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眾人瞬間鄙視地看向楚新弘,太無恥了!嫁禍到一個小女娃身上也就算了,竟然還嫁禍到一隻魔寵身上!

「可,可我家榮傑的確是被魔獸咬傷的!」楚鳳弘氣得怒奔出一句。

慕新弘瞬間黑了臉,用力一拍桌面:「好你個楚鳳弘,你自己兒子被魔獸咬了,竟然嫁禍給我們慕家!你居心何在!」

「我、我,不是這樣的,慕家主,請聽我說!」楚鳳弘立刻慌了,手足無措。

慕寒雪淡定地呆在一邊看著好戲,突然,異變突起……

三更送上,大家多多支持啊~么么噠~~~~~~~~~~~

!! 一道大魔法師級別的火球雨向慕寒雪襲來,慕寒冰下意識地施出冰盾替她擋掉,厲眸掃向大哥慕長昆。然而,他沒有想到,出手的不止慕長昆一個,另一道冰刃從另一方向同時向慕寒雪襲來。慕寒雪下意識地躲了過去,然而對方似乎並不打算放棄,一道道強大的冰刃向她襲來,避無可避!大魔法師?慕寒雪一挑眉,也許可以試一試,正好幫自己突破瓶頸!她張開雙手,憑藉本能呼喚水元素。

慕寒冰目眥欲裂地看著她,該死,被慕長昆轉移了注意力,慕芷妃竟然這個時候偷襲!那對卑鄙的兄妹!眾人都變了臉色,急切地看向那個粉色的小身影,甚至能夠看到她被冰刃刺穿。然而,原本鋒利的冰刃在即將撞上女孩之際停止了!隨即女孩身上爆出一股大魔法師般強大的力量,布丁立刻爆發出一股刺眼的白光遮蓋住從慕寒雪身上亮起的七色元素。

待眾人回過神來,慕寒雪身前的冰刃消失無蹤,慕寒雪整個人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白光,看起來聖潔,美麗,如同墜入凡間的天使。

「這,這是光魔法嗎?她,她怎麼會……」慕莎莎獃獃地說道,原本自己看不起的小廢物竟然會魔法,而且魔法在她之上!這,讓她震驚,不甘,又驕傲。

眾人都沉默著,有的震驚,有的歡喜,有的,妒忌。

「沒想到雪兒妹妹竟然會魔法啊,你可瞞得我們好苦啊!姐姐剛剛想向新弘舅舅證明一下你的確手無縛雞之力,讓他相信不是你傷了我表弟。可惜啊,姐姐好像多此一舉,幫了倒忙,妹妹你不會怪姐姐吧?」慕芷妃柔柔地說道,一副痛心疾首,悔不當初的樣子。

慕寒雪抬眼看向那個身著鵝黃色的魔法袍的少女,呵呵!真是我的好姐姐啊!好一個證明!竟然暗下殺手!虛偽的女人!布丁冷冷地看著慕芷妃,竟敢對雪兒暗下殺手!若不是怕給雪兒惹麻煩,他一定當場咬死那個女人!

楚鳳仙驕傲地看向自己的女兒,果然還是妃兒聰明!可惜沒把那個小賤人殺死!慕知坤皺著眉,感覺到一絲危機。楚鳳弘雙眼一亮,立刻興奮地喊道:「魔法,她會魔法!還是大魔法師!哼!我兒子才是高級魔法師,肯定是你打傷他的,看你現在怎麼狡辯!」

慕新弘皺了皺眉,從慕寒雪會魔法的喜悅中立刻恢復,難道真的是雪兒下的手?

慕寒雪嗤笑地看著他們一家,慵懶地說道:「我看你是不是想嫁禍給我想瘋了?剛剛不是才說是被魔獸咬的嗎?怎麼現在又說是我傷的?難道我是魔獸嗎?呵,且不說不是我動手的,就算是我動手的,我用的可是光元素魔法,光元素可是以治癒凈化為主,就算是攻擊類魔法,也不會像魔獸攻擊一樣兇殘,你們說,是嗎?」

「妃兒,光魔法中是不是有一種魔法可以限制對方的行動能力?」慕長昆狀似無意地冒出一句話。

慕芷妃勾唇一笑,假意捂住自己哥哥的嘴:「噓……哥,你別說話……」


慕雲萱愣了愣,縱使她再天真也聽懂了大姐的話,就是說,大哥說的是真的!她疑惑地抬頭看向慕雲堂,卻見慕雲堂抿了抿唇,沉下眸看著慕長昆和慕芷妃,慕雲逍也收起嬉笑,沉下了眸,慕寒冰捏緊了手中的魔杖。慕莎莎和慕知航眸光閃了閃,只是前者眼裡多了一絲複雜,而後者立刻一副置身事外。慕知淮和慕知行對視一眼,嘆了口氣,看來,老大一家忍不住出手了。

「對!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你讓榮傑無法行動,然後派你的魔寵去咬傷他!我看你還有什麼話說!」楚鳳弘尖叫道,興奮地指著慕寒雪。

慕新弘沉默著,低著眸,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慕寒雪眯了眯眼,看來他們是非要剷除自己了!她冷冷一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說吧,那你想怎樣?」

「哼!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為了以防萬一,你去給我兒子去做小妾,負責伺候他!」楚鳳弘以為他怕了,得意地說道。

大家久等啦~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

!! 他的話音剛落,立刻招來了慕寒冰的怒視,慕寒雪按耐住就要動手的哥哥,冷笑一聲,正要開口諷刺,卻不想,有人比她先開口了。

「呵!就憑楚榮傑那個廢物也配要本王的王妃去給他做小妾?」一道邪魅又冰冷刺骨的聲音傳來。慕寒雪下意識地看向那個一直充當背景板的男子,然對上那雙鷹眸,便覺得胸口一陣跳動,額上有絲絲火辣。他,是誰?為何感覺如此熟悉?

「你、你、你找死!你算什麼東西!」楚鳳弘立刻怒道,指著男子破口大罵。

「放肆!」原本沉默的慕知坤突然吼道,「三皇子殿下豈是你可辱罵!」

「三、三、三皇子……」楚鳳弘傻眼了,這個死丫頭什麼時候變成了三皇子的王妃?完了…

三皇子絲毫沒有看他一眼,慵懶地起身走到慕寒雪身前,溫柔地將她抱起,整理了下她微亂的頭髮。慕寒雪下意識地想反抗,可是、動不了!她皺了皺眉,那個男人,很強!


三皇子看著她糾結的小模樣,忍不住輕笑起來,這一笑,如冰川融化,看呆了在場的人。慕芷妃恨恨地捏緊了手,指甲深到肉中卻絲毫不知。憑什麼,自己偷偷暗戀了這麼多年的男子為什麼會看上那個廢物,!她次向姑媽暗示,才讓姑媽說服皇上,下旨讓他取妃,暗示讓他來慕家選取王妃。雖然她比龍溟大,可慕家除了她還有誰能配得上他?他果然來了,眼看自己多年願望就要實現,沒想到竟然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她恨!她不甘!

慕寒雪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笑什麼笑!沒見過美女啊!」

「呵呵!」三皇子笑了聲,捏了捏她滑嫩的小臉(恩恩,手感真好啊~),「是啊~是沒見過這麼可愛的美女~雪兒,我叫龍溟,我是你未來的夫君,記住了~」說著,親了一下她的額頭。慕寒雪立刻雙手捂住額頭,臉頰紅撲撲的。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慕寒冰怒了,紅著眼立刻就要撲上去,慕雲逍下意識地拖住他,笑話,龍溟是誰?魔武學院風雲榜萬年第一啊!這妹控上去不是找死么!慕雲萱眨巴著眼睛,興奮地看著慕寒雪紅撲撲的臉蛋,哇噻~雪兒竟然臉紅了哎~好神奇啊!

慕知行死死地被慕新弘壓住,心裡那個怒啊!有種農民伯伯辛辛苦苦種了一季的大白菜被頭豬給拱了的感覺!氣啊!!!

布丁眯了眯眼打量了他一會兒,默默地翻了個白眼,轉身拿屁股對著龍溟。

慕芷妃咬碎一口銀牙,恨不得捏死慕寒雪,抓爛她的小臉!

慕莎莎複雜地看了看慕芷妃,她知道大姐愛慕龍溟,可是……

慕寒雪又羞又惱,看著他眼中的柔情與愛戀,額……是愛戀,瞬間晃了晃神,傲嬌地哼了哼:「放我下來!」

龍溟不舍地將她放到地上,慕寒雪雙腳一著地,立刻跳開幾步和他保持距離。戒備地看著他:「誰要記住你了!哼!」說完便逃一樣地跑出去。

跑著跑著,一把從肩上揪下剛剛叛變她的布丁,恨恨地捏了捏他的小爪子。布丁默默地淚啊……為嘛受傷的總是它啊!!!剛剛那個主可是惹不起啊惹不起!

龍溟寵溺地看著她跑遠的小身子,只當她是不好意思,沒關係,來日方長~

「咳咳、那個,三殿下,關於您選妃的事情……」慕新弘適時地拉回他的注意力。

「我想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慕家主~我想,等到雪兒成年,我就迎娶她過門~當然,如果你們願意,我不介意現在就把她養在身邊~」龍溟邪魅地說道。

「不願意!當然不願意!」慕知行和慕寒冰立刻跳了起來!開玩笑,這死小子沒經他們同意就想拐他們家寶貝,剛剛還動手動腳的!還讓他待在她身邊?不行不行,這事兒沒門,連窗戶都沒!

龍溟冷颼颼地飄來一句:「沒關係,我可以等~」

慕寒冰和慕知行吐血……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

有木有誰猜到之前那個黑衣男子是誰啊?嘿嘿~就是他~偶們偉大滴紫溟殿下的一魂一魄~

!! 慕寒雪煩躁地在床上打滾,可惡啊!一閉眼就看到那個該死的龍溟!混蛋啊!竟然被他公然調·戲了啊!自己還打不過他!關鍵是自己當時竟然還沒有反抗!

布丁看著煩躁的慕寒雪,使勁往角落裡縮了縮他的小身子,盡量縮小存在感!


「吱嘎」一聲,門開了。慕寒冰一臉陰沉地走了進來,看著床上的那道小身影,臉瞬間柔了下來。他走到床頭,揪了揪被子,索性把把縮在被子里的那一小團連同被子一起抱了起來。

「雪兒~不想哥哥嗎?哥哥都傷心了~」慕寒冰故作悲傷地說道。

慕寒雪縮在被子里,悶悶地冒出一句:「想~~」

「乖~先把被子拿開~」慕寒冰哄道。

「……」慕寒雪裝死。

慕寒冰嘆了口氣,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狀似無意地說道:「爺爺這把祖傳的玄鐵匕首可真是鋒利啊!雖然我不是劍士,但用來防身還是不錯的啊~」

一隻小手突然伸出來,一把搶過他手裡的匕首。慕寒雪歡天喜地地耍弄著匕首,得意地看了他一眼,立刻把小手藏在身後,虎著張小臉:「我的!」

慕寒冰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的小模樣,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慕寒雪一掌拍向他的爪子,她的瓜子臉啊!要被捏成大餅臉了啊!

「好啦好啦~送給你啦~哥哥為了問爺爺這個老摳門要這寶貝,可是差點被他扒了層皮啊!你個小沒良心的,竟然還和哥哥虎著臉!」慕寒冰委委屈屈地說道,拿著「你個小沒良心的,哥哥白疼你了!」的眼神,幽怨地看著她。

慕寒雪渾身抖了抖,立刻一臉諂媚地貼上去,摸摸慕寒冰的腦袋,討好地說道:「哥哥~你最好了,你最疼雪兒了~你不要生氣么~」

「嗯哼?」慕寒冰哼了哼,「我看你心裡哪裡還有我這個哥哥啊!一回來就不知道野哪裡去了,害我找了你那麼久!還有啊!會魔法會身手也不告訴我!別想否認,我剛剛就在你旁邊,看著你出手的,你個小沒良心的,嚇得我當時身上一陣冷汗啊!你說……」

慕寒雪立刻嗖地一下像八爪魚一樣掛在他身上,小臉蹭啊蹭地,不停地撒嬌。尼瑪,她寶貝哥哥又開始像唐僧一樣碎碎念了,救命啊!布丁默默轉過頭,他不認識這貨,不認識啊!太丟臉了!還有她這哥哥,那個魔音啊!救命!

為了替慕寒冰他們接風洗塵,老爺子命人大擺了宴席,一家老小樂呵呵地聚在一起吃飯。這一切原本是多麼的和睦啊~可惜啊~卻偏偏因為某人的介入而火藥味十足啊!慕寒雪鬱悶地看著厚臉皮坐在她身邊的龍溟,各種鬱悶……

「來~雪兒,吃塊魚肉吧~」龍溟微將一塊剔過刺的魚肉夾道慕寒雪碗里。

「來~雪兒,這是你最愛吃的蝦~」慕寒冰不甘示弱地剝了個大蝦給慕寒雪。

「來~雪兒,喝碗雞湯,好好補補~」龍溟舀了碗雞湯到慕寒雪面前。

「不知道我們雪兒最討厭油膩嗎?來~喝碗魚湯吧~」慕寒冰瞪了龍溟一眼。

「雪兒……」「雪兒……」慕家兄弟們津津有味地看著妹控和龍溟互掐。

慕寒雪裝死,埋頭不停地扒飯,偷偷把青椒扒出碗里。夢汐瑤眼尖,玉臂一伸,越過兒子夾進女兒的碗里。慕寒雪面如菜色,眼淚汪汪地看向母親,夢汐瑤挑挑眉,示意她快吃。她立刻眼淚汪汪地看向父親,慕知行剛想開口,夢汐瑤一個刀眼飛來,慕知行立刻低頭扒飯。慕寒雪淚……立刻瞪向罪魁禍首龍溟,混蛋,為嘛要給她夾青椒!

慕寒冰一臉得意,小樣,果然還是不理解自己的寶貝妹妹~連她最討厭青椒都不知道,還想拐他家妹妹!沒門!不,連窗戶都沒有!

龍溟被慕寒雪盯得眼皮直跳,張了張嘴,剛想開口,夢汐瑤立刻笑眯眯地看著他:「雪兒,不要挑食哦~葷素搭配才能長得快,你說對嗎?三殿下~」

龍溟被她的話噎住了,低眉思考了一下,在慕寒雪虎視眈眈的目光下給她夾了幾筷子青菜,然後把她碗里的青椒吃了……

眾人嘴巴成o字,手一抖,差點摔了碗。慕寒雪臉刷地一下紅了,慕芷妃嫉妒地看著慕寒雪,筷子咬得「咯咯」響!慕新弘眼觀鼻,鼻觀心,他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

今日三更送上~~~么么噠~~~

!! 隨後的日子,龍溟就像是上課一樣,每日準時報到,慕寒雪使出渾身解數躲!躲!躲!

破級丹的消息如一顆炸彈一樣,在龍翔大陸炸開,各方人士不斷湧入龍淵國京都,西大陸則是惋惜時間來不及。拍賣會如期而至,慕寒雪抱著布丁,聽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在議論破級丹,樂顛顛滴往聚賢拍賣行走去。錢啊~錢啊~再多來點人吧~


「呵~雪兒,有什麼事這麼高興啊?」一道磁性的聲音傳來,慕寒雪瞬間挎下小臉,僵硬地抬頭看向聲音的主人。

「嘿嘿、那個、三皇子,好巧啊……」慕寒雪尷尬地笑著,心裡咒罵:他不是應該回宮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自己還好死不死地被他逮到了!

「嗯~是啊~好巧啊~你說這是不是咱們的緣分呢?」龍溟俯身一把抱起慕寒雪。

慕寒雪嘴角抽了抽,你妹的緣分啊!混蛋,又把她抱起來了!很丟人哎,好不好!她眼珠子轉了轉,賊賊一笑:「三皇子啊~你說你這樣抱著我,好像我爹爹一樣哦~」

龍溟眼皮跳了跳,這丫頭的嘴可真夠毒的!不過,額……被他一說還真有點像!這死丫頭,這麼不長快一點啊!龍溟糾結了……

慕寒雪看著他那個糾結樣,心裡樂了~布丁也得意地笑了,小魔女就是小魔女,夠毒啊!布丁猥瑣地想,你丫的有種罵她呀~罵呀~龍溟看著他挑釁的樣子,立刻飛了個刀眼給他,布丁打了個寒顫,立刻轉身用屁股對著他。龍溟冷哼了一聲,捏了捏慕寒雪的臉蛋,勾起嘴角,邪惡地說道:「本王從來不介意別人怎麼說~再說,作為你的夫君,我可以把你叫我爹爹當作是情趣~沒想到雪兒你還有這種趣味啊~」

慕寒雪嘴角抽搐,怒道:「你丫的才有這種惡趣味!你這是荼毒幼·齒!踐踏祖國未來的花朵!十惡不赦,天理難容,你變·態!要**回去找你弟,啊,不對,你丫的可攻可受啊,應再去找你哥,找你老爹,找……」

慕寒雪原本正準備發揮她的毒舌功,說得正起勁,兩眼開始冒狼光。猛然看見龍溟那張黑得快要滴水的臉,立刻閉嘴,縮了縮腦袋。好恐怖啊……

「誰教你這些東西的!」龍溟咬牙切齒地問道。

布丁抖了抖小身子,不斷縮小存在感。慕寒雪捂著耳朵,閉上眼睛,小嘴嘀咕著不斷催眠:「我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看見……啊!你……」

慕寒雪驚叫一聲,杏目怒瞪,小臉像熟透的蝦子,恨不得掐死龍溟!這個混蛋,他竟然,打自己的屁屁!還是在大街上,太丟人了!!!

「說!」龍溟陰森森地開口,大手在她身側舉了舉。

威脅!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士可殺,不可辱啊!所以!慕寒雪果斷地舉手投降,老實地把布丁給供出去了。布丁硬著頭皮迎著龍溟殺人的目光,默默地淚……

龍溟一把抓起布丁,把他甩了出去。「啊!布丁啊!!!」慕寒雪看著可憐的布丁呈拋物線飛了出去,心疼啊……

「以後再讓我聽見你一個小姑娘說這種話,我就把他煮了!」龍溟威脅道。

「哦……」慕寒雪吶吶地應了聲,好漢不吃眼前虧啊!打不過,我忍啊!她偷偷地看了一眼龍溟,小聲開口道:「那,布丁……」

龍溟一個刀眼飄向布丁,陰森森地說:「罰他吊著!」

嘎?吊著?布丁和慕寒雪同時傻眼,這是蝦米意思?

大街上出現了詭異的一幕,一個二十多歲的俊美男子抱著一個六歲左右的小女孩兒大步走著,一隻白色小毛球吊著女孩的衣角一晃一晃,時不時地嘴裡對女孩嚎叫,男子便踹他幾下,接著它安靜了,再叫,再踹,再安靜,再叫,再踹,再安靜……

布丁可憐兮兮地拖著慕寒雪的衣服,在那晃啊~晃啊~那個男人好兇殘啊!!!


慕寒雪捂臉,好丟人!好兇殘!好喪心病狂啊!

龍溟得意地繼續往前走……

今日四更送上~~~珂玥今天很勤勞有木有啊~~~明天拍賣會開始了哦~~~~不知道雪兒的破級丹會被誰拍走啊?還有木有什麼寶物啊?龍溟能不能讓雪兒接受他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