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殺手聯盟可是一個擁有著無盡資源的龐大機構,姑且不過國際殺手聯盟中名義下的各處礦產、石油、地產、運輸港口等等的資源,光是國際殺手聯盟中所擁有著的殺手資源就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由銀狐來掌控國際殺手聯盟,幽靈刺客則是刺客聯盟的首領,那麼這兩股勢力聯合在一起已經是形同是暗黑世界中的王!

而銀狐與幽靈刺客又是方逸天的女人,那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方逸天已經形同是暗黑世界中的王,所到之處莫敢不從。

什麼黑十字組織、義大利黑手黨、美國黑幫、加拿大地獄天使、日本山口組等這些大勢力百分百都不敢招惹,不止如此,只怕都會拼了命的結交友好。

本來憑著方逸天已經是淡泊的心態,他也沒想過自己要去當所謂的暗黑世界中的王,走到這一步可以說是一步步被逼著過來,事已至此,他只能是將國際殺手聯盟的掌控權握在手中。總不能讓安東尼奧掌控實權,然後過個三年五年安東尼奧反水之下的對他們進行圍殺吧?

方逸天不動聲色的將他的意思說明,而安東尼奧也是一個聰明人,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因此他做出了自己對的選擇。

目前的形式,根本容不得他抗拒,他的妻子跟兩個孩子被方逸天他們控制著,而他本身參與到謀殺聯盟長的行動計劃中的證據也被方逸天他們掌控著,他別無選擇。

再說,方逸天給他開的條件已經是十分的優越,給他絕對的自由,此外,他這些年將國際殺手聯盟中的不少資產歸於自己手底下的這些全都歸於他,方逸天不會去計較。

不說別的,單單是安東尼奧歸於自己手底下的一處礦產資源足夠他與他的家人極度奢侈的過完這一生。

「既然你都明白了,那麼也無需再多說什麼。好了,我們下去吧。」方逸天說著,便是站起身,朝著房間外面走去。

「戰、戰狼,我、我的妻子跟孩子他們……」安東尼奧連忙開口說道。

「哦,你放心,他們都很好。我可以安排你跟他們見面。至於你要想跟他們團聚,那麼按照我所說的,將一切事情都完成了就行。」方逸天淡淡說著,隨即便是朝著樓下走去。

安東尼奧臉色一怔,他深吸了口氣,也是朝著樓下走去。 現在正是黃昏時刻,韓小忠看著眼前這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葉芷芳,加上他以前就追求過她,現在也忍不住生出一些旖旎的想法。

再加上對她口中的生意也很感興趣,於是也就不再出言嘲諷,而是側了側身子。

「葉大小姐,進來吧。」

葉芷芳從韓小忠身邊路過的時候,偏頭對他笑了笑,然後才抬步走了進去。

進入屋子裡,葉芷芳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眼裡閃過一抹嫌惡,裡面雜亂無章,衣物堆得到處都是,隱隱還散發著一股臭味。

葉芷芳看了一圈,找了個還算乾淨的凳子坐下來,然後才看向跟在她身後的韓小忠。

韓小忠看到葉芷芳坐下后,也徑自坐到了她的對面,直直的盯著她。

「葉芷芳,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還有,你剛剛說的生意,是什麼意思?」

聽到韓小忠這樣開門見山的問,葉芷芳也不和他兜圈子。

「你知道韓楉樰那個女人吧?」

聽到葉芷芳提起韓楉樰的名字,韓小忠的眼神暗了暗,然後點了點頭。

「知道,那個賤女人怎麼了?」

韓楉樰剛剛到韓家村的時候,韓小忠對她也是動過心思的,那個時候,他被葉芷芳給拒絕,心情正不好,就看到她。

雖然挺著個大肚子,但是到底是從上京來的,皮膚嫩得能掐出水來,而且長得那叫一個漂亮,比葉芷芳可好看多了,他頓時就對韓楉樰懂了心思。

哪知道這個韓楉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確是個倔性子,抵死不從,他也不好弄出人命,後來又冒出個林浩峰,將他打了一頓,他對韓楉樰的心思也就歇了。

這會兒,聽葉芷芳提起來,被林浩峰打的地方還隱隱有些疼呢,這都怪韓楉樰這個賤人。

「韓楉樰這個賤人,在榆林鎮開了一家益生堂醫館,現在的日子可是過的風生水起,每天都吃香的,和辣的呢!」

看到韓小忠提起韓楉樰,也是一副恨不得教訓一頓的樣子,葉芷芳心裡就更有把握了。

「你想讓我對韓楉樰做什麼?」

韓小忠到底也不是笨的,聽到葉芷芳句句不離韓楉樰,就知道她的目的是在她的身上了。

葉芷芳對著韓小忠露出一個溫柔無害的笑容,身子向他靠了靠。

「小忠哥,你真是聰明過人,這麼快就知道了我的目的,難怪現在日子過得這麼好呢!」

韓小忠對於葉芷芳的誇獎很是受用,在加上她的刻意討好,更是開心了。

「那還用說,要是不聰明的,我們老大會看上我,行了,你就直說吧,你剛剛說的生意是不是和韓楉樰那個女人有關,到底想怎麼做?」

葉芷芳想了想,決定還是把自己的計劃說給韓小忠聽,本來她是打算直接和他口中的那個老大談的,可是那到底是山賊土匪。

萬一到時候一言不合,就把她給殺了,那她豈不是太虧了,還是好好搞定韓小忠好了。

「你知道韓楉樰,最近研究出來一種叫回春嬌顏膏的香膏,只一小盒就要三十兩銀子,要是我們能得到這些香膏,到時候不就賺了嗎!」

韓楉樰在鎮上開醫館,韓小忠是知道的,他剛剛加入山賊團伙的時候,還想著要去找她的麻煩,好好教訓她一次。

可是後來,她身邊跟了一個不好惹的男人,而且請了不少的夥計,所以沒有得逞,沒想到她現在竟然這麼有錢了,一盒香膏就賣三十兩銀子。

韓小忠跟著那些山賊,也算是長了些見識,知道那些真正的富家千金和夫人,為了這些能保持容顏的香膏香粉什麼的,多少錢都願意出。

「哦,你說的生意就是讓我去把這些香膏那出來,那你呢,你準備要什麼?」

韓小忠知道,葉芷芳不會無緣無故的把這些消息告訴他,她肯定也是想得到些什麼。

「到時候這些香膏,我們五五分。」

葉芷芳也知道,讓韓小忠去幫她拿出這些香膏,不可能一點好處也不給,所以經過一番思考之後,報出了這樣的分法。

韓小忠聽了葉芷芳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覺得這個女人真是天真的有些愚蠢,跟山賊談生意,還想空手套白狼。

葉芷芳看著自從聽了她的話之後,就笑起來的韓小忠,直覺的和她有關,有些不高興。

「韓小忠,你笑什麼?」

韓小忠停止了大笑,帶著一種不屑的眼神看著葉芷芳。

「我笑你太天真了,葉大小姐,你別忘了你是在和誰做生意,韓楉樰的醫館是那麼好進的,而且這麼重要的東西,就沒有人守著,我想你也想過很多辦法了,都沒有成功吧。」

說著,韓小忠停了下來,看到葉芷芳的臉色果然變了,就知道自己猜的不錯,這才繼續。

「而你現在就給了這麼個隨便就能打聽到的消息,就想我們給你賣力,還想和我們平分,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啊,你說是吧,葉大小姐。」

韓小忠刻意的逼近了葉芷芳,在說左後一句話的時候,加重了音量,看到她如他所願的顫抖了一下身子之後,才滿意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凳子上。

「你,你想要,什麼,我沒有,有錢的!」

葉芷芳確實有些害怕,是她想的太簡單了,以為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會讓這些兇殘的山賊出手,以達到自己的目的,定了定神,努力壓下心中的害怕。

「要不然,你們九,我一,或者,只要給我一些銀子就好了。」

葉芷芳實在是不想放棄這個可以賺錢的好機會,她和她娘現在都沒有什麼銀子了,而她那個眼裡只有錢的哥哥,是不會給她錢花的。

現在她還能住在家裡,說不定有一天,就會被她哥哥給趕出去了,所以她必須要有點錢在身上。

韓小忠仔細的打量著葉芷芳,看得出來時刻意打扮過的,身材也不錯,雖然嫁過人了,但好歹也是自己曾經喜歡過的人。

對於自己沒有得到過的東西,總是有一種嚮往,韓小忠的眼神深了深。

「雖然你沒有錢,但是你可以用別的東西抵啊,這樣或許我可以和老大說說,到時候分些錢給你!」

葉芷芳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韓小忠口中的別的東西,就是指自己的身體,她本來就被厚厚的粉抹得很白的臉,這時又白了幾分。

韓小忠見葉芷芳沒有說話,就只當她是默認了,於是起身將她抱了起來。

「啊!韓小忠,你幹什麼,放開我!」

被韓小忠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住了的葉芷芳,忍不住掙扎了起來。

而這時韓小忠已經抱著她走到了床邊,一把將葉芷芳扔在了床上,眼中露出兇狠的光芒。

「得了吧葉芷芳,你這麼晚了,穿成這樣到我家來,不就是打算勾引我的嗎,都已經是個寡婦了,還裝什麼貞潔烈女啊!」

被說中了心思的葉芷芳,臉一下紅了起來,連掙扎也停了下來,她來的時候確實是抱著勾引了韓小忠,然後讓他為自己做事的目的。

可是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難道真的要用自己的身子抵嗎,葉芷芳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可是韓小忠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欺身上去,壓在了葉芷芳的身上,就開始脫她的衣服。

眼看已經到了這一步,在掙扎也沒有用,又想到自己想要狠狠地對付韓楉樰,葉芷芳於是也就半推半就的從了韓小忠。

完事之後,葉芷芳背對著還躺在床上的韓小忠,一邊穿衣服,一邊對著他說:「小忠,你別忘了答應過我的事!」

因為自己得到了滿足,韓小忠也不在意葉芷芳語氣里的不敬,舒服的翻了個身。

「知道,到時候會讓老大多給你一些錢的。」

葉芷芳穿衣服的手一頓,然後轉身惡狠狠的瞪著韓小忠。

「還有韓楉樰這個賤人,她不是那麼喜歡男人嗎,到時候你們兄弟可要好好的招呼她,反正她長得也算不錯,你們也不虧,而且我知道,你早就對她動心思了!」

憑什麼她就要用出賣身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韓楉樰什麼都不用做,就能過上好生活,她也要那個賤人嘗嘗她現在所受的一切。

看看到時候,她一副破敗的身子,還有什麼好高傲的,看到時候還有誰會喜歡她,說不定到時候那個王景看也不會再看她一眼。

想到這裡葉芷芳陰毒的笑了起來,然後繼續慢悠悠的穿著自己的衣服。

而韓小忠被葉芷芳這咬牙切齒的話說得心中一寒,他還真沒有看出來,這個女人這麼心狠,不過想到韓楉樰的那張臉,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都有些熱了。

「你放心吧,現在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到時候我會幫你好好的教訓韓楉樰那個小賤人的。」

「嗯,你記得就好,最好最近就行動,到時候我給你信號。」

韓小忠也知道這種事情,最好越快越好,免得夜長夢多,於是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和老大說一聲,到時候你就到這裡來找我們。」

得到韓小忠的保證,葉芷芳這才滿意的走出了這個破破爛爛的房子,出門之後還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

「要不是為了對付韓楉樰那個不要臉的女人,你以為我會和你在一起,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也配得上我,呸!」

葉芷芳到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黃昏了,在韓小忠家裡待了這麼久,現在已經是半夜了,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一片漆黑,路上也沒有了任何行人。

只偶爾有幾聲蟲鳴,不過這對葉芷芳來說,正和了她的意,大搖大擺的走在路上,直到到了自己家裡,才悄悄的鑽到自己的房間里去。

遠在榆林鎮的韓楉樰,這幾天正忙著查看藥材,查算賬本,然後再做一些回春嬌顏膏來備著,以防缺貨。 方逸天走到了樓下,樓下坐著的銀狐、幽靈刺客與小刀他們見狀后紛紛站了起來。

方逸天的身後,安東尼奧也是跟了下來,方逸天淡然一笑,看著安東尼奧走下來之後說道:「安東尼奧,跟你這樣的聰明人談話很是讓人愉快,接下來我想我我們的相處會更加愉快的。」

面對著方逸天以及銀狐、幽靈刺客她們這些暗黑世界中足以讓人聞風喪膽的強者,安東尼奧心中直冒寒氣,根本都不敢抬起頭來,他訕訕一笑,說道:「我老了,沒什麼雄心壯志,只想晚年能夠與自己的親人安然度過就足夠了。」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那麼你就按照我與你所面談的,一步步的去實施,我等著你的消息。此外,你聯繫殺手聯盟的總部機構,派出最精銳的情報人員收集有關黑十字組織的一切動態以及資料,明白我的話嗎?」

「明白,明白,我會讓組織中的情報機構全力追查黑十字組織相關的動態以及資料,一有消息會立即報給你。」安東尼奧連忙說道。

「很好,那麼我們先離開了。你好自為之。」方逸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安東尼奧應允著,將方逸天他們一行人送出了別墅外。

第二天,美國夏威夷。

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來到了這片度假的勝地,完成了擊殺聯盟長的任務之後,接下來方逸天想要對付的就是黑十字組織。

在此之前,需要掌控黑十字組織的相關信息資料,說起來暗黑世界中黑十字組織是最為神秘的一個組織,沒人知道這個組織的據點位於何處,只是知道這個組織崛起於東歐一帶,在鼎鼎大名的黑暗散播者的帶領之下,便是在暗黑世界中佔領了一席之地。

而黑十字組織讓人為之驚懼而且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這個組織中的每一個成員都堪稱是狂熱的極端分子,他們彷彿是被這個組織中的一些教條所洗腦,因此對這個組織極為忠誠,狂熱到獻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辭。

這個組織所追求的是一種極端的生命極限的挑戰,他們不懼死,越是流血越是面臨著死亡,他們只會變得更加的狂熱,這點讓人犯怵不已。

不過要調查處黑十字組織的相關動態資料需要一些時間,因此趁著這個間隙,方逸天便是與著銀狐與幽靈刺客過來夏威夷這邊散散心。

至於小刀他們,由於張老闆想去拉斯維加斯的賭場玩玩,小刀他們便是陪著張老闆他們乘機去了拉斯維加斯,因此昨天在費城的機場方逸天便與小刀他們短暫的告別,一旦有消息之後他們再集合一起。

方逸天他們來到夏威夷后並沒有入駐任何一家大酒店,而是驅車來到了南岸線一帶散落著的別墅區中,這裡存在著銀狐的一棟別墅,是她兩年前購置下來作為度假散心的居所。

方逸天他們三人打車來到了這個別墅區,走下車之後在銀狐的帶領之下便是走進了一棟高檔豪華的獨棟別墅中。

別墅佔地面積極廣,歐式風格,古典而又不失宏偉,後院有著寬廣的泳池,一切的配備都是極為豪華高檔。

銀狐不在這邊居住期間,她都會委託當地的一家清潔公司對別墅進行如期打掃護理,因此別墅內都是顯得極為乾淨的。

「銀狐,你就是住在這裡的嗎?可真是會享受呢。」幽靈刺客走進了別墅后便是贊聲說道。

「當初我也是看中了這片位置的安靜,所以才購置了下來。」銀狐開口說道。

「這夏威夷還真是熱浪襲人,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該去泳池游泳清涼一下?」方逸天笑著說道。

「戰狼,你該不會是借著去游泳然後打著什麼壞主意吧?」幽靈刺客忽而一笑,一雙眼眸看向了方逸天。

銀狐目光也是看了過來。很顯然,這兩個女人都站在了一條陣線上,兩人都是暗黑世界刺殺領域中的巔峰強者,面對她們,方逸天的壓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噗……」

幽靈刺客看著方逸天此刻的臉色,禁不住張口一笑,這時候她臉上已經是不再戴著白色的面具,而銀狐臉上的銀亮色面具也摘了下來。

她們已經是將方逸天視為自己的男人,因此獨處的時候自然是不需要再戴著什麼面具,而銀狐與幽靈刺客兩人也是彼此欣賞,認識不過十幾天可她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是形同姐妹般的密切。

「看把你嚇的……」幽靈刺客口中嗔了聲,隨後說道,「還真是有點熱呢,看來是應該去泳池玩玩。」

「好啊,一起吧。」銀狐也是笑著答應說道。

方逸天如釋重負,突然間猛地意識到一個致命的問題,一會兒在泳池中這兩個冷艷而又不失嫵媚的女人身穿著性感撩人的比基尼時自己能否抵抗得住?

這還真是個問題!

………………

克羅埃西亞,一個神秘的孤島中。

孤島上有著一棟類似於教堂式的建築物,整個建築物映襯在落日的餘暉之下顯得格外的詭異與神秘,因為這個建築物通體基本都是沉重的黑色調。

如此一片孤島中,突兀的聳立著這麼一棟黑色的類似於教堂式的建築物,的確是讓人心生一絲詭異的心理。

孤島四周一片靜謐,可是,卻是有著一股股強大狂熱的氣息涌動在了虛空中,那股氣息中充滿著一股邪氣,震懾人心。

落日的餘暉漸漸的散去,最後一絲的光芒映射在了這棟建築物的頂上,頂上架立著一個巨大無比的十字架——一個通體漆黑的十字架,十字架上還纏繞浮雕著一個森寒恐怖的骷髏頭像!

這一切,映襯在那落日的餘暉下更是顯得極為的詭異,有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戰慄感。 不過,她從容初璟那裡買來的沉香木已經不多了,而且趙管事一直沒有收到合適的沉香。

她正在考慮,還要不要繼續再做這種回春嬌顏膏,畢竟現在已經做了很多了。

到了兩天後,韓楉樰和往常一樣,到了時間就把益生堂關門,然後準備休息。

半夜時分,有幾個穿著一身黑的身影,鬼鬼祟祟的進了益生堂的後院,直接奔向韓楉樰的藥房,才發現門被鎖上了。

「老大,我們不去找韓楉樰嗎?」

看到老大直接沖著藥房而來,韓小忠有些疑惑的問道,他還記著對葉芷芳的承諾,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女人。

而且韓楉樰確實很漂亮,他也不想放過她這麼個尤物,不過他也不敢違背老大的意思。

聽到韓小忠的話,那個領頭的被稱為老大的人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老五,不要被女色迷了心竅,葉芷芳說什麼你都聽,那個韓楉樰不是我們能動的,趕緊拿了東西走。」

雖然葉芷芳確實有點用,還是她摸清了回春嬌顏膏藏在哪裡,又把益生堂裡面的地勢都說給了他們聽,但是那不代表,他們會冒險去惹上韓楉樰。

他也去打聽過韓楉樰這個女人了,發現她和官府的那個曹直正的關係不錯,他可不能得罪官府的人。

而韓小忠,也就是老五,在聽了他的話之後,連忙認錯。

「我錯了,老大,以後一定謹記老大的教誨。」

見韓小忠的認錯態度良好,那個老大爺就不再說什麼,看了眼被鎖起來的房門。

那個老大刻意壓低了自己的有些粗的聲音,對著一起來的另外的人說道:「老三,你來把門打開。」

很快一個瘦瘦小小的人就站了出來,走到門前倒弄著,想來這個就是那個領頭的人口中的老三。

「老大,好了。」

想來這個人還是有一些本事的,不一會兒,那個老三就把鎖著的門給弄開了,高興的沖著他的老大說,還讓開了一條道,讓他先進去。

「做的不錯,走吧。」

那個老大率先走了進去,跟在他後面的四個人也放輕了腳步,跟在他後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