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竟然看不出那是假的?

這不符合常理!

我忽然想起了玄蛇曾經說起墨寒在試煉之地中有了心魔。

難道說,我是他的心魔,所以他纔看不出?

不滅龍帝 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在被二二追問心魔是什麼的時候,墨寒緘默不語。

“墨寒,我想了好久,趁着白焰不在,我想跟你單獨談談。”幻影道。

“談什麼?”憑着我對墨寒的熟悉,我能聽出他的聲音中,帶着幾分不願。

“我覺得……我們還是分手的好……”幻影驀然道,猝不及防的給了墨寒一刀,也給了我一刀。

我恨不得上前將幻影撕裂!

墨寒僵在原地,望着幻影的我,冷了臉:“不行!”

“墨寒,從你第一次爲我自毀內丹開始,我就一直在拖累你。現在我被洪荒天道追殺,已經將你連累到被困在九州了,我真的不想再害你了!”

幻影的舉一動,都是我的模樣。每一個字,都是我對墨寒道過的歉。

正是因爲這樣,才讓我成爲了墨寒的心魔吧。

“白焰呢?”墨寒道,“你不要我,也不要白焰了麼?”

因爲是心魔,所以墨寒的心防也會被降低。面對那個“我”,墨寒的臉上浮現出傷神。

幻影道:“取到匿蹤靈玉後,白焰就安全了。洪荒的主要目的不是你,只要你不再保護我,也不會有危險。”

“所以你就不要我了?”墨寒又問。

幻影沒有說不是,而是難過的哭了。

如果不是一離開墨寒,我就覺得難受。看到他一個人孤獨的模樣,我更加心疼。恐怕,爲了墨寒的安全,我也會有這樣的想法。

幻影的舉動完完全全附和我的性格,真的很難讓人看出破綻來。更不要說現在墨寒處在心魔之中,更是不會意識到這個問題。

沉默了許久,幻影擡起頭來,頂着一雙紅腫的眼睛問墨寒:“那你跟着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墨寒不解。

幻影又道:“我是凰傲晴的心頭血,體內有着凰傲晴的全部法力。可是,我卻一直都是那麼弱,弱到隨隨便便一個都可以要我的命!這究竟是爲什麼?爲什麼我即使我在不周山覺醒過一回,還是這樣?”

墨寒怔了怔。

“你在吸收我體內的法力不是麼……”幻影道。

“當然不是!”墨寒忙辯解。

“你的法力之中,有了上古的氣息,難道不是你吸收凰傲晴法力的證據麼!”

墨寒一窒。

我仔細想了想,相較於我與墨寒圓房前,墨寒現在的法力較之以往,的確是有了些微的變化。

我本以爲那是因爲我之前修爲薄弱,對墨寒的法力氣息辨認的不清楚。現在想想,幻影說的沒錯。

墨寒沒有反駁,想必幻影說的更是真的了。

他難道真的在通過我吸取凰傲晴的法力……

不可能的!

墨寒一再說明他不會吸取我的法力,我以前爲了讓他儘快恢復修爲讓他吸收他都不吸取,又怎麼會偷偷摸摸做這種事呢!

然而,墨寒望着那幻影許久,艱難的吐出了三個字:“對不起……”

我的腦子嗡的一聲。

(本章完) 墨寒道歉了……

他居然道歉了!

他難道真的在暗中吸收我體內的法力?

靈北風說過的話在我的腦海中閃過,墨寒……會是因爲想要吸收凰傲晴的法力纔對我這麼好的嗎?

不不不!

不會的!

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墨寒對我的好,是實實在在的!我該相信他!更何況,我的法力弱一點就弱一點好了,反正墨寒會保護我的!

看着他傷神內疚的模樣,我左邊胸口隱隱作痛,不由得心疼的就想要上前抱住他,告訴他,只要他愛我,那些我都不在乎!

然而,幻影卻先我一步抱住了墨寒。

我伸出的手穿過了墨寒的身子,幻影緊緊的抱着墨寒,墨寒依舊沒有回抱住她。

“墨寒……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爲什麼要讓我愛上你之後,又讓我知道這些……”幻影斷斷續續的說着,眼淚唰唰留下。

我的心中大驚,若是我剛剛我對墨寒對我的愛有一絲遲疑,恐怕也會問出這樣的話來。

這就是修行者談之色變的心魔麼……

不僅能擊中修行者心中最脆弱的地方,而且這冒牌貨幾乎一點破綻都沒有。

幻影猛然又鬆開了墨寒,往後退了一步。這時,墨寒的手終於動了動。

回到上古當大王 他伸出手去想要將幻影擁進懷裏,幻影卻躲開了。

“所以,冷墨寒,我們分開吧。”幻影一字一頓的說着,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刀刺在墨寒的心口。

我看着墨寒那心痛的模樣,以後我要是再在他面前說這種混賬話,我就是混蛋!

墨寒不語。

幻影吸了吸鼻子,擦掉了眼淚,努力忍住了想哭的衝動。

我忽然想起心魔是修行者心中的魔,一定是我平時的模樣,墨寒都用心的記在心裏了,纔會讓幻影連這些細節都跟我一模一樣。

我忽然有些難過。他的體貼入微,卻讓他此時陷入了困境。

“墨寒,我不要你了……白焰……白焰,我知道你會照顧好他的……”幻影又道。

她轉身離去,墨寒垂眼站在原地。終於,眼看着幻影就要消失了,墨寒擡起了頭。

“不。”墨寒突然道。

幻影的步子一頓,疑惑的轉過身來。

見墨寒面容堅定,幻影又道:“墨寒,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不愛我,我知道……你要的,不過是我體內凰傲晴的法力……大家好聚好散,不行麼……還是說,你連這剩下的一點點盤鳳法力,也要吸收殆盡?”

“我的確不愛你。”墨寒道,我的心猛然一縮,疼的差點要從這幻境之中掙扎出去。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有那麼一刻,我竟然看見墨寒的眼神對上了我。

他應該看不見我的……

我強行穩住自己的情緒,想聽墨寒繼續說下去。哪怕他是真的不愛我,我也要知道是爲什麼。

更何況,我不相信這麼久以來與墨寒的耳鬢廝磨都是假的!

“我愛的,唯有慕兒。”墨寒望着幻影,一字一頓:“你不是慕兒,我不愛你。”

我的心裏長長的鬆了口氣!

墨寒認出那是假的了!

誰知,幻影卻更加悲傷的問:“所以我真的只是一個叫‘慕兒’的女人的替代品是麼?”

我才放下的心,一瞬間又被提起來了。

“慕兒只有一個,便是我妻子,白焰的親生母親。你,”墨寒說着頓了頓,“不是她。”

“那我是誰?冷墨寒!我纔是你妻子!我不是她我又是誰!”幻影嘶聲力竭的喊道。

“心魔。”墨寒微微嘆了口氣。

幻影臉上的悲傷一窒,隨即就變了臉。她冷笑一聲,問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誰,又爲什麼要跟我糾纏這麼久?”

“你裝的慕兒,太像了。”墨寒道。

“那你又是怎麼發現我的?”幻影又問。

“正是因爲裝的太像了,反而讓我覺得陌生。”墨寒眼神微沉,“我不會認不出我的女人。真正的慕兒,不會讓我有這種感覺。”

“那你要殺了我嗎?墨寒寒……”心魔又問,每一個字的語氣,都跟我一模一樣,甚至連墨寒寒這三個字的稱呼都學會了!

墨寒的眉頭微皺,卻沒有動手。

殿下,你wifi掉了 心魔笑了,笑的很開心,就像是我平時發現了一件好玩的事在跟墨寒分享一般,又道:“墨寒寒,只要殺了我,你的心魔便破了。只不過……”

“本座不會讓慕兒受傷!”墨寒冷聲打斷了她。

“可是不殺我,你也離不開這裏。”心魔又道。

原來墨寒如果殺了心魔,會牽連到我,怪不得他沒有動手。想着我後來也沒有受傷,墨寒恐怕一直都沒有動心魔吧。

那他最後又是怎麼出去的?

我疑惑着,只聽心魔又笑道:“而且,不殺我的話,她早晚會知道你在通過她吸收盤鳳法力的!這件事,可是實打實存在的!墨寒,倒不如,直接殺了我,趁着她重傷,吸收了她體內剩餘的盤鳳法力……”

“閉嘴!”墨寒的鬼氣一瞬間因爲憤怒裹挾着攻向她,卻又在即將傷到她的前一刻停下了。

幻影笑了:“墨寒寒,別心軟呀!殺了我,殺了我就好了!那女人又怎麼樣?等她體內的盤鳳法力枯竭,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你閉嘴!”墨寒怒斥。

心魔卻更加開心了:“你不殺我你是無法離開這裏的!你就這麼捨不得那女人受傷嗎?可你不出去,那女人和白焰就要在外面等你一輩子了!”

“本座會離開這裏。”墨寒冷聲道。

那些鬼氣逐漸回到他身邊,聚攏在他的指尖。墨寒修長的手指上閃過一道鋒利的光芒,他朝一邊一劃,一道空間裂縫便產生了。

“你居然自傷根本也不願傷那女人!”心魔詫異了一下,“你吸取盤鳳法力的時候,怎麼沒想過她沒了凰傲晴的法力,就要重新變回一灘血了!”

我心神一顫。

墨寒回頭剜了眼心魔,閃身進入了那道被他撕裂的空間裂縫中。我的身子也不自覺跟着他進入了其中。

依舊是在岩漿之下的世界之中。

墨寒原本就沒有血色的臉在火紅色的岩漿之中,更顯蒼白。他受傷了,我知道。

將附近想要入侵他體內的魔氣全部收拾了後,墨寒在原地劃下一道結界,就地打坐調息療傷。

然而,我卻發現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道影子。

那影子連接着墨寒的腳下,似乎也想要進入墨寒的身體之中。就在它進攻之時,墨寒睜開眼,用鬼氣震退了那影子。

影子摔倒了一邊,掙扎着爬起來,竟然凝聚出了一隻黑麒麟的模樣。

墨寒望着它,微微皺眉。

黑麒麟攻向墨寒,墨寒抽劍迎上,卻因爲之前便受了傷,並沒有佔到多大便宜。

甚至,還有好幾次都被黑麒麟傷到了,看的我心驚肉跳。

“要是吸收了凰傲晴的全部法力,你就不會這麼弱了。”我的聲音驀然響起。

我在四周找了一圈,發現心魔那貨居然頂着我的臉出現在了另一邊!

墨寒瞥見她,也感到意外。

心魔像是看穿了墨寒的疑惑一般,笑道:“你那麼在乎那女人,我怎麼能不出來?你越是在乎她,我就越是強大。冷墨寒,殺了我吧,還是殺了我的好!殺了我,再吸收掉剩餘的盤鳳法力,就連始麒麟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閉嘴!”墨寒躲開黑麒麟的利爪,怒斥了心魔一聲。

翻滾的岩漿之上,驀然顯現出我與白焰的身影,正是當時我們在外面等墨寒出來的情形。

黑麒麟瞧了眼我們,驟然放棄了墨寒,起身便朝外面衝去,顯然是想要殺我們。

墨寒急忙追上,攔住了黑麒麟,卻聽得心魔輕笑了一聲。

她幻出一把與我的無極玉簡一模一樣的長劍,越過墨寒的身後,竟然也要去殺外面的我和白焰。

眼看她就要衝出岩漿了,墨寒立刻反身攔住了她,卻不料那黑麒麟對着他後背便是一爪子拍下。

墨寒的背後猛然透明瞭幾分,露出幾道深深的爪印來。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他微微躲開黑麒麟,揮劍擊退了心魔,黑麒麟卻化作一道黑煙飄入了他的體內。

心魔再次笑了:“墨寒,吸收掉盤鳳所有的法力,你就能擊退始麒麟了。不然,就等着成爲第二個他吧!”

我正爲墨寒提心吊膽着,肩膀猛然被人一抓。我下意識的就想要反抗,還沒來得及動手,就看到周圍的畫面變了,墨寒站在了我的身前。

“墨寒……”我詫異的望着他,抓着他的手臂緊了又緊,發現是真的他,不由得大喜:“你沒有受傷吧?”

墨寒搖頭:“我沒事……”他欲言又止,望了眼我的身後,緊緊抱住了我:“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我茫然。

“我不是故意吸收你法力的。”他低聲道,抱着我的懷抱愈發的緊了。

原來是這個……

“沒事啊,你吸收法力了可以變強,不是可以更好的保護我和白焰嘛。你知道的,我沒什麼大出息,對修爲什麼的也不執着的。”我寬慰道。

“不,我不能再吸收你的法力了。”墨寒堅定道,他鬆開我,對上了我的眼神,神情出奇的認真:“慕兒,你看到了那些,該知道的,盤鳳的法力沒有後,你……”

我會變成一攤蚊子血……

墨寒不忍再說下去,我也不想就這麼和墨寒分開,不由得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墨寒說不是故意的,就一定不是故意的。

他微微嘆了口氣,歉疚道:“我也是近期才發現的,但是一直都沒找到原因。直到上一次我們歡好,我才發現,那些法力,是那時被我吸收的。”

我是純陰靈體,與墨寒歡好時,體內的修爲會自動涌向墨寒。但是這麼久以來,墨寒都抵禦住了誘惑,從未吞過我的修爲。

沒想到居然還有法力能強行進入墨寒體內。

這些小婊砸,幹嘛都拋棄我去找墨寒!

“對不起,慕兒。我本以爲你雖然是凰傲晴心頭血所化的新魂,但是是活人出生,修爲又是自己一步步煉出來。不會因爲心頭血中法力耗盡而消亡,沒想到……”

他再次緊緊抱住了我,彷彿害怕一鬆手,我便回消失一般。

“有什麼辦法嗎?”我問他。

墨寒搖頭,又一次道歉:“對不起……我從未想過要吸收你的法力,更沒想到要害你……”

“我知道。”我打斷了墨寒,他此刻的狀態,像極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墨寒,我沒事呀。你看,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嘛!”我笑道,感受着墨寒身上的冰涼,說不出的舒心。

墨寒是在害怕吧,害怕自己會害了我,就像我一直都害怕我會害了他一樣。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所以,他纔出現了心魔,纔會被那隻魔化的黑麒麟趁虛而入。

“墨寒,”我踮起腳,輕輕吻了他一下:“別擔心了,總會有辦法的!就像不久前,我們還在爲有沒有匿蹤靈玉而煩惱,現在卻已經在去取靈玉的路上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嘛!會有辦法的!”

見墨寒仍是擔憂,我再次吻住了他。他抱緊了我,隨即便是熾熱的回吻。

綿長的深吻之後,墨寒戀戀不捨的從我脣邊離開。他的手已經不安分了好久,卻始終不敢再和以往那樣扯掉我的腰帶,生怕歡好之時,再次吸收了我體內剩餘的盤鳳法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