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神、魔、仙、鬼、妖、人混亂一片動蕩不安的亂世里,他不想扯進趟這渾水。

如今人間太陽神炎帝與火神祝融共同治理天南一萬二千里的地方,少昊與水神共工建立天西一萬二千里的地方,顓頊與海神禺強治理天北一萬二千里的地方,青帝伏羲與造人女媧及屬神句芒治理天東一萬二千里的地方。

他曾應允盤古不為善也不為惡,他雖收留不少散仙與妖在昆崙山並非用於作惡,只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古循對著她施上古法術,希望對其破繭有幫助。

天突然驟黑巨大的黑洞在空中旋轉,狂風暗流一股很強的力量在流動彷彿要將這個島嶼吞噬。

古循猛得對黑洞施法,這個黑洞是極淵只要被吞噬了便永遠消失,可惡是誰引來的吞噬之陣?

黑洞越靠近吸力越強,把花草樹木摧毀得一片狼藉「但凡修仙者都速速下山,護王素」他用盡全力吼,他已無力護他們周全。

雖然主人有命可所有的妖都不動用盡全力去對抗極淵,這力量太強了他們根本是力所不能及。有一些稍弱的妖被吸了進去瞬間消失。古循只好暫停對後面一群妖,手一揮全部滾下島嶼然後繼續與極淵對抗。

突然天空放晴了,一切恢復平靜這片島嶼一片狼藉,古循耗費太多真元與靈力癱軟在地,極淵的目標不是他也不是這島嶼那它的目是什麼? 「天神果這樣的奇寶,在蒼南城怎麼可能賣得上高價?我聽說這場拍賣會,是想將天神果的價格炒上去,要知道天神果可不止一枚,這裡價格漲了,金溪城也會受到影響的。」改志澤道。

「原來如此,那要是炒不上去呢?」風長岳道。

「怎麼可能炒不上去呢,不是還有托嗎?」改志澤笑道。

「也是,到時候真要拍出一個天價來,哪個冤大頭會買,最後天神果還在聚寶閣手裡。」風長岳道。

聽風在呢喃,我向你告白 這時,激烈的競價也開始了。

「好寶貝,我出一億五千萬!」姬家的姬正平道,他神色威嚴,志在必得,先前被凌天搶走木靈珠的事,似乎並沒有影響到他。

「這天神果我們姬家一定要得到,我倒要看看誰爭得過我們。」姬明心哼了一聲。

「此果是公子凝練修為,更上一層樓的最好補品,一定要得到,不過這次拍賣會足足來了三十多位靈嬰境修士,財力強大的不在少數。」一個僕人道。

「那又如何?論財力,誰爭得過我們姬家,敢爭得,全部打下去。」另一個僕人道。

「姬家真是有錢啊。」風長岳道。

「那是,當初姬明心晉陞靈嬰,價值二十億一枚的結嬰丹,他爹給他用了八枚呢。」改志澤諷刺道。

庶女的美好生活 「兩億!」這時又一個靈嬰修士叫道,只見他面容白皙,俊雅出塵,身邊還簇擁著兩個靈嬰境修士,如下人一般恭謹的站在身後,一看就是尊大人物。

「是澹臺家的澹臺友易啊!」

「澹臺家也是極為古老的家族,十大家族之一,號稱收藏古寶過千,論財力,與姬家不相上下呢。」

人群議論紛紛。

「兩億兩千萬!」又一個蒼老的聲音叫道,卻是一個身穿巫族服飾的老者。

「是花家老祖花文清,花家的財富可比不上澹臺家和姬家,他來湊什麼熱鬧?」

「這你就不懂了吧,花家掌控著迷霧森林好幾條商道,據說這幾年得了不少寶貝,賺了大錢呢。」

「三億!」一個慈眉善目,老態龍鐘的綠袍老者叫道。

這一下直接加了七千萬,如一尊黑馬殺入競價,震得不少人耳朵嗡嗡作響。

「是仙原陸家的陸明昌,想不到連這尊大神也來了!」

「姬家、風家、改家、澹臺家、慕容家、葉家、陸家,隨便數數,十大家族就來了七家,真是盛會啊。」

人群一陣感嘆。

「四億五千萬!」

「五億!」

「六億!」

「七億!」

……

「十億!」

天神果的價格越炒越高,當炒到十億價格時,只有區區兩三個人競價了,就連自詡豪富,放言一定要拿下天神果的姬家,也沒有了聲音。

要知道就算是溪國十大家族,短時間內能拿出的最大資金,也就二三十億而已,十億已相當於傾族之力,來買一個只是提升神識的果子,似乎太浪費了。

同時,不少修士也看出來了,抬價的幾個修士,都不是十大家族出身,根本沒有相符的財力。

原來是聚寶閣找來的托呢,就是為了把天神果的價格抬上去。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沒有人願意當冤大頭。

「凌前輩,都炒到天價了,你就算有錢,也買不到天神果了,我看這裡有不少托呢。」姬明月道。

「別叫我前輩,把我叫老了,叫我凌天就成了,我也沒想過買天神果啊。」凌天道。

「沒想過?你不是說你是為了天神果來這裡的么?」

姬明月還有些不明白,凌天發言道:「零億!」

凌天說出的這個價格,讓所有人都震驚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凌天身上。

「是不是喊錯了?零億,那不就是不要錢嗎?」

「這人是誰啊,來搞笑的?」

「慎言,那可是寂滅冰帝。」

「寂滅冰帝,就是滅掉血刀門,殺死葉家葉瑞龍的寂滅冰帝?」

湖心亭的竹千秋也是愣了一愣,然後疑惑道:「凌道友,你確定是零億?沒有說錯?」

「沒有錯,就是零億!」

眾人還在議論,凌天猛然起身,身形如一支離弦的箭,不帶任何煙火氣,輕飄飄的落在了湖心亭上。

凌天人還未至,一道靈力向放著天神果的玉盒捲去。

「放肆!」竹千秋暴喝一聲,靈力一震,正要激發法術,凌天隨手一劃,一道弧形黑光斬出。

魔光斬!

竹千秋雖然是靈嬰二重的修士,但面對凌天包含海量魔氣的一擊,也是力有不逮,不由自主的後退。

凌天趁勢將裝著天神果的玉盒抓到手中。

全場驚寂!

人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是搶劫了?

竟然有人敢當著三十多位靈嬰境修士的面,公然搶劫?

都市之最強黑科技 這已無法用膽大包天來形容了,這是要日天日地啊。

姬明月嘴巴張大到足以吞下一枚雞蛋,她身後三名靈嬰境的護衛也石化了一般。

凌天做出來的事,簡直是瘋狂作死,突破了下限,讓人無法想象。

「這枚天神果,我要了,有誰不服?」凌天睥睨全場,淡淡道。

「寂滅冰帝是吧?就憑你一個人,也敢放肆?這裡是聚寶閣,溪國修士雲集所在,豈容你一個外來人橫行霸道?」一個靈嬰境修士指著凌天道。

「你不服嗎?」凌天道。

「我不服。」那靈嬰境修士道。

「那就滾上來,單挑啊!」凌天吼聲如雷,震得花園中嗡嗡作響。

那修士強忍怒氣,臉色通紅,道:「我不服,也不和你單挑。」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輕笑聲,每一個靈嬰境修士,都是大有尊嚴之人,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也不容易。

除了這修士,其他人都沒有說話,人人都知道,凌天只手屠滅了血刀門,更在紅葉大市場以一敵四,斬殺靈嬰二重的葉瑞龍。

剛才凌天催動威力巨大的魔氣,逼得姬家低頭,除了少數來晚的,更是被絕大多數人親眼所見。

一對一,沒有人有自信戰勝凌天,而且凌天搶得是聚寶閣的天神果,又沒有搶到自己頭上,不少修士都抱著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態度,看著熱鬧。

凌天見震懾達到效果,就算自己跑路,也不會有多少人追趕,正要離開。

「凌天,我承認你非常強大,但今天,你註定要死在這裡。」閣主竹千秋突然說道,眼中泛著莫名的笑意。

竹千秋話音未落,啪得一聲,異變突生。 蘇心優聳聳肩道「嗯,我不會再回去了,再說我現在是個凡人再回極淵也是回不了。」

「那就好。」

何弘翰放心地一把抱起她走向床去,想低頭親吻與她做夫妻之事,可她卻變回了淵王的樣子,讓他親不下去。

「翰哥,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但你要先答應我不能生氣。」

想把她將阿狸兒子送去極淵的事情告訴他,又怕他生氣這樣對待他的救命恩人。

何弘翰寵溺地親親她道「嗯,說吧我不會生氣。」

蘇心優老實說「我把阿狸的兒子送進了極淵。」

極淵那個地方是進去了就出不來的,除非是淵王以上的官職。

何弘翰吃驚道「為何?你不是已經不在乎阿狸的存在了嗎?」

「我是不管她在哪啊,可她兒子就是將我送去上古時代的惡魔你說我該不該送進極淵讓他好好改造改造?」

「該該,不過老婆你怎麼知道他就是那個惡魔?」

「他自己承認的,又不是我逼他說的。」

「嗯,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去極淵也是最好的結果,只是苦了阿狸,養了幾年的孩子就這樣被人送走永生見不到一面。」

「你心疼她了是不是?」看他心疼阿狸的樣子,蘇心優一下子來火了。

「不是,我不是心疼她,而是覺得她可憐,畢竟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

「如果你覺得她可憐無辜的我是壞人,你走吧,去守護她,別在我房間。」

他說的這是什麼話,讓蘇心優很是生氣,什麼叫做她並沒有做錯什麼?如果不是她,她能這麼慘的被送去上古時代,十分慘的想見兒子老公都見不到?

「老婆別生氣,是她該行了嗎?」

「哼,你嘴上這麼說,心裡可不是這麼想的,你就是認為我欺負了你的救命恩人。」

「不不不,我不是這麼想的,老婆別生氣,我這不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嘛,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情確實也是要講清楚,蘇心優也沒再生他的氣跟她講這事的原由。

「那個孩子並不是阿狸的,她的孩子早在肚子里就沒有了,她一直把一個惡魔當成兒子養,而這個兒子就是把我送去上古時代的人,阿狸拿了條件交換我一輩子都消失在世間,如果讓我去投胎的話,我很快又到了凡間進行新的一任輪迴,可阿狸連輪迴都不讓我輪迴直接救那惡魔送我去上古時代變成一棵草,你說這女人是多想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蘇心優是越說越氣憤,她向來都好強從不讓人欺負半分,這阿狸借著救過自己家的老而把自己踩到腳下還扮演著弱者,這就讓她十分的氣憤了。

「老婆別生氣啊,我知道都是我不好,當初就不應該讓她救了我,然後傷害了你。」

本來是對阿狸生氣的蘇心優一聽到何弘翰這樣說,她更生氣了,突然覺得這樣男人有點不值得她對他付出那麼多,擰著他的耳朵生道「哎,我說何弘翰,你明知道我在生氣,你還故意這樣提從前她救你的事對不對?你那麼喜歡,你叫她老婆去,我要回極淵當我的王!」

過分的男人。

「別別別,老婆,你別生氣好嗎?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當初就該死了不害老婆傷心生氣。」他趕緊的拉住生氣的老婆哄她。

「得了吧,何弘翰,我今天就把話講清楚,你家老人不要跟我講你那便宜兒子的事情知道沒?也讓她們別來問我,別來煩我,不然的話,我會把阿狸做過的事情全抖了出來,不然我可不背壞女人這個鍋。」

「不會不會,你放心吧,我娘不會把阿狸兒子被你帶走的事情怪到你頭上的啊。」

「那還差不多!你也知道,你那便宜兒子可是個禍害,我要是不把他送進極淵,長大了之後他在凡間大開殺界,可別怪我不管,到時我可是管不了了。」

明明就是她帶走了阿狸的兒子,蘇心優非要他們一家子的人都不能把這事怪到她頭上來,她就這樣,做了什麼都要人擔著。

「是是是,我知道我老婆是最偉大的人了,都是為了天下蒼生的安危著想,我們都不怪你,我會去跟阿狸講,跟我娘講跟我爹講阿狸兒子的事情。」何弘翰非常狗腿子的給捏捏肩捶捶背的討好她。

見何弘翰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蘇心優也算是放心了,就怕他像從前那樣執意要留下阿狸。

「行吧,本王今個兒就原諒你,小何子快來伺候本王。」

「是是是!」

離別了那麼久,何弘翰是真的特別想她了,抱她到床上,細細的端詳著她,就像在看什麼寶貝似的。

她也是好久好久都沒看見過他,很想他,很想…

以前極淵的人不能跟凡間的人做夫妻之事,會破了極淵的氣,那氣一但破了,那麼她就活不久了,現在好了她是凡人不必擔心。

等了他幾千年,就算她是女漢子也會有害羞的時候,側過身去對他說「你輕點,她還是個女孩子。」

….

第二天一早,蘇心優睡到很晚才起床,當她醒來時何弘翰早已經醒了,看樣子是給她去準備早飯。

她起身換衣服,看見床上那一抹血,不是紅的而是極淵獨有的金色血,當看到這一抹血的時候她就知道,她光有著凡人的靈魂不行,她還要有凡人的身軀。

這抹金色讓她頭皮發麻,她知道走完這一生她就再也沒有輪迴路了,從此以後,何弘翰將會是自己一個人輪迴。

在何弘翰端著早點進來時,蘇心優立即施法將那抹金色的血收起來不讓何弘翰看見。

他如往常般對自己一如既往的溫柔體貼。

「老婆來吃飯了,你好久沒吃凡間的東西了吧,你看我親自為你準備的,快來嘗嘗味道喜不喜。」

「嗯,好,我現在就嘗嘗我老公做早飯,好幾千年沒吃了特別的想念啊。」如果她只有一世,那麼這一世她就要好好的過陪著老公變老,陪著孩子長大,看著孫子外孫出生,此生便中矣。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啪得一聲,裝著天神果的玉盒碎開,一枚黑環彈出,幾乎瞬間就套在凌天腰上,緊緊箍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