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知自己被人截胡之後,這李國東直接氣得捶胸頓足,只有他自己心裏清楚,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想要搭上企鵝這輛車可就難有機會了。

正當李國東懊惱不已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個電話,有人主動上門求投資,而且還是他最近一直在研究的娛樂行業。

最爲關鍵的是,電話裏那人身邊還帶這一個長得十分不錯的小明星,對方在電話裏故意提出這一點,李國東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所以便欣然接受了一起吃個飯的請求。

於是這纔有了和宋乾爭奪包廂的事情發生。

李國東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和女人發生的那點事情,雖然他身邊從來不缺女人,但是這明星他還真是從來都沒有玩過,所以他便主動提出,自己選定吃飯的地點。

這家鳳滿樓是魔都爲數不多的高檔飯店,並且李國東在這家飯店裏還擁有着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之所以選擇這裏,一是因爲這裏足夠有檔次,而是因爲想要在對方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投資實力。

然而李國東卻沒有料到,就這麼一點小事,都被那個經理給辦砸了。

但對方人已經在路上了,這個時候也不是處罰那經理的時候,還是得先將包廂給奪回來才行,不然等會別人過來的時候,發現他連個包廂都搞不定,會怎麼看待他?


李國東怒氣衝衝的走向宋乾他們所在的包廂,開門一看,卻發現裏面坐着的是兩個樣貌十分青澀的年輕人。

本以爲對方會是什麼稍有實力的土老闆,卻沒想到只是兩個毛頭小子。

當然魔都這種地方,也是有不少富二代的,但是在李國東的記憶裏,眼前這兩人根本就不是那羣公子哥中的人。

“就是你們他媽的搶了老子的包廂?”李國東火冒三丈:“給你們五分鐘,趕緊給老子滾!”

李國東混了這麼多年,最拿手的本事便是審時度勢,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看到宋乾和周霖兩人,明顯就是兩個沒什麼實力的人,最多也就是兩個還沒有經歷過社會毒打的小年輕。

這種人他李國東收拾起來還是不用費力的。

“死禿子,該滾的人是你,別他媽的站在這裏影響老子吃飯的心情,瞧你那損樣。”周霖毫不示弱的回道。

論嘴毒,周霖絕對是宋乾見過最厲害的人,損起人來不留餘力。

而李國東一聽周霖這話,直接就炸了毛,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叫他禿子,周霖這話直接就戳到了他的痛點。

這李國東不過三十出頭的人,但是脫髮問題卻十分嚴重,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已經四五十歲了。

“艹他媽的!還真有不怕死的!”

李國東簡直怒到極致,但是他卻並沒有動手,因爲知道今天自己要帶美女回家,所以他沒有叫保鏢和司機跟着,是自己開車來的飯店,所以他也不敢貿然動手。

畢竟對方那邊可是有兩個人的,而且剛纔那個叫自己禿子的人,一看那身板,就知道不好對付,真動起手來吃虧的是自己。

於是李國東果斷掏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

“強子,把兄弟們都叫上,對,帶上傢伙,鳳滿樓!”

掛斷電話後,李國東的臉上露出了狠毒的神色,讓你小子囂張,等下打得你媽都不認識。

然而看到對方叫人,周霖有些慌了,他和宋乾兩人在魔都人生地不熟,顯然是要吃虧的。

一旁的宋乾,倒是面色如常,沒有絲毫的慌張。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自己佔理,對方叫來再多的人又能怎樣?並且宋乾心裏也早就有了應對的策略。

只見宋乾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說道:“叫人?以爲就你能叫來人?”

看到宋乾的舉動,周霖一愣,心想宋乾這小子,在魔都也有熟人?怎麼從來沒聽他說過?

電話接通。

“你好,這裏是魔都民生路派出所……請問需要什麼幫助?”

“我在鳳滿樓讓人給堵了,你趕緊帶着你的人過來。”

“對方人有點多,手裏還有傢伙,你們也帶上東西。”

說完,宋乾直接掛斷了電話,有恃無恐的看着李國東。

而李國東也懵了,對方還真能叫來人不成?但是轉念一想,強子就是這一片地方的地下土皇帝,對方能叫來什麼人?說不定叫過來的人還是強子的手下。

想到這裏,李國東不禁有些期待起來。

不到五分鐘,飯店門口便傳來了一連串的叫罵聲。

“艹他媽的,誰他媽這麼不長眼敢到強哥的地盤上來鬧事?”

“好久沒動手了,一會兒可得好好的過過癮。”

“……”

門口來了一羣人,光是看打扮,就知道這羣是什麼人,奇裝異服破洞鐵鏈,五顏六色的頭髮,以及手裏揮舞這的棍棒。

爲首的人,嘴裏叼着一根牙籤,劉海遮住了半邊臉,這就是強子了。

一羣人浩浩蕩蕩的走進飯店,嚇得那些在大廳吃飯的人,趕緊丟下碗筷逃了出去。

有膽小的女生甚至嚇得哭了起來,走掉的顧客,店裏也沒攔住,也不計較他們有沒有買單。 然而這羣人進到飯店之後,一下子就暴露了他們的本質,東瞧瞧西看看,被眼前這金碧輝煌的裝修給驚訝到了,完全忘記了此行的目的。

就彷彿是劉姥姥初入大莊園,滿眼都是不可思議,滿嘴都是讚歎連連。

看到這情況,周霖嗤笑一聲:“還以爲能叫來什麼貨色了,就一羣臭屌絲而已。”

宋乾也是有些想笑,這些人和龍彪比起來,簡直差的太遠了。

不過這些人雖然質量不怎麼樣,但是數量的確挺多的,而且手裏還都拿着傢伙。

大廳裏已經擠滿了人,店門口也圍了好幾圈。

不明真相的吃瓜羣衆們不敢過於靠前,只敢遠遠的觀望。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大陣仗?”

“聽說是兩個外地的土老闆,得罪人了。”

“有兩個土老帽來吃飯,一進門就陰陽怪氣的,還嘲諷那些在大廳吃飯的人。”

“這麼沒素質的嗎?”

同時在外圍觀的,除了這些吃瓜羣衆之外,還有兩個人,一個是長得有些肥胖的男人,一個是身材苗條顏值出衆的女人。

這女人身穿一條淡黃的長裙,梳着有些蓬鬆的頭髮,臉上帶着淡妝,五官長得十分的精緻。

這女人一出現,立刻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然而對於這種目光,她似乎早就習以爲常。

“劉總,我看要不還是算了吧?”

“算了?你知道我爲了約這李總出來,費了多少心思嗎?”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這次再拉不到投資,以後你就等着去跑龍套吧!”

這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和宋乾有過牽連的吳小蓮以及她的上司劉胖子。

這劉胖子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得來的消息,知道了這個李國東最近打算投資娛樂行業。

所以他才費盡心思聯繫上了李國東,帶着吳小蓮過來談投資的事情。

對於這次的飯局,吳小蓮本來是十分的牴觸,再看到眼前這場景,瞬間就有了退意。

再加上她從宋乾那裏已經提前得知了,接下來將要大火的電影,宋乾還提醒她早點離開這家公司,把握機會自謀出路。

然而宋乾對娛樂行業接觸不深,又哪裏知道想要自謀出路豈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不是吳小蓮不想離開公司,而是她根本就不能離開,強行毀約,她將面臨好幾百萬的賠償,並不是說走就能走的。

這對於吳小蓮這種三線小明星來講,就是一個天文數字,根本就拿不出來!

當然,劉胖子也是給吳小蓮指了明路的,只是吳小蓮不願意走那條路而已。

夢想固然重要,但是清白,卻是她的性命!

而宋乾也正是看中吳小蓮這一點,才願意提前透露消息。

但是宋乾卻忽略了,即便吳小蓮提前得知內幕,也沒有那個能力把握得住。

……

……

此刻的飯店裏。

強子手握棒球棍,指着宋乾。

“就他媽你叫宋乾是吧?”

早在幾分鐘之前,李國東已經託朋友查清楚了宋乾和周霖的底細。

這周霖倒是有些背景,不太好碰,然而這宋乾卻啥也不是。

讓李國東最爲惱火的是,他得知,自己前腳剛從企鵝公司出來,這宋乾後腳就跟了出來。


而且出來的時候,還是老馬笑臉相送,詢問之後,才明白,原來這個宋乾已經和企鵝公司簽訂了入股協議。

居然以區區兩千萬的投資,就拿走了企鵝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要知道,爲了和企鵝談判,李國東可是準備了足足四千萬的資金!


聽到這個消息,李國東差點沒氣死過去。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就是你小子截了老子的胡!

新仇舊恨加一起,李國東是說什麼也不會讓宋乾有好果子吃的。

當然,出來混,基本的道義還是要講的,既然大家都鋪開了攤子打算碰一碰,而且宋乾這邊也已經叫人了,所以李國東也不會選擇這個時候動手。

即便要動手,也要等到對方的人到齊之後,因爲這樣才贏的光彩!

他要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宋乾知道,得罪他李國東是什麼後果。

“我他媽只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要是你的人再不來,也就別怪我不講江湖道義了!”強子再次說道。

“強哥,跟他廢什麼話?先撂翻再說唄。”一個綠毛小弟說道。

“你他媽懂什麼?”強哥對着這綠毛小弟的腦袋就是一巴掌,說道:“傳出去老子還怎麼混?”

如果對方只有兩個人,那麼打了也就打了,但是對方既然已經叫人了,就沒有提前動手的道理。

而此刻,李國東的心裏,卻有了新的盤算。

雖然也想出口惡氣,但他是一個商人,比起讓人揍這宋乾一頓,他更想從宋乾身上撈點油水出來。

這宋乾能拿出兩千萬投資企鵝,看來也是個有錢的主,估計是哪個暴發戶的兒子,喝了幾瓶墨水,拿着爹媽的錢出來證明自己。

“怎麼樣小子?現在認慫還來得及。”李國東思緒一定,說道。

宋乾冷笑一聲:“呵,認慫?認慫就能放我們離開?”

“當然,我老李也不是不將道理的人,只要你乖乖認慫,我的這些兄弟們也不會爲難你們,不過嘛……”李國東欲言又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