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道風刃分別射在了四名花魂弟子的眼睛、咽喉等要害。兩名花魂弟子倒了下去當場斃命,另有兩名手捂着胸口,表情痛苦地彎下了腰,正苦苦地掙扎着。

那名清瘦老者見了,道了句:“小子!夠狠!”說罷,凝聚體內聖光,大吼一聲:“落花流水……風刃攻擊……放!”。

剎時,從清瘦老者的體內發射出數十道紅光風刃。

冷毅一個飛身將布蘭妮抱了起來,落在身旁的一株無花果樹上,躲過無數的風刃攻擊。

此時,地上那十多名花魂弟子,一個個從手中擲出像花瓣一樣的東西,朝冷毅飛射而去。

是飛鏢。冷毅心中一凜。快速揮舞着流雲劍,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將無數的飛鏢擊落。

這時,那名清瘦老者已轉過身來,對着冷毅怒吼一聲:“花海氣旋……放!”

頓時一團如牡丹怒發的氣旋朝冷毅滾滾而來。

冷毅心中一緊,立即一個飛身又跳到了另一株春桃樹上。這時,他肩膀上的小考拉,屁股一翹,立即從尾巴的體毛處射出三支火光飛箭,直奔那清瘦老者的面門。

那清瘦老者心中一驚,將頭一仰,快速躲過其中一支飛箭。然而,另外兩支卻落在了他的聖光鎧甲上。只聽“哧啦!”一聲,發出一陣類似燙豬頭皮的聲音,然而那老者卻是一臉的輕鬆。

只見他淡然一笑:“小畜生!你就竟管射吧!料你也破不了老子的聖光鎧甲。

這時老者射出的那一團如花怒放的氣旋落在了遠處的一片叢林中,只聽“蓬!”地一聲巨響,將兩株春桃樹連腰折斷。

冷毅心中暗叫一聲不好。本以爲他和小考拉可以像斬殺卡丁斯奧.西本一樣,輕鬆將他玩死。不想這傢伙,卻有靈器在身,聖光鎧甲的防卸堅固多了。巧取恐怕也難獲勝。

剩下的十多名花魂弟子再一次朝冷毅擲來了飛鏢。

冷毅不得不再次一個飛身跳到了另一株樹上。他帶着布蘭妮,實在難以飛行多遠。逃,是不可能的事。

那麼只有苦戰了,可是這般和敵人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對了,還有七隻骷髏傀儡。冷毅心中一喜,立即將手一揚,對着空中道了聲“放!”

只見一道白光投射在花叢中,而後升騰起一道道青煙,一會兒便有七隻骷髏站了起來。一個個身背羽箭手拉弓,只聽“咻!”“咻!”數聲,便有三名花魂弟子倒了下去。

冷毅點頭,暗暗發笑,立即又跳回到剛纔那株無花果樹上,輕輕拍了拍小考拉,微微一笑:“去!”

那小考拉便聽話地跳到了對面的一叢花叢中,躲在花間向那清瘦老者發射出火光飛箭來。

小考拉移動靈活,身型又小,一會兒跳到花叢中,一會兒又跳到樹枝上,將那清瘦老者耍得團團轉。

冷毅見抽出身來,心想先把這些花魂弟子給解決了,最後再集中力量來對付這老傢伙。

主意打定,他朝布蘭妮使了個眼色,輕聲道了聲:“快!你騎着馬往前走。我隨後便來。”

布蘭妮點了點頭。冷毅抱起布蘭妮,一個飛身將她送到了汗血寶馬上,一拍馬屁,那馬便載着布蘭妮疾速朝前奔去。

望着布蘭妮離去的背影,他笑了笑:“丫頭!等我把這些煩人的傢伙解決了,馬上便來。”

說罷,他便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朝那七名弟子砍殺而去。

冷毅舉劍平視,道了聲“流雲劍……殺!”掠着一陣疾風便殺了過去,勢如流雲。

那些花魂弟子正一個個凝精會神地對着樹枝上,花叢中的骷髏一陣亂射。

此時忽然從身後殺出一名“猛將”來,自然反應不及。只聽“啊!”“啊!”數聲,便有三名花魂弟子倒了下去。

這時,冷毅已貼近了花魂弟子中央,正殺得起勁。

那名清瘦老者見了,朝眼前的花魂弟子大吼一聲:“快!結聖光鎧甲。”

只見一個個花魂弟子在體表外結了一道道聖光鎧甲。

冷毅用眼向前一掃。很快便得出結論:這些花魂弟子當中級別最高的是四級聖光武師,用龍影刺完全可以破他們的防。

他心中一陣狂喜,大吼一聲:“收納法……龍影刺……殺!”手形一變,猛然從手中抖出一道寒光,朝前面一名四級聖光武師刺了過去。


那名四級聖光武師見突如其來的攻擊,本然地加強了聖光鎧甲防卸。豈料,只聽“咻!”地一聲,那冰冷的龍影刺便扎進了他的胸腔。

那花魂弟子,腰身一彎,手捂着胸部,倒了下去,不停地在地上抽搐着。

冷毅瞧也不瞧一眼,揮舞着手中的龍影刺,朝另一名花魂弟子的頸脖處抹殺過去。

刺影過處,只聽“啊!”地一聲慘叫,一名身材魁梧的花魂弟子如同伐倒的樹木,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只在短短几分鐘時間內,便有五六名花魂弟子倒下。那清瘦老者不由得一陣氣憤,他再也顧不得去理討厭的小考拉了,提起體內聖光,便朝冷毅殺了過去。“臭小子!敢殺我橙魂護法的人,找死!”

聰明的小考拉見那老者轉身,接連朝那橙魂護法的後背射出六支火光飛箭,無一例外地落在了橙魂護法的頭頂。

橙魂護法不得不伸手去拍打頭上的火焰。將火焰撲滅後,橙魂護法再一次轉過身來,對着小考拉向前猛然推出一掌。

只聽“轟”地一聲,一團紅光怒焰氣旋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朝小考拉飛滾而去。此時的小考拉正背對着一面土坡,後無退路。冷毅暗叫一聲不好,動念間,已一個飛身,朝小卡拉身旁飛了過去。

他輕輕將手一伸,小考拉便一下跳到了他的懷中。冷毅身輕如燕,一個華麗的轉身便飛走了,快速躲過氣旋攻擊。

就在他剛離開不久,只聽“轟!”地一聲巨響,面前的土坡被振蹋下一大片沙土。

冷毅一個飛身再次飛到了那羣花魂弟子身邊,揮舞着手中的龍影刺,朝一個個花魂弟子刺去。小考拉則一下蹦到了一棵春桃樹上,對着那些花魂弟子尾巴一翹,立即射出三支火光飛箭。

只聽“啊!”地一聲,一名花魂弟子應聲倒地。

一人一獸七骷髏,就這麼和那羣花魂弟子鬥了起來。橙魂護法見大半的花魂弟子被斬殺,心中一陣陣痛,怒吼着朝冷毅襲去。

然而,冷毅時而飛上樹梢,時而落在花間,憑任那橙魂護法功夫再高也奈何不得他。

就這樣,幾個來回下來,那些花魂弟子已被那幾只骷髏和小卡拉殺得只剩四名了。冷毅心中一陣狂喜,再次抖出手中的龍影刺朝其中一名花魂弟子殺了過去。

只聽“啊!”地一聲,又一名花魂弟子倒下。橙魂護法氣得直跺腳,對着冷毅猛地發出了一道氣旋波。

然而冷毅一個飛身,飛了起來。只聽“轟!”地一聲巨響,那氣旋波落在了冷毅身後正在戰鬥的三名花魂弟子的身上,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那三名花魂弟子便被炸飛了去。當然,受牽連的還有兩隻骷髏傀儡。

冷毅不覺一陣心痛,將一腔怒火對準了眼前的橙魂護法。只見他用手一指,剩下的五隻骷髏傀儡和小考拉都將箭頭對準了橙魂護法。 冷毅與橙魂護法一陣短暫的對峙後。忽見他猛然提起體內聖光,怒吼一聲“風刃……射!”

話音落,便有四片呈葉狀的風刃朝那橙魂護法飛射而去。

橙魂護法提起手中銀環,向前一擲,“波”“波”“波”“波”四聲,四道風刃與銀環相撞,在半空中破碎。

只見橙魂護法手形一變,那銀環便又被他收了回去。


與此同時,那五隻骷髏傀儡和小考拉同時向那橙魂護法射出羽箭和火光箭。

橙魂護法怒吼一聲,猛然提起體內聖光。突然,他將左手一揚,猛地往地下一擲,地面升騰起一陣青煙,旋即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遁地術?冷毅忽覺心中一顫:這逃跑的手法竟與他的隔世仇家白髮銀魔是一模一樣的。難道這花魂教和夜郎國的忍者有關?

青煙散去,橙魂護法逃離,繁花陡然消失。此時,出現在冷毅眼前的是一株巨型古樟,前面凌亂地安插了十來根木樁。

哦!原來是幻境。冷毅心中一驚。看來,方纔那片花林便是那橙魂護法擺下的橙色花魂陣了。這花魂教果真詭異。

冷毅擡眼朝天空一望,心中一緊。此時,太陽已落山。

前方,忽地傳來一陣馬嘶聲,頃刻便有一位紅衣少女騎着一匹白馬在冷毅面前停了下來:“主人!太陽下山了。我們快趕路吧!”

冷毅一個飛身便跳上了馬背,摟着布蘭妮,一攏繩繮,那馬兒便飛也似地奔跑起來。不一會兒便到了百花谷,穿入了繁花叢林中。

此時天空已是一片漆黑,冷毅提起體內聖光,勉強可以照見前方的路。然而,那馬兒走了一陣,卻死活不肯向前走了。

冷毅只好在一片乾爽的花林中停了下來。他望了望天空,一片深藍,心道:“等晚些月亮升起,路上明朗了再往回趕吧!”

想到此,冷毅便將馬停穩。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草蓆和水壺及一些乾糧,和布蘭妮緊挨着坐了下來,兩人就這麼在樹底下啃起紅薯幹來。

忽地,一陣清風襲來,暗香撲鼻。冷毅只覺神清氣爽,心道這地方修煉倒不錯,沒準還能誤打誤撞有所突破呢!

想罷。冷毅便“嗆”地一聲拔出流雲劍,在那花叢中舞了起來。此時,月亮已悄然升起。花叢間忽然變得明亮起來。

偶有月光灑落在那流雲劍上,發出一道道耀眼的寒光。

冷毅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只覺身子越來越輕靈,劍法越來越流暢,他不由得一陣心喜。看來,在這百花谷中修練的確可以提升流雲劍的修煉速度。

揮舞了一陣後,冷毅停了下來。他仔細端詳着手中的劍刃,只見他緩緩引動體內聖光,輕輕捏了捏劍柄。劍身上立即幻現出一段文字。

他的目光緊緊地落在了那首七言詩上,嘴裏不停地反覆吟誦着:“險峯勝處有云霧;百花叢中覓真經,欲使劍芒氣傷人,需喂神劍魔獸心……”

流雲劍每修完一重,纔會幻現出下一重的劍譜,如果這一重不突破便無法再進行下一重的修煉,想到這兒,冷毅心裏不覺有些失落。

就在這時,忽聽前方傳來一陣悉悉卒卒的腳步聲。冷毅目光一聚,暗聚體內聖光,手持流雲劍,守護在布蘭妮的身旁。

聲音越來越急促,忽地只聽一聲馬嘯。一道人影躍上了前面不遠處的汗血寶馬身上,那人一拍馬屁,便朝前疾奔而去。

不好!盜馬賊。冷毅心疑之際,便身形一掠,一個飛身追了上去。

小考拉站在他的肩膀上,突然發出三支火光飛箭。旋即“咻”“咻”“咻”三聲,三支火光飛箭從那前方的盜馬賊身上飛奔而去。


眼見那赤紅的火光就要將那盜馬賊一箭射穿。豈料,就在這時,那盜馬賊體內紅光一閃,一個飛身,竟然落在了旁邊的一顆古鬆上。

那傢伙像猴子一般,迅速又從這顆樹跳到了另外一顆樹。

冷毅心中不由得一驚,此人的速度倒是快得驚人,幾乎可以趕上他的凌空行。可從她體內的聖光來看,不過是一名一級聖光武師而已。看來這傢伙的天賦不錯嘛!

想到此,冷毅下手時便留了幾份情,只見他從懷中摸出柳葉鏢,“咻”地一聲,飛射出一道柳葉鏢,射進了對方的小腿處。

“突”地一聲,那盜馬賊從樹梢上跌了下來。

冷毅一個飛身到了那盜馬賊身邊,一把將那傢伙拎了起來。

只聽一聲尖叫劃破夜空,“啊!”“不要!放開我!”

冷毅心中一驚,立馬將手鬆開了,訝異的目光落在了對方白晰的臉上。靠!居然是個女的。這叫他還怎麼下得了手?

對方拼命地揮舞着雙手,嘴裏不停地亂喊:“妖怪!放開我”、“不要碰我”說着,已是聲淚俱下。

看來不像盜馬賊。冷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故意吼了一嗓子:“大姐!麻煩你看清楚再說好嗎?我長得像妖怪嗎?”

此時,女孩擡起了頭,輕輕揚起了臉,一綹亂髮擋在了她原本俊俏的臉蛋上。一灣淚痕從眼角流到了那略顯弧度的嘴角。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一種淒涼之美。看年紀不過十五六歲而已。

女孩這才睜大了眼睛,停止了哭聲,望着冷毅,呆愣數秒。忽然“哎喲!”一聲坐了下去,手捂着腿部再一次哭了起來。

這次哭得並不像先前那般嚇人,只是發出一陣陣嚶嚀之聲。哭聲不大,卻更讓人聽了心生憐愛。

冷毅彎下了身子,望着那正流着血的傷口,不由得有些心生憐憫。他從懷中取出了創傷藥,往那女孩傷口上倒了些,關心地問:“姑娘!還疼嗎?”

那女孩一咬銀牙,狠狠地瞪了冷毅一眼:“這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這……”冷毅氣得一時語塞。

豈料,那女孩得理不饒人,吼道:“這,這什麼這。你不用飛鏢打傷我,我會被傷成這樣嗎?”

“那還不是因爲你先偷了我的馬。如果不偷我的馬,我能把你當盜馬賊嗎?”冷毅反駁道。

“誰稀罕你的臭馬了。我堂堂夜郎國第一幫派月魔島島主之女需要去偷別人的馬嗎?偷雞摸狗的事,不是我木由美子幹得出來的。”

說罷,木由美子揚起了臉,難以掩飾地透着一絲淡淡的高傲。

冷毅心中一陣驚訝。那花魂教的橙魂護法會遁地術,想必和夜郎國的忍者有關,而眼前這姑娘又是夜郎國的,這木由美子會不會與花魂教有關呢?

正當冷毅心中生疑之際。忽地從前方傳來一陣尖叫聲。冷毅心中一陣恐懼。不好!是布蘭妮。動念間,他已一個飛身朝前掠了過去。

“公子!等等我。”木由美子一腐一拐地朝冷毅追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