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她發現一向嬉皮笑臉的李胖子竟然眼眶微紅,就像剛哭過一場一樣。

此時不光是她,其他人同樣察覺到了不同尋常,於是趕緊靠了過去。

“胖子,你這是咋了?”

“你不會真的掉廁所了吧?但是照你這體型,想掉也掉不下去啊?”

“被老婆臭罵了?”

“喂,是不是有什麼男言之隱?”

衆人你一言我一句,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去去去,你們纔有難言之隱!”李胖子沒好氣的揮了揮手,但經過這麼一鬧,他心中的鬱悶倒是緩解了不少。只不過,當看見陳沖與李香的目光時,整個人又瞬間緊繃了起來。

他實在沒有臉面面對美食街的衆人,尤其是李香與陳沖。前者的爺爺給了自己謀生的本事,而後者則是一手將瀕臨改建的美食街拉回了正軌!

這場比賽對於美食街來說太重要了,關係着所有老友的命運!然而不幸的是,因爲自己的緣故,一切的希望都化作了泡影。

本來掛斷視頻通話後,李胖子就很想一走了之,然後找個願意接手餐館的人,將餐館盤出去,從此離開美食街,找個偏僻的地方重新開始。

因爲他是罪人,無論是否有趙小康的原因,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然而,不知怎麼的,他總感覺就算沒有自己的幫助,陳沖還是能夠衝進決賽。也正是這種莫名其妙的信任促使他一直呆在那個陰暗的隔間裏。

如果陳沖失敗,他會直接離開,無顏面對所有人。可如果陳沖晉級,那他必須要提醒對方小心趙小康!

這個人太狠太陰險,爲達目的簡直不擇手段!

而在這般煎熬之下,他終於聽見門外響起密密麻麻的腳步聲,然後在水流與放屁的聲音中,夾雜着各種驚歎與議論。

美食城爆冷出局,美食街驚人逆轉..

其他的內容暫且不說,光是這兩條,便讓李胖子再也坐不住了!

於是,他出來了,懷着忐忑的心情,出現在衆人面前。

陳沖在看着他,

李香在看着他,

秋童等人也在看着他,

大家似乎都在等待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李胖子深吸口氣,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還有不少觀衆沒有離開,當下壓低聲音說道:“咱們先回酒店,這裏不方便說。”

此言一出,衆人立刻反應過來,既然李胖子能說出這句話,那就說明肯定在他身上發生了某種嚴重的事情,進而導致他缺席比賽。

一念至此,陳沖等人紛紛點頭,一起離開了體育館。

……

美食江湖吃貨一羣。

“管理員張萌:完美落幕!”

“2級吃貨李明明:最後的反轉太精彩了,我都差點以爲陳老闆真的無法晉級了。”

“9級吃貨雷蒙:同感,我當時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過話說回來,爲什麼那個工作人員要破壞趙老闆的菜刀呢?看他的樣子,目光非常明確,完全不是隨意而爲。”

“管理員張萌:這還需要問爲什麼?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2級吃貨李明明:誰啊,居然這般下作!”

“2級吃貨徐森:好奇ing..”

“9級吃貨劉洋:這個很好猜啊,誰最希望美食街淘汰?”

“5級吃貨雪華:美食城?【驚訝】”

“管理員張萌:是滴。”

“2級吃貨李明明:不會吧?美食城可是上一屆的冠軍,而且他們本身的生意就不錯啊,居然還用這般下賤的手段給咱們美食街製造麻煩,這也太沒品了!”

“9級吃貨沈峯:這和是不是冠軍,生意好不好無關,主要是美食街的地理位置扼住了美食城之路的咽喉,有美食街在的一天,他們就不會完美。”

“2級吃貨徐森:求大佬詳細解析。”

“9級吃貨沈峯:沒什麼好解析的,美食街緊挨着你們學校,周邊又有那麼多的寫字樓和住宅小區,加上即將建成的地鐵站,這都是令人眼紅的資源。”

“2級吃貨徐森:只要美食街存在,這些資源就不會落在美食城手中,因爲距離的原因,是嗎?”

“9級吃貨沈峯:說對了一半吧,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寫字樓、學校、地鐵站的客人都有時間限制,要麼忙着上班,要麼忙着上學,所以在有限的時間裏,很可能會將就一頓,即便有人去美食城,也只是偶爾。”

“9級吃貨劉洋:除非美食街不在了,客人們纔會沒有選擇的前往美食城,久而久之以後,客人們會被動適應這種方式,從而養成習慣。要知道,習慣一旦養成,是很難糾正的。”

“2級吃貨徐森:雖然有些深奧,但我好像懂了。不過咱們美食街已經晉級決賽,而美食城則淘汰出局,陳老闆他們再也不用擔心有人在比賽中耍陰招了。”

“9級吃貨劉洋:不,恰恰相反,陳老闆他們更麻煩了。”

“2級吃貨李明明:【疑惑】”

“2級吃貨徐森:【疑惑】”

“5級吃貨雪華:【疑惑】”

“9級吃貨劉洋:你們想啊,美食城那麼想搞垮美食街,怎麼可能眼睜睜的放任美食街在決賽中大放異彩?按照我的推測,恐怕他們接下來的動作將會更險惡!”

“5級吃貨雪華:那陳老闆豈不是很危險?”

“管理員張萌:這個..不好說不好說【偷笑】”

“9級吃貨蔣新:從認識陳老闆以來,我就沒聽說他在哪裏吃過虧,別忘了‘惡魔終結者’的稱號是怎麼來的。”

“9級吃貨沈峯:@蔣新,你那邊散場了?”

“9級吃貨蔣新:嗯,剛散,我這會兒正在停車場找車,不記得車子停哪了。【捂臉】【捂臉】【捂臉】”

“管理員張萌:蔣大爺,你可真是666啊。對了,你今天一共刷了多少錢的禮物啊?”

“9級吃貨蔣新:不知道,大概..三萬塊吧。”

“0級吃貨打豆豆:原來那個‘Lv.1新新新新’是你啊?給大佬膜拜!”

“9級吃貨蔣新:算不得什麼。好了,你們聊,我找到車了,先撤了。”

“9級吃貨雷蒙:這麼早?不去老地方開黑?”

“9級吃貨蔣新:不去了,今天碰到個煞星,然後..我們好多人剛出電影院就有些中暑的跡象..”

“管理員張萌:666..趕緊回去吧。”

“2級吃貨李明明:大佬慢走!”

“0級吃貨打豆豆:對了,你們聊了半天,怎麼就沒人聊聊最後那段錄像呢?就是陳老闆大顯神威的那段!炒了三十份魚香肉絲,結果只用了五分鐘左右,把記者都看蒙了!”

“9級吃貨劉洋:如今這個羣裏最不值得聊的,就是陳老闆的廚藝。”

“0級吃貨打豆豆:爲什麼?”

“9級吃貨劉洋:因爲沒什麼可聊的。看你的等級,新人吧?”

“0級吃貨打豆豆:算是吧,但我很早就加進來了,只不過我家離大學城太遠,還從未品嚐過陳老闆的手藝。”

“9級吃貨雷蒙:難怪。這麼跟你說吧,你要是親眼看見陳老闆如今的最高紀錄是十分鐘內炒了一百六十份魚香肉絲的話,也就不會激動了。說實話,三十份對陳老闆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0級吃貨打豆豆:啥?一百六十份?你確定你沒打錯字?”

“9級吃貨沈峯:放心吧小老弟,他絕對沒有打錯字,的的確確是一百六十份。”

“0級吃貨打豆豆:……牛逼!”

“2級吃貨李明明:還不止呢!我當時在場,若非冰冰姐強行中斷陳老闆的操作,數量估計還會更多。”

“管理員張萌:算了,不聊這個了,咱們還是商討一下今晚的直播吧。”

“9級吃貨沈峯:沒錯。到得現在,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看出這場直播明顯是美食城爲了提高自身在美食街附的知名段。可怪就怪在,他們都淘汰了,還沒有結束直播的打算,反而透露直播內容或將與陳老闆有關。

所以,我建議到時候大家多多關注直播,稍有不對勁,馬上通知管理,再由管理通知陳老闆。”

“管理員張萌:那咱們取個代號吧,就叫做‘守衛美食街大作戰’,如何?”

“9級吃貨劉洋:名字挺中二,但卻不失爲一個凝聚衆人之力的口號!我贊成!”

“9級吃貨沈峯:我也贊成!”

“管理員張萌:那行,如果沒有異議,我這就去通知其他四個超級大羣的成員!” 半山,江畔小築。

“老喬,這算不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一樓的客廳裏,鍾雪芹坐在喬教練身旁說道。

電視中有關廚神比賽的直播已經結束,正在播放着一場游泳比賽的轉播。

本來這種比賽對於喬氏夫婦來說比足球賽事還要精彩,但現在,他們二人卻提不起任何興趣。

就在半個小時之前,當喬教練通過直播看見那名膚色黝黑的青年出場時,他就第一時間叫醒了睡夢中的妻子。

“這是老天爺給了咱們一個報恩的機會!”喬教練笑得合不攏嘴。他和妻子早就準備好了五百萬現金,卻苦於找不到陳沖,這錢也就一直放在家裏。

或許夫婦倆並沒意識到他們是爲數不多想把這麼多錢送給一個外人時,還能笑得沒心沒肺的人。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這就出發嗎?”鍾雪芹問道。

“我就是在糾結這個問題。”喬教練摩挲着下巴。

“這還糾結什麼?”鍾雪芹疑惑。

“我是在糾結這個錢要怎麼給..”喬教練喝了口茶水,“如果太直接,會不會讓陳先生不高興啊?”

“啊?”鍾雪芹將腿盤在沙發上,被這句話點醒了。也對,類似陳先生這種‘高人’或許根本就看不上金錢這種俗物,而他們現在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這點兒錢了啊,除此之外,家裏沒有什麼特別的古玩或者珍貴的藝術品。

“我覺得,好歹是一份心意,沒什麼不好吧?”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喬教練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說,他現在正在參加比賽,身邊的人肯定很多,按照我的估計,他的真實身份恐怕沒人知道,所以,這個錢得送,卻不能太張揚,最好是他一個人的時候去。”

“你說得..也有些道理。”鍾雪芹沉思片刻點頭道:“當時陳先生給咱們女兒‘治病’的時候我就覺得他不是那種追名逐利之人,否則也不會直接離開,什麼信息都沒留下。”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喬教練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如今我們已經知道他表面上的身份其實是什麼美食街的餐館老闆,等比賽結束之後,咱們直接登門拜訪,這樣也不會給他造成困擾。”

“行,就照你說的辦。”鍾雪芹話音剛落,卻馬上想到什麼,正想轉頭告訴喬教練的時候,發現後者也在看着自己。

“我有個主意!”

“我有個主意!”

二人近乎是同時開口。

“你先說。”喬教練眼神虛眯,莫名給人一種老奸巨猾的感覺。

“我..哎呀,還是你先說。”鍾雪芹憋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就連神情也顯得不自在。

喬教練瞥了眼通往二樓的樓梯口,確定僑藝不會突然出現在一樓後,說道:“我想,讓咱們女兒親自送過去。”

“其實..我也是這個意思。”鍾雪芹偷笑起來。

“我就知道。”喬教練嘿嘿一笑,右手握拳錘了一下左手掌,“咱們女兒和陳先生的年紀相仿,都是年輕人,共同語言也多一些。”

“嗯,而且女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從小就是大家公認的大家閨秀,情商智商也都出類拔萃。”鍾雪芹自豪的說道。

“心善,懂事,重禮,勤奮上進,也會照顧人。”喬教練接話。

“還不止呢,長相秀美,落落大方,氣質溫婉,個子也高挑..”鍾雪芹說着說着就和喬教練偷偷笑了起來,各自的眼睛之中盡是你懂我懂的微光。

“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像個做父母的?”喬教練再次看了眼樓梯方向,沒人。

“怎麼會呢..我們這是爲了女兒好。”鍾雪芹蹙眉,“我聽老人說,被..咳咳,生過‘病’的人很容易再犯,讓她和陳先生..有保障!而且陳先生一表人才,眉宇之間充滿了陽剛之氣,他們兩個郎才女貌!”

“道理我都懂。”喬教練皺着眉頭,神色有些犯難,“我就是感覺有什麼事情沒想明白..”

“什麼事啊?”鍾雪芹問道。

“不知道,沒頭緒。”喬教練搖了搖頭,“算了,懶得想了,就這麼決定吧,等廚神大賽結束,就讓女兒帶着錢去找陳先生,務必給人家留下一個好印象!”

“嗯!這兩天我就和丫頭好好聊聊。”鍾雪芹說完,立刻拿出手機,手指在屏幕上滑動起來。

“你做什麼?”喬教練好奇。

“我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看的衣服給女兒買幾套。她生病這麼久,一件新衣服都沒買過。”鍾雪芹一臉嚴肅,“對了,還有化妝品、面膜、香水、首飾..對了,還有高跟鞋。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總不能穿個運動鞋去見人吧。”

在鍾雪芹眼中,女人衣櫃裏的衣服永遠都是過時的,哪怕剛買的,也是如此!最關鍵的是,能夠加分,這是重點!

聞言,喬教練心頭更不是滋味了,頗有種做了虧本買賣還心滿意足笑嘻嘻的感覺..

……

“你很缺錢?”李建邦的聲音從聽筒裏面傳出。

“我當然缺錢!你以爲人人都像你一樣有錢啊。”陳沖拿着電話站在酒店的走廊上說道。

從體育館出來後,他們一行人便回到了這家‘騰飛酒店’,位於龍江市中心,周邊全是商業區。

本來李胖子正在房間裏給衆人講述‘缺席原因’,結果剛講完重點,陳沖就接到了李建邦的電話。

ωωω¸ ttκā n¸ ℃o

李建邦先是恭喜陳沖進入決賽,然後又詢問酒店環境如何,是否滿意等等。

不過,陳沖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機會,三兩句便扯到了自己關心的重點,那就是‘私人獎勵’的問題。

“我就是隨口一說罷了,這樣,你一會兒發個卡號給我,我給你轉過去。”李建邦爽朗一笑,顯然心情極好。

美食街進入決賽便等於進入了前三,最差都能獲得‘三天全市推廣’的獎勵,其價值之高,根本不能用金錢衡量。既然如此,他事先給陳沖承諾的獎勵的確該兌現了。

“行,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掛了。”

“我..”

陳沖心癢難耐,也不等對方說完,直接掛斷電話,然後發了一個卡號過去。

他現在真的很缺錢,除了需要完成‘裝修門面’的簡單任務外,廚房的改造工作也迫在眉睫。

回到房間,李胖子剛好說完,而其他人則是滿臉憤怒。

“這趙小康簡直就是禽獸不如,居然會用這樣的方式逼你就範。”白阿姨咬牙切齒的說道。

“的確不是人乾的事。”胡二胖子順勢就想點菸,但房間裏面人太多,只能暫時忍耐,繼續說道:“乾脆報警吧。”

“怎麼報?警察就算找到那個人,但對方什麼也沒做,我也拿不出證據,只會徒增煩惱罷了。”李胖子搖了搖頭,很是鬱悶。既然趙小康敢用這一招,那麼行動的人、使用的手機都不太可能留下把柄。

“他說得沒錯。”秋童點點頭,“而且現在最要緊的問題是,咱們美食街晉級了。”

“晉級還愁什麼問題?”胡二胖子不解。

“當然有問題!而且非常嚴峻!”周查理在房間裏來回踱步,“趙小康之所以不擇手段的針對美食街,就是想讓美食街消失,好讓他的美食城一家獨大,其目的之明確,絕無第二種可能性。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咱們美食街不僅抗住了壓力,還奇蹟般的晉級了決賽,甚至間接讓美食城因爲‘不洗菜’的事件導致聲明大跌,這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

“這不是挺好嗎?活活把他氣死。”胡二胖子笑道。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咯..”秋童苦笑道:“如今美食街的崛起已成了不爭的事實,就算中途退賽,也會是第三名,享受全市推廣所帶來的天大好處。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趙小康想遏制美食街的心思算是泡湯了,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放棄,以他那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性格,肯定還會從中作梗。”

“秋童,你這話可把我整糊塗了。照你剛纔的意思,咱們美食街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前三名了,那他趙小康還能做什麼梗?這不是無用功嗎?”胡二胖子追問。

“怎麼會無用功呢?畢竟第三名和第一名還是有些區別的,前者只能享受三天的推廣,而後者則能享受七天!即便是第二名,也是五天時間!這種資源,多一個小時都能帶來難以估量的廣告效益。”

秋童咂了咂嘴,“所以我猜測,趙小康還是會在比賽中耍陰招把美食街控制在第三名,投入力度也會更大!除此之外,他也有可能從比賽之外的其他方面下手!總而言之,他已經毫不掩飾心中的野心,就是要搞垮美食街,而圍繞這個目的,他能下手的方面太多了!”

“哪些方面?”胡二胖子皺起眉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