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兩天里,中年領隊他們已經得到林玄仲兩人徹底消失的結果。劍皇崖那條路沒發現任何有人出現的線索,走主道的人卻發現一把斷劍。經過岩石佣軍隊伍的人確認那正是林玄仲的劍,一種不詳的預感當時就籠罩在那幾個岩石佣軍隊的人心頭。 第191章

在武修界兵器斷了一般意味著持兵的人死了,還好在斷劍位置沒有發現血跡存在,而且因為這個位置經常有佣軍隊伍通過,路上滿是車轍痕迹,看不出早先發生打鬥的跡象。

那天早上雙方匯合后,劉二把他們的發現告知中年領隊,然後眾人又回到原來發現斷劍的地方。除了斷劍,沒有找到任何實質的線索,不過地面上沒有血倒讓眾人明白兩人應該是被人抓去並沒有被殺死。

既然那些人沒有當場把人擊殺,那就證明那些人並沒有殺了兩人的打算,於是雙方合計一下后,一些人去找那天進城的車隊打聽消息,一些人在大街上根據張廣師兄妹的描述去找周無忌等人。

經過兩天的努力終於在一個時辰前找到周無忌等人,再次看到張廣師兄妹倒是讓周無忌等人大吃一驚,但在中年領隊質問林玄仲和青羿的下落時,幾人並不買賬,不管中年領隊如何逼問,八人就是死不承認。

由於是在公共場合,中年領隊他們最終沒法奈何周無忌等人,只打算等八人出來后悄悄跟蹤,然後在隱秘的位置將八人拿下,再拷問他們有關林玄仲和青羿的下落。

正是因為擔心在回去途中會被中年領隊他們抓去,所以周無忌與其他人一直躲在酒館里不出來。

他們越是不離開酒館行為就越發可疑,在外面等著的眾人更覺得林玄仲和青羿的下落與他們有關,所以一個個都打算只要八人出來,他們便通過不正當的方法把周無忌等人都抓起來。

可惜周無忌終究是棋高一著,在酒館里待了很長時間后,最終從暗道里直接擺脫眾人的跟蹤。

隨著周無忌等人的消失,原來的重要線索直接中斷,對於把找到林玄仲兩人的希望都壓在周無忌等人身上的眾人來說。八人的失蹤無疑是一種打擊,現在眾人對不夜城人生路不熟,想找周無忌無異於大海撈針。

偏偏在打探消息時,還能聽到關於吳家方面的消息,吳龍和吳玉不出意外地被逐出家門,最近吳家的生意因為那件事變得冷淡不少,好在公開賠禮道歉之後總算平息了南家和黑市方面的怒火。

現在吳家上下一片混亂正在徹底整治,之前紅淚爹他們的顧慮正要成為事實。吳家吃了一個大虧肯定要出一口氣,出氣對象不僅僅是在東臨城的吳家支脈,還有柳家的人。一旦消息傳到那裡,東臨城吳家的人同樣不會放過柳家的人。

在不斷聽到有關吳家的消息后,劉二在不夜城裡因為擔心東臨城那邊的情況真的待不下去。中年領隊明白他們的難處,所以只想儘快找到林玄仲兩人。

現在有關周無忌的線索斷掉,他們只能花錢到特別的地方買消息,從側面推測林玄仲和青羿兩人的蹤跡。

既然有黑市,那自然不會少販賣消息的地方,只是要不斷破費而已,經過不斷努力,眾人得知兩人有被周無忌抓去賣掉的可能,可惜城內那些買人的組織太多,又全都有後台,不是他們能隨意招惹。

另外,即便依據這條線索找到兩人,他們還只能儘力花重金將兩人贖回,根本沒有考慮過用強。

等到查到相關線索時又是一天過去,劉二已經跟著中年領隊三天時間。林玄仲對紅淚爹有恩情是不錯,可是這三天時間盡心儘力的尋找足以報恩,中年領隊知道劉二他們一家老小全都在東臨城裡,所以最終打算讓他們先走。

劉二他們為人仗義,知道中年領隊現在急需用錢,臨走之前把各自身上的玉石全都集中一起交給中年領隊,算是幫中年領隊最後一忙。

在與中年領隊等人告辭后,十人連乾糧都顧不得買,匆匆離開不夜城直追隊伍而去。

因為人數減少,中年領隊他們做起事來更加困難,好在周無忌等人在周邊名聲很臭,偶爾有人會談論他們設計害人的事。

在連續打聽之後,中年領隊又找到一條線索,甚至弄清楚周無忌等人的住處。為了確保一切順利,十人先在不夜城裡住下。

此刻離林玄仲三人吃過最後的美餐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三人早就在被押解去做苦役的路上。根據那些押解囚犯的人員說,他們要被送到幾百裡外的北荒山脈里開礦,那裡有很多礦區域,他們要開的是金屬礦。

南方戰緊,兵器的價格自然而然地跟著水漲船高,所以用來打造兵器的材料價格會相應提高。可以說正是基於這一點,那個組織才不出意外地在三人吃完那些饅頭后急著把他們送到礦區。

按照明不悔的說法,在離開囚牢前,三人都喝了一碗水。那些不願喝水的人當場被那些人押回到囚牢里,據說還要餓個三天才有再次被送去挖礦的可能。

殺雞儆猴,有那個人當示範后,餘下的好幾十名武修沒有一個敢鬧著不喝那碗水。幾十人中比三人狼狽的太多,看起來其中有不少人已經在囚牢里餓了很多天。

現在幾十人里,除了林玄仲三人和部分人外,一個個餓的前胸貼後背,別說反抗,他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手腕上還都被綁著手鐐,相互之間的手鐐還用鐵鎖連接在一起。

在那些押解人員揮舞的皮鞭下,幾十人一刻不停地向前走著,慢一步就有可能當場皮開肉綻。為了不吃這種苦頭,林玄仲一直僅僅跟著明不悔的步伐。

自從昨天被押解出來后,三人被壓進外面正常,裡面卻用鐵柵欄製造的馬車,然後一直坐了好幾個時辰,才出城門。

一開始林玄仲還奇怪為什麼要這麼長時間才出城,按理說他們出發的地點應該離那北城門很近,直到後來林玄仲才想明白他們走的並不是北城門,而是南城門。

到城外后,約莫過去一個時辰,一輛輛馬車才停下來。在荒山野嶺之中,林玄仲他們已經無法確認具體位置。

緊接著,那些負責押送苦役的人員把眾人趕下馬車。因為前方道路不平。又十分偏僻不能行車,所以除了一些高級人員直接乘坐馬匹外,其他人全部徒步前進。一直到現在他們已經走了快一百里路,而現在距離目的地還有幾百里路。

幾百里的路還很遠,走著、走著,許多人又餓了。好在那些押解人員為了讓苦役們走快一些,會給他們一些饅頭和水,當然都是有問題的。

坐在前面高頭大馬上的人是這次互送任務的領隊,一個標準的七階武修,一身氣息強悍無比,一路上根本沒有回頭看過林玄仲他們。其他負責押送苦役的人員全是五階武修,一共三四十人,整體實力不可小覷。

要是林玄仲雙手沒被束縛突然施展八荒步,那殺普通人員輕而易舉,但那七階武修就沒辦法對付。身法厲害並不意味著林玄仲會是七階武修的對手,何況現在林玄仲只有武境三階的實力。

那些同林玄仲三人一起被押解的苦役中從二階武修到五階武修都,但是六階武修一個都沒有。

六階武修算是勉強接觸到高階武修的門檻,要讓他們成為囚犯有些難度,而且若真有這樣的囚犯,他們定然不會把人送去挖苦礦,一般留用會更划算。

走在路上,林玄仲三人雖然身體沒有大礙,可依舊愁眉苦臉。本來護送他們這些服食醉元散的囚犯連十人都不用,可事實上是有三十多個五階武修,還有一個七階武修領隊。

即便三人此刻身體沒有任何異常,依舊沒有逃掉的希望,何況還被手鐐束縛著。

幾十個苦役一個接著一個,整個隊伍有十幾米長,在中間位置,三人實在是高興不起來。原本那見機行事的計劃需要無限延伸下去,三人無法預料將來的情況。

當然三人還能看出來他們被押解去當苦役的路上似乎不是*全,不然不需要用這麼多人來護送,而且走的路走這麼偏僻荒涼。

走在一片荒原之中,路上只有雜草相伴,空蕩蕩的一片連一隻飛鳥都看不到,天氣似乎越來越冷。

兩個時辰后,夜幕降下,那些押解人員聚在一起把所有囚犯圍在中間,然後生火造飯,只扔給林玄仲他們幾包饅頭。

饅頭有問題誰都知道,可在他們說了一句,「這些就是你們的食物,不吃你們就都餓著」后,所有人都飢餓難奈的爭搶起來。似乎到這個份上,許多人都已經選擇認命,結果林玄仲就只搶到三個饅頭,有兩個還是青羿和明不悔幫忙搶過來的。

在如此寒冷的晚上,青羿和明不悔只用一個饅頭充饑,可想而知情況有多凄慘。

而在林玄仲他們爭搶饅頭時,那些押解人員一邊笑著,一邊忙著用乾草烤肉,有的還把帶來的干肉放在鍋中煮著吃。三十幾人有說有笑。 第192章

沒多久,林玄仲他們完全被香味包圍。

「大爺行行好,賞點肉吃吧,」一些被折磨不成人樣的囚犯在飢餓催使下向那些人苦苦哀求著。一句一句大爺喊著,把許多押解人員逗的直笑。

「別急,等大爺們都吃好了,剩菜剩飯都是你們的。」不知是看那些人可憐,還是有意欺騙那些人,一個長相囂張跋扈的普通武修嬉笑著應承,把那些正在乞求施捨的武修激動到對他們感恩戴德。

在人群中間背靠背坐著,林玄仲三人一邊觀察周圍的情況,一邊小聲的說著原本的計劃。簡單交流一下,三人很快達成共識,在被送到礦場的路上只要不發生意外情況,三人就一直跟著隊伍不做任何反抗,一切等抵達礦場后再從長計議。

現在沒有別的選擇,三人只能抱著走一步看一步的打算。簡單商討之後,三人都裝作不認識對方般隨意觀察周圍的情況。

苦役中有骨氣的武修即便餓著都不願向那些人低下頭乞求,但總有人一副凄慘模樣,不斷向那些人祈求得到食物,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讓林玄仲內心產生很大衝擊。

在夜色中,林玄仲勉強能看清周圍人的面目神情。有的人沉默冰冷,有的人苦苦可憐,所有人苦役的悲慘表現都把那些押解人員襯托的高高在上,可在林玄仲眼中除了那七階武修外,其他人都只不過是普通的武修而已,與周圍的苦役沒有區別。

可惜事實與林玄仲想法迥然不同,因為處境不同,那些押解人員的確有著高高在上的身份,有著掌控眾人生死的能力,而許多苦役只是喪失武力的階下囚而已,或者說貨物更貼切一些。

善與惡在眼中是如此的明顯,可轉念一想,林玄仲眼中卻只有強與弱的差別。周圍的苦役是不是都是好人,林玄仲並不知道,那麼判斷標準只剩下強者與弱者。

不知何時,天空飄下朵朵冰花,落在人身上一片冰涼。

「下雪了,」有人喊了一句,一陣冷風緊跟著吹來。在火光下雪花像紛飛的柳絮般飄然落下。

雪越下越大,那些押解人員怕雪會影響到火堆燃燒情況,一個個加快動作趕緊吃飯。與此同時,其中有些人趕快從四周弄些乾草收集起來,好做他們晚上取暖之用。

隨著雪花不斷飄落,寒風漸漸颳起,在荒蕪的平原上沒有遮擋雪的東西,更擋不住風。空氣越發寒冷逼人,許多苦役們很快凍得瑟瑟發抖,然後他們只能驚慌地靠緊其他人。

「怎麼辦?下雪了!」趁著慌亂,明不悔又找兩人聊天來。

「還能怎麼辦?連遮擋的工具都沒有,只能淋著。」

「本來風吹著就冷,要是我們的衣服再被雪給淋濕,恐怕今天晚上會很難過。」

「總不能到那邊去烤火吧?」

在兩人旁邊,林玄仲認真聽著明不悔和青羿一人一句說這下雪的事,眉頭跟著擰起來。

「我們三個再靠緊些吧,」沒有別的辦法,明不悔只能這樣提議。可這樣依舊無濟於事。雪越下越大,很快只穿著單薄衣服的三人身上都濕了,靠的再近都沒有用。

雪水從三人後背一點一點流淌下去,不要多久他們的全身衣服都濕了,三人都能感覺到其他人在顫抖著,是因為太冷。

半個時辰后,周圍已經是白茫茫的一片,所有人頭上都頂著一層雪。許多苦役因為體內真氣無法運轉,只能像普通人一樣抵禦著刺骨的嚴寒,在風雪中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不停,牙齒直打顫。

一個武修落到現在的地步,看起來比那尋常的乞丐還要可憐,偏偏風雪並沒因此放過他們。

寒風嗚咽,雪花飄散,寒冷的氣息在不斷增強,一些囚犯已經凍的忍不住向那些押解人員祈求烤火,可結果卻和之前那些乞討食物的一樣,最終答覆是一個「滾」字。

那些押解人員不耐煩地用各種威脅的言語,漸漸讓所有囚犯都明白他們不僅不會給吃的,更不會讓他們取暖。

在那些押解人員武力震懾之下,除了一些已經打暈的武修外,剩下的凍的直哆嗦卻不敢再吭一聲。

「這鬼天氣來的真不是時候,好歹等我們把這些倒霉鬼都送去再下雪啊。」

「是啊,這些倒霉鬼要是被凍死了幾個,到時候不還是要追究我們的責任。」

「放心吧,這雪應該下不了一夜,再說他們是武修沒了真氣,可不代表同樣沒了武修的體質,不會有事的。」

那些押解人員不斷抱怨著天氣的惡劣,相互寬慰著,遇到這樣的天氣對他們來說同樣不是好事。可若與林玄仲他們的情況相比,可以烤火取暖的他們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在許多押解人員閑聊的時候,帶隊的七階武修正盤坐在草地上。在其上方是一干人用武器做的簡易棚子,專門用來為此人擋雪。衣角在寒風中飄動著,僅僅一個背影就已經高大到極點。有此人在那處坐著,對所有人都是一種威懾。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半個時辰后,許多押解人員在風雪中打起瞌睡,他們只要不停運轉真氣,一夜就能正常過去。

可那些苦役,除了林玄仲三人在暗中運轉真氣盡量保暖外,其他人只能凍著,一直凍著。雪越積越厚已經沒人有力氣把積雪拔到旁邊,許多人都已經被掩蓋在雪下,只剩下一個個人形的雪人。

再過不久,所有人都要被掩埋在雪下,寒風還在呼呼的刮著。在連真氣都無法維持體溫的情況下,三人為了不弄出太大動靜漸漸放棄禦寒,畢竟他們晚上吃的東西不及那些押解人員一半豐盛。

冰冷的雪水流過身體到處都是刺骨的寒意,猶如被千刀萬剮一般,三人時時刻刻都要忍受著難以想象的痛楚。不知多長時間過去,那種寒冷的感覺減弱,然後渾身又像是火燒一樣變得燥熱起來。越來越熱,彷彿血肉都要沸騰起來。

察覺到這種變化,還以為是身體已經可以自行抵禦嚴寒,林玄仲暗暗高興起來。與此同時,明不悔和青羿兩人卻知道這其是寒冷至極產生的錯覺,在這陣錯覺過去之後留給他們的依舊是冰冷。

其實這是他們該慶幸的地方,因為若是常人經受這個階段可能之後就會變成一具死屍,但他們武修不同,只是經歷一段奇特過程而已,之後一切會恢復如常。

那種燥熱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沒多久,身體又漸漸地感覺到一陣冰冷刺骨,那種痛入骨髓的冰冷,冷的快要把林玄仲的思緒凍住。在極度痛苦中,林玄仲難受的生不如死卻不知道該怎麼跟背後的兩人說。

其實三人已經沉默很長時間,在無法抵擋嚴寒的情況下,誰都不想做出任何動作,所以林玄仲有苦只能憋著。與林玄仲三人的情況相比,那些中毒很深的武修情況更加糟糕。

他們有的人體內只剩下一絲真氣,根本不足以禦寒,要想不被凍死,他們只能不斷地用真氣禦寒。否則一旦停下,他們就可能像常人一樣被凍死,這是他們與林玄仲三人不同的地方。

與此同時,那些押解人員同樣凍的難過,那些火堆都已經熄滅,在沒有遮風擋雨的棚子保護下,所有人只能緊緊地坐在一起,通過運轉真氣保持自己的體溫。

在冰冷的寒夜裡,時不時地會傳來他們的抱怨聲,有些人在凍醒后,簡單打量一下周圍的情況然後又繼續休息,絲毫不管雪下人的死活。即便明知道嚴寒比他們預測的還厲害,可能真會凍死人,他們也懶得去管任何人的生死。

在無限的寒冷中,林玄仲的意識昏昏沉沉,疲憊不堪,可就是無法閉眼休息,而且被掩埋在雪下后,還看不到外面的情況。

在一個簡單動作都無法完成的情況下,林玄仲心裡老是想著青藍、林飄雨他們。一切景象都是那麼的清晰,清晰到讓林玄仲感覺就像自己快死了一樣。

隨著一幕幕畫面浮現,林玄仲越發痛苦不堪,不知是由情緒帶來,還是因為現在處境所致,一下子一切都變得模糊。在那些影像不斷從眼前閃過去后,林玄仲總有忍不住想哭的感覺,因為總能感受到那些人在呼喚自己。

每次都想伸手觸碰他們,可最終什麼都抓不到,那種無力感像是一種印記烙印在林玄仲心坎上,一直到林玄仲意識到一切都是幻覺的時候所有畫面才漸漸消失。

在無法形容此刻自身的情況下,林玄仲覺得一切都像是錯覺,忍不住想要動一下。

外面的雪還在下著,在那些押解人員中間區域已經形成一個谷包,把所有苦役都罩在裡面。因為這些人身上總歸是有溫度的,雪堆裡面已經形成空洞,覆蓋在一些人身上的雪形成了一個個連在一起的房間。 第193章

在由雪搭建的房間裡面,武修不會再被風吹到,更不會再被雪淋著,反而還很溫暖。現在林玄仲三人周圍是真的開始變得暖和,再一個時辰后,他們已經能明顯地感覺到周圍溫度升高。

上面的雪因為融化在不停的凝固,用雪築成的房屋越發穩固,給他們留出的空間越來越大,他們越來越覺得暖和。一夜時間就這樣過去,在臨近天亮的時候,林玄仲總算睡著。

睡的非常舒服,在睡著后,身上衣服漸漸幹了。等到睜開眼睛時,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林玄仲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直到轉身發現青羿和明不悔還在,才漸漸反應過來,可漸漸抬頭向上看去,林玄仲還是不太明白。

「別看了,那是冰雪,」旁邊的明不悔不知怎地就這樣說了一句。

「雪,」默念一聲,林玄仲伸手摸了一下感覺的確冰冷堅硬,像是冰塊一樣,可自己明明覺得很暖和,還真奇怪。

「那是雪融化后形成的自然情況,不要驚訝。」察覺到林玄仲的舉動,同樣醒著的青羿出聲解釋一句。

「裡面的人快醒醒。」

「裡面的人都死了沒?」

隔著厚厚的雪層傳來外面那些令人生厭的聲音,那些押解人員已經準備出發。

事實上一切都沒變,沒有自由,所有的美好在失去時只會讓人更加痛苦,聽到外面的喊聲,林玄仲漸漸回到現實中來,那種溫暖的感覺即刻消失。

外面的喊聲過後是一陣敲打冰層的聲音,顯然遲遲沒等到苦役回應,外面的押解人員已經等的不耐煩。

一陣混亂的聲響過後,碎裂的冰塊砸在人身上一陣生疼,傳出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顯然還有人沒意識到他們的處境。

當然等那些人醒來後面對那些守衛時,他們還是會接受眼前的事實。

「快點,」一個守衛揮著鞭子催喊,那揮動鞭子帶出的呼呼聲驚得很多苦役麻溜地從地上爬起來,一連串鐵鏈碰撞聲響后,幾十名囚犯陸陸續續地站了起來,可最後還是有三人依舊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臉色慘白,身上各處都是冰霜,不知死活。

「讓你們起來聽到沒,」一個押解人員毫不同情踢了其中一人一腳,一臉惡狠狠的樣子。

那個被踢的人還是一動不動,再踢了幾次沒反應后,那人彎下身子檢查地上躺著的人的脈搏。

「死了,」很無奈的搖搖頭,那名押解人員一臉晦氣的樣子,似乎很不滿自己的發現,結果因為生氣又跑過去狠狠踢了另外兩人。

本來躺著的兩人都被踢醒,可是醒來之後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看起來讓他們繼續上路有些困難。

「你們兩個是起來繼續趕路,還是和他一起躺在這裡等人給你們收屍,」說話一點都不客氣,那冰冷的語氣彷彿兩人不立刻站起來,這押解人員的話就會馬上成為事實。

在一片異樣的目光下,林玄仲怔怔地看著眼前一幕,心裡說不清什麼滋味,不知道在那些押解人員眼中他們的命到底算什麼。眼裡滿是同情可又因為恐懼不敢表露,林玄仲同很多人一樣只能單純的希望他們兩人能站起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兩人總算被他們旁邊的人給扶起來艱難的站著。

「很好,」在那兩人到底站起來后,押解人員對眼前的情景絲毫不見怪,冷笑一聲后直接回到剛才那個死人的位置。簡單解開鎖鏈后直接把屍體踹到一邊,然後揚起手中的鞭子。

「如果你們不想死趕快走?」就這樣連飯都沒吃,幾十名苦役在深深的恐懼下繼續上路。

與此同時,中年領隊已經帶人找遍所有打探到關於販人的地點,可處處碰壁,不但那用錢把林玄仲和青羿買回來的想法沒能成真,還吃了不少虧。

最後被逼無奈,從打探的消息中推測出,林玄仲和青羿肯定會被人送出城,所以中年領隊帶著其他人一直在城外守著。一有封閉的馬車要出城時,中年領隊便會冒險攔下,可最後依舊沒有發現林玄仲和青羿的存在,因為他們是在北城門出口處。

由於林玄仲他們是從南城門被送走的,這其中的距離有上百里路。只可惜可以用的人員太少,只能這樣。

拋開中年領隊他們的情況不提,路上積雪太厚,幾尺來深,走在上面沙沙聲響不斷,十分難走。還好前面有那些馬匹開路,只有走那些蹄印才讓人能輕鬆一些,當然再怎麼輕鬆都比不上昨日。

雪雖然停了,但天氣還是十分惡劣,寒風呼呼地吹著,吹的人身不由己,痛苦不堪。

那些押解人員不停地拿著鞭子在後面催趕,離那目的地還有幾百里路,難以想象林玄仲他們還要吃多少苦,而且越往前走地勢越高,人就越發疲勞。

不時地會有人倒下,然後又被迫起來繼續走,不走就是死。

在中午時分,不夜城裡的人已經收到消息,南方的戰事已經打響,五國的軍隊已經出發遵循他們的宿命進軍別的國家。

一些小國在巨大的壓力下直接歸降,一些推遲投降的小國則想通過交易的方式,盡量為本身爭取更多的物質或是政治上的利益,還有一些小國已經和五大國的軍隊較量起來,死守原本屬於他們的最後一片凈土。

五大國誓要將戰爭進行到底,他們勢必要拿下周邊的所有國家來壯大自己,作為與其他大國開戰時的戰略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