

只得賠笑。

而他們這屋裡,本來不小,但是他們幾十人一來。

屋子裡瞬間塞得滿滿的。

奇怪的是,這麼多人,居然沉默無比。 哼,我不信今兒還治不了你了!

看着鬼撲滿擺出了一副打死不聽話的熊孩子模樣,陳志凡暗自冷哼了一聲,把它提溜到眼前,臉上帶着笑的說道:“如果你現在幫我忙的話,那我就把剛纔那粒土靈石讓給你吃了。”

小傢伙聞言,頭繼續扭向了一旁,但是那條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卻輕輕擺動了一下。

注意到這個小細節的某青年暗自笑了笑後,決定加大籌碼:“不夠?那麼好吧,水晶球也送給你了。喲,還不願意?那要不玉牌也給你了?”

“人家纔不要玉牌呢!”鬼撲滿雖然依舊把頭扭向了一邊,但卻脆生生說道,“那裏面的東西我又吃不了。”

“切,不要正好,我還捨不得給你呢。”不輕不重的懟了小傢伙一聲後,他決定祭出殺手鐗:“不要玉牌是吧,那這個東西呢?”

一邊說着,陳志凡一邊馭使靈念,將頭頂上方的一縷天地靈氣抓了下來,聚攏成小小的一團後,慢慢送到了鬼撲滿的面前。

似乎是嗅到了天地靈氣的味道,小傢伙嗖的一下就把頭轉了過來。在看清了漂浮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小團氣雲是什麼東西后,它眼裏冒出綠光的伸長了脖子就想一口咬下去。

“不急。”一臉笑眯眯的某青年,馭使着靈念將那小團天地靈氣遠離到了一旁,“我們條件都還沒有談好呢。”

兩隻綠豆大的小眼睛直愣愣瞅着那小團天地靈氣的鬼撲滿,扒拉着兩隻小爪子掙扎了片刻後,忽地頹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主人,人家幫你啦!”

“這纔對嘛。”陳志凡笑着點了點頭,隨即臉色猛然一變,手上一揮就把小傢伙甩到了掌洞那裏,“先去把事給我辦了,辦完了之後,那團天地靈氣就是你的了。”

“主人你太壞了!”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才站起來的鬼撲滿,直起上半身伸出一隻小爪子指着他忿忿控訴道,“人家還小呢!就不能先把天地靈氣給我吃了再做事嗎?”

“你覺得我還會上當嗎?”陳志凡斜睨了它一眼,“你現在在我心裏,已經一點信譽都沒有了。趕緊給我幹活,幹得不好靈氣減半。”

“哼,壞人!”兩隻小爪子掐在腰上,奶聲奶氣的叫罵了一聲後,鬼撲滿噗的一聲化作一團細煙,哧溜一下就躥進了掌洞裏。

“唉,要不是擔心把這裏給轟塌了的話,你以爲我捨得把土靈石給你。”感知到小傢伙身化輕煙,已經快進入到了極陰靈穴,他撇撇嘴輕聲咕噥道,“那可是土靈石,甚至有可能是腳下這顆星球上唯一的土靈石!嗯,或許我還可以這樣……”

說着說着,陳志凡的嘴角,倏地閃過了一抹奸猾的笑意來。少頃,他神色一正,渾身氣息收斂,一呼一吸間,整個人就同赤色蓮臺融爲了一體。

幾個呼吸後,陳志凡的眼瞳深處,一點寒光驟然閃現而出。

下一秒,一股細煙“噗”的一聲就從掌洞裏冒了出來。前後腳的功夫,一大股黑煙“嘭”的一聲也跟着冒出。

那股細煙在冒出地面兩三米後,驀地一晃,然後變作了扭身蠍尾的鬼撲滿。小傢伙一顯形,就撲騰着四肢朝着赤色蓮臺的方向飛去。

那一大股黑煙一出現,就先是謹慎的貼地飄乎了一段距離,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動靜後,才噗嗤一聲變作了一顆巨大的黑乎乎骷髏頭。

鬼物一顯形,就大張着嘴巴朝鬼撲滿噴出了一道箭狀形狀、通體散發出冰冷刺骨寒意的氣流。就聽“咻”的一聲,箭狀氣流就如同一支真正的利箭般,眨眼間就穿透了滾滾的陰雲,出現在了小傢伙的尾巴尖上。

感受到背後有一股寒氣涌來的鬼撲滿,一邊使出了吃奶的勁往前飛,一邊扯着嗓子奶聲奶氣的叫道:“主人!救命呀!那個大傢伙好凶啊!”

眼看箭狀氣流就要射在了小傢伙的屁股上,突然之間,漆黑的裂縫空間裏,倏地出現了一條散發出灼熱能量的銀白電蛇。

電蛇周身電芒縈繞,通體散發刺目的銀白光芒。一盤一射間,就瞬間轟散那道箭狀氣流,然後嗤的一下就來到了那個巨大的黑色骷髏頭眼前。

銀白電蛇一出現,黑色骷髏頭就猛地一顫。張嘴一記無聲的嘶喊後,它驀地體表黑氣翻騰,眼見着體積瞬間就縮小了至少一圈。

當電蛇轟散箭狀氣流,頃刻間就來到了骷髏頭的面前時,它嘴一張,一顆只有網球大小的純黑色圓球就“噗”的一聲射了出來。

黑色圓球一出現,整個裂縫空間裏的溫度就起碼降低了至少十度。絲絲寒霧彌散中,黑球一路呼嘯着,彈指間就和飛射而至的銀白電蛇撞在了一起。

剎那間,蘊含了至陰能量的黑球,與蘊含了至陽能量的銀白電蛇,瞬間就融爲了一體。少頃,一團黑白交融的強光,倏地在半空迸現而出。

強光速度驚人,只是短短一剎那的時間,就將整個裂縫空間徹底佔據。

威力更是無窮,但凡強光過處,無不空氣震顫、煙雲消散,看那架勢,估計就是一座山都擋不住它前進的道路。

看着一團強光在自己身前生成,倒吸了一口涼氣的陳志凡,身形一晃就飄下赤色蓮臺躲在了它的身後。

不遠處的半空,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強光吞噬的鬼撲滿,那張毛茸茸的小臉上,滿是驚恐害怕的嘶聲尖叫道:“主人,快救命呀!”

在聽到小傢伙的求救聲後,陳志凡靈念一動,化作一隻無形大手飛射而去,一把抓住它的蠍子尾巴就拽着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鬼撲滿堪堪被倒拉着躲到了赤色蓮臺後面,強光就好似一柄死神鐮刀般割了過來。

伴隨着“噼嘭”一聲炸響,通體由赤鐵礦石凝成的赤色蓮臺,在強光的無匹力量肆虐下,轟然一下碎裂成了大大小小的幾十塊。

赤色蓮臺碎裂的瞬間,陳志凡靈念一動將鬼撲滿收進了丹田虛空,然後體內屍氣翻滾而出將整個背部覆蓋了厚厚的一層。

剎那後,十幾塊速度堪比子彈的堅硬石頭嘭嘭嘭就撞在了他的背上,打得那層屍氣保護罩是連顫了好幾下。

又二分之一剎那後,瞬間就摧毀了赤色蓮臺的強光嗚咽着就撞了過來。 接著,那個性格暴躁的男人便開始吩咐,說出了一串兒吃食的名字。

曦禾爹爹和娘親目瞪口呆,他們這種地方哪裡有那些東西呢?

「怎麼,你們這裡居然這麼窮?」那人有些不可思議。

那麼他們這些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白衣人說道,「這裡又不比天界,怎麼會有那些東西?」然後轉過頭看向曦禾爹爹說道,「你們隨便準備一些吃的東西就好。」

曦禾娘親夫妻二人立即點頭去準備。

轉過頭突然看到曦禾下來了,心中一驚,連忙對她招了招手,「你趕緊上去。」

曦禾卻搖搖頭,將那天老海妖說過的話,對他們說了。

老海妖說,這些外面的人,不好惹。

但是在曦禾眼中,他們都只是一個生命,和自己一樣,不分高低貴賤。

他們有什麼好怕的?

妖族又怎麼了?

又不是她能選擇的出生。

曦禾端著酒走到白衣人的身邊。

聽到那兩個人的談話。

「我們這一趟,是為鳳凰山神女一事的涅磐重生,輪迴轉世,你若是再多事情,我便向上面彙報,饒不了你。」

「什麼涅盤重生?鳳凰山神女,輪迴轉世,難道他們都是神仙不成?」

曦禾心裡暗自說道。

曦禾將酒放下,眼前那個白衣人,突然驚訝的看著她胸前的玉佩,瞪大眼睛。

曦禾低頭,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掛在她脖子上這塊鳳凰玉佩露了出來。

她把玉佩塞了回去,不動聲色的說道,「這是我自己看著好看,才買來的。」

但是話未說完,就突然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

「小姐,你這當真是在別的地方買過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