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啞的聲音又瞬間想了起來。

“如何解了我三隻神獸身上的毒?”

蘇紫陌現在不想關心啼魂爲什麼會主動和她契約,她只想快點救醒火鳳她們。

“既然這樣,我也不不爲難於你,把啼魂放她們的胸口,啼魂自然會解了它們的毒。”

蘇紫陌急步走過去,把啼魂快速的放在火鳳身上,不一會,火鳳慢慢的醒了過來。

“陌陌,你幹什麼?我正在做美夢呢?你幹嘛擾人清夢。”

火鳳不滿的嘀咕着。

蘇紫陌不理會它,又分別把火焱和金蝶身上的毒給解了。

“現在你相信這迷迭之翼的毒是無藥可救了吧!中了迷迭之翼,只有啼魂能解。”

嘶啞的聲音又淡淡的想起來。

火焱和金蝶慢慢的醒過來,反應和火鳳的一樣。

“嗯!陌陌,我剛剛好像夢到了我修煉到超神期,化爲人形了。”

金蝶飛到蘇紫陌的肩膀上,金色的翼羽輕輕的煽動着,在粉紅色的映襯下,格外的顯眼又漂亮。

“你們中毒了,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纔會做那樣的夢。”

火焱一聽,瞬間明白了什麼?

“丫頭,既然我們醒了,那就說明你已經契約了啼魂了。”

追捕棄妃 “你怎麼知道?”

蘇紫陌訝異的看向火焱,他原本漆黑的身形已經變成了紅色,是因爲剛纔吸了很多玄氣的緣故嗎?

“這是迷迭之翼,隨着我修爲的恢復,我的一些記憶也會慢慢恢復。”

“不錯,迷迭之翼只有啼魂才能解毒,是它自動契約我的。”

蘇紫陌告訴火焱實情。

火焱身形微微頓了一下,沒有在開口說話。

蘇紫陌朝四周看了看。

“你是誰,現在可以出來了吧?”

“我不就是在你的手上嗎?”

“啊?”蘇紫陌大驚,猛的看向手中的啼魂,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它剛剛是故意引誘自己去契約它的。

蘇紫陌的手心微微緊了緊。

“能和本神契約,講求的機緣巧合,你和本神有緣,本神纔會主動和你契約,要是沒有緣分,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了了。”

嘶啞的聲音突然變得年輕有力,蘇紫陌乍一聽,是年輕男子的聲音。

蘇紫陌壓根就不相信它的話。

“你分明就是被人困在這裏出不去的。”

哪知,她手中的啼魂微微滾動了一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你和本神有緣了,以本神天地爲母,天爲父的天地之子,你區區一個聖玄期巔峯的修爲能契約到本神,你已經非常非常的幸運了。”

啼魂聲音裏帶着無盡的得意。

“天地之子。”

蘇紫陌看了看他,似乎太過懸乎了些。

“要不然那些迷迭之翼怎麼能無土自生。”

“你只不過是利用他們來保護你而已。”

蘇紫陌不得不承認,它說的是真的,不過看着它大有來頭,日後對自己也更有幫助。

“啼魂,既然投緣,我們也都是這丫頭的神寵,那你就幫我一個忙,讓我恢復修爲,日後好助這丫頭一臂之力。”

火焱會好啼魂的身邊,他這樣四不像的樣子連他自己看着都彆扭。

“你是火焱龍鱗鼎,也是天地自生,你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

啼魂飛到火焱龍鱗鼎身邊,圍着它轉了一圈。

轉了一圈之後,它才幽幽的說道:“很遺憾的告訴你,我在一百年前受了傷,現在也在恢復期,我也幫不了你。”

蘇紫陌一聽,只感覺一羣烏鴉從頭頂上飛過,敢情自己是專門來營救他們一樣。

蘇紫陌放鬆下來,身子也有些發軟,今天一天也挺累的。

猛地,身體裏突然起了一股異樣。

蘇紫陌只感覺一股強大的玄氣要破體而出。

她又要晉升了,蘇紫陌眉頭一喜,快速的盤腿準備晉升。

“怎麼回事?我好像也要晉升了。”

火焱也感覺到了體內巨大的衝擊力。

“我也感覺自己要晉升了。”

火鳳,金蝶,也是同樣的感覺,蘇紫陌早已經進入了狀態,體內強大的氣息讓她無法顧及其它的。

此刻它們也來不及震驚,紛紛進入晉升狀態。 正在蘇紫陌用心想把那股強大的力量消化時,她周圍的藤條又開始了瘋狂的生長,不一會,蘇紫陌的周身完全被粉紅色的花朵覆蓋,只留下一張絕美的臉蛋露在外邊。

儘管如此,蘇紫陌也不敢有半點分心,她心裏隱隱約約覺得,這些藤條上的迷迭之翼不會傷害到她,反而在幫她運轉她吸收不了的玄氣。

站在洞外的三人,驚喜的看着這一幕。

“南司前輩,真是太好了,這丫頭簡直就是奇遇。”

紅歡也算是見多識廣的魔獸,卻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晉升場景。

“此等晉升場面,我黑鏡活了幾百年,從來沒有遇到過,敢問南司前邊。這丫頭此刻的情形到底是爲什麼?”

黑鏡黑眸緊緊的盯着蘇紫陌絕美的臉蛋看,這次晉升,她臉上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這個問題不來猜出,妍兒的精元是蓮花,現在明白了吧!”

猛地,紅歡和黑鏡皆是一驚,特別是紅歡,瞳孔猛的劇烈一縮。

“這丫頭的精元是迷迭之翼,難怪她剛剛沒有中毒。”

紅歡驚訝的說道,隨即眼眸裏一片狂喜,穆欣妍是魔獸和人類生的孩子,而蘇紫陌的身上流淌着穆欣妍的血液,自然也會有自己的精元出現。

這些迷迭之翼真的很漂亮,恢復精元之後,這個原本就漂亮的丫頭會更加漂亮的,身體本身也成爲了不死神魂。

這就是魔獸和人類生的孩子,和一般的人類生的不同之處,她們可以修煉不死之身,將普通的身體在機緣巧合之下轉換成神魂體,而且他們的孩子也一樣,會世世代代流傳這一血液。

“那這丫頭不就要受苦了嗎?不死神魂是從人類轉變成半獸半人,過程是非常痛苦的。”

黑蛇有些擔心的看着蘇紫陌,只是那張美得人神共憤的容顏上,沒有絲毫的痛苦。

“剛剛老夫已經說過了,這丫頭已經去過魔獸大陸了,精髓已經在聖池中洗髓過一次,魔獸大陸的聖池非同一般,在融合這丫頭半獸的血液,所以這次這丫頭轉換神魂體,根本就不用受苦,如果能運氣再好一點,她今天可能會衝開玄脈。”

南司樂眼中一片欣慰之色,精光大盛,妍兒,爲師等了上百年,還是讓爲師等到了,你現在可以安心了,等你的精元聚齊以後,爲師會想辦法讓你重新活過來的。

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徒兒,南司樂眼中快速的掠過一抹心疼。

“啊……!”突然,蘇紫陌痛苦的大聲叫出來。

火鳳它們皆是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讓南司樂他們猛的一驚!

“南司前輩,這是怎麼回事?”

黑鏡急了,他現在就是想幫忙都無從下手。

“不用着急,這丫頭正在轉換神魂體,就連同她的契約靈寵也跟着一起轉換,這丫頭的體質實在是太逆天了。”

南司樂臉上出現未曾有過的驚喜。

“那爲何我和紅紅什麼感覺都沒有,我們也和這丫頭契約了。”

黑鏡看了看自己,什麼感應都沒有。

“你們忘記了,你們和妍兒還沒有解契,自然不會有感應,等妍兒復活以後,你們會自動和這丫頭解契,修爲也會回到你們以前的修爲。”

南司樂笑着解釋道。

聲音剛落,天地之間突然驚起一層層粉紅色的光芒。

“砰……。”如爆炸的聲音嵌入地表。

火鳳瞬間化爲人形,火紅又纖細的身影瞬間站立在天地間,一張漂亮的小臉蛋很可愛,長而卷的睫毛上彷彿有一層薄薄的水珠,看起來異常的妖豔。

“太好了,我化形了,我化形了。”

火鳳開心得不知所措,不斷的看着自己的手腳,更喜歡自己一身火紅色的衣裙。

又是一聲砰的響聲,金蝶也成功的化爲人形,一身黃色衣裙的金蝶扎着兩個小包子頭,圓圓的小臉蛋俏皮可愛。

“太好了,我夢想成真了,剛剛還做這夢呢?轉眼就化形了。”

總裁騙妻枕上 金蝶也開心的大喊大叫。

就在他們驚喜交加的時候。

火焱龍鱗鼎和啼魂也瞬間化爲人形。

火焱一身大紅色的衣袍,上邊繡着大朵盛開的金色牡丹,三千青絲隨意的披在腦後,皮膚比女人的還要白上三分,滑膩又有光澤,一張俊臉,足以用妖孽兩個字來形容。

“哈哈……!”

抗戰之捍衛者 火焱高興的大小,伸開雙手,廣袖襯得他更加的美豔。

緊接着,是啼魂的的狂笑,“老子真是走狗屎運了,這這樣化形成功了,在這洞裏待了百年,今天終於可以舒一口氣了。”

啼魂一聲黑色的衣袍,一雙眼眸宛若星辰,白希俊美的臉龐如精雕細琢一般,完美的線條,襯托出啼魂絕美的氣息,他的美比起火焱來,更加的冷了幾分。

四人驚喜的看了看對方,隨都看向依然被迷迭之翼包裹着的蘇紫陌,只見她牙關驚咬,眉宇之間神情痛苦。

“陌陌。”

火鳳擔心的看着蘇紫陌。

“不要打擾她。”

南司樂和黑鏡,紅歡走了進來。

“南司前輩,陌陌會不會有事?”

火鳳緊張的問道。

“不會。”

南司樂看了看他們四人,“你們幾個也因禍得福,在你們主人神魂轉化之時化形了,這是從來沒有出現的事情,玄氣修煉者,只有在生死一線的時候才能激發本身的潛能,而你們,在沒有達到超神期就化形,可見這丫頭與你們之間,何止一個緣字可解,你們的修爲直接從超神期躍到了初魔期,初魔期的魔獸從未出現過。”

“南司前輩的話火鳳懂了,以後火鳳會更好的幫助陌陌打壞人的。”

火鳳就像一個不諳事實的小女孩一樣,一臉的純真善良。

“金蝶也會的,陌陌對金蝶非常的好,金蝶會一輩子跟在陌陌的身邊,保護好陌陌的。”

金蝶猛的點了點頭,一臉的萌萌噠。

火焱和啼魂也想表達一下,卻瞬間讓他們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只見附在蘇紫陌身上的迷迭之翼開始扭成兩股粉紅色的光芒,不斷的滲人蘇紫陌的身體裏,猛地,蘇紫陌只覺得自己體內猛一股力量被衝開,體內一股龐大的力量盤踞,卻沒有讓她感覺到任何的不是,反而覺得身體輕得有些不真實。

耳力似乎更甚從前,她微微探測了一下週圍,似乎能聽到百里以外的聲音,這簡直是太神奇了。

隨即,蘇紫陌的腦海裏劃過一些不真實的記憶,那些似乎是簡陌的記憶,她的孃親居然身半人半獸,而她也是,一些記憶就像洪水一般,涌入蘇紫陌的腦海裏。

當粉紅色的光芒全部滲入蘇紫陌的體內時,蘇紫陌宛若重獲新生之後剛剛睡醒一般,美眸睜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婀娜的身姿,美感十足,奪人眼眸。

衆人都驚訝的看着她,美的似畫中仙,眉宇之間,一朵粉紅色的迷迭之翼的印記,微微有些透明,似乎是從皮膚里長出來的,把她本就絕美的臉蛋映襯得更加的紛嫩。

“師公。”

蘇紫陌看了看南司樂,又看了看火鳳她們,好看的眉頭緊蹙。

“師公,他們是誰?”

蘇紫陌有些疑惑。晉升完以後,身邊就多了兩個美女和兩個帥哥,女的美得嬌豔,男的俊得像妖孽。

四人瞳孔劇烈猛縮,他們的主人居然不認識他們。

“陌陌,你傻了,我是火鳳啊?”

火鳳急急的走到蘇紫陌的身邊。

“火鳳?”蘇紫陌疑惑的看了火鳳一眼,發生了什麼事情,火鳳怎麼可能會化爲人形的。

“丫頭,你先不要管這些,起來我看看,你這次晉升到了什麼級別。”

紅歡喜滋滋的跑到蘇紫陌的跟前,推開火鳳。

蘇紫陌想了想,“越階晉升,已經到了玄天階初期。”

蘇紫陌說出口,有些驚訝!她爲什麼會知道晉升到了這個級別的,而且她的視力和耳力真的是非同尋常,周圍的風吹草動她很快就能感應到。

蘇紫陌目光灼灼的看了看崖下,這次,她可以看清楚下邊任何細小的東西,她突然發現自己的眼眸就像放大鏡一眼。

蘇紫陌滿眼驚喜,“師公,簡直是太神奇了,陌兒能很清楚的看清楚下邊的東西,而且聽力特別的好。”

說着,蘇紫陌還側耳聆聽了一下週圍,“東邊五十里地有一隻超神期的惡魔獸。”

南司樂欣慰的點了點頭,走到她的身邊。

萬古之王 “陌兒,你身體裏的玄脈已經在這次晉升中衝開了,以後你的晉升速度就像開了閘門的洪水,修爲會突飛猛進,這就是淬鍊靈體的優勢。”

“師公,那陌兒根本就不用花一年的時間呆在這白虎山山頂了。”

蘇紫陌驚喜的叫道。

“不,陌兒,等你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時候,師傅會讓你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在庚樂羽沒有出關之前,你還有事情要做。”

“好!師公,只要能解除詛咒,師公要陌兒做什麼都可以。”

一想到自己的櫟兒,蘇紫陌就是在心痛,也會去完成,骨肉分離的痛苦,從離開的那一刻就深深折磨着她的心,現在的痛苦只是暫時的,以後剩下的,都會是最開心的事情。

“陌兒,你這樣想就對了。”

南司樂在次欣慰的點了點頭。

蘇紫陌苦苦一笑,不這樣想又能怎麼樣,她始終鬥不過命運。

蘇紫陌回頭看了看火鳳他們。

“你們也是在我晉升的時候跟着一起晉升的嗎?”

“是啊,陌陌,簡直太神奇了。”

火鳳好開心,快速的跑到蘇紫陌的身邊。

“你們已經到了初魔期,可以說,你們已經是天下無敵了,不過天外有天,也許會有比你們更厲害的神獸出現,還是得和我一起修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