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就是我了,主人的那個真氣很精純,人家很快就進化成這個樣子了,好開心。對了,主人,剛剛你的那些真氣發生了混亂,差一點就把我打傷了。是誰讓主人這麼激動,我要好好教訓他一下。”

說完,一個七彩的小光球出現在小精靈的手指尖上,老劉甚至感到那個小光球也能像自己的真氣漩渦一樣,不斷吸收周圍的元素,只不過顏色是七彩的而已。

“這個女孩要死了,我沒辦法救她,所以很傷心。不過你能出現,我還是很開心的。”

“她爲什麼要死了,難道只是因爲這些能量進入她的身體嗎?”

火元素的小手一勾,一縷土黃色的能量就從阿黛兒的背後飛出來,纏繞在七彩小光球上。

“這是你從她體內吸出來的嗎?是土系能量嗎?”

小精靈得意的點點頭,從老劉的手心裏飛到阿黛兒的背上,兩隻小手不停的從阿黛兒的身上吸取着黃色的能量絲。

“嘻嘻,吸光了這些無主的能量,她就會好了吧?那樣人家又可以回家睡覺了,不用擔心那些狂暴的真氣打攪我了,是吧,主人?”

眼見着阿黛兒背部的淤青隨着火元素不斷的吸食變淡,老劉此時不知說什麼纔好了。老劉殺人就殺過不少,救人這可是頭一回,而且還是一個大美女。再看看自己當初收留的火元素,很厲害的樣子嗎,誰說好事不成雙的。

阿黛兒這次真是倒黴倒到家了,先是自己鬥氣耗盡,接着又發現魔晶是假的,最後還捱了龍犀王一記元素彈。如果當初阿黛兒有鬥氣護體的話,就那一下也就能把她崩飛了,無奈體內的火系能量消耗一空,根本抵擋不住土系能量的入侵,結果造成土系能量淤積在體內出不來,不斷侵蝕阿黛兒的身體。現在隨着小精靈不斷的吸收掉這些能量,加上原本強健的身體,阿黛兒正一點點的恢復着。 看着小精靈毫不費力的治療着阿黛兒,老劉也放鬆了許多。閒暇之餘,開始仔細打量起這個可愛的小精靈來。她乳白色的的身子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一點而已,一對透明的翅膀倒是不小,幾乎和身子一樣長。小臉蛋長得像個洋娃娃,翹翹的小鼻子,肉呼呼的瓜子臉,櫻桃小嘴的嘴角微微的上翹,尖尖的小耳朵被短髮掩住,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和人有什麼區別,一副很調皮的模樣。再往下看,老劉臉紅了,小精靈現在身上赤果果的,雖不是波濤洶涌型,但也是發育不錯的那種。而且隨着小精靈不斷的飛來飛去,各種誘人的姿勢也不斷的飛進老劉的眼裏。老劉竟然很沒出息的看呆了。小精靈見主人的表情,還以爲是自己的能力把主人震呆了呢,更加賣力起來,動作也大了不少,差點把老劉的鼻血弄出來。

“你有名字嗎?總不能老這樣你你的叫吧。”

小精靈聽到主人和自己說話,減緩了一下手裏的工作,開始和老劉聊了起來。

“人家還沒有名字唉,主人要幫我取一個哦。”

老劉想到第一次見到火元素時的樣子,對小精靈說。

“叫你紅好不好?”

“嘻嘻,以後以後我就叫紅了,謝謝主人。”

“喜歡就好,那麼紅,你能不能穿上點衣服?你現在這樣,被人看見多難爲情啊。”

小精靈雖然很聰明也很調皮,但是對於世事的瞭解還是一片空白。本來她就是一個火元素,也沒什麼性別之分,現在的樣子也是照着眼前的阿黛兒變化的。聽老劉一說,似乎是明白一點了,又看了看老劉和地上的阿黛兒,覺得自己是少了點什麼。


“主人,人家也要穿衣服,但是紅不知道要穿什麼樣的衣服,主人幫紅想嘛!”

“唔,這樣啊?那可要好好想一下了。”

紅此時也結束了對阿黛兒的治療,把興趣轉到在一旁色眯眯看了自己很久的阿福身上。阿福看見光屁屁的小美人正盯着自己,竟然不好意思了,留下一地口水扭頭就跑。紅處於好奇,就在阿福後面跟着追,兩個小傢伙就在這片亂樹堆裏玩起了捉迷藏。這一幕看在老劉眼裏,卻勾起了對過往的回憶。以前在地球時,基地裏的一羣阿兵哥爲了調戲醫護站的小護士,總是找這樣那樣的藉口去看病,醫護站的小護士當然知道這些傢伙的企圖,所以阿兵哥們每次的下場都是被那些漂亮妹妹拿着針管追。想到這裏,老劉知道該給紅做一件什麼樣的衣服了。

再回頭看看正趴在地上的阿黛兒,背後的淤青已經差不多都消失了,嫩白的肌膚上只是還少了些血色,好白的身子啊!而且現在只要輕輕的一撥,這白白的身子就會毫無掩飾的出現在面前。老劉沒出息的想着。但是手上做的卻是把阿黛兒背後的衣服打了個結,又從口袋裏掏出矮人給自己做的獸皮睡袋,把阿黛兒放上去,擺了個舒服一點的姿勢,只是不小心的碰了幾下人家柔軟的桃子。

搞定了昏迷的美女,老劉開始從口袋裏掏出各種礦石和原來格里芬尼送他的那些魔晶,準備等下給紅煉製一件衣服。怎麼也擺脫不掉精靈小美人的阿福,這時也很沒面子的跑回來,藏到老劉身後,從老劉的褲襠下偷看外面的情況。紅飛回來落在老劉的大手上,看着老劉面前擺着的一堆五顏六色石頭。

“主人,這些石頭上有好多能量啊!都是主人的收藏嗎?”

“是啊,紅看看喜歡那塊石頭,等下主人就用哪塊給紅做漂亮的衣服。”

紅看了看地上的石頭,又看了看老劉,很鬱悶的說。

“主人,不是這樣的啦,這些東西做的衣服紅穿不了啦。”

“小傢伙,是不是嫌這些東西太硬啊,放心,主人有辦法讓它們變的很軟乎的,你看我身上這件,就是石頭做的。”

老劉說完還把身上的戰鬥服用手搓了搓,顯擺了一下自己的手藝。紅一時也說不清楚,拄着小臉在那發愁。老劉見紅沒了下文,以爲她只是擔心石頭衣服會不舒服。就隨手拿起一塊火系魔晶加了一點龍犀皮的精華,飛快的煉製了一套粉紅色迷你版的護士服,用手指捏着放在紅的面前。紅伸出小手摸了一下,但是手卻直接穿過了漂亮的衣服。老劉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現在的紅和自己做鬼時一樣,只是能量形態,根本用不了這些實實在在的東西。

紅見老劉終於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嘻嘻一笑,站在老劉的手心裏轉了個圈,星星點點的七彩能量就包裹住裏面的紅,轉眼間,一個身穿粉色迷你護士服的小精靈就出現在老劉的面前。紅得意的在老劉眼前飛了一圈後,又落在老劉的手心。

“主人,是這樣的衣服吧,紅想說的是,除了純能量以外,紅用不了其他的物質的。”

“哇!簡直太好看了,紅穿這個真的很漂亮。”

老劉這時才發現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內褲。不過嘛,還是算了,這樣也挺好,嘿嘿。

“紅,你到底是個生命樣的生命啊,我記得你以前只能吸收火元素的,怎麼現在連土系能量都能吸了呢?”

“唔,這個還要問主人哦,我吸收了主人當初送我的能量之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本來人家以爲會變一個火精靈的,誰知道現在什麼能量都能用了,要說的話,我現在就是一個元素精靈吧。”

“那不就是全系精靈了嗎,比別的單系精靈都厲害囉。哈哈,這次真的發財了,紅,你都會什麼呀?”

紅歪着小腦袋想了一下,狠狠的震了老劉一把。

“好像我什麼魔法都會耶,只不過我的能量還只能使用那些威力小一點的。太大的話,我的身體就不夠能量維持人形了。”

老劉很想說教我幾個玩玩了,不過話到嘴邊又咽回去了。自己有什麼毛病自己心裏清楚,藝多不精啊,還是好好的煉器修煉吧。等到修煉到瓶頸再想學魔法的事情吧,眼下還是再想點辦法加強一下神器步槍的攻擊力再說。

“紅,丟一個一般點的魔法吧,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紅飛到兩米多高的地方,擡手就丟了團七彩的能量到老劉身上。老劉頓時感到身體變輕了,渾身也有使不完勁。這就是加持魔法吧?沒想到丟在身上原來是這個感覺。


“主人,這是一個複合魔法呢,有風系的輕身術,火系的火之怒,水系的傷害擴散,雷系的狂暴之力,土系的大地守護,光明系的勇者之心,還有一個黑暗系的傷害增幅呢。一般人我不給他加的。”

老劉聽得一頭霧水啊,自己現在絕對是一法盲,這亂糟糟一大堆,他是一個都搞不懂。紅見到老劉的樣子,給老劉講起這幾個個魔法來。

“這個魔法能給主人增加百分之五十的速度,力量,暴擊防禦和撕裂傷害還能減少百分之五十的物理和法術傷害。厲害吧!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就叫給主人的祝福,嘻嘻!”

太逆天了,這還叫人活不。不帶這麼玩的吧!老劉現在就想把紅抓下來狠狠親幾口才好。

主僕倆在這高興,一直被丟在旁邊的阿福可不高興了,它還沒吃早飯呢。老劉剛剛把肉烤熟了一半就跑去救美女了,現在又和光屁屁的小美人玩,明擺着是把自己忘了。阿福落寞的趴在地上,一雙賊眼不時瞄一下小美人的裙底風光,突然一陣腳步聲傳進了它的耳朵。終於到了自己表現的時候了。

“汪!汪汪!”

老劉正耍着自己的猛虎刀,體會加持魔法帶給自己的好處呢,突然聽到阿福急切的叫聲,連忙把刀收好,找了棵樹隱蔽起來。他現在可不敢再用真實之眼了,萬一又是個高手,自己不是又暴露了嗎。還先看看是什麼人再說吧。

隨着腳步聲接近,老劉隱約的看見兩個穿着紅色盔甲的戰士向自己這邊走來,MD又是這些傢伙,誠心和我過不去是不。

來的正是特納和瑞查得,那兩個被大王子派來協助阿黛兒的七級戰士。這倆貨昨晚在奉命阻擋龍犀王的時候耍了心眼兒,偷偷藏了起來。一直到龍犀王追着衆人離開,他倆才從樹上下來,追蹤起阿黛兒來。倆人早打算好了,如果能找到阿黛兒最好,不然就直接投奔別的國家算了。反正大家都以爲自己已經死了,也不會連累到家人。順着龍犀王留下的巨大足跡,走了一夜纔到了老劉大戰龍犀王的地方,倆人早已有點心灰意冷。就在這時,一陣魔獸的叫聲傳入他倆的耳朵。特納和瑞查得同時抽出佩劍,壓低身子向聲音的方向移動。

最先進入視野的就是龍犀王留下的深坑,和被撞得粉碎的樹木。看來這裏肯定是狩獵小隊和巨獸戰場,特納隱約的看見阿黛兒那身被老劉剝下來的盔甲,連忙對瑞查得示意,這時瑞查得也看到了蹲在幾根樹杈後面的阿福。

“瑞查得,看見那邊的盔甲了嗎?好像是禁衛軍的制服。”

瑞查得順着特納的手指,果然看到了阿黛兒那套紅色的盔甲。 “特納,那個魔獸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特納大步的走出二人藏身的樹叢,邊走邊對瑞查得說:

“瑞查得,你的膽子是不是嚇破了,那頂多也就是一五級的風狼,虧你還是七級戰士呢,看我宰了它做早飯吃。”

特納提着劍直奔阿福走過去,身上紅芒閃爍,看着是要給阿福來個狠的。阿福一見人家氣勢洶洶的殺來,早嚇得四腿抽筋。要不是老劉一直通過精神力示意它別動,一早跑沒影了。

特納說的話,雖然聲音不大,但是老劉卻是聽到清楚。TMD,宰了我的阿福做早餐,老劉先乾死你。老劉照着特納的胸口,連開了3槍。特納還在想着怎麼吃掉眼前這隻風狼呢,就感覺身子一輕,失去了意識。

身後的瑞查得可沒特納這麼輕鬆,他此時經歷的是人生中最恐怖的事情。他剛一起身想着跟特納一起查探一下,就聽見嘭嘭的響聲,擡頭再看時,特納的身子已經變成了飛濺的肉末,一顆腦袋連着拿劍的胳膊正飛向了自己。

瑞查得掉頭就跑,先是超級巨獸,現在又來個能把人打成粉末的風狼。瑞查得自認不比特納厲害,在這連番的打擊下,也失去了探查的勇氣,他腦子裏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老劉一下幹掉特納之後,發現還有一個傢伙逃跑了,本來想來個斬草除根的,無奈那個傢伙速度太快了。等到老劉找準他位置的時候,那傢伙已經逃出了300米以外。

阿福狗仗人勢的衝着瑞查得逃走的方向叫了幾聲,很是得意,自己剛剛可是冒着生命危險,在這當誘餌來着。看了看躲在老劉背後的小美女,阿福跑到老劉身邊又叫又蹦好頓得瑟,直到老劉摸了摸它的大腦袋才肯老實下來。

“紅,去用個火球什麼的把那堆東西燒了,我看着噁心。”老劉指了指地上那堆特納對背後的紅說到。

這些菲爾姆斯帝國的傢伙每次都給老劉帶來麻煩,先是要殺自己搶東西,再者又帶來了龍犀王,害自己差點被炸死,接着還要把阿福宰了吃掉。真是恨得老劉牙根癢癢,不過老劉忘了自己救得那個美女了,她應該也是菲爾姆斯帝國的人。

“主人,可不可以不要讓我去燒嘛,人家不想做那種事情啊。”

紅一臉委屈的對老劉說。

老劉不明白紅是什麼意思,難道元素精靈也怕死人?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呢?

“紅,能告訴我爲什麼你不想去嗎?是不是害怕了?”

“不是害怕,就是不想去啦。那個人看起來好可憐了,不要再燒他了好不好?主人。”

老劉立馬就明白了,紅現在就和自己當年第一次上戰場執行任務時一樣,對於剝奪別人的生命,破壞別人的屍體,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他自己當時就多虧老隊長做思想工作,才克服過來。

老劉在手上凝結出一個小小的真氣彈,揮手丟向遠處特納的屍體,一聲巨響後,特納徹底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到底要怎麼樣給這個小傢伙洗洗腦呢?又不能把老隊長對自己說的那套說給紅聽,老劉只得搜索着腦海裏不多的故事,試圖找一個能說服紅拿起屠刀立地成神的。

一直蹲在一邊的阿福終於再也忍受不了老劉的虐待,用嘴咬着老劉的褲腳就往烤肉的火堆跟前拽,它很餓,要吃烤肉。

“好了,阿福。別拽了,我馬上就給你做烤肉吃哦。”

重新把火燒旺,老劉一邊烤肉,一邊想着該怎麼說服這個初涉江湖的元素精靈。現在如果能得到這個元素精靈的全力幫助,老劉的異界之旅就多了一份安全保證。而且對於紅來說,這也是能在異界生存的最低要求。看着眼前的火堆,老劉想起了一個故事,雖然有點牽強,不過這裏不是異界嗎,改一下就好了。

“紅,過來我這裏,我給你講一個我家鄉的故事。”

紅見老劉一直沉默不語,還以爲老劉在生自己的氣呢,就沒敢太往老劉跟前湊合,現在看老劉又笑嘻嘻的招呼自己,還要講故事,立馬飛過來,坐在老劉的肩膀上。

“在我的家鄉,冬天特別冷。有一天,一個老爺爺撿到一隻凍僵的魔獸(農夫與蛇魔獸版)……結果那魔獸吃掉了老爺爺。”

老劉講完,手裏的烤肉也差不多全進了阿福的肚子,只剩下一點拆骨肉了,老劉又烤了烤,拿出個乾麪包就着吃起來。

紅攥着小拳頭,正氣的不行,老劉的故事就戛然而止了,等了好久也不見老劉繼續講。

“主人,快講啊,那個壞魔獸最後怎麼樣了嗎?”

老劉掏出小酒壺,喝了一點葡萄酒,向阿黛兒躺着的地方走過去。

“呵呵,沒了,故事講完了,還想聽別的故事等下吧。”

“主人壞,不讓壞魔獸受到懲罰,那個老爺爺多可憐啊!”

老劉見自己的計謀得逞了,正式開始給這個小傢伙洗腦了。

“紅,其實你錯了,那老頭一點都不可憐,反而是很可恨的。要知道魔獸一般都會攻擊人的,老頭沒趁着那個魔獸凍僵的時候把它殺死,反而給它食物讓它復原,他自己被吃掉那叫自作自受。萬一再有其他人被這個魔獸傷害了,那老頭就是兇手。因爲沒有他去救那魔獸的話,就根本不會有人受到傷害。”

紅的小腦袋暈了,坐在老劉肩頭一聲不吱,一對小腳丫不停的踢着,老劉說的的確沒錯,可紅認爲自己也沒錯,難道看見別的生命危在旦夕就一定要去結束它嗎?

“紅,就像那個戰士一樣,如果不是他想吃掉阿福在先,我根本不會殺他。這就是我和那個老頭的不同之處,我的友善只給那些不想傷害我的人,反之等待他的只有我的子彈。”

紅終於聽明白了老劉的意思,心地純潔的她哪架住老劉這麼騙啊,小鼻子一酸,眼淚都出來了。

“嗚嗚!主人,我錯了。嗚嗚,但我不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嗚嗚,難道要把別人都殺死嗎?嗚嗚嗚!”

看着小精靈那一雙一對的元素眼淚,老劉現在心裏開了一百朵牡丹花啊,終於讓這個小精靈開竅了。可是又不能笑出來,老劉憋的這個難受就別提了。

“紅,不哭了哦,在哭能量都流光了,有主人在,以後主人會保護紅的。”

紅果然聽話不哭了,憋屈了一會兒對老劉說:

“紅知道了,以後主人打誰,誰就是壞人。看紅到時候怎麼收拾他。”

耶!拐騙成功,終於有個像樣點的追隨者了,好幾天了,終於有點讓老劉開心的事情了。

一直偷聽的格里芬尼在項圈裏對阿福說:

“走,兒子,爸爸教你狼族祕法去,瞧瞧那傢伙小人得志的樣子就來氣。回頭咱變得比那精靈更厲害,叫老劉天天追着給你做好吃的。”

阿黛兒在昏睡中突然被一聲巨響驚醒,她能聽見老劉說話,能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不斷恢復,但是卻怎麼也張不開眼睛。只好一邊聽着老劉的故事一邊積攢力量準備衝破這惱人的夢魘。故事聽到後來,阿黛兒感覺這個主人似乎要傳達什麼信息,結果老劉的故事也給阿黛兒洗了一次腦。現在阿黛兒好想醒過來看看這個主人到底長什麼樣,還有那個紅,感覺好像是一個小孩子。這是什麼樣的主僕關係呢?怎麼聽着像長輩教育孩子,而不是主人訓斥奴僕呢?


老劉走到阿黛兒身邊,掏出水壺,想給阿黛兒喂一點水喝,就在老劉把阿黛兒的頭墊高,拿着水壺往嘴邊送的時候,阿黛兒張開了眼睛。

老劉連忙往後縮了下,避開那讓人尷尬的對視,眼珠子亂轉,就是不敢看阿黛兒,這是老劉看到漂亮女孩子的表現之一。

我們的惡魔公主可是沒有一點淑女的風範,此時正死死的盯着老劉看,哈維斯這副身體雖然只有18歲,但是孤兒的經歷卻讓他看起來比同齡人老成許多,發育不良的身體很瘦弱,加上終日在樹林裏不見陽光,臉色也有點蒼白,除了臉頰上一處兒時留下的疤痕看着還有那麼一點男人味以外,整個就是一小白臉。

“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