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過頭,遠處走來一個巡邏隊伍,是城主府的隊伍,領頭的唐宋見過。

「唐先生,你怎跑後山來了?」領頭走上前,奇怪的問道。

唐宋輕聲道:「隨便逛逛。這後山挺不錯,怎沒有開墾?」

領頭苦笑:「這鬼地方,誰來啊,連城主都不喜歡,好幾次氣得想一把火燒了。」

唐宋頗為詫異:「怎麼?」

領頭立即縮著脖子,壓低聲音:「裡邊很怪。聽說,會吃人。前年城主還親自帶隊進山,結果一個個嚇得臉色發青的跑回來,之後就再也不給上山了。」

這下唐宋反倒更加有興趣了,輕抿著微笑:「說說,我挺喜歡這種。」

領頭饒有興緻的張嘴,忽然意識到什麼,回頭吩咐後邊的隊伍繼續巡邏。等隊伍走了,他才繼續道:「我也是聽說的。說是中間有一片竹林很怪,陰風陣陣,人進去之後就頭昏腦漲,然後能看到自己死去的親人。當時幾十個人一起進去,死了五個,還都是修為不錯的。反正從那之後,城主就下了封山令。這不,我們就是負責巡邏的。」

頭昏腦漲,看到死去的親人?鬧鬼嗎?

聯繫之前林盛說的黑光,唐宋不由得看了一眼山上。領頭立即縮著脖子:「唐先生,你該不會是想上山吧?我跟你說,千萬別!」

見他一副害怕的樣子,唐宋不由笑起來:「怎麼,你不想見自己死去的親人?」

「不想!」領頭嚇得臉色煞白,「他們會吃人的。這兩年沒少有人偷偷混上山,都沒活著回來。他們都以為山上有寶貝,可是……唐先生,我跟你說,真的很可怕。去年有三個人上去,就跑下來一個。剛到山腳下……就前面那個地方,死了。全身除了腦袋,一點肉與都沒剩下,那個骨頭白得,嚇人。」

怎麼越說越玄乎,跟鬧鬼似的。

微眯著眼,唐宋輕聲道:「我上去看看。」

這話一出,領頭嚇得趕緊拉住他:「唐先生,你別鬧。你要是出了事,那還得了。」

「放心,我有分寸。」唐宋搖著頭,「若是城主過來,你跟他說不要上山,在這裡等就好。我有分寸,別讓他們胡來。」

「不是,唐先生……」還沒等領頭多說,唐宋已經掙開他,一個跳躍翻過前邊的樹林消失了。

這下領頭哭了,唐先生咋就這麼不聽勸,南陵城誰不知道這後山吃人?

這些年多少人進山,就沒活著回來,屍骨累累啊……

剛翻過最外層一片樹林落地,唐宋就看到茂密的樹木下有好多骨頭,確實也都是人的骨頭。只是四周圍並沒有死氣,反倒是鳥語花香。

神念展開,唐宋小心翼翼的順著樹林往前走。幾乎是每隔五十米左右就有一具屍體,奇怪的是骨頭都特別白,並沒有被風化,看起來特別嚇人。唐宋用神念探查發過了,那些骨頭都沒有任何損傷,跟領頭說的一樣,都是沒了肉死的!

大白天的,可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唐宋甚至懷疑,林盛也偷偷來過,不過他應該是不敢進去,只是在外邊看,正好看到黑光。

往前走了好一會,卻沒見到領頭所說的竹林,四周圍還是茂密的樹木。唐宋不由停下腳步,神念繼續釋放,天眼四處掃視。

奇怪,突然就沒有鳥叫了,四周變得極度安靜。

沒有挪步,唐宋保持著警惕一動不動。很快神念開始有反饋,讓他不由吃驚的轉身望著左邊。

呼呼……

居然是一股黑風,順著地面快速席捲而來。天眼透視過去,就是一團能量風,並不是人!

眼瞅著黑風洶湧而來,唐宋立即釋放元氣形成防護罩。他的防護罩一出,黑風居然迅速散開,就好像是有靈性一樣快速將他包圍起來。

好強的侵蝕之力……

看著自己的防護罩被快速侵蝕出裂痕,唐宋冷汗直冒,趕緊加大防禦。黑風洶湧越來越猛,就好像無數黑色冤魂在他防護罩外邊纏繞,不停的蠶食他的防護罩。

唐宋沒有慌張,而是用天眼不停的凝視著。這黑風的力量很奇怪,跟黑靈族的力量很相似,但也僅限於相似,並不一樣。侵蝕能力很強,而且有很強的爆發力,非常不穩定。

心頭一沉,唐宋大喝一聲,防護罩忽然炸開。

嘭!

果然不出所料,黑風跟著炸開,就好像鞭炮一樣,整個樹林頓時噼里啪啦的。

非常不穩定的力量,居然能引起空間崩塌。這可真是神奇,要知道無論是天靈大陸還是飛靈大陸,想要引發空間崩塌相當難,除非實力超強。之前黃大人他們打鬥,也僅僅是空間晃動而已…… “筱筱,這個人就交給我吧,按照你剛剛的說法,我兩要是一起的話,恐怕會給它更多的機會吸收我倆體內的力量。”我轉頭對秦筱筱說道,心裏有着莫名的自信心。

我覺的自己能對付這個使用本命蠱的蠱人,對他的這個本命蠱也比較有興趣,要是秦筱筱在我旁邊的話,兩個人可能會給了那個本命蠱機會。

“可是……”秦筱筱有些愣住了,沒想到我會這麼說,有些驚訝的看着我,接着又露出有些擔心的神色,不太安心我一個人對付這個蠱人。

我笑了笑,讓她別擔心,自己身上有金蠶蠱,這個本命蠱傷不了我,交給我就行了。“我有信心,你就讓我試試吧。冰窟窿那邊就請你過去幫忙了。”

估計是被我的自信給說服了,秦筱筱點了點頭,讓我自己小心一些,然後就往冰窟窿那邊走去。

相信有秦筱筱的幫忙,冰窟窿那邊也會很快就解決的,我這裏也要加快速度才行。說實話,我留下來獨自一人應對這個蠱人的本命蠱,就是對這隻本命蠱感興趣,還有就是想看看其他蠱人是怎麼樣在戰鬥中應用自己的蟲蠱,我也好學習學習。

“哼,小子,你倒是很有自信,竟然說要自己一個人對付我,真不知道你哪裏來的勇氣?”蠱人聽到了剛剛我和秦筱筱的對話,冷哼一聲,說道。

他聲音不知道是從自己的嘴裏說出來的,還是從他本命蠱的嘴裏說出來的,讓人很難搞清楚,因爲他一直張着嘴,本命蠱就從他張着的嘴裏一直待在外面,就像是他嘴裏咬着一條奇怪的長蛇一樣。

“沒什麼,就是對你的本命蠱感興趣而已,想一個人好好的觀察看看。”我淡淡回道,嘴角依舊帶着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態度讓蠱人有些怒了,他大吼一聲,嘴裏伸出的本命蠱如蛇一般靈活的向我攻來。 不死女法醫 “狂妄,那我就吸乾你的力量,看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囂張。”

他本命蠱攻來的速度說快不快,說慢不慢,我還是能跟上的,就是十分的靈活,真的如同一條活蛇一樣。每次我避開之後,都會再次以一種奇怪的角度攻擊過來。

因爲之前有了秦筱筱的提醒,我不敢讓本命蠱離我太近,更不用說讓它碰到我了,我始終和它保持着一段距離。至少是我認爲的,比較安全的距離。

我一直沒有反攻,就是一味的盡力避開本命蠱的攻擊,蠱人漸漸的有些不耐煩了。“膽小如鼠的東西,難道你就只會躲嗎?”他帶着怒意,罵道。

我笑了笑,沒回答他,專注在本命蠱的攻擊上。

就在我漸漸適應本命蠱的速度,應付得越來越輕鬆的時候,那個蠱人在使用本命蠱的同時,還招出了自己其他的蟲蠱。那些蟲蠱成羣結隊的朝我衝來,加入了戰鬥中。

有了這些蟲蠱的加入我不再輕鬆,好幾次差點就被隱藏在蟲蠱羣中的本命蠱給攻擊到了。沒辦法,我趕緊念起蠱咒,拿出一張蠱符然後貼在自己身上。這樣的話,會讓那些蟲蠱暫時攻擊不了我,只能在我周圍圍着,當然這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我這麼做無疑是想要拖延時間,達到觀察本命蠱的目的,只是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那個本命蠱竟然不見了,就連那個蠱人不知了去向。我想肯定就是在我剛剛應付這些蟲蠱,被蟲蠱羣擋住目光的瞬間,被那個蠱人找到了機會避開我的視線。

不過我也不急,閉上眼睛感受四周蟲蠱的分部狀況。因爲體內有金蠶蠱的緣故,我能對蟲蠱的氣息很敏感,只要我認真感應,很快就能找到蠱人和他本命蠱的方位。

找到了!我睜開眼睛往上看,果然看到了跳到我上方的蠱人,他嘴裏的本命蠱,已經遊動着朝我攻了下來。我急忙轉身避開,不過還是被本命蠱近了身。

頓時,我感覺有股力量正從體內流失,而本命蠱滿是觸鬚一樣的嘴不停的上下嚼着,像是在吃什麼東西。我慌忙拉開身爲,心裏一震。

秦筱筱說的蠱人沒錯,這本命蠱只要離目標靠近到一定的距離,就能吸走目標體內的力量,真是神奇。這光是靠近就能吸到這麼多力量,那要是直接被這隻本命蠱給碰到咬傷一口,那豈不是更可怕。 要你言聽計從 不知道體內的力量會不會瞬間吸走大半,果然不好對付。

在吸走了我體內力量的同時,本命蠱嘴巴嚼動了幾下,然後嚥下了什麼東西,接着身子就變大了一些。能把吸走的力量瞬間轉換成自己的力量,厲害,這本命蠱還真是有趣,就是噁心了一點不然我都想試試養一隻。

就在我被吸走力量,身子停頓了的一剎那間,貼在我身上的蠱符失去了作用,化成了飛灰,四周圍着我蟲蠱,又開始向我攻來。除了蟲蠱之外,蠱人也落到了地上,然後控制着本命蠱隨着那些蟲蠱一起向我攻來。

我微微皺眉,腳下想要用力,準備強行從蟲蠱的包圍中跳走。可是我卻發現自己的雙腳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已經被從地下冒出來的蟲蠱給纏住了,根本使不出力氣,更不用說跳走了。

“糟糕!”我心裏一驚,沒想到這個蠱人心思這麼縝密,每次都能在我不留意的時候,用蟲蠱來給我製造麻煩。

沒辦法,現在這種情況下我是避不開了,我只能放棄繼續觀察本命蠱的心思了。然後散發出了體內金蠶蠱的力量和氣息,剛剛我了能觀察這個本命蠱,我暫時將金蠶蠱的氣息給封住了,但現在沒必要了。

在金蠶蠱的氣息釋放出來的一瞬間,那些攻向我的蟲蠱,立馬停了下來,然後驚慌失措的四處逃竄,不再受蠱人的控制。蠱人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弄糊塗了,想要把四散的蟲蠱控制住,可根本沒有用。

“怎麼回事,你做了什麼?”他目光轉向我,疑惑問道。

我聳聳肩,說沒做什麼,就是把原本應該有的氣息釋放出來了而已。我話剛說完,蠱人的本命蠱也來了反應,渾身的軀幹如沸水一般鼓動,嘴裏發出陣陣慘叫聲,瘋狂的在空中擺來擺去的,也不再受蠱人的控制了。

“到底怎麼了?”蠱人面露驚慌之色,不知所措。

看來是剛剛被本命蠱吸走的力量起了作用,我的力量裏帶着金蠶蠱的氣息,金蠶蠱可是萬蠱之王,它的本命蠱當然承受不住。他的本命在痛苦的掙扎了一會之後,滿是觸鬚一樣的嘴裏吐出了黑血,然後落到地上抽搐了幾下就沒了動靜。沒了動靜之後,整條本命蠱變得乾癟,蠱人也倒在了地上。

他艱難的擡起頭來,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嘴裏咬着乾癟的本命蠱屍體,斷斷續續的說道:“你……你體內竟然有金蠶蠱……”說完便翻起白眼,沒了生息死去了。

蠱人的本命蠱和他們的性命是相連的,現在本命蠱死了,那麼蠱人自然也活不了。

我看了一眼那死去變得乾癟的本命蠱,覺得有些可惜,這本命蠱真的挺厲害的。我剛這樣想,腦子裏就想起了金蠶蠱不屑的聲音。“切,有什麼好可惜的,這種本命蠱在我眼裏就是垃圾,一點用都沒有。你有本大爺就行了,不用想着其他的蟲蠱。更何況你的本命蠱就是我,所以你不可能再有其他的本命蠱,知道了嗎?”

原來如此,當時張前輩給我金蠶蠱的時候的確說過金蠶蠱也和我性命相連,我死去之前沒有和金蠶蠱解開認主關係,那金蠶蠱也會跟着我死去,同理也一樣。

要是金蠶蠱在死之前,我沒能及時和它解開認主關係,那我也難逃一死! 等到黑風全部潰散,周遭再次變得安靜。唐宋皺著眉頭,繼續小心翼翼往前走。

這黑風力量真的還怪,沒有死氣,卻帶有很強的侵蝕之力,而且還不穩定。關鍵是,很有靈性,會主動攻擊人。

其實唐宋知道,黑風不是攻擊人,準確說是攻擊能量。凡是有力量的東西到這裡,應該都會被攻擊。奇怪的是,為什麼會把人的皮肉給抹掉?

按理說就算侵蝕之力強大,也不至於能把人變成白骨,挺多就是死掉而已。可地上那麼多屍骨,骨頭都變得不會腐爛,這黑風力量的可怕可想而知……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還真看到了一片竹林。蒼翠茂密,周圍樹木高大,倒是讓竹林顯得有些陰森。

威風吹過,樹林嘩啦作響,讓人不寒而慄。

唐宋沒敢直接走進去,站在竹林外邊不停的張望,神念和天眼都用上。可是,並沒有再見到黑風力量,竹林里也很平靜,完全看不出任何異常。

遲疑了一下,唐宋還是將三叉和墨俠釋放,小心謹慎往前挪步。

一隻腳剛踩入竹林,嘩啦一陣聲響,嚇得他趕緊縮回去。一股黑色力量從地下順勢翻騰而起,迅猛的朝著他飛撲,就像是一頭黑色獵豹一樣。

唐宋一驚,往後退了半步,左手握著三叉抬起形成防護罩。黑色力量轟的撞在防護罩上,很快又潰散了。

衝擊力很強,侵蝕之力比剛才更強了。還好唐宋有所準備,要不然防護罩被撕破,指不定會變成什麼樣子。

周遭又恢復安靜,唐宋更是眉頭緊鎖。這也太詭異了,踩入竹林就有黑色力量迸發,難道有人在控制?

用神念和天眼也沒看出地下有什麼,竹林里就是一片死靜。這地方,到底隱藏著什麼?

深吸了口氣,唐宋將三叉漂浮在頭頂,在周身星辰一個圓形防護罩,隨後慢慢往前飛。儘可能不踩到地面,如果是機關的話這樣應該能躲得過。

然而,當他進入到竹林之後,地下還是呼呼的衝出好多黑色力量,周遭瞬間黑暗下來,連竹子都看不到。

那些黑色力量就好像是發瘋一樣,不停的衝撞著他的防護罩。唐宋綳著神色,運轉著三叉繼續往前吃力飄飛。

啪啪……

周圍不停的傳來爆炸聲,可是黑色力量沒有絲毫減退,反而越來越多。感覺整個空間都是黑色力量,強大的侵蝕之力讓他的防護罩咯吱作響,隨時都可能崩潰。

唐宋沒敢再往前,一邊加固防護,一邊往後退回來。即便是退回到竹林外邊,還是有很多黑色力量跟著他出來,衝擊好久才能擊潰。

實在太奇怪了,這些力量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他用天眼居然看不到來源!

飄在竹林外邊,唐宋面色凝重的尋思著。防護罩撤掉,力量快速凝聚到天眼上。猛地,雙眼迸發出光芒,直射到竹林裡邊。

咻咻……

一道道黑色力量忽然從地面飛射起來,唐宋沒有躲避,只是將三叉擋在前邊,天眼則是繼續凝視。

天眼內,唐宋朦朧的看到,飛撲過來的這些黑色力量像是一個個魂魄!

就好像是鬼魂一樣,只有一個腦袋,但是沒有自主意識。成百上千的腦袋飛過來,看得唐宋臉色煞白,不自主往後倒退。

收了天眼,唐宋抵擋著跟前的黑色力量,後背莫名的發冷。

這些黑色力量好像是,人死後凝聚而成……

等到周遭再次平靜下來,唐宋後退到十米開外。凝望著平靜的竹林,面色變得極為凝重。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絕對不會看錯,這些力量應該是人死了之後,體內力量凝聚而成,所以才會有人的模樣。其實,跟傳說中的鬼魂性質差不多。

聯繫到先前在財政大臣府邸的黑靈族,唐宋頭皮都要炸了。搞不好,死的都是黑靈族,也許是一個軍隊被埋在這裡……

緊咬著牙,唐宋忽然將墨俠甩出去。之前那人說過,這是天劍。雖然不知道天劍意味著什麼,但那人很好怕天劍,想來墨俠對這些黑色力量應該有所壓制。

伴隨著墨俠飛入竹林,竹林地下又冒起一股接著一股黑色力量,整個竹林頓時一陣騷動,瞬間瀰漫在黑霧之中。

可怕,得虧沒有深入,要不然憑他的實力根本扛不住這麼多黑色力量!

嗡!

墨俠的顫動聲傳來,隨後跟前的黑色力量被撕開一道口子,漸漸形成一條路。

唐宋喜上眉梢,趕緊順著撕開的道路快速飛掠進去。他一進去,後邊的黑色力量就包裹起來,竹林又是黑氣衝天。

衝到墨俠跟前,唐宋謹慎的握著三叉,同時將一隻手放在墨俠劍柄上。墨俠筆直扎在地上,周圍形成一個圓球,正好沒有黑色力量侵蝕進來。

烏黑一片,可以說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任何的光線。好在唐宋有天眼,能清晰地看到圓球外那些黑色力量不停的涌動,但是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攻擊防護罩。

抬頭凝望一會,唐宋的後背更是發涼,天眼不自主生疼。看到的就是,成千上萬的冤魂,他們想是在訴說著什麼,又像是在痛哭!

很快唐宋就受不了,低頭閉上眼甩著腦袋,臉色不由發白。這些,絕對是黑靈族。千軍萬馬,無數的靈魂凝聚成這些黑色力量。沒有了自主意識,只是殘留一些本源。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片竹林下埋葬著上萬的黑靈族!

嗡嗡……

沒等多想,墨俠再次顫動。周圍的黑色力量又開始涌動,卻是在底下撕開一個口子,慢慢形成通道。

唐宋沒有下去,只是綳著神色凝視著通道。神念能清晰地感應得到,裡邊有東西正在飄起來。

是一把刀!

通體黑得發亮,跟墨俠差不多。有一米長,刀柄也比較長,應該是戰刀。刀身比巴掌大,單邊開刃,極為鋒利,而且還透著一絲黑氣。

長生十萬年 狠狠深吸了口氣,唐宋伸出手握住刀柄。果然不出所料,意識海嗡的一下,一股接著一股的意識很快洶湧而來…… 千軍萬馬奔騰,戰爭,殺戮,鮮血染紅了山林……

一批接著一批的戰士死去,又一批接著一批的戰士奮不顧身衝上去。雙方打得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殺戮……

夕陽漸漸落下,戰爭終於結束了。橫屍遍野,黑的一方輸了。

戰勝的白方開始清理戰場,可是屍體實在太多了,根本沒地方掩埋。於是,有人想到一個辦法,開山!

一個高手,竭盡全力的劈開了一座山,然後將屍體全部扔進去。有黑有白,有戰馬,有兵器,全部掩埋!

於是,有了這兩座土包……

於是,有了當今的明國安定,有了盛世……

唐宋閉著眼消化著洶湧而來的意識,眼角不自主泛起淚光,鼻子發酸。

難怪這黑色力量這麼奇怪,原來是因為融合了殺意和元氣,再加上不甘,經過幾百年演變之後變成了現在的侵蝕之力。

不是上萬,而是幾十萬的屍體!

凝聚的這些黑色力量帶著天性的戰鬥殺意,所以只要碰到元氣就會主動攻擊。別說那些實力弱的,就算是超級高手進來,只怕也扛不住。

也就唐宋的墨俠特殊,要不然他早就死透了……

至於讓人看到死去的親人,想來也是一種幻覺。這些力量都是死後才散發,算得上是魂魄,讓人看到鬼也是正常。

好一會,唐宋才吐了口氣睜開眼。俯視著跟前的大刀,雙眼有些發紅。

這大刀,其實是幾十萬靈魂的不甘,將地底下的兵器提煉凝聚而成!

這把刀,就是那些戰士的不甘,也是他們的熱血,他們的信仰……

沉著氣,唐宋猛地將大刀提起來。大刀一離開地面,四周的黑色力量快速洶湧,瘋狂的進入到刀身之內。

嘩啦……

竹林騷動,唐宋站著一動不動。 總裁的天價寶貝 墨俠依舊插在旁邊,不停的顫動著。

呼嗤!

很快,整個竹林內的黑色力量竟然全部進入到大刀之內,四周竹林再次出現,卻是極為平靜。

竹子依舊茂密,空氣清新,陽光透過竹葉照射下來。一切是那樣的祥和,可誰又知道,地底下是幾十萬的戰魂!

右手提著大刀,左手往回,墨俠飛到手上。

唐宋面無表情,看著手中一刀一劍。顯然,墨俠要比自己想象的複雜,竟然能壓制這把大刀,讓它安安分分的。要知道,這大刀內的力量,控不到極點。

就剛才外邊的那些黑色力量全部釋放出來,已經足夠嚇人,再加上地底下的力量,可想而知。

可唐宋沒有絲毫高興,反而有些憂傷。他沒有資格使用這種兵器,這把刀,該是留給黑靈族!

戰爭也好,混亂也罷,哪怕這個世界沒有天道管制,也有自己的自然規律……

抬頭看著碧藍的天空,唐宋忽然多了幾分明悟。自從尋找天丹開始,他一直都擔心破壞平衡。可是現在,他忽然發現這種想法完全是錯的。

平衡不是因為他的到來被改變,只是恰好他來了,所以變了。就算他不來,也一樣會改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