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石肩膀上,嚟對着酒狂仙張牙舞爪的,看樣子想要衝過去,王石用臉頰親暱的拱了拱嚟,嚟這才安定了下來,眼神不屑的看着酒狂仙。因爲王石告訴它,對付他,沒壓力。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直接用手接住我的拳頭,王石,你很好。”酒狂仙拳頭一轉,身影閃爍又回到了原地。

王石淡淡一笑:“哦?這樣呀,那我應該感到自豪吧。”

“但是剛纔我卻是把力量封禁起來了,現在我讓你看看我真實的力量吧。”酒狂仙笑道。

接着酒狂仙把身上的休閒服一絲,“嚓”露出了酒狂仙身體健美的肌肉,如果說高明豪的肌肉是條理分明的話,那酒狂仙的肌肉就是充滿了美感和力感。

在酒狂仙說話之時,慧玲和尚就滿是震驚的看着酒狂仙。

封禁力量,這股力量也就被稱作封禁之力,這是一些大門派對門內弟子的一種管轄和歷練。看看你能夠用最少的力量,做最多的事情。

但是他卻沒聽說過,超越九重天的人也封禁自己的力量。要知道突破需要力量,也許就是那麼一絲絲的力量缺少就導致突破不成功。

而且修行者在虛境以上的層次,也就無法封禁自己的力量了,因爲這是對氣的一種力量而不是僅僅侷限於肉體力量。

所以慧玲和尚震驚,這酒狂仙從未到虛境開始就封禁了自己的力量,到現在都沒解開過。

“酒狂仙,沒想到你還把你的力量封禁了起來,不知道你封禁了幾層,兩層?三層?”慧玲和尚雖然心裏震驚,但是那乖巧的臉上卻滿是好奇,他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不會把心裏的感受表現出來。

酒狂仙轉了轉自己的腦袋,等腦袋骨頭髮出“嘎嘣嘎嘣”的骨頭碰撞的聲音,聽慧玲和尚的問題,輕輕一笑:“也就五層而已。”

當年的五層也就是如今的五層,力量是會隨着修爲提升而提升的。當年的五層也許力量很小,可是到了實境的話,五層力量足以起到顛覆性的作用了!

而這時,酒狂仙的身子一震,好似一面鼓被敲了一下,酒狂仙整個身子一股力量的波紋浮現。

解除封禁了。

在酒狂仙解除封禁之後,給王石的感覺居然也帶着點點壓迫了,這感覺就好像在山田組和藤原上面對一般。

此刻酒狂仙沒有到清境,可是其的力量已經到了。

“砰。”

又是一陣力量的震動,引得凡是聽到的人感覺自己心跳一頓,好像被什麼壓制了瞬間。

藍魔門的人如今已經完完全全成了外人,好像天下宗和九宗纔是這裏的主人,從最開始酒狂仙來了,藍魔門就被受搭理了,只能在一旁看着。

不是朗文等人不想離開,是離不開呀,周圍的氣場已經遍佈了,也許自己踏前一步進入人家氣場,人家把自己宰了也說不定。還有,這裏可是藍魔門祖宗留下來的,可不能在自己手中毀了呀。

“酒狂仙,我勸你吧快速戰速決了,要不然等會兒我天下宗突破清境的帶隊過來,你還走不了這就麻煩了。”慧玲和尚雖然感受到此刻的酒狂仙自己不是對手,但是嘴上的功夫她跟着邪祖和尚學了不少。

酒狂仙當然能聽出慧玲和尚對自己的嘲諷,說自己磨嘰嘛,笑道:“慧玲和尚,你就說吧。我看明天的你還能繼續說嗎?動手!”

隨着酒狂仙的一聲令下,在他身後所跟着了三十多個修行者也加入了戰團,這其中和天下宗一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不是古惑仔的戰鬥,但是一拳一腳下來,比起一輛全力行駛產生的力量都要大。

高明豪沒動手,他呢在小野木萍的照顧下閃到了藍魔門等人的身旁,這貨還給朗文他們投去了一個善意的微笑。

場中,拳印翻滾,嬌喝大喝怒喝聲不斷的傳來,而且人影穿梭不定,但總體來說,天下宗還是被壓着打的。這沒辦法,人家的人多,拼的是人數。

慧玲和尚和這次帶來的另外兩名實境後期,需要面對九宗帶來的六個實境後期的強者,平均下來一個人兩個。


只有王石和酒狂仙這邊是單打獨鬥,兩人都沒展現出自己的氣場,王石是不能使出自己的氣場,周圍都是天下宗的人還有自己的哥,因爲他的氣場有三種,屍氣氣場,腐蝕。死氣氣場,麻痹。殺氣氣場,讓人瘋狂。

酒狂仙則是完完全全享受巨大力量的快感,而且他的氣場也是會限制他人動作的氣場,所以也不想用。

兩人的戰鬥很是平淡,偶爾會有一陣“咦”“哦”等疑惑的字節發出,再加上拳頭相擊的聲音,然後就沒了。

但是兩人的戰鬥卻是最浩大的,此刻兩人戰鬥是膠着狀態,你一拳我一拳的襲來,在出招的時候還要注意閃避,閃避的同時還要反擊。

這時,在王石肩膀上的嚟被酒狂仙襲來的一股拳風所刮到,眼看就要落下去了,王石身影一閃晃出了五米開外,而酒狂仙的拳頭也就直接的落在了一旁的山壁上。

只聽“轟”的一聲,拳頭離開石壁上並沒有一點痕跡,這讓觀察的人有點懷疑剛纔那拳看樣子很犀利居然是外強中乾。

這想法沒有持續多久,那石壁上一大片的裂痕“嚓嚓嚓”的出現,把衆人的懷疑也裂開了。

捏了捏嚟的柔軟身子:“去去去,去你媽媽那裏去。”

高明豪聽到王石的話,一愣。嚟的媽媽?接着就看到王石直接一拋,把嚟對着身旁的小野木萍丟來,哇考什麼情況,小野木萍成了嚟的媽媽,也就是說王石這丫的承認了小野木萍的身份。

高明豪突然奸笑了兩聲:“也許是那傢伙在這兩天把小野木萍給推倒了吧,怪不得我今兒看他這麼有男人味。”

自己也想推到呀,等回去總要尋個時間,把雪梅叫出來,讓自己推推。不是高明豪不叫胡瑤琳和範紅娘她們,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如果在場人知道高明豪現在所想的,恐怕都會集體愣神,這貨還真的是想得到呀…… 兩個在外邊無緣插手戰鬥的九宗實境初期的修行者東看看西看看,最後就把目光鎖定到了高明豪的身上。

高明豪呀,可是邪祖和尚的師弟,如果能夠把他給宰了,自己的功勞不說最大但是也挺大的吧。

雖然坐在高明豪身旁的小野木萍他們有點看不透,但是這會兒的氣場拳風的阻礙,使得氣息想要感知也無法做到。

看那女孩和高明豪在一起,沒有插手的意向,恐怕修爲也就那麼點吧。

想到這裏,兩人對視一眼,分別從兩邊直接包抄把高明豪和小野木萍給圍在了中央。

這兩人也是後來纔過來的兩人,本來兩人就是負責包圍的,可是天下宗的人卻沒有一個逃,這讓他們沒事做前來幫忙。

故此就不清楚小野木萍的修爲,還有他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關傑,小野木萍懷中的嚟。

高明豪看得興奮,修行者的羣架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到的,也不是平常能夠看到的。

這些宗門可是很少會如此大動干戈,這次是九宗意圖站上四大門派的位置,纔對天下宗動手的。

正看得開心,忽然看到兩道人影飛快的對着自己這個方向奔來,這兩人要幹嘛呢,高明豪自認用腳指頭都能想到,對付自己呀……

但是高明豪不害怕,自己身旁有着小野木萍,這小妞是自己弟妹也是一個實境後期的高手,自己怕什麼呀。

小野木萍也感受到了那兩個人的殺意,是對着自己和高明豪的,不屑的一笑,這兩人太弱了。

但是心裏的震驚也不少呀,在R國的時候以爲山田組就算是強大了,長老級別的人物都有着七八人,而且全是實境以上的。

可現在呢,雖然天下宗的長老規格比較低,但是小野木萍在這幾天也看出了,天下宗至少也有着三十多個實境以上修爲的人物呀,怪不得太上長老會如此對待。


而現在呢,雖然蹦出了一個挑釁天下宗的門派,一下子就帶出來了這麼多的虛境以上的高手,實境以上的高手也有着二十來人呀,恐怖至極。

Z國果然是強大,除去四大門派其他的門派也這般強大。

正思索間,那兩九宗的實境初期的人也衝到了高明豪和小野木萍的面前。兩人分別提氣攻擊高明豪和小野木萍。

嚟本身就憋火呀,剛纔酒狂仙那一拳讓自己居然抓不住王石的衣服,差點落在地上,這對他來說太丟臉了,故此火大。


現在見到有人送上門來,而且看都不看自己,當自己是擺設呀。

“哇唔……”

嚟嘶吼一聲,從小野木萍的懷裏躍出,直接奔向了對着高明豪來襲的那人。它也能夠看出,高明豪是打不過人家的,小野木萍也沒壓力。

前來的實境強者見一個像貓又不是貓動物飛來,伸手象趕蒼蠅一般一拍,把這礙眼的動物給趕走。

可這一拍,居然沒拍中這隻古怪的貓。

這也是因爲嚟的身體強度太弱,他的攻擊力是能夠相當於實境中期,可是身體防禦力卻最多能夠趕得上人類的五六重天,可經不起實境初期的人一拍呀。

嚟繞過那人的巴掌,緊接着就來到了此人的腰間,想都沒想伸出他的爪子猛然向前一揮!

在和王石顫抖的酒狂仙越大越震撼,眼前人從最開始的閃避到最後居然直接和自己的硬碰硬的對拳頭,要知道自己的力量可比起清境來說也不低呀,眼前人居然敢於和自己拼拳頭,而且還沒有落下風。

說實在的,酒狂仙的力量是達到了清境,可是清境的人使用力量卻很少,因爲清境不再是以力戰鬥,而是跳動身邊的氣場自主戰鬥。

王石對戰清境還會有壓力,畢竟人家的力量完全融入了氣場之中,可硬碰硬,王石怕過誰? 漫威救世主 。如果說屍王只是普通進化的話,那屍聖就是超級進化了。

這時酒狂仙忽然看到自己兩個手下居然撲向了高明豪和小野木萍,而且嚟已經盤旋在了其中一人的腰間。

“笨蛋,快回來!”酒狂仙一拳震開王石對那兩人怒吼道。

那兩人還不知道爲什麼酒狂仙要吼自己,但是酒狂仙多年來在他們心中的威信已經打到了幾點,故此就想抽身離開。

可嚟會讓他們這麼簡單的離開麼?

而且如今的嚟已經在此人的身上了。


“哇呼”嚟低吼一聲,前爪輕輕的往前一探然後往後一拉。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可是這聲音好像沒有說完似地,彷彿就在最中央的部分被人打斷了一般。

緊接着,被嚟所盤旋的那個實境初期的修行者,身體居然一下子斷成了兩截,臉上瀰漫着不可思議的神色。

周圍人也把視線瞟了一眼這裏,戰鬥這麼久這還是死去的第一人。

這一幕看在剛纔和此人一起來的同伴眼中,這鬼東西是什麼呀,居然一下就把自己同伴給生撕成了兩截,這可不是普通人呀而是實境初期的修行者,身體強度莫說撕咬,即使兩個大卡車互相拉扯也做不到呀。

跑,得趕緊跑。

可嚟會讓他這麼輕易的就逃走了麼。

剛纔它也聽到了酒狂仙想要這兩人回去,丫的我打不過,這兩人我總打得過嗎。

生撕了一人,嚟化爲一道白影就對着另外一人撲去。

那人見狀,嚇得更是膽顫呀,這鬼東西找上自己了。

但是嚟的速度顯然比他快上了許多,這人才堪堪跨出不到三米遠的地方,嚟已經來到了他的腳下。

嚟的個子比起人類來說,很小,雖然有着普通人的大腿大小,但是個子還是不夠高,只能擡起自己的小腦袋仰望着眼前人。

“啊!”

那人大喝一聲,在危急關頭,他求生的本能穩穩佔據他的心間,見嚟擋住了自己的去路,揮手就是一拳居高臨下的對着嚟砸去。

“砰。”

拳頭落地,周圍揚起了點點沙塵,可是那人卻感覺到自己沒有擊中那鬼東西,這時的他忽然覺得脖子一亮,雙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嚟,嗜血。

故此在劃破此人動脈之時,就坐在此人的太陽穴上喝起了這人的鮮血。

鮮血入體,嚟的身體也從雪白變得通紅,好似有着一個紅色的燈泡在它肚子裏面點亮了一般。

喝完鮮血的嚟比起平常乖巧的嚟多了一分妖異,而且那眸子之中閃爍的光芒也是詭異的紅色。

“哇唔……”

嚟身影一閃,加入了眼前的混戰。

嚟的嗜血,高明豪這還是第一次見識,看着那人本來已經死了,可是在被嚟吸收他鮮血的時候,整個身體還是不斷的抽搐着。

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高明豪的心靈。

也許高明豪是比較大頭的,或者說他思考的方式不一樣。但是眼前發生的,卻讓高明豪臉上的笑容消失。

這一幕不是很血腥,也不是很暴力,或者說很平常。

可高明豪卻在想着,人爲何要爭鬥,爭鬥就有死亡。而他們爲何要對自己動手,還是因爲自己弱。

原本他考慮過這個問題,可是在自己有了王石之後,而且加入天下宗之後,這份念想也就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