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過頭,看了看仍在發呆的曹操,和一臉焦急的郭嘉,什麼都沒說,只是擺擺手,繼續前行。

等到李易消失,郭嘉臉上的焦急也是散去,一臉平靜的看着曹操。

“主公,他們已經走了,估計此刻已經坐上傳送法陣,回到了幽州。”郭嘉緩緩說道。

曹操一聽,臉上的悲傷瞬間消失,唯有眼神有些飄忽不定。

“唉,兒時的好友又消失了一個,不知道我以後是否還有朋友。” 囚婚,總裁前夫太絕情 ,看向郭嘉。

“主公,爭霸的道路上沒有朋友,唯有敵人和自己人。”郭嘉笑着說道。

他看到出來,曹操是有點傷心,但是不至於那樣,剛纔的動作可以說是給李易看的,好讓他麻痹大意。

但是郭嘉那裏知道,李易可是知道未來六十年的事情,就算現在過去了十年,但還有五十年的未來。

其中就包含三大霸主的性格,今天曹操的表現,明顯就是僞裝的。

在前世,哪怕曹操親手斬殺了袁紹,也最多傷心一刻,然後就會恢復過來,那纔是真正的霸主。

“奉孝去準備吧,本初可是給我留下了一個難題。”說完,曹操摸了摸懷中的那封信,這是袁紹給他的信。

上面提及了他臨死前做出的決定,上面這樣寫到。

“孟德,如果你想要青州等地,就去戰鬥吧,我把我所有的積蓄錢財物資都交給了六個將軍,只要你能滅殺了他們六個,青州等五州之地就是你的……”

“還有,要小心一天,他不懷好意,是我唯一看不透的存在,就算是你我也能看到一二,再見了,你兒時的朋友,本初。”

信件很長,上面列舉了六個將軍的信息,和他們以後的動向,最後讓曹操小心李易。

接到信件之後,曹操沒有太吃驚,只是暗中從司隸等地調集兵馬,如今正在向青州趕來,只要七天之後,就能展開奪取青州的道路,那時自己就能佔據四州之地,以後還會更多。

“主公,我有一事不明,那一天來此到底是爲了什麼?”郭嘉忽然問道。

他的話語,讓曹操也是愣了一下。思量許久,纔是點點頭。

“我也是猜不準,但是我知道,他的謀劃很大,但是目前看來,對咱們還是有利的,好了,下去準備吧。”揮揮手,曹操不再說話。

郭嘉一聽,剛要說什麼,可是看到了曹操的揮手,知道曹操是讓他下去,說了聲“告辭”,下去準備接下來的事宜。

因爲袁紹的死去,青州五州之地成爲了無主的地方,雖然本地還有一些豪強,但是跟曹操相比不值一提,大軍所到之處他們必定投降。

但是正因爲如此,需要海量的官員去統配他們,還有就是兵力的部署,對其他諸侯動向的把握,總之,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多到幾年都是完成不了。

這一刻,郭嘉明悟了,李易此舉就是爲了限制曹操的發展,將他拖在政務上面。

嘿嘿一笑,對接下來的政務很是上心,要給李易好看。

……

無天城內,李易剛剛回到城主府,還沒來得及休息,陳宮就找來了,將最新的情報一同送來。

拿起情報,仔細端詳,等到全部看完,心裏有了大概的瞭解。

“公臺,座,不要站着,這裏沒有外人。”李易一揮手,幾名侍從搬來一個桌椅,示意陳宮坐下。

搖搖頭,陳宮如此說道:“主公,主臣有別,我還是站着,哪怕沒有外人,這點也要牢記。”

聽着陳宮的話,李易不置可否,但是對於陳宮的執着很是欣賞。

“公臺,文優那邊如何了?這上面可是沒有益州的消息。”李易放下情報,看向陳宮。


“主公,暫時沒有益州的消息,我也是不知,不過快了,今天晚上估計能有消息傳來,但是我估計,那裏一切順利,除非奉先要和孫權等人戰鬥一下,那樣纔會有意外。”想了想,陳宮笑着說道。

李易一聽,覺得也是,以呂布配合李儒,外加百萬驍勇級大軍,荊州無人可擋,除非是呂布滅殺完荊州大軍,再去對戰孫權的人,那樣纔會有所損失。

不過戰鬥是一定會進行的,只是進行到什麼程度,這點李儒肯定有所打算。


“好了,公臺,傳我命令,大軍開始集結,暫時起兵一億精銳,等到奉先回來,我要親征草原,消滅那鮮卑第三城。”重重在座子上敲擊一下,發出巨大的聲響,以表達李易的決心。

陳宮聽完,默默的點點頭,沒有說什麼,直接離開,開始完成李易的命令。

一億大軍可不是小數目,尤其都是精銳,更是需要大量的糧草和裝備補給,更別說是去草原了,需要的東西更多。

幸虧幽州方面別的都缺,就是不缺糧食和兵器。

龐大的戰爭機械開始啓動,整個幽州都是開始動員,海量的士卒快速調動,有的前往漁陽郡等待下一步指令,有的則是調往幽州與司隸的邊界,防備曹操的襲擊。

總之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開始進行,這則消息,在同一時間,傳遍了整個天下,在幽州境內,密佈的情報網將李易即將出戰的消息,傳播給所有諸侯,就連玩家的勢力也是同一時間知曉。

無論是誰,都緊張起來,當然了,也有人不緊張,那就是交州。

在大漢混亂的時候,那裏仍舊如常,大戰平靜的時候,還是一模一樣,彷彿永久不會發生改變。

夜晚,趙雲和賈詡經過短暫的消息,來到了李易的府邸,向他彙報這幾天的情報。

“主公,我帶去青州的軍隊還剩下三千人,其中最低的都是驍勇級,甚至有幾名已經是悍勇級……”趙雲第一個發言,將他的情況如實說出。

然後就是低下頭,默默不語,看來對青州的戰鬥很是不爽。

“子龍,那不怪你,如果是在城外,你的大軍不會有任何危險,就算戰鬥在激烈,損失也不過三成,這不怪你,只能怪袁紹太瘋狂了,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好了,下去休息吧,準備接下來的戰鬥。”拍了拍趙雲的肩膀,李易就讓趙雲下去休息了。

等到趙雲走後,李易笑眯眯的看着賈詡。

賈詡(頂級歷史謀士-紅色品級)

等級93

戰鬥力(真力)152

戰鬥力(真體)524

戰鬥力(真智)8949

……

雖然戰鬥力方面不是很高,但是要知道謀士靠的不是屬性,而是技能,看着賈詡接近一千的技能表,李易很是無語,他現在的技能算上孫子兵法也不到一百,和賈詡的相比,還不如人家的零頭。

“怎麼樣,感覺如何?”李易笑着問道。

“感覺很好,我感覺我安全了很多,以後想要殺我,可是很難了。”賈詡忍不住笑意,開心的說道。

李易一聽,感覺也是,看着賈詡增加的那些技能,每一個都是對生存大有幫助,尤其是這個。

假死。倒在地上進行僞裝,任何人無法發現他還活着,只要安全時刻解除技能,就能脫離戰場。

很好的技能,使用了這個,除非敵人把所有的屍體摧毀,不然賈詡不會死亡,還有這個。

僞裝。將自己僞裝成任何人,除非是僞裝者最熟悉的人,不然無法識破。

有了這個,那更是進入敵人陣地如無物。

“確實,你先下去休息吧,對了,沒事和公臺聊聊你突破的事情,把一些細節告訴公臺,好讓他早做準備,不要像你一樣,可是把我五萬大軍都是弄沒了。”李易玩笑的說道。

這一下,可是把賈詡能的很是狼狽,本來計算好的位置,誰知道沒等到地方自己先突破了,沒有忍住,這才造成五萬大軍的傷亡,甚至差點把李易牽扯進來,一但李易陷入光柱,可是必死無疑。

看着狼狽的賈詡,李易的笑聲越來越大。

一刻鐘之後,這裏只剩下李易一個人,看着牆上的大漢地圖,喃喃的說道。

“曹操,以後你和我就是路人,下次見面,也許就會發生戰鬥,這一天不會遠了。”迷茫的眼神頂着一塊地方,那上面寫着洛陽兩個字。 狂風席捲天地,暴雨如同雹點,瘋狂肆虐的在天地間潑灑不止,每一顆雨點都裹挾著沉重的擊打力,撞在身上直叫人肌膚生痛!耳畔滿是地火噴涌之前的凄厲咆哮,以及風雷的狂暴之音!甚至於在這一刻,都叫人覺得似乎回到了天地開闢之前的『混』『亂』之地!

張三瘋實在是沒想到,這正在布置天雷勾地火之局的地獄殺手如此難纏!饒是他如今已經獲得了符筆,符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拚鬥起來還是捉襟見肘。,最新章節訪問:.。

耗費了許久的時間之後,他也只不過是斬殺了其中一名修為不濟的殺手,而斬殺這一人,更是叫他付出了被天雷轟擊了一次的慘烈代價!全身上下的衣衫如今都已變作了焦黑『色』,在天地間的罡風下,身軀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斑駁的血痕,血腥味濃重的叫人作嘔。

而且最讓張三瘋感到無法理解的是,在剛開始施展符術跟這些人對抗的時候,在符術的作用下,他實際上是佔據了上風的。甚至有一度都把這些地獄殺手拾掇的全無還手之力,只剩下招架之功!但就在那些人捉襟見肘之際,他們卻是吞下了一些詭異的紅『色』液體……

而就在那些地獄殺手把那些紅『色』液體吞入肚中后,這些人的戰力頓時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達成了幾何倍數的增長!甚至於連自己那些之前展現出了極強戰力的符籙,竟然也能夠被這些人直接擊潰,只是一瞬間,局勢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扭轉!

不僅如此,在這些地獄殺手服下了那紅『色』液體后,他們對天雷的『操』縱也愈發的猛烈起來!那些自天穹之上垂降下的雷霆,恍然是要化作一場狂暴的電雨!無窮無盡的金蛇在天地間盤旋不止,每一次的轟擊,都給海底帶來一次顫慄!

而隨著這些電蛇的轟擊,海底深處的火山上裂開的縫隙越來越寬廣,而且在電力的攪動下,那些原本平靜的岩漿,也開始變得暴躁起來。甚至於張三瘋都親眼看到一些赤紅『色』的岩漿從裂縫中噴出,然後被海水冷卻沉降的恐怖畫面!

這一片海域,這一刻就像是要被煮沸了一樣,海水咕嘟咕嘟冒著巨大的氣泡!而順著那些火山裂縫逸散出的硫磺氣息,更是直接叫途徑此處的海魚,盡數死亡!

「受死吧!」就在此時,那服下了紅『色』液體后,全身上下都被一層詭異的紅『色』霧氣所籠罩著的領頭黑衣人陡然一招手,天穹之上登時喀嚓一聲,一道碗口粗的天雷仿若是受到了他的牽引,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著張三瘋所在的救生彎擊而下!

沒有任何遲疑,張三瘋迅疾抬手,一道符籙扔出,但符籙剛扔到半空,還未等得及爆開,便直接被那碩大的電弧直接『洞』穿,而後天雷便以無可阻擋的態勢,直擊而下!

完球了!望著那撲面而來的巨大天雷,張三瘋心中頓時一寒!一切就是在電光石火間,還未等張三瘋反應過來,那天雷已經轟然一聲轟擊到了救生艇之上!只聽得轟隆一聲,那救生艇上一陣劇烈的火『花』閃爍,而後一股強烈的爆炸氣『浪』登時爆發!

與此同時,張三瘋覺得身下猛然一顫,整個人竟然直接被那股巨大的爆炸氣『浪』給掀到了半空之中!在那狂暴的罡風之下,他面上的肌『肉』都開始變形了,不僅如此,借著那明滅的電光,張三瘋更是赫然發現,在周圍那些輪船上的地獄殺手們,面上都滿帶獰笑。

人飛到半空中,那不是活靶子,那又是什麼?!但在這一刻,張三瘋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可以抵擋的手段,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準備施展手段,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下來!」但就在張三瘋準備閉目等死的一瞬間,張三瘋耳畔卻是突然聽到宛如雷鳴般的一聲爆喝,而後一股氣息驟然襲來,身體猛然一沉,猶如一塊秤砣般,猛然墜降而下!

「小師弟……」人墜落下來之後,張三瘋一個鯉魚打『挺』登時站起身來,然後心有餘悸的望著剛好在這千鈞一髮之刻趕到的林白,沉聲道:「游輪那邊的情況怎麼樣?這些王八犢子身上有古怪,剛開始的時候什麼都好,就是他們吃了一種東西后,局勢馬上就變了……」

「余白眉死了!」林白緩緩回應了一聲,然後定睛向著周圍成弧形之勢包圍過來的輪船掃了一眼,在看到那些人身上繚繞著的紅『色』霧氣后,目光一凜,緩緩道:「我知道這東西的古怪,他們是吞食了什麼人的本命『精』血!」

什麼?!聽到林白這話,張三瘋一愣,眼眸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實在是沒想到,把這些原本被自己拾掇的毫無招架之力,突然間變得如同服食了劣質『春』『葯』般生猛的王八犢子們,服下的那詭異紅『色』液體,竟然不是什麼靈丹妙『葯』,而是本命『精』血!

本命『精』血是什麼東西,張三瘋也不是不知曉!雖說『精』血妙用無窮,但像眼下這樣,服食之後,就能給人實力帶來如此巨大飛升的效果,他卻是前所未聞。而且不僅是聞所未聞,他可說是連想都沒有想到過,本命『精』血竟然還能夠像這些王八犢子這樣使用。

「之前在美國的時候,約翰遜也吃了這東西,余白眉也一樣服食了這玩意兒。」林白冷然向著輪船上凝神戒備盯著自己的一眾地獄殺手掃了眼后,左手持著符筆,右手握緊了飛劍,沉聲道:「這東西古怪的緊,師兄你等下要小心應對!」

「林白,沒想到你竟然還會回來!看起來你們師兄弟之間的情誼還真是夠深的,就連這種生死關頭,都不放棄彼此!」看到林白出現之後,輪船船首的那領頭黑衣人桀桀怪笑數聲后,冷然接著道;「不過就算是你過來,也不過是自投死路罷了!看你的情況,余白眉的手段夠你喝一壺了吧?既然之前那天雷沒有毀了你的神魂,現在我們就讓你形魂俱滅!」


「小師弟……」聽到那黑衣人的話語,張三瘋頓時轉頭向林白望去,等借著明滅的電光看清林白的面容后,卻是不禁心中一沉。剛才他沒有注意,如今才發現,林白的氣『色』眼下實在是差的嚇人,那張臉慘白的就如紙張一般,而嘴『唇』也是烏青,顯然是氣血極不穩定。

「放心,雖然情況有些不大對付,但是拾掇這些宵小,也還是手到擒來!」向著張三瘋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擔心自己的狀況之後,林白沉聲開腔。

「就憑你的狀況?」 三流豪門逆襲路 ,伸手向著四下一招,冷然道:「既然你們師兄弟的情誼如此深重,那今日我就送你們一道入海餵魚!」

「一群雜魚,也敢在我面前如此聒噪!真是找死!」聽得此言,林白眼眸一冷,殺機乍現,右手虛虛一招,飛劍登時錚然脫鞘而出,璀璨如流光般的劍華登時席捲天地,裹挾著凜冽的寒意,向著那黑衣人所在的位置擊去!

「到底誰是雜魚,誰要餵魚,現在尚未可知!」那領頭的黑衣人聽得此言,面容一寒,桀然冷笑一聲后,手猛然一招,紅『色』霧氣頓時瀰漫全身,而隨著他雙手的擺動,海面陡然變得洶湧起來,無數巨大的海『浪』如一頭頭恐怖的鯨魚,向著林白和張三瘋便沖了過來!

海『浪』滔天,在那狂暴的海『浪』之前,張三瘋和林白所在的救生艇,就像是汪洋海面上的一枚小小葉片般可笑,似乎只要一擊之下,這枚小葉片就會被海『浪』拍下海面!

「斬!」望著那洶湧澎湃,如洪荒巨獸般要擇人吞噬的巨大『浪』頭,林白面上沒有任何驚懼之『色』,右手平平抬起,向下驟然一壓,口中頓時輕叱出聲!

話音乍一落下,那飛劍幻化而成的巨大流光登時向著四面八方彌散開來!猶如一柄巨大到了極致的鐮刀,以摧枯拉朽之勢,直接將那巨大的『浪』頭斬成了兩段!

只聽得轟隆一聲!那巨大的海『浪』登時墜落海面,一時間狂暴的海水如雨點般,向著四面八方潑灑而去!而那些地獄殺手所乘坐的輪船,也在『浪』頭的拍打下,往後退出數丈!

「就這樣的手段,也敢妄談對我動手!」林白冷然一笑,沒有任何感情『波』動的輕飄飄道。

哼!聽到這話,那黑衣人陡然捏緊了拳頭,全身上下的紅『色』霧氣更是震顫不止,神情更是猙獰到了極致,全身上下都在哆嗦不停!他原以為在本命『精』血的幫助下,那巨大『浪』頭可以將林白和張三瘋一舉拍入海底,但如今只是一擊,卻被對方解決!

這狀況,就像是自己『精』心準備了一場大戲,把所有的前戲都做得足足的,單等著最後的大高氵朝到來!但就在高cao出現的一瞬間,戲檯子居然都被人拆了,這就像是牟足了力氣,想要給人一拳,最後卻是打入了空氣裡面,這股怨氣要多難受,便叫人多難受!

「該死!林白,不管你的修為如何,也不管你做過多少事情! 億萬星辰不及你 ,誰都救不了你們!」那黑衣人已經完全癲狂了,眸『色』通紅的望著林白,恨聲對身邊人道:「他的命,我來取!你們聚集天雷,引動火山!」–55789+dsuaahhh+25501479–> 袁紹死後,天下亂起,無論是大漢北方還是南方,戰況空前激烈。

都想趁着袁紹死後的混亂謀取利益,曹操集結數億大軍,向着青州殺去。

益州的劉備則是殺向了荊州,不管什麼宗親不宗親,對外聲稱,劉表有稱帝的嫌疑,要滅殺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