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依自己不能要啊,一個高小秋自己都沒辦法和蘇紫萱解釋,更不要說夏依了!

樂天看著面前的咖啡杯。

「要不就偷偷的要了?」他想了想。

夏依的姿色和溫柔那都是沒得說的,那一晚在夏依的床上……樂天其實已經將這個女人放進自己的心裡了。

等樂天站起身的時候,夏依早就沒影了。

「哎……要不就算了?」樂天嘟囔了一句。

如此優柔寡斷的一面估計樂天自己都不能相信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他回到了自己的車上,看了看時間,現在去接杜小晗正合適,他啟動了車子往幼兒園趕去。

在車上樂天順便打了個電話。

「徐老啊……」樂天問道。

「樂天?怎麼了?」徐老怪奇怪的問。

「哦,我沒什麼事,我就是想和包子說幾句話。」樂天回答。

徐老怪將電話給了樂包。

「樂天哥?」樂包的聲音傳出來。

「你收拾一下,一會我去醫院接你,我們一起去接小晗回家住一段時間。」樂天吩咐。

「小晗?回我們家嗎?」樂包驚喜的問。

「沒錯。」樂天回答。

「好耶!」

樂包喜瘋了,他急忙掛上了電話,和徐老怪說了一聲,就跑了。

徐老怪無語的看著自己這個徒弟,這小子的情商也發育得太早了點吧?

不過他倒是對了樂包這小子的記憶力、學習能力和抗折騰能力非常的滿意,這樣的徒弟可真是難得了。

樂天遠遠地就看到樂包向自己跑過來,他停下車讓樂包上車。

「樂天哥……為什麼突然要接小晗回家?」樂包著急的問。

「你未來丈母娘最近太忙了,沒時間照顧你媳婦……所以我帶回來著照顧幾天。」樂天回答。

樂包小臉一紅,居然沒去反駁樂天。

車子來到了幼兒園,已經有家長接走了自己的孩子,樂包直接跑了進去,樂天則是在外面等著。

可是等了半個小時,卻看到樂包居然空手回來了。

「人呢?」樂天奇怪的問。

「沒有啊,我找了半天……後來遇到了小晗的老師,老師說被她媽媽已經接走了。」樂包也是疑惑。

樂天一聽,糟了。

他急忙拿出手機給夏依打電話,可是電話能打通卻沒人接。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樂天又給錢小楠打了過去。

「喂?我是樂天……夏依她……」

「你怎麼知道夏依出事了?她剛剛打電話給我……說她要辭職?你是不是知道出了什麼事了?夏依現在可不能走啊,我的身邊能信得過的人不多。」錢小楠的聲音聽起來比樂天還著急。

「什麼?夏依已經和你辭職了?」樂天驚了。

這女人沒必要這麼決絕吧?難道世界上就剩自己一個男人了嗎?

「是的,樂天……夏依到底怎麼了?」錢小楠問。

「我也不知道啊,我幫你找找吧……」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你一定要找到她!」錢小楠說道。

「放心吧。」樂天掛上了電話。

樂包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哥……夏依阿姨怎麼了?」他問。

樂天看了看樂包。

「包子……有件事你幫我分析分析?」他皺眉說道。

「什麼事?」樂包點點頭。

「你說……你夏依阿姨做我的女人合適嗎?」樂天問。

對於樂包,樂天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這小子的嘴巴可不是顧小冷,那可是嚴實得很。

樂包驚訝的看著樂天。

「夏依阿姨喜歡你嗎?」他問。

「應該……喜歡吧?」樂天回答。

「那你喜歡夏依阿姨嗎?」樂包繼續問。

「應該……喜歡吧?」樂天原封不動的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

「應該?」樂包眨了眨眼。

樂天點點頭。

「那就是喜歡!夏依阿姨那麼漂亮溫柔……樂天哥你不是個傻子都應該喜歡!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因為紫萱姐?」樂包恍然大悟的看著樂天。

樂天撓了撓頭。

「包子,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三妻四妾,你也知道……咱哥倆以前過得有多窮?就現在我的口袋都是空的!你紫萱姐不嫌棄我,我已經是三生有幸了,夏依……」樂天說到這停了下來。

「夏依阿姨是不是逼你做什麼了?」樂包問。

不得不說,這個小子的智商遠遠的超過了常人。

「那倒是沒有,她只是說……不會破壞我和蘇紫萱的感情,只要默默的給我做個地下情人,我估計這裡面為了小晗的因素比較大吧?」樂天分析。

樂包掰著手指仔細地想了想。

「樂天哥……你是不是傻?」他抬起頭看著樂天。

「啊?」樂天一愣。

「哪個成功的男人身邊沒有幾個女人?人家能看上你,那說明樂天哥你有本事!夏依阿姨只是想要一個依靠而已,你又不需要付出什麼?關係依舊是以前的關係罷了,所謂的地下情人……樂天哥你又不吃虧?」樂包笑呵呵的說道。 “屬下在。”阿羅同樣朝着金寧行了一禮。

“你這段時間要多幫小二,要加快鬼蠱的計劃,但是也要努力的尋找林晴的下落,明白嗎?”金寧負手而立,身上驟然散發的氣勢,讓人不可直視。

是,掌門。阿羅和小二同時行了一禮,金寧卻擺了擺手,讓他們出去。

小二回來的時候,我正趴在沙發上啃蘋果,擡頭看着她,你什麼時候出去的?

她看着我,勾了勾嘴角,我出去什麼時候你不知道,那麼,她什麼時候出去的,你知道嗎?

小二指的是玲玲的房間,我一怔,玲玲不是一直都在呆在自己的房間裏的嗎?

邊說着我邊疑惑的走到她的門前,敲了敲門,不一會兒門就已經被打開,玲玲一臉奇怪的看着我和小二。

我尷尬的朝着她笑了笑,憤怒的轉過頭看向小二,卻見她一臉無所謂的回自己房間。我憤憤不平的想要上前理論,但是身上突然有些不對勁,我臉色一僵,急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胳膊似乎特別的癢,自從上次看到胳膊變成那種可怕的樣子之後,我睡覺都是合衣而眠,這樣也就不用看到自己的胳膊而心塞。但是胳膊突然的異動,讓我不得不脫下衣服,觀察着。

原本形如枯槁的胳膊,此刻卻突然腫脹了起來,我曾抓破的地方腫脹的最厲害,整個胳膊像是被充了氣似的。充了氣……充氣娃娃……

我穿好衣服迅速的跑到儲物間裏,翻開雜七雜八的東西,充氣娃娃赫然出現我的眼眸裏。我拿着充氣娃娃回了房間,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胳膊,和我的一樣,也是腫起來了。

看着這個充氣娃娃,我突然有些害怕,不由的打電話給安如觀。

電話打了很久,也沒有見安如觀接一個。我暗罵一聲,眼角的餘光卻看到被我放在一旁的充氣娃娃像是活了一樣,眼珠子轉了轉,朝着我詭異的一笑。

我大叫一聲,瘋狂的跑到客廳。我的舉動引起了玲玲和小二的注意,我驚恐的往玲玲身上躲。

“你怎麼了?身子怎麼在抖?”玲玲看着我,見我半天不說話,帶着我準備進我的屋子一探究竟。我拽住她的身體,示意不要去,可一旁的小二卻快人一步的走到我房間裏。

她奇怪的朝着我屋裏瞥了一眼,目光落在地上的充氣娃娃,玲玲緊跟着帶着我走了進來。發現了什麼異常了嗎?

小二搖搖頭,我指着地上的充氣娃娃,她……好像活了。

玲玲聽完我的話後,擰着眉上前看了一番,將充氣娃娃反覆的看了幾遍,最後纔將目光投向我,“沒有啊,就是一個充氣娃娃,怎麼會活了?”

玲玲的表情不會有假,我指着充氣娃娃右邊的胳膊,難道你們沒有發現,她的胳膊腫起來了嗎?

玲玲與小二對視一眼,笑了出來。沒有腫啊,你會不會是看錯了?

我疑惑的走上前,躺在地上的充氣娃娃的右胳膊確實腫的老高,我看得並沒有錯,爲什麼小二和玲玲看不到。我皺着眉,並沒有將心裏的疑惑告訴她們,只是簡單的“哦”了一聲。 樂天想了想,是這樣的道理嗎?

「我就是感覺有點對不起你紫萱姐……」他頗為尷尬的回答。

「這個是有一點點啦,不過樂天哥你只要對紫萱姐更好一點就行了嘛!一舉兩得的事情,幹嘛要鬧的要死要活的?把我的媳婦都弄沒了……」樂包幽怨的盯著樂天。

樂天咂了咂嘴,他上下的看了看樂包,他突然感覺自己怎麼好像連這個毛頭小子都比不上?

車子再次啟動,這一次目標非常明確,那就是夏依的家。

「樂天哥……你最好快一點。」樂包提醒道。

樂天點點頭,他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就像是要飛了一樣。

一晃眼,樂天依稀是看到了自己剛剛超過了一個顏色有些奇怪的車子。

「前面的車子靠邊停下!你已經嚴重超速……請配合我們警方的檢查!」

樂天扭頭一看,他忍不住靠了一句,一輛交警的車就跟在自己的身邊。

「樂天哥……你超速了。」 豪門失憶妻 樂包說道。

「靠,我特么豈止超速,我還無證駕駛了呢。」樂天無語的說道。

他將車子停了下來,搖下了車窗。

「你好!請出示你的駕駛證!」一個交警走過來看著樂天。

「呃……沒帶。」樂天回答。

交警看了看樂天。

「沒帶?那請出示你的身份證。」他伸出手。

綁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身份證樂天倒是有,他遞了過去,交警按照上面的名字呼叫總台在線查詢。

樂天趁機趕緊打了個電話出去。

「怎麼了?這一天也沒見人……」蘇紫萱問。

「我因為超速被交警查了,怎麼辦?能不能出示警證讓他放我一馬?」樂天著急的問。

「你要死啊,當然不能了!」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

「早就讓你去學駕駛證,你不去學……現在好了吧?你就乖乖的配合交警的工作就行了,後面的事我幫你處理。」蘇紫萱說道。

「可是我現在有點急事……」樂天無奈的說道。

「什麼急事?你無證駕駛交警一定會扣你的車子,你要是有急事你就打車走吧。」蘇紫萱奇怪的問。

交警查完了,他走了過來,今天居然還讓自己遇到一個開豪車的大魚?

「對不起,你涉嫌無證駕駛、在城區嚴重超速!現在我要暫扣你的車輛,明天你可以去交警隊接受處理。」他說道。

樂天無奈,也只好點了點頭。

「身份證可以還我吧?」他問。

交警將身份證給了樂天,樂包也下了車,樂天打開了車子的後備箱,將裡面的重要物品拿了出來,銅匕首還在裡面呢。

裝魔偶的盒子也在。

「走了。」樂天說道。

樂包的懷裡抱著魔偶的盒子,他看著被拖走的車子,跟在樂天的身後。

兩個人好不容易打了一輛計程車,這才繼續往夏依的家裡趕去。

「樂天哥,你特意拿這個空盒子做什麼?」樂包奇怪的問。

樂天看了看。

「這盒子是裝魔偶的。」他說道。

「魔偶呢?」樂包問。

樂天眨了眨眼。

「魔偶我已經放出去了,幫我搬點事。」他神秘兮兮的說道。

樂包聽不懂,看起來樂天也沒有繼續解釋的意思,他也沒有多問。

到了夏依的家,正好看到夏依上了一輛計程車,這個女人的動作還真的是快,估計也沒有帶太多的東西。

這不是明顯的逃避嘛。

「師傅,跟上前面那輛車!」樂天急忙說道。

「好嘞。」計程車師傅點點頭。

前面那輛車的速度挺快,後面樂天的這輛速度也不慢,在合理的範圍內,兩輛車子的距離很近。

一個紅綠燈終於將夏依搭的車子攔了下來,兩輛計程車平行停在一起。

「夏依!夏依……」樂天沖著另一輛車吼道。

另一輛出租的車窗關的死死地,明顯是車內開了冷氣。

夏依低著頭正在出神,自己真的就要這麼離開嗎?好不甘心……

可是她又能怎麼辦?自己沒有任何可以拿的出手的東西,結過婚,有孩子,這樣的條件樂天怎麼能看得上自己?

杜小晗依稀聽到了什麼,她抬頭看了看。

「爸爸……」她喊了一聲。

紅燈結束,計程車起步離開。

「艹……師傅,繼續追!」樂天罵了一句。

這個夏依……這是睡在計程車上了嗎?自己喊那麼大聲都沒聽到?

「媽媽,我看到爸爸了!」

杜小晗喊道。

夏依回過神,她扭頭看了看閨女。

杜小晗指著車窗外,夏依看了看,什麼都沒有啊。

「小晗,你是不是看花眼了?」她問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