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儘管周霜霜根據地球現有的材料來改進……沒有授權,非法實驗——她其實,是沒有資格用這個來盈利的。

可是有一天,在她初學商務知識,與律師姜文成溝通時,對方不經意的提到一點,讓她很是介意。

那就是——利益雙方的地位平衡。

跟軍方比,周霜霜自然無所謂地位不地位的。她考慮的,是另一點——

民用機械肢的開發普及與應用。

機械肢做出來的初衷,就是爲了社會上許許多多的殘疾人。

希望他們能有健全的四肢,希望他們能夠享受其他正常人應有的生活。

這個初衷是好的,周霜霜也相信國家,遲早會做到這一點的。

但是,假如自己就這麼把機械肢全部交出去,她就沒有話語權了。

國家比她更關心民生,但不是國家的所有人,都這樣無私的。

……………………

她查過了,截止到目前,我國軍備力量已經空前強大,常備軍人的數量,官方說法是300多萬,軍費開支每年大約495億美元……這個數字可能不準確,但已足夠顯示國家對軍備力量的重視。

所以,假如有這樣好的機械肢,不管從國家還是個人,他們都會願意掏錢來安裝這個,這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適應普通人的機械肢,每年的生產數量以及定價,恐怕轉幾道手後,就不是周霜霜所能決定的了。

………………………………

周霜霜一開始所要做的,就是讓這個普及大衆。但倘若自己一分錢都不收,首先自己研究的成本難以收回。其次,自己想開發什麼業務時,也根本沒有實力。

——她研究機械肢之後才發現,搞科研,真是燒錢啊!

靠她出售黃金冠的那些錢,遲早坐吃山空。

而那些寶貝的販賣,就算現在沒人查,也不代表以後沒人注意啊!

有了機械肢以後,後續萬一再有個什麼東西,周霜霜相信,肯定會有人查的。

那時候,就像姜文成說的,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沒有足夠的話語權。

必要的金錢和要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讓人獲得更多的尊重,也可以使得自己原本的目的不被扭曲。

………………

當然,以上,都是周霜霜安慰、開解自己的話。

——就像國家研究院裏面的科學家,他們研究什麼東西,不還得向上頭要經費嗎?

自己這個,好歹是自費啊!有成果了才提要求……

她咬咬牙,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了。

……………………………

剛從龍騰實驗樓出來,周霜霜就接到了兩位師兄的電話。

大佬我真不是故意的 共享單車的輪子轉的“嗖嗖”的,周霜霜蹬車這麼賣力,有時候都懷疑自己小腿是不是粗了……

電話很重要,她只好匆匆忙忙將車子掉了個頭,迅速又轉向了另一邊。

路邊被堵的穩穩當當的車流中,有年輕人看到她的速度,眼珠子都快瞪穿了——

“乖乖,我就兩年沒回國,國家已經發展的這麼厲害了?共享單車都有這速度……”

他哀怨的拍了一把方向盤,車子發出焦躁的一聲長鳴——

“早知道這樣,我還開車幹什麼?堵路邊等罰單嗎?”

話音剛落,就見車窗上“啪”的貼了張粉色的罰單。

交警熒綠色的馬甲出現在車窗邊:“先生,不好意思,市區不能鳴笛。”

年輕人登時愣在那裏:“不可能!前邊車剛纔就鳴笛了!”

他想起那詭異的笛聲,不由愣了一下,地下黨似的湊過去——“我聽他們的車鳴聲不對勁,是不是得去把喇叭改裝一下?介紹個唄?”

“不。”

交警目光詭異的看着他,從鼓囊囊的馬甲裏掏出一樣黃色的東西來:“你說的是前邊那輛?”

“他沒鳴笛,他就是擠了擠尖叫雞。”

他把尖叫雞細長的脖子揪起來,義正嚴辭道:“你看,我們都是按照規章辦事——尖叫雞沒收了。”

年輕人:……

剛回國就要測算心理陰影面積,求不要啊啊啊——

…………………………

周霜霜對她帶來的一張罰單是半點不知。

此刻,她只是從地鐵口跑出來,又一次刷了一輛車。

這邊的共享單車更新了一排藍白色的,搭配很是清新宜人。就是周霜霜蹬得太快了,迎面的風也變得越發暴烈起來。

大冬天的,她的手真的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刀割一般”。

雖然以她的身體強度如今不怕這個了,可就這麼赤裸裸的吹着,到底還是有些難受的。

下車的時候,她搓了搓手,心道:該買雙手套了。

——女孩子嘛,還是要打扮的美美的才行。最起碼手套要漂漂亮亮的。

至於空間裏剩下的那些什麼洗衣專用的手套啊,還有工作用的白色編織手套啊……

那算了,還是先忍着吧。

…………………… 兩名師兄,化學系的叫徐天戈,是個粗壯的大高個兒,小眼睛眯眯縫,心眼着實不少。單看他胖乎乎的手指,誰也猜不出他是實驗室裏擺弄試管的。

至於生物系的沈升,臉也白,手也白,個子倒是瘦瘦高高,就是面容寡淡,話也少。

周霜霜有時候覺得,他倆還真不愧是搭檔,一個話多的簡直是個話嘮,另一個寡言少語,剛好互補。

因爲新產品之後是要用做網絡銷售的,既然定位準確,周霜霜想起至今仍在可憐限購的VR眼鏡,直接把他們的工作室安排到了帝星大廈,星環工作室。

反正地方大的很,直接打出簡易牆面來分隔另一半給他們,完全沒有問題。

反而因爲他們兩人的加入,胖哥兄弟五人覺得新產品有盼頭,越發乾的有勁兒了。

……………………………

VR眼鏡出貨不從這邊走,他們倆也沒想到,周霜霜就是賣這個的,因此並沒太在意。

再說了,兩個實驗狗最近天天埋在實驗室裏,才放出來沒多久,又被周霜霜給的東西吸引,再一次一頭紮了進去……VR眼鏡就算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也真不一定能認出來。

兩邊的門並不互通,周霜霜也只是簡單跟胖哥溝通一下後續產品,讓他們更有盼頭一點。

接着,就出門拐到另一邊了。

………………………

新隔出的房間新增一個基礎試驗檯,再加上一些展櫃,如今空蕩蕩的,頗顯清冷。

徐天戈拿出厚厚一沓文件給周霜霜看:“咱們避開了特證類產品申請,我又委託了中介,再加上商標……最遲下個月一號,東西就會獲批了。”

“這麼快?!”

周霜霜着實有些驚訝。

距離她拿出葉子到現在,也才一個月多點呢!怎麼這就獲批了?

“你們認真檢測了嗎?”

“那當然!”

徐天戈篤定的說道。

“這種東西可是要放在臉上身上的,不認真檢查,我怎麼敢這麼做?出問題我可是要坐牢的。”

周霜霜:……

這時候,沈升在後頭慢條斯理的補充道:“放心吧,現在樣本多了很多,我們將他們分別投放到羊城,禹州,還有帝都的微生物研究檢測中心。”

“這三家,統統都是業內權威,權威到目前上市的化妝品,有百分之八十都不敢被它們檢測。”

“咱們送檢的東西,除了活性成分較高,本身有強大的抑菌作用,但破壞葉脈組織後,就對高溫無耐受度之外,其他一切正常。”

“也就是說,不管是口服,還是外用,它的效果,都是令人安心的。”

徐天戈也配合着抽出三份蓋着章的實驗報告:“你看,這是羊城的,這是禹州的,這是帝都的……”

周霜霜粗略的翻看一遍,整頁整頁的專業術語——

她收起來,準備隨後再仔細研究。

不過隨後,她又發現,這一摞文件中,居然還有另一份同樣文件袋的資料——同樣也是三份。

周霜霜沒有打開看。

買一送一:總裁爹地,請簽收 她擡頭,看着眼神激動的兩人。

“所以……今天要跟我說的事是什麼?”

這次,輪到沈升不好意思了。

“嗯……我們跟廠家約好下個星期開始代工生產,外包裝什麼的材料也都訂好了,你之前不是說由我們來選定嗎?”

“所以……”

“咳……”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沒開口。倒是周霜霜敏銳的發現,對方的耳根都紅了

最後,還是徐天戈看不下去,直接說道:“經費不夠了。”

周霜霜一愣:“這麼快就沒了?”

徐天戈解釋道:“因爲我們把所有能做的都做了,包括配方檢驗,還有成品實驗,統統都做了。”

他一指底下的各種文件:“全部都在那裏,沈升還做了份財務報表,每天都發往你郵箱的……怎麼,你沒看嗎?”

周霜霜訕笑:“那什麼……我太忙了,還沒來得及看。”

她是真的忙,可是這份忙碌,在無人得知的原始世界。倒是沈升嘀咕道:“啊,原來大一現在的課程這麼多了嗎?”

被徐天戈瞪了一眼。

“好吧。”

周霜霜不是計較錢財,而是她心存疑慮。

“你剛纔說,下個星期代工生產?”

她失笑:“這麼快就要生產了,你們哪裏來的配方?”

這下子,連沈升都有些生氣了。

他擡手拉開抽屜,裏頭還是一沓文件。

“一個月前我們從你那裏批下來一筆經費,用來購買成熟的配方……然後直接將這種成分加進去,調整使用——你明明簽了字,錢也花出去了,怎麼這時候要來問我們?”

他們是跟周霜霜合作沒錯,可是又沒資金又沒配方,因此,主導人還是周霜霜。

可現在,周霜霜的行爲卻表示,她對這東西根本不感興趣?!

對於他們來說,這不是什麼好現象。

——很有可能,是合作方對這個根本不感興趣,甚至會隨時抽走資金,用做別處的流轉……

他們付出了這麼多,又怎麼會願意接受這個可能?

尤其還是在前景一片大好的情況下。

…………………

周霜霜是真的忘了。

大唐孽子 一個月前,她的房子剛塌,那時候焦頭爛額,又要蒐集原材料,又要蓋房子,又要儲存食物,還要準備本專業的課,機械肢………

整個人都快分裂了,又哪裏能有這種記性?

她看着兩人的表情,心道不好,趕緊轉移話題道:“你剛纔說,買成熟的配方……怎麼回事?”

徐天戈看了她一眼,努力平心靜氣道:“很正常。”

“我們是有這樣的殺手鐗沒錯,可殺手鐗之所以是殺手鐗,就是因爲沒人暴露,沒人發現,這產品也是如此。”

“而且,它的功效太強了,僅僅只是提取使用的話,太浪費了。”

“所以,我們就選擇直接購買一套成熟的配方,把少量的綠葉成分添加進去都可以了。”

“這麼一來,審批會更快。”

他看出周霜霜疑慮,解釋道:“購買成熟配方,稍加改進,然後添加新成分……這在化妝品的範圍內,是非常多的。”

“要知道,老配方的優點雖然不突出,但是它既然已經成爲老配方,證明能力絕對是經過衆人檢驗的。” 購買成熟配方然後添加新成分這種事,在行業內是相當常見,並且有效率的一種辦法。

而且,一般被購買的老配方,成分都相當基礎,絕對安全。

周霜霜提供的樹葉成分太過強大,如果單純只是稀釋使用,也未免太過浪費了,又太過淺薄了。

因此,兩位師兄選擇這種方法,也算是十分合適了。

“那……”

周霜霜雖然不懂這個,不過她既然決定要跟兩人合作,功課多少也做了些了。

王爺只要我查案 “樹葉裏不是有天然防腐成分嗎?如果直接添加到成熟配方中,不會引起衝突嗎?又或者防腐成分過量?”

“不會的。”

徐天戈篤定的說道:“所謂的成熟配方,都是沒有添加抑敏劑和防腐成分的,這些是需要加入新成分後慢慢調整的。”

他用胳膊肘懟了下身旁的沈升,對方慢吞吞的推了推眼鏡,輕聲說道:“我們定位的賣點之一是純植物無添加,再加上樹葉最強大的作用是修復,又自帶防腐能力……所以這兩種成分,經過實驗對比,都沒有添加。”

說着,順手又遞給她三份檢測報告,還有生產審批提交副本。

“新的配方不能說百分百抑敏,但是百分百安全。這上頭三家檢測機構,都有備份,隨時可以在他們的官網查詢。”

“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

周霜霜驚喜的點頭:“我本來還說給你們介紹些人,卻沒想到你們效率這麼高。既然這樣,我就放心啦,回頭咱們可以商量具體的合作方案了。”

之前那個大概簽下的合同,在這種頗有前景的東西上,再對比他們的實際付出,到底還是粗陋了些。

徐天戈和沈升不由心頭一喜。

他們是對周霜霜拿出的東西很看好,不然也不會這麼努力東奔西走,又是找導師又是找熟人……

但是,在這個前提下,周霜霜願意更進一步細分三人的利益,證明她並不是眼界淺薄只看當下的人。

——有這樣的合作伙伴,還願意放權給他們,兩人對視一眼,自然只有更高興的份了。

“不過……”

周霜霜在這時又加上一句話:“我最近實在太忙了些,具體的條款協商,我可能不在現場,會委託律師來……怎麼樣?” 重生星光璀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