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狼族的生活基本還停留在類似“石器時代”…

這裏大多數人都住在樹枝搭建的帳篷裏,使用的生活用具很多都是石頭鑿成的,很少能看到鐵器。

部落裏的人看到克洛澤幾人後,竟是有些懼怕的躲了起來。

很快的,幾名手持長矛的墨狼族年輕人就跑了出來。

“萊卡!你怎麼能帶外人到咱們的聖地?!”

一名年輕人怒喝一聲,直接帶人把克洛澤幾人圍了起來。

“貢嘎!別激動!他是露西的領主,他說能爲小伊索治病!”

“他會治病?他只是一個少年,又不是巫醫!”

很顯然,這些人覺得克洛澤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根本沒將他放在眼裏。

“小伊索已經昏迷三天了,即使是大長老都束手無策,他一個毛頭小子又怎麼懂治病!?”

對方不但不相信克洛澤會治病,還擡起了手中的長矛對準克洛澤。

“那素麗卡!”

“砰!”

穿着斗篷的暗精靈跨前一步,口中唸誦着精靈咒語,一陣颶風吹起,瞬間將那幾位墨狼族的青年逼退。

“巫師!?他帶來了巫師!?”

幾名青年面露驚恐之色,但這一次卻都不敢再次靠近克洛澤,只能遠遠地圍在周圍。

“貢嘎!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一道老者的聲音自衆人身後響起,那幾名墨狼族青年瞬間有了底氣。

“大長老!是萊卡!他帶外人到我們的聖地,還是一名巫師!”

“巫師?”

“不是的大長老!這位是露西的領主!是來爲小伊索看病的!”萊卡急忙出聲解釋。

待那名老者走進了,克洛澤纔看到,那是一位擁有灰白鬍子,杵着一根木杖的老者。

光從他頭頂插着的衆多羽毛就能辨認出來,此人在墨狼族恐怕地位不低。

老者似乎眼神不太好,他走到克洛澤面前,眯縫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半天。

“恩….這不是巫師!只是一爲少年,你們大呼小叫什麼?”

大長老回過身,抄起手裏的木杖就打在貢嘎的身上。

“哎呦!大長老,是那個人!穿斗篷那個!”

“讓你胡說!那明明是一位女士!哪裏來的巫師?!”

大長老手中的木杖不停落下,直到把那貢嘎打跑這才罷休。

克洛澤看着落荒而逃的墨狼族青年,覺得這個老爺子很有意思!

“呵呵…老人家…額..大長老,請原諒我們的不請自來,但我聽說自己的鄰居似乎有困難?所以專程帶了藥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大長老嘆了口氣,對克洛澤做了個“請”的手勢。

“跟我來吧,既然是露西的領主,我們也不能怠慢了大人,這邊請。”

克洛澤跟在大長老的身後,鑽進了一頂較大的帳篷裏。

“領主大人請坐。”

看到老者如此客氣,克洛澤倒有些渾身不自在了。

“那個…大長老,您無需客氣!叫我克洛澤就行!我這次來是帶着我的善意和藥物,真心希望能幫助到你們。”

誰知那老者沒有搭話,而是眯着眼睛在夜風和凱恩身上掃了一圈。

“善意嗎?….但我只看到了一隻暗精靈和….一位魔王!”

“嘶…”

克洛澤這就有些意外了。

如果說這位眼神不好的大長老能認出詛咒盔甲那並不難,可一眼就看破夜風的身份….這就有些道行了!

“呵呵…看來大長老也不是普通人…我身邊的兩位一個是我女朋友,另一個是我跟班,我走到哪裏它就跟到哪裏,我們並無惡意。”

克洛澤雙手一攤,大方的承認了。

“恩…沒有惡意…我能感覺得出,但你說能治好小伊索的病…請原諒我依然持懷疑態度。”

老者眯着眼,癟嘴搖了搖頭,繼續道:“我身爲墨狼族這一代的大長老,已經用盡了畢生的智慧,也試過了祈求神明…可….小伊索這次註定要回到女神的懷抱了…”

克洛澤皺眉問:“能讓我見見病人麼?說不定會有辦法呢?”

大長老沉思不語,忽然冒出一句:“你們有什麼目的?”

“這…”

克洛澤看了看夜風,又看了看大長老:“不瞞大長老說,其實我們是想和墨狼族結盟,共同開發月亮河,使墨狼族的子孫能過上好日子!”

“哦?讓我們過上好日子?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又或者….你憑什麼想要幫助我們?”

大長老顯然不好糊弄,只靠一張大餅根本混不過去。

“呵呵…”

克洛澤笑而不語,只是從懷裏掏出一張羊皮紙繪製的地圖。

“大長老,您…能夠代替你們族長和族人做出決定嗎?”

大長老和克洛澤四目相對,忽然嘿嘿一笑:“嘿嘿嘿…族長都是由我選出來的,你說我能不能決定?”



“好!”

克洛澤將地圖在大長老面前鋪開,那上面是鷹澗峽谷以及周圍的簡略地圖。

“明人不說暗話,我幫助墨狼族振興部落,爲你們帶來糧食、藥物、技術、工作。而強大起來的墨狼族,必須效忠於我,爲我鎮守領地西南!讓其他勢力無法藉由月亮河進入我的領地!好讓我安心攻略全大陸最神祕的這片森林….”

克洛澤說到最後用手往地圖上“魔林荒淵”所在的位置畫了個圈,然後一巴掌拍了上去。

大長老眉毛一挑,脫口而出:“好大的志向!”

“可是….領主大人,如果我沒有記錯,鷹澗峽谷一直沒有領主,您不會是最近纔到的把?”

克洛澤暗道一聲“老狐狸”,低聲道:“大長老是明白人,而我這次來也是誠意滿滿。不瞞您說,我是霍爾格的現任國王最寵愛的一位私生子,父王將我安排在這裏,還爲我提供了許多金銀和物資,就是爲了讓我安心發展!”

夜風坐在一邊,不着痕跡的瞥了克洛澤一眼。

她沒想到自己這小男朋友說起謊來根本不用過腦子,好像排練了幾十遍似得。

分明剛纔來之前還不是這麼說的。 大長老聽完了克洛澤的話,神色不變,原地沉吟起來。

克洛澤也不着急,就看着老爺子考慮。

這時,帳篷外忽然傳來了吵鬧聲。

“大長老!您快來看看吧!小伊索又被魔鬼折磨了!”

“恩!?”

大長老目光一怔,猛地站起了身子。

克洛澤也跟着站起來走出了帳篷。

“小伊索又發作了?”

“是呀!您快去看看吧!”

帳篷外,貢嘎一臉焦急看着大長老,而後者則把目光投向了克洛澤。

“領主大人…您跟我一起去吧。”

克洛澤一看有門,忙跟在大長老身後,往寨子更深處走去…

“嗚嗚嗚~~~我可憐的孩子!他纔剛剛成人!嗚嗚嗚….”

剛走到族長帳篷外,克洛澤就聽到裏面傳出的婦女嚎哭聲。

很顯然,這是那位小伊索的母親。

這座帳篷的正面,此時已經圍滿了人。

大家或憂心忡忡,或低聲啜泣。

“都圍在這裏做什麼?沒事的都讓開!”

大長老揮舞着手中的木杖,將那些圍觀的族人全部驅趕開。

克洛澤跟在大長老身後,矮身鑽進了帳篷裏。

帳篷裏,一位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正一臉悲慼的不停搖頭,而那位婦女則抱着一位少年不住哀嚎。

他們看到大長老進來就像看到了救星,婦女直接跪在地上不住央求大長老。

可大長老說過,他已經無能爲力了。

這時候,大長老轉過身看着克洛澤,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希望你說得一切都是真的…小伊索是我們族人未來的希望…如果你能治好他…如果的話!我墨狼族將無條件效忠於你!”

克洛澤神色一凜,然後鄭重其事道:“救人要緊!其他的稍後再說。”

大長老拉開小病號的父母,對他們低語了幾句。

少年的母親滿眼都是央求,而父親則多少有些不信任。

克洛澤走到那少年的身邊蹲下身子,開始查看他的狀況。

其實不要看克洛澤現在表面很鎮定,其實他內心慌得一比…


尼瑪老子又不是老中醫!會看個毛線的病啊!?

不過又不能夠讓對方看出破綻,要不然剛纔的裝逼就失敗了!

冷靜…冷靜下來!先看看這孩子的症狀。


克洛澤微微吸了口氣,然後學着電視上看來的那樣,先是將少年的眼皮翻開看看,然後又把手指搭在少年的脈搏上假裝號脈。

可他會號個P的脈呀!在搭了幾秒鐘後便頭頂見汗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這孩子看症狀就是高燒,可造成高燒有很多種原因,我又不是醫生!…要不…多弄幾種消炎藥給他吃下去!…不行不行!搞不好藥物中毒而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