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多掌聲中,百目縮在袍帽里的眼角閃過一絲反感的光芒,什麼大個子小個子,這敖興顯然是瞧不起人。

「那麼好,再有就是來自東域的,陳風,以及漂亮的女子許瑩瑩。」

「陳風!」

「陳風!」

「他就是陳風……」

當陳風這個名字一出口的時候,場中很多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以至於很多道目光齊刷刷的掃向了前排的李無雙。

陳風在交易鎮和李無雙對持的事情,早已經過多人的口述傳遍了整個武者圈,對於武者來說,這簡直成了一個笑談。一名二星宗師境的小鬼,竟然敢公然對抗達到了天地鏡的李無雙,眾人在感慨陳風不要命的同時,也在默默的嘲笑李無雙。

「混賬東西!」李無雙萬沒想到陳風會以選手的身份出現在這裡,這下無形中又令他有些下不來台,要不是知道三皇子在暗中觀看,他恨不得直接衝上去秒殺了陳風。

「這傢伙,竟然還是一名精神力者,而且看來天賦很高的樣子。」遠遠坐在人群中的葛永康,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開始猶豫了,猶豫之前對陳風的冷漠,似乎是一種錯誤。

一個二星宗師境的武者,並不算什麼,但若是精神力達到谷丹的那種級別,那價值可就大了。

眾多人中,最為驚訝呆徹的,要數紫紅英了。


紫琴和紫菊都是紫家的小輩,很多事情他們都不知道,也沒資格了解。但紫紅英作為長老,所知道的可要比她們多得多。

之前他就開始懷疑,陳風這個名字,以及他從東域而來,似乎這並不只是個巧合。而今,當她親眼看到陳風麽樣的時候,所有的謎團都解開了。

陳風,簡直和那個陳辰一模一樣,那個毀了她紫家二十年的陳辰。

「呵呵,小傢伙,老李似乎很恨你啊,你可要小心一些。」敖興看著李無雙那放火的雙瞳,忍不住和陳風低語了一句。

「我知道了。」陳風的回答極為淡然,甚至他在和李無雙對視的時候,也一直很淡然,根本就沒有一絲懼怕的感覺。

敖興微微愕然,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少年有什麼依仗能夠跟天地鏡強者這般較勁,但這份膽識和氣魄,卻令他刮目相看。

「最後,便是我們西域,也就是四職業公會總部的兩名選手,小郡主馮曼,以及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谷丹。」

嘩……

這一次,掌聲雷動,谷丹和馮曼所接受的掌聲,要比先前六個人加起來還要熱烈。

「好了,接下來就是分組戰鬥了,為了不出現內鬥情況,我們分別將同一區域的兩個人分在不同的組。好了,現在我來抽籤,決定你們的對戰順序。」

敖興隨手一揮,八個能量球出現在掌中,他隨手捏開一個,只見上面寫著谷丹的名字。

「一組一號,谷丹。」

「一組二號,白奇。」

「一組三號,龍二。」

「一組四號,許瑩瑩。」

第一組四個人全部就位,敖興並沒有把統一地區的人分在一組,對於這個結果,只有白奇微微有些惱怒,其他三人,並未多說什麼。

敖興將剩下四個能量球依次捏爆。

「二組一號,馮曼。」

「二組二號,百目。」

「二組三號,白琳。」

「二組四號,陳風。」

遠遠的高大建築物中,三皇子細耳聽聞敖興的分組情況,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撇,低聲笑道:「這敖興看來早已暗中摸清了眾人的實力,這般分配,很是均勻,看來今天這場比試,會有好戲看了。」

身旁的老者一見三皇子來了興趣,不由微微一愣,忍不住問道:「三皇子,您的意思是,這些人中,還有能跟谷丹媲美的?」

三皇子微微點頭,目光微咪道:「那個百目,很厲害。還有白家兄妹,她們似乎有點依仗。至於那個陳風嗎,傳言他和李無雙在交易鎮打鬥,這小子倒是有點意思,連天地鏡都不放在眼裡,這般骨氣,倒是令人敬佩。」

「請一組一號和二號,二組一號和二號,登台準備交戰。」

聞言,谷丹,白奇,馮曼,百目,分別踏上了兩個比斗台。

「按照四職業大會的規則,你們可以隨意施展武元力精神力,乃至四大職業的力量對抗,掉下場中或是主動認輸,便算輸。好了。比賽開始。」

隨著敖興一聲令下,四道身影同時動了,武元力精神力互相釋放開來,再加上丹藥,神兵,靈陣,各種能量加持,使得兩場比賽都異常精彩。

「同級別的戰鬥中,沒人能敵得過精神力者。」李無雙坐在前排,給出了一個中肯的評價。

「僅僅不到五個回合,谷丹要贏了。」周偉驚聲叫道。

「那名叫白奇的傢伙,也達到了兩星宗師境,而且精神力也很強,不至於這麼不濟。看樣子他是知道即使再努力也敵不過谷丹,所以想要保留實力了。」許亮也是瞧出了端倪。

砰~

就在話音剛落的時候,白奇後背中了一掌,口吐一道血劍,飛身躍下了比武台。

「哥……」白琳上前攙扶,冷眼掃了谷丹一眼。

「這混蛋,我故意讓他,只求一敗,沒想到他出手還是這麼狠。」白奇用很小的聲音憤然說道。

「第一局,谷丹勝。」

嘩……

場中掌聲雷動,就在眾人鼓掌的時候,那令一個比斗台上,馮曼也是倒飛了出去。

相比較白奇,馮曼可要殘得多,她嬌軀直接撞在了一塊石柱上,眼睛一翻,霎時昏迷了過去。

… 嘶~

所有人倒吸了口涼氣,誰都知道,馮曼可是小郡主,和皇室那邊還有點親戚,在帝都可是出了名的誰都不敢惹的主。

這沒到幾個回合,就被人踢下了台,而且直接昏迷,看樣子受傷不輕。

百目瘦小的身形筆直的立在場地,袍帽帶給他一絲神秘感,那稜角分明的臉頰上,閃過一絲不削的神采。

「煩人的女人,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淡淡的聲音,從百目口中發出,聲音雖然很低,但在場眾人耳朵機敏,自然是聽的清楚。

從剛上場開始,馮曼就一直喋喋不休的對百目冷眼相對,在她看來,百目只是一個實力一般的小矮子而已。但是結果,卻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高塔之上,三皇子微微一笑,那笑容由心而發,在這帝都,在這西域,還真沒幾個人敢對馮曼這般辣手摧花。但是百目敢,而且從頭到尾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今天真是來著了,接下來的比賽,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敖興愣愣的看了看百目,然後急忙吩咐人去將馮曼抬走治療,對眾人高聲叫道:「百目勝。」

嘩……

這一次掌聲雷動,很多被馮曼惹過,又只能忍氣吞聲的人,振臂高呼。百目為他們出氣了。

「下一次,一組三號四號,二組三號四號登場。」敖興又招呼道。

陳風和許瑩瑩對視了一眼,兩人隔空撞了下拳,然後分別踏上了兩個場地。

許瑩瑩,對抗的是龍二。

陳風,對抗的是白琳。

龍二性子大大咧咧,好戰,不服輸。在見識過陳風在飯堂對付谷丹的手段以後,對陳風讚賞有加,兩人時常在青松區域交流,關係還算不錯。

「你就是東域的另一名選手?昨天才到的?」龍二跟陳風關係好,所以對許瑩瑩,也客氣許多。

「不錯,還請多多指教。」許瑩瑩同樣正色回應。


龍二點了點頭,笑道:「你的態度很端正,天賦也不錯,但武元力和精神力的造詣還差那麼一點。和陳風想比,你弱了不少。」

「那和你相比呢?」許瑩瑩微微一笑,她已經從吞納戒中掏出了幾十個拇指大小的捲軸,這是她的拿手手段。

「和我比,自然也差了不少。不過,我和陳風是朋友,咱們只論輸贏,我不會傷你的。」龍二露胳膊挽袖子,準備迎戰。

與此同時,另一個比武台。

白琳正視著陳風,這個男子的實力,她見識過,心中有幾分底,所以說起話來,很有自信。

「你認輸吧,免的受傷,我也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殺手鐧。」白琳如實說道。

陳風眉頭一挑,青虹琉璃斬都沒有拔出,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他望著對手,有些莫名的說道:「我感受過你的精神力,並不比我強大,而且你的武道等級也只有二星宗師境而已,比我還要弱上一些,你跟我說這些話,依仗又是什麼?」

陳風看的很准,在場八人中,只有百目和谷丹的精神力和他相差無幾,但也都比他稍弱一點。但二人的武道等級強,對陳風來說是勁敵。

不過這個白琳,他的二星宗師境,還停留在初級階段,而陳風雖然也是二星宗師境,但他已經快要摸索到突破的跡象了,也就是說,他已經一步踏入三星宗師境了。

「你若逼我,你一定會後悔。」白琳自知陳風說的沒錯,但她依舊對勝利沒有絲毫動搖。

「不戰而逃,才會後悔。」陳風淡然一笑,不再多說什麼。

龍二和許瑩瑩的對持率先結束,兩人終於開始動手了。

唰~

許瑩瑩依舊用她的老套路,以小靈陣圖拋灑全場,形成諸多短距離傳送陣,然後踏入其中,以在十幾丈的範圍內形成瞬移效果。

這一招,在對付五大院的學員的時候,頗為管用,一旦這招試出來,很少有人能夠戰勝許瑩瑩。

不過,許瑩瑩卻沒有想到,今天他要面對的,可不是普通武者,而是一名真正有天賦的精神力者。


就在許瑩瑩剛剛將幾十個紙團拋灑的時候,一道火光,便是兇猛的朝她撲了過來。

「飛焰,虎撲。」

作為一名煉器師,龍二的戰鬥經驗頗為豐富,第一眼看到前者拿出靈陣捲軸,就知道她想要幹什麼了。

撕拉~

捲軸已經拋出,龍二的時機抓的很准,許瑩瑩根本再難收回。面對自己的幾十個捲軸即將落入火焰之中,她也只能銀牙一咬,藉助這一點點時間,快速的打起了結印來。

一道火焰,將那些捲軸統統化為飛灰,半空中能量異動,而許瑩瑩的身形,卻快速的消失了。

龍二沒用動,只是站在原地仔細感知,對方沒有去冒險去救那些捲軸,已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知道,只要許瑩瑩心有不舍,不夠果斷的話,那她一個回合就會輸的。

嗡~

在龍二的身後,短距離傳送陣光芒閃動,霎時間,許瑩瑩的身形鬼魅般出現。

「落櫻掌。」

「霸王拳。」

龍二回身就是一拳,剛猛的拳風直接打在了前者的掌心,就聽轟的一聲,許瑩瑩竟然是直接崩散了開去。

「怎麼回事?」全場當即大驚,他們作為武者,不相信憑龍二一拳就能將許瑩瑩整個人都打成齏粉。

在點點晶瑩的能量飄落的時候,那傳送陣光芒又是一亮,又一個許瑩瑩顯露出來,飛身就是一腳,直接踢在了龍二的胸口,將龍二給踢飛了出去。

嘩……

全場嘩然,很多人驟然明白,剛剛第一個許瑩瑩,是靈陣師的幻象靈陣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