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閉緊了嘴巴,下一秒,一股騷臭的尿味在空氣中擴散開來。

言邑嫌惡的擰眉,收回了槍,對其他人說:「到附近搜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一旦有任何發現,立刻向我彙報!」

「是!」

士兵齊聲回答,衝出院子,向著四周散去。

言邑踱步出了院落,坐上車時,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己方才呆的地方。

慕洛琛,不管你躲在哪裡。

我都會把你找到!

親自千刀萬剮了,以慰哥哥的在天之靈!

……

確定上面安靜了,莎草說,「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慕洛琛開口道。

「慕先生,你還是留在這裡比較安全。」莎草不想慕洛琛出任何事情。

慕洛琛搖頭,「你被發現了,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安全。我身手還不錯,跟你一起能互相有個照應。」

「那好吧。」莎草答應。

兩人一起順著階梯,往上面爬。

按動了機關,水缸緩緩地移動,莎草率先從地下室跳出來,看到院子里癱坐著一名士兵,頓時將警戒拉到了最高。 第1592章番外:我是葉簡汐,慕洛琛的妻子

莎草掏出槍,準備瞄準。

慕洛琛壓下了她的手,搖了搖頭,附近可能還有其他沒走的人,開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從靴子的一側掏出匕首,他快速的朝著那名士兵跑了過去。只剩下兩步距離時,士兵剛好從地上爬起來,扭頭,轉身準備走。看到突然冒出來的慕洛琛,以及其他人,嚇得一愣。

而就他這短短的幾秒鐘猶豫時間,慕洛琛將冰冷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士兵回過神來去拿槍,慕洛琛沉聲威脅,「別動,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士兵的手一頓。

慕洛琛把他的槍從槍套里拿出來,扔給了莎草,然後問:「還有其他人在附近嗎?」

「有,有,他們去別家搜查了。」

士兵戰戰兢兢的回答。

慕洛琛擰了眉頭,沉聲繼續說:「現在外面局勢怎麼樣?」

「桑巴統領在召集麾下所有人,前往蘭卡市,打算把蘇鐵將軍一網打盡。蘇鐵將軍……他,他剛帶人趕到,現在在城外安營紮寨。」額頭上不停地流下冷汗,士兵害怕到了極點,「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求求你們別殺我……」

莎草冷聲命令:「把他捆起來,審訊出所有知道的消息,尤其是關於蘭卡市布兵的信息,一個都不能落下。」

「是。」

兩名男子上前,把士兵押了下去。

網遊之劍刃舞者 莎草看著狼藉一片的房間,抬眸望著慕洛琛,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這裡,為了你的安全考慮,我們得換個地方了。」

慕洛琛不同意,「他們已經搜索過了,沒抓到我們,肯定不會在短時間裡,再搜查一遍。所以,我們待在這,比其他地方都要安全。莎草,我們還是留在這邊,等消息吧。」

「也好。」

莎草點頭。

……

言邑帶著人,把蘭卡市,又翻了一遍,依然沒有找到慕洛琛的藏身之所,不由得有些焦躁。難不成慕洛琛已經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溜出了蘭卡市嗎?

不,不可能。

如果他和莎草真的溜出去了,那蘇鐵不會還駐紮在外面了。

雖說蘇鐵得人心,又有慕洛琛的支持,但桑巴也不是白當了那麼多年的統領,綜合實力上,桑巴還是強於蘇鐵。蘇鐵真的想扳倒桑巴,絕不會在這個時候,跟他對戰,而是養精蓄銳,等比桑巴強大了后,再和他決一死戰。

所以,慕洛琛和莎草一定還留在城裡。

至於他還沒找到,或許是在他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密室。

言邑想通了這點,再次下達命令,「繼續搜索慕洛琛和莎草,所有的地方,都要檢查一下,有沒有隱藏的空間。」

手底下的人領了命令,立刻跑出去。

言邑轉身,欲回房間。

一個人匆匆的跑到他跟前,說:「言先生,桑巴統領叫你過去,說是有事情商量。」

言邑頓了兩秒,說:「等下我換了葯,再跟你過去。」

「好。」

言邑沒再理會桑巴的人,走進了房間,隨手關上了門。

把醫藥箱打開,拿出傷葯,解開了自己上衣的扣子,隨著肌膚暴露在空氣中,他的胸口赫然呈現出,一道在心臟口的猙獰傷疤。

上次,慕洛琛把菁菁搶走時,他和慕洛琛交了手。原本他想殺了慕洛琛,卻沒料到,他手裡藏有掌心雷。

這顆子彈,直接打在了偏離他心臟兩公分的地方。

只要再往旁邊挪一點,他就必死無疑!

言邑把藥粉撒上去,疼的額頭上源源不斷的冒出了汗,可他忍著一聲痛也沒呼出來。

上天既然讓他活下來,那就是留著他對付慕洛琛。

這點疼痛算什麼。

將來,他會十倍百倍的還給慕洛琛!

處理好傷口,言邑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

同一時刻,城外——

阿伊拉摸了摸葉簡汐的額頭,感覺沒那麼燙了,起身把軍醫叫過來,給她再打了一針。送走了軍醫后,阿伊拉帶著阿茶,到帳篷外面玩。

葉簡汐躺在簡易的支架上,昏昏沉沉中,感覺到周圍無比的嘈雜。想睜開眼睛,讓他們別吵鬧了,可無論如何,眼皮都沉重的像是有泰山壓在上面一樣,沒辦法打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幾分鐘,也或許是一個世紀……

她終於掀開了一條縫隙。

刺目的光射入眼帘里,刺激的她又合上了眼帘。反覆了好幾次,終於適應了后,葉簡汐睜開眼睛,打量著周圍。

這是哪兒?

她不是被狼差點抓死嗎?

遲鈍的大腦想了好一會兒,才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

對了,有個女人救了自己,當時她提起了蘇鐵,可之後發生了什麼?葉簡汐腦海里一片空白。緩緩地支撐這個博,想要坐起來,可剛支起一半,胸口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又重重的跌回了床上。

正在她疼的眼睛無法睜開時,帳篷的帘子忽然被掀開,緊接著來人走到了她身邊,「對不起,不是我想帶走你,是你長得符合桑巴統領要的人的容貌。」

一道男人的低喃在耳畔響起,葉簡汐睜開眼睛,便看到一個蒼老的男人。

四目相對,男人愣了一下。

葉簡汐費勁了力氣,大聲喊:「來人啊!救命呀!」

男人嚇得渾身一哆嗦,伸手就去捂葉簡汐的嘴巴。

「唔……」

葉簡汐拚命地掙扎。

兩人正在博弈,阿伊拉聽到動靜,迅速的衝進來,把瘦小的老人,用力地推到了一邊,然後抓住葉簡汐,問:「你沒事吧?」

「沒事。」葉簡汐咳嗽了兩聲,餘光里注意到男人朝著阿伊拉撲過來,提醒道:「小心!」

阿伊拉感覺到背後有風,迅速的避開,然後回身一個旋踢,精準而兇猛的把他踢翻在地。

老人腦袋撞到了地上,悶哼一聲,暈了過去。

葉簡汐緊繃的心鬆懈了一下,疼的躺回了床上。

阿伊拉趕緊走過來,說:「我去幫你叫醫生。」

「等一下,我想問問你,你是不是和蘇鐵將軍認識?」葉簡汐神色焦急的拉住了她。

阿伊拉點頭,「是。」

「那你能幫我把蘇鐵將軍叫過來嗎?我是葉簡汐,慕洛琛的妻子。」 第1593章番外:攻城前一夜

阿伊拉聞言,愣了愣:「你是葉簡汐?」這段時間一來,幾乎所有人都在尋找葉簡汐,難道自己無意中救了所有人要找的人?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可看她的模樣,又像是中國人。

葉簡汐害怕她不相信,把自己的項鏈,從脖頸里掏出來:「這是我結婚時,我丈夫送給我的。你可以讓蘇鐵將軍看看,他應該會認得出來。」

葉簡汐堅信,在自己出事後,慕洛琛肯定和蘇鐵聯手,到處尋找她。而認清楚她標記的,除了長相,就是隨身攜帶的東西。

阿伊拉沒有伸手接項鏈,而是從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一張照片,然後擦乾淨了葉簡汐的臉,和相片里的人做對比。

看了一會兒,阿伊拉驚呼:「天吶!」

自己還真是個眼盲,竟然沒有認出來,真的是她!

「慕太太,你等著,我這就去叫蘇鐵將軍!」阿伊拉高興得手舞足蹈,轉身興沖沖的往外跑。

葉簡汐收回了項鏈,傷口一陣疼痛,小臉皺在了一起。緩和了片刻,忍下了那股疼痛,她環顧四周,看到了躲在角落裡的阿茶,「阿茶,你過來。」

阿茶盯著她,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心頭澀然,「你還恨我嗎?阿茶,我答應了你,會回蘭卡市,救可善奶奶的,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我不信你,阿伊拉說了,會幫我找回奶奶,用不著你幫忙!」阿茶稚嫩的聲音里,不復之前的親昵。

葉簡汐靜靜地和她對視了半晌,闔上了眼帘。

算了,和一個孩子,計較什麼呢?

等把可善奶奶救回來,或許阿茶就會原諒她了吧。

……

阿伊拉出去沒多久,便帶著蘇鐵將軍,折回了帳篷。原本蘇鐵不相信,葉簡汐就在營地里,可真的親眼看到,也容不得他不信了。

「慕太太,真的是你,你在我們營地里,怎麼也不說一聲?」

葉簡汐還沒來得及開口,阿伊拉便替她解釋,道:「之前慕太太被狼襲擊了,昏迷了好幾天。今天才醒來,立刻就讓我通知你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說:「事情就是這樣,蘇鐵將軍,請問洛琛現在在哪兒?」

「慕先生……他……」蘇鐵為難道,「前幾日,他聽說你出現在了蘭卡市,和莎草一起進城了。沒想到,桑巴沒多久就趕到,把他們困在了城裡。」

「什麼?怎麼會這樣?」葉簡汐面露震驚。

蘇鐵沒有說話。

命運有時候就這樣作弄人,葉簡汐前腳剛逃出蘭卡市,慕洛琛後腳進了城裡。陰錯陽差,原本可以重逢的人,又天各一方。

葉簡汐冷靜下來說:「那蘇先生,你準備怎麼辦?」

「我已經帶兵到了蘭卡市外,等時機成熟了,便開始攻城,營救慕先生和莎草。」蘇鐵鎖眉,沉聲說。

阿伊拉插話道,「慕太太,你不是之前在蘭卡市嗎?知道裡面怎麼排兵布陣,還有城市的規劃嗎?這些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你仔細想想。」

葉簡汐當然了解蘭卡市,為了找出逃出的路。她在短短的一周時間裡,圍著蘭卡市,走了幾十趟,「我能說出來大概,不過現在桑巴進去了,應該會有變動。」

「有變動是肯定的,但重要的布兵點,以及城門防守薄弱點,這些不會變動。」

「那我,我等下寫在紙上吧。」

「嗯,謝謝你。」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你救了我的命。現在又為了營救我的丈夫,做出那麼多的貢獻,我感激不盡。」葉簡汐誠懇道。

阿伊拉笑了笑。

蘇鐵道,「慕太太,那你好好的休息,等休息好了,再把重要的事情,都寫出來。」

葉簡汐明白,要打仗了,蘇鐵有多忙,現在該了解的情況,都已經知道了,於是不再耽擱他的時間:「好,蘇先生,你先去忙吧。」

蘇鐵起身往外走。

葉簡汐問阿伊拉要紙筆,阿伊拉拿來了,卻沒有給她:「你現在胳膊不方便寫字,還是你口述,我來寫吧。」

「也行。」葉簡汐躺在床上,仔細的回憶,然後一五一十的告訴她。

阿伊拉認真的在紙上寫寫畫畫,不時問葉簡汐,有沒有哪裡要修改的。葉簡汐看過後,指認出不符合記憶的地方。

兩人忙活了幾個小時,終於把城裡的情況弄了個大概。

阿伊拉拿著圖紙,高興得說:「我這就拿給將軍看!」

葉簡汐點了點頭。

阿伊拉跑出了帳篷,可沒多久,又跑了回來,對葉簡汐說:「慕太太,你餓了吧?我讓廚子大娘,給你煮點好吃的!」

「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你是蘇將軍的貴客,怎麼會是麻煩呢?」阿伊拉說著,掀開帳篷的門帘,去找廚師做飯。

……

大概一個多小時后——

阿伊拉端著一托盤的豐盛食物,進了帳篷。肉的香味瞬間溢滿了整個帳篷,躲在角落裡,早已飢腸轆轆的阿茶咽了口口水,但腳下的步子一動也沒動,她才不要去吃,丟下了她奶奶的壞蛋的食物呢。

阿伊拉扶著葉簡汐坐起來,又擺手招呼阿茶:「小阿茶,趕緊過來吃肉呀!這些可都是蘇鐵將軍特批的,咱們好多士兵都吃不到呢。」

別說是士兵了,就是副將軍,到了戰場上,一年都別想吃幾次肉。

因為實在是太奢侈了。

他們大多數是吃饢,再好一點,會煮些肉末湯,改善生活。

阿伊拉挺嘴饞葉簡汐吃的飯菜,可也明白,葉簡汐能有現在的伙食,是因為他們夫妻,給他們陣營,捐獻了大筆的物資和錢財。

比起那些東西,這頓飯也算不上什麼了。

阿茶聽到阿伊拉的召喚,沒有動。

葉簡汐說:「別叫她了,是我不好……她和奶奶救了我,又跟我這一起從蘭卡市離開。可關鍵時刻時,我為了逃命,把可善奶奶留在了言邑那邊。她怨我是應該的。」

阿伊拉沒想到,阿茶和葉簡汐是這樣的關係,低低的嘆氣了聲,說:「原來是這樣。」

葉簡汐心情有些低落,把碗里的飯菜,撥到一個碗里,說:「給阿茶拿過去吧。」 第1594章番外:夢魘

阿伊拉把碗端起來,遞給了阿茶。

她不肯接。

阿伊拉說:「你難道要一直餓著嗎?你不想見到你奶奶了?」

阿茶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接了碗。

葉簡汐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開始吃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