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們可以放了我嗎?現在天都很晚了。”蘇慧紅央求道。

“放了你?”爲首的一個嘿嘿冷笑道。

“不是說我今天不吵不鬧就放了我嗎?”蘇慧紅與他磨嘴皮子。

“你回去以後會不會指證你那個老師啊?”

“嘿嘿,我本來就很討厭他的,想不到你們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本來我班上還有個計劃要扳倒他的,現在倒是省心了。”蘇慧紅腦瓜一轉,先穩住他們。

這夥人也早就聽說過雲飛龍的班級一直都有對付雲飛龍的想法,見蘇慧紅這麼一說,倒是相信了。

蘇慧紅接着問道:“好不好嘛,先讓我回去?我怕太晚了我爸媽會擔心。”

另外一個說道:“珆哥,放了她吧,一直帶着她在身邊多有不便,上頭又交待了,不能動她半根汗毛,待會我們要去舒服舒服,帶着她豈不是累贅?”

“不行!上頭交代要等到光哥來了以後才決定放她的。”

蘇慧紅知道這種情形之下他們是不會放了自己的,於是眼睛一轉,想出一個策略來。

“好了,大哥,今天我可是餓了一天,中午被你們嚇得吃不下飯,我的胃又很不好,常犯胃病,你們就先帶我去吃飯吧。”蘇慧紅想借機溜走。

那個爲首的人拿出兩塊很硬的餅乾,對她說道:“下車吃飯是不行的,這裏有兩塊餅乾就先吃了吧。”

“這餅乾不行啊,好像發黴了,我這段時間老犯胃病,吃了恐怕要誤事。”

“要吃就吃,不吃就拉倒。”爲首的人冷冷的說道。

蘇慧紅接過餅乾,便吃了起來,邊吃邊說話:“不行,這餅乾真的發黴了。”

“誰讓你一定要吃!”

過一段時間,只見蘇慧紅捂着肚子,頭上冒汗,臉孔也扭曲了,不住地叫:“痛!痛!”接着口吐白沫。


“嘿嘿,怎麼出這檔子事來?”

他們哪裏知道蘇慧紅的父母是江湖醫生出身,對於這樣的小把戲蘇慧紅很小的時候便懂了。

“珆哥,我都說先讓她下車就好的,你看現在出了這攤子事,搞不好會出人命的。”

“那現在怎麼辦?”

“出了人命我們可就擔當不起了,我們將車開到前面的小密林裏將她弄下去得了。”另一人出着主意。

於是他們便將車開到前面的小密林將蘇慧紅放下車,然後等了一會兒,便開着車往城東方面尋樂子去了。

蘇慧紅在確信他們沒有倒回來的時候,才爬起來逃走,不過她沒有回家,她直接坐上公車來到吳江市她姑媽家。然後打電話叫她父母和弟弟一同前來。

蘇慧紅的父母弟弟是帶着行李來的,原來她父母本來決定年底返回鄉下開藥店的,蘇慧紅本來是今天要向雲飛龍講明這轉學的事情的,如今倒好發生了這件事,不如藉機不辭而別。如果要蘇慧紅昧着良心來冤枉雲飛龍、指證雲飛龍侵害了自己,蘇慧紅怎麼也做不到,但是如果不配合這些人,那等待的結果可想而知,蘇慧紅知道得罪了鎮江的黑道,一生也別想脫得了干係。三十六計走爲上計,於是蘇慧紅在自己的父母弟弟來了之後,便將今天發生的一切和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蘇慧紅的爸爸聽後卻不答應:“不行,我們幹嘛怕他們,我們不會去報警嗎?”

她姑媽贊同蘇慧紅的意見說道:“還是阿慧說的在理,要是你想在鎮江混的下去,千萬別惹上黑社會的人,如果你要讓阿慧昧着良心去害那個老師,恐怕你也不會答應,我們蘇家的人講究的就是正直,絕對不做對人不住的事,如今黑社會的人得罪不了,老師更不能去害,所以你們還是走爲上策。反正你們年底本來準備要返回鄉下的。”

“那就任由你的老師被他們冤枉?”蘇慧紅的父親還是有正義感的人。

“爸,你就放心好了,我都想好了,我會寫封信寄給校長,將事情的經過說清。”

蘇慧紅的爸爸見事已至此也就只好這麼辦,她媽媽則是向來沒有什麼主見的人?丈夫女兒怎麼決定就怎麼行?她弟弟則小更不用說。

連夜,蘇慧紅便將事情的經過用一封信寫好,裝進一個沒有標明寄信人地址的信封內。第二天便放進吳江的一個郵筒,而後一家人舉家搬遷返回鄉下的蘇北老鄉。 夜晚,白素心中稍微平靜的時候才從房間裏出來。

“素素,餓了吧,先吃飯。”鄭豔雪對白素的照顧可以說是非常的盡心盡責。

素素坐在飯桌旁,看着飯菜並沒有胃口。

“素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令你這麼的傷心。”鄭豔雪也風聞城東的事情,不過她要聽白素是怎麼講的?”

白素遲疑了片刻纔將自己在城東所見的事情說了一遍。

鄭豔雪有點奇怪了:“你怎麼會在那裏呢?”

“說也奇怪,今天我只覺得心情很煩悶,想出去透透氣,於是便騎着車在街道上逛,後來我發現龍雲也騎着車到處亂逛,我心中就覺得暗奇,爲什麼他不在學校上課?於是便跟在他後面。 以身試愛:總裁心太污 。”白素傷心地說道。

鄭豔雪還是比較可觀看問題的人,她對白素說道:“我總覺得龍雲不是這種人。”

“我也希望不是這種人,可是事實就擺在面前,我還親眼看見親耳聽見蘇慧紅哭哭啼啼所說的話。”白素從心裏不願接受這樣的事實。

蔣高昌走了過來說道:“素素,還記得龍雲說過的一句話嗎?有時我們的眼睛也會欺騙自己。”

白素聽後來回的念着這句話,於是打定主意明天找龍雲問個明白。

“雪姨,我明天回校好了。”

“明天回校?”鄭豔雪問道。

“是啊,我都休息了這麼久,我也相信上天會保佑我爸爸沒有事的,況且有些事情我要當面問清楚。”

鄭豔雪點點頭說道:“好,明天回去。”

蔣高昌再加上一句:“素素,你要記住蔣伯伯的一句話。”


“蔣伯伯什麼話?”

“按我看來,擺在你和龍雲面前的不是一般的驚濤駭浪,無論在什麼時刻你都要記住有時你的眼睛也會欺騙你。”

白素知道蔣高昌來回的強調這句話的用意。於是答應道:“蔣伯伯,你放心吧,我會記住這句話的。”

第二天,雲飛龍在城東紅燈區發生的事情很快便傳遍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頓時在明日之星學園中引起軒然大波。此時白素因爲要找雲飛龍問個明白,她也來到了學校。

而云飛龍班上也因此再次引起了震盪。


“想不到龍老師真的會是這樣的人?”姜和沒有分析,也不會分析這件事情的緣由。

香香極力爲雲飛龍爭辯道:“不會的,龍老師不會這樣的人。”

“當然了,雲香香。龍老師是你的叔叔,你當然爲他說話。”姜和得理不饒人。

“你們都被這個男人給騙了。”劉曉翠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的出一口惡氣。

可範文和蔣虎則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打心裏他們都敬重雲飛龍的爲人,不相信雲飛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正當班上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雲飛龍走了進來,學生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我知道大家都在討論着這件事情,可是我只能對你們講我和你們一樣,對這件事情感到莫名其妙,這件事情就跟兩個月前的那次豔照事情一樣,打我個我措手不及,不過你們放心,只要給我充足的時間,我定會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看來雲飛龍對學生的思想工作做的到位,真正在思想上令他們服了。

“老師,我們相信你。”蔣虎率先站起來說道,其他學生紛紛擁護起雲飛龍來。

“蘇慧紅呢?怎麼不見蘇慧紅?”

“老師,蘇慧紅沒有來?”

雲飛龍想到也許是蘇慧紅因昨天的事躲着自己,豈不知昨天見到的根本就不是蘇慧紅。

雲飛龍回到辦公室看到白素也來了,便想跟她解釋昨天的事情。只是見她的表情是那樣的冷淡,於是便將剛要出口的話嚥了回去。

“龍雲,學校的位置在你的心目中到底佔有多少?”童光宇走進辦公室便質問道。

“童主任,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即使你當面看到,也不一定是事實。你也知道昨天上午我班的學生蘇慧紅沒有來上課,我特地將三四節課調到一二節來上,目的就是尋找蘇慧紅。”

“龍雲,你當面說瞎話,誰不知道蘇慧紅是被你強行的安置到某個地方,然後你藉故將三四節課調到一二節來上,目的就是將蘇慧紅帶到城東的香香洗浴城對她進行性侵犯。”童光宇歪曲事實道。

“你胡說!”雲飛龍怒道。

“那好,你看看這是什麼? (家教)黑手黨清掃計劃 ?這應該不是什麼合成照吧,看被他蹂躪成什麼樣子?”

想不到昨天的事情這麼快就上了報紙,並且還有相片。雲飛龍知道其中肯定有人布好了局等着自己鑽,並且可以感覺到布陷阱的人絕對不是學生,學生的手段沒有那麼歹毒。可是現在自己卻又什麼證據也沒有。

“我只能說你們看到的只是一種假象,是有人事先設好的陷阱讓我鑽。”

“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自己清白沒有?”

雲飛龍冷冷道:“沒有!”

白素聽到這兒,冥冥中感到好似有人在背後操縱着什麼?這童光宇說話也好像事先準備好的臺詞一樣。但是蘇慧紅卻是在那兒,並且衣着那麼暴露,看她平時的表現,對龍雲是無比尊重的,並且還跟自己說過她一向最反對班上學生設計對付龍雲,她可能會陷害龍雲嗎?白素陷入到迷霧中。


正當童光宇和雲飛龍僵持的時候,付極熊走了進來,他拉了拉童光宇的衣領,童光宇便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叫我出來幹什麼?”

“蘇慧紅一家都走了。”付極熊緊張道。

“走了,昨天那些人幹什麼的?難道是吃屎的?”童光宇狠狠的罵道。

付極熊這時已經完全是童光宇的幫兇了:“聽他們說,昨天晚上蘇慧紅突然手捂肚子、。口吐白沫,他們怕惹禍上身便將她扔在一片密林中,不料今天上午去她家的時候卻發現已人去樓空了。”

“操,上當了,想不到小狐狸精這麼狡猾?”

“如果蘇慧紅將這件事情說出來,豈不是泡湯了?”

“好,未免打草驚蛇,我們先按兵不動,另外告訴他們將那洗浴城做了。”

付極熊馬上前去與那些人會面,將事情對那些人交代了。


童光宇回到辦公室。

雲飛龍看他的表情冷冷的說道:“童主任,是不是計劃有些不夠周全?”

“你胡說什麼?什麼計劃不夠周全?”童光宇以爲雲飛龍看出了什麼破綻,有些緊張道。

雲飛龍冷冷道:“現在快到期末了,明年的工作計劃是不是不夠周全?”

童光宇吁了一口氣說道:“你關心一下自己吧,明年的計劃不用你來操心。”

雲飛龍卻又道:“如果有人處心積慮想要陷害我而設下這樣的計謀,如果被我查清楚了,那麼就像這樣的榜樣!”

雲飛龍說着將一個鋼化水杯掐得粉碎。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這時,鄭豔雪走進來打圓場。

“龍雲,我都希望這件事正如你所說的是個假象,那麼我們就給時間給你讓你能夠查明事情的真相。”

“校長,只要這件事不是我做的,真金不怕火煉,我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童主任,你說呢?”鄭豔雪回頭對童光宇說道。

童光宇馬上順着臺階下:“好,我也贊成。”

白素看到童光宇的前後表現感覺裏面實在有鬼,心中更是起疑。

放學後,白素想找雲飛龍繼續問個清楚,不料雲飛龍卻不見人影。

“素素,龍雲準是去蘇慧紅家去了,要調查清楚這件事情,肯定要從當事人入手。”鄭豔雪說道。

白素想到也是,於是跟着鄭豔雪回家,打算今晚再出來找雲飛龍問個清楚。

再說童光宇和付極熊兩人走在路上,正在商議着對策。一輛寶馬從他們身旁經過停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