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臉將瘦子往後拉了一下:“冰,閒話少說了,爲了讓你感受一下緊張的氣氛,我再告訴你一件事好了,有四個隊長已經出動了,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四個隊長…尼瑪,難道現在有四個海皇的隊長在跟白姬她們那三個妞玩貓捉老鼠的遊戲?…那三個人之中,一個有傷,一個實力不足,只有白姬是正常的隊長水準,那三個妞是要被人打出翔的節奏啊…

不過那四個隊長是什麼時候從我眼皮底下過去的呢,出口只有那扇大門,我就是從那門進來的,之後不久門就關上了,那些隊長什麼時候跑出去追白姬她們的?

…臥槽,那些隊長不會就混在那些小雜魚裏面吧,這樣的話…

“你說的那四個隊長,我沒猜錯的話,就是混在那第一排朝我射擊的人裏面,對吧?”我一邊往後移動一邊向大疤臉問道。

大疤臉點了點頭:“沒錯,不愧是冰,一下子就猜出來了,那四個隊長可是沒什麼人情味可講的,你如果想要去幫白姬隊長她們的話,最好快點將我們擺平,遲了的話,事情就不好說了啊!”

看來我的確沒什麼閒工夫在這跟人扯皮了,儘快趕回去幫那三個妞纔是正經,特別是叶韻心那小妞,是個玻璃心啊,萬一她被人打得哭鼻子了,要回家找媽媽訴苦怎麼辦…想想都同情她。

我直接揹着夜鶯往大門的方向跑去,跟大疤臉他們還玩個屁啊,我決定閃人!

“冰,你這不要臉的傢伙,居然直接掉頭就跑,兄弟們,別讓他跑了!”大疤臉在我後面大聲嚷着。

老實說,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被九百多個海皇的人圍毆,如果是九十個人還好說,現在不同啊,多了整整十倍,而且我還揹着夜鶯,就更不方便了。

看着迎面涌來的人羣,我毫不猶豫的用騰空術跳上了空中,繼續朝着緊閉着的大門前進。

我越來越靠近大門的時候,“砰”的一聲槍響,尼瑪,是***,那子彈是從我耳邊擦過的,打的還挺準,這樣下去沒到大門,我揹着的夜鶯就得吃子彈了,無奈之下我只得從快速空中落了下來,降落到海皇那堆人羣裏。

大疤臉他們是真的打算只用拳腳功夫了,用***朝我射擊的是乘着直升飛機在上空盤旋的,真麻煩,我一腳將朝我攻過來的海皇隊員踢飛,這些人有百分之九十是穿的深黑色軍服,看來都是二編隊的,大疤臉他們是想雪恥啊,雖然用的方法挺無恥的。

我快速穿梭於人羣之中,面對攻擊能躲的就躲,不能躲的我就一腳踢飛,首先要搞定在直升飛機上的狙擊手,說起來,不久前我有看到二十架直升飛機左右,現在這裏居然只有一個狙擊手,其它的飛機不會去追白姬她們了吧…

那直升飛機的機師和狙擊手,看來是個不錯的搭檔啊,專挑我的死角,有好幾槍都擦身而過,不盡快解決的話,遲早會中槍!

我將過多的精力集中在直升機的位置,一時沒有察覺到,居然有人在我身邊扔了幾個小圓球,等我反應過來,那些小球已經炸開了。

我了個草,是***。

眼睛好痠痛,眼淚止不住的流出來了,視線被淚水弄得模糊了啊,可惜我現在無法用手擦乾眼淚,只得用了的360度的旋風腿,一來踢開周圍的人,二來我希望藉此甩掉眼中的淚水。

“居然用***,娘了個西皮,是哪個王八蛋?”我現在是非常的不爽了。

“我也不想用的啊,是冰你把我踢飛的時候,不小心從口袋裏掉出來的,剛好就滾落到你身邊了,那是我自己做着玩的小型***…”

這是瘦子的聲音,我閉上眼睛,循着聲音的方向衝了過去,一腳將那瘦子踢得不省人事:“玩你妹啊!” 我正閉着眼睛全力傾聽周圍的動靜,即使這樣眼淚還是止不住,瘦子自制的***,效果比起普通的強了不少啊,一腳就把他給弄暈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我往後跳了一下躲避前面的攻擊,然後猛地轉身一腳將後面衝上來的人給踢飛,這樣下去真心不行,爲了不被那個狙擊手找到機會,我必須一直保持高速移動,拖得久了,大疤臉他們沒趴下,我怕我自己先倒了。

正當我絞盡腦汁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抹去了我眼角的眼淚,夜鶯那柔柔的聲音很清晰的傳入了我的耳朵:“你哭的好難看啊!”

夜鶯醒了?一股難以名狀的興奮感涌了上來,我飛快的用一個掃腿將那上前來想將我圍起來的幾個人弄得倒地不起,然後向動靜比較小的方向跳去。

我瞥了一眼將頭趴在我肩頭的夜鶯…那妞雙眼通紅,淚眼朦朧的看這我,看來瘦子的***真的很給力,居然連昏迷着的夜鶯都受不住。

“夜鶯,快想想辦法,我們要儘快通過那大門!”我跳了起來踩到一個海皇隊員的頭上將他踩暈,又落入人羣裏。

夜鶯使勁眨了幾下眼睛,用了甩了幾下頭:“嗯…那你打開那門離開就好了啊…”

臥槽,這妞怎麼說話呢,能這麼簡單我還用得着問你,看來她還不怎麼清醒。

“兄弟們加緊上,五隊的隊長已經醒了,別再磨磨蹭蹭了!”大疤臉有些急躁的喊道。

“那個叫冰真的是新人嗎?我們九百多人一起上,現在已經被他打倒了差不多一百人了,剛纔他還閉隻眼睛就能輕易躲過我們的攻擊,實在太強了…”站在我右邊不遠處的一個海皇隊員看來明顯對我生出了畏懼之心,一邊說話一邊往後退。

大疤臉怒吼了起來:“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拿出自己的尊嚴和勇氣來,就算是爲了已經離開我們的白鳥隊長,還有我們新的仙子女神隊長,絕對不能讓人小瞧我們!別忘了,我們可是在海皇有着鐵血之稱的二編隊啊!”

聽到大疤臉的話,我真的很想笑,叶韻心在他們眼中是仙子女神?…不過聽大疤臉說的,那妞居然把在海皇呆了十幾年的的隊長給逼走了…

“閃啊,發什麼呆呢?”夜鶯拍了一下我的腦袋,我回過神來,看到有三個海皇的人迎面衝了過來,其中兩個一左一右朝着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還有一個像牛一樣衝了過來想保住我的腰,後面也有三個人發動了突襲。

我擦,都靠的這麼近了我都沒發現,只有往上跳了,不然的話在我背上的夜鶯就要挨拳頭了。

無奈之下我只得用騰空術跳上了空中,剛一跳上去我就想起來了,還有狙擊手!

果然如此,我剛想起要防備狙擊手,“砰”的一聲槍響就飄來了,糟了,躲不過了!

當我認爲我和夜鶯不知道是誰要吃子彈的時候,那子彈又是從我的耳邊擦過!

居然沒打中?… 戒掉愛情戒掉你 ,每次都從我身邊擦過,一次還說是巧合,可至少四次都這樣,不科學啊!


我還在想着怎麼回事的時候,夜鶯趴在我耳邊有氣無力的說道:“你真笨,她是故意不打中你的!”

故意的?…爲什麼這麼做?…尼瑪啊,難道那***的子彈只是仿真的,或者說去了彈頭的…這樣槍打中人會有很疼痛的感覺,但又不會致命…肯定是這樣,那狙擊手爲了要給我造成壓力,又怕我發現那子彈有問題,纔會每次都故意偏了點…

“不是我笨,是那狙擊手太狡猾,不過那狙擊手的水平真的很不錯,我躲在海皇的人羣裏,都能精準的瞄準我,那槍的子彈有問題,對吧?”

想清楚了問題的關鍵,我就毫不猶豫的揹着夜鶯在空中快速前進,朝着不遠處的巨門而去。

“你也有腦子嘛,提點你一下就想通了,那狙擊手的水平當然不錯了,是我教出來的…”夜鶯的聲音還是很沒精神得感覺。

你妹啊,我就說那狙擊手怎麼那麼狡猾呢,原來是你這老狐狸教出來的小狐狸,真鬱悶!

又是“砰”的一聲,我現在一點都不怕了,不是真子彈中了不就是疼點嗎,我忍得住!

無視那狙擊手和在地上拼命追着我的大疤臉他們,嘖嘖,瞧瞧這些人的素質,幾百個人一起對着天空中的我破口大罵,還真挺帶感的。

“夜鶯,你腦袋清醒了沒,知道現在發生什麼事了嗎?”我一邊加快速度一邊跟夜鶯聊起天來。

夜鶯輕“哼”了一聲:“這還用得着猜?叶韻心她們又不是傻瓜,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是你惹出來的禍…你的名字叫冰?…這名字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就是爲了克你這妞才起了這個新名字的,還說我是傻瓜?真不爽,我摸!

將揹着夜鶯的雙手往夜鶯的翹臀摸了一下,我眼睛一亮,嘿,還挺有彈性的,是不是錯覺啊?我再摸!

老婆麻煩靠近點 :“你…你…好啊,我咬!”

咬?你這妞蒙着臉還能咬我?…難道她要摘下面罩了,我心裏一動,打算回頭看一下,夜鶯的廬山真面目,上帝保佑,希望她不是傳說中的恐龍!

一向不怎麼信奉上帝的我居然在這一刻誠心誠意的祈禱起來…

正當我在心中向上帝做着虔誠的禱告的時候,脖子一痛,這妞已經咬了?我還沒禱告完畢呢,萬一上帝怪罪下來怎麼辦?

不管上帝了,我急急偏過頭一看,我倒,夜鶯這妞屬狗的, 天賜千金謀妻 ,她是怎麼做到的?

咬了差不多足足有二十秒,夜鶯才鬆開了口,有氣無力的說道:“剛纔的那幾下我就當被狗摸了…”

“我還當被狗咬了呢!”也不是道是誰像小狗,我的脖子現在還真挺疼的,這妞咬的真用力,我不過是輕輕摸了一下她的臀,就被她重重的咬了一口,虧死我了!

海皇的巨門原來是正反兩面都可以開的,我心中有點小鬱悶,一腳將那門給踢開了,只是這次沒敢再這麼用力了,誰知道這海皇還有設麼別的規矩啊,低調啊…

將門開到剛好夠一個人出去的位置,我飛快的鑽了出去,透過那條“門縫”朝着還在那窮追猛趕的大疤臉喊道:“這次就玩到這吧,嘿嘿!” 在徹底擺脫大疤臉他們之後,接下來就得儘快找到白姬她們了,被大疤臉他們浪費了不少時間啊,跟白姬她們分開之後,已經過了將近二十五分鐘了,但願那三個妞沒有被人打到要重傷住院。

我揹着夜鶯朝着白姬她們一開始前往的方向前進,也就是東南方向。

“你怎麼不用騰空術了?”夜鶯的精神好像恢復了一點,說起話來也比較有力了。

“休息一下,我現在有那麼一點點的累!”

持續的高速移動讓我的體力消耗的比較快,如果白姬她們真的在跟四名隊長幹架,還是儘量保持最佳狀態吧,不然我匆匆忙忙的趕了過去,也只是多了一個捱揍的人而已,幫不了什麼忙。

夜鶯用手玩着我的頭髮:“恩,休息一下也好,剛纔被你揹着跳來跳去的,我有一種暈車的感覺,想吐!”

吐你妹啊,就因爲揹着你這小妞,我纔要跳來跳去的,她倒好,不感激我如此照顧她,還說我搞得她想吐。

我依舊向前跑着,夜鶯用手卷着我的頭髮,繼續說道:“你爲什麼要跟二編隊的人糾纏呢?”

被夜鶯玩着我的頭髮,我不舒服的甩了甩頭:“你以爲我喜歡被人羣毆嗎?…不過二編隊的人還算不錯,沒有使用武器,不然的話…”

聽到我的話,夜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怎的如此天真,不是他們不用武器,而是不能用。”


不能用?你這妞逗我玩呢:“誰說不能用,一開始他們還用上了RPG火箭炮!”

這小妞又開始吹牛了,看叔叔我一下子就戳穿你!

夜鶯呵呵笑了起來:“那火箭炮他們只能用一發,是迎接盛會開始的信號!你身手不錯,但還是不夠成熟,這是海皇的規矩!我想就是你傻乎乎的將那巨門給完全打開了吧?只能說你有勇無謀,別人先給了你一炮,就把你嚇到了,你也不想想,這世上有誰能夠單獨對付將近一千個裝備精良的海皇精英呢,這樣會很無趣的,還怎麼舉行迎接盛會,一下子就結束了,要我是二編隊的,肯定不會這麼傻,這麼多人一起圍毆你,我會將這些人分成三十個小組,每組三十人,都配上武器,一組一組的上,這樣就不會違反海皇的規矩,運氣好點呢,還能活捉你呢,雖然舉行盛會用的武器都是不致命的,但如果那些子彈都打在人體的同一個地方,一樣可以讓你痛的幾天都爬不起來!”

…尼瑪啊,那大疤臉還說不佔我便宜,原來是他們根本沒辦法佔我的便宜!

事實上,夜鶯說得對,就拿我來說,大疤臉他們不用武器,九百多人加上一個狙擊手,如果是真正的敵人的話,此刻我已經死翹翹了,爲了讓遊戲能夠正常舉行,海皇應該有規定超過多少人數不能佩帶武器吧。

“我只是不知道海皇有這種規矩而已,不然哪會上當!”我有點不服氣,夜鶯不就是比我瞭解海皇嗎,她得意個屁!

夜鶯一手摟緊我的脖子,一手繼續玩我的頭髮:“我知道你不服氣,不過你要虛心向我學習啊,我還知道,肯定是白姬讓你揹着我進那大門裏面的,對不對?”


我猛地停了下來,回頭看着紅紅的劉海下,雙眼越發顯得精神的夜鶯:“你怎麼知道?我沒告訴過你這件事啊…”

夜鶯拍了一下我的腦袋:“誰讓你停下來的,繼續跑啊…駕!”

臥槽,這妞把我當馬騎呢…

夜鶯用我的頭髮卷出了一個圓圈:“很簡單,因爲我比你瞭解白姬,她是一個爛好人!”


白姬是個好人?就她那張“死人臉”,還真看不出來。

“她是個好人又怎麼了?我也不壞啊。”我有點搞不明白,白姬是個爛好人跟夜鶯猜出是白姬讓我進海皇總部裏面有什麼關係。

夜鶯用力敲了一下我的腦袋:“比我養的小熊還笨,你不是告訴過我有四個隊長在跟白姬她們玩嗎,還說那些隊長喬裝騙過了你,他們能騙得過你,可是騙不了白姬,白姬肯定一開始就發現有四個隊長出來了,才決定兵分兩路,將隊伍裏唯一一個不是隊長的你踢了出去,讓你去面對風險較小的海皇隊員,自己呢,就和叶韻心還有麗薇兒就去引開那些隊長,充當誘餌,至於我嘛,當時昏迷中,毫無戰鬥力,就交給你比較安全,懂了嗎?”

我已經無法顧忌夜鶯說我比小熊還笨的事了,白姬當時還說是我做誘餌呢,被夜鶯這麼一說,做誘餌的反而是那三個妞,實在太坑爹了,這不是讓我承她的情嗎?

我不認爲跟白姬同行的叶韻心和麗薇兒能夠知道白姬的真正目的,就那兩個小妞的智商,我估計她們兩個現在正在抱怨我這個誘餌當的不稱職!

不過有四個隊長在,爲什麼不留下一個來對付我呢?

我正疑惑的時候,夜鶯突然在我耳邊笑着說道:“唉,四個打三個,等我們趕過去的時候,戰鬥應該結束了吧,到時後再用剩餘的時間回頭來收拾你,你說是不是很好玩!”

我了個草,“嘭”的一聲,我用騰空術跳上空中,用最快的速度前進,反正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而且,我還看到了二百多米外的十幾架直升機,看來是找到她們了。

不知道那三個妞怎麼樣了,咦,海邊出現了一條十多米長的水龍?

那不會是叶韻心弄出來的吧?

考慮到叶韻心的能力,選擇海岸邊作戰確實比較有利,不過那妞現在還有傷啊,又弄這麼大的動靜,這妞一定是在拼命了,她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呢?

看到了,叶韻心居然能夠直接站在海面上,她操縱的水龍朝着漂浮在空中的兩個人席捲而去,那兩人一個雙手拿刀,而另外一人的右肩上有一隻…小猴子?

雙手拿刀的應該就是海皇第三編隊的隊長,梟龍雙刀,迪卡,而那個帶着小猴子的,是第十二編隊的隊長,疾風手,蠍!

我明顯的看到叶韻心的身體不時地顫抖一下,她又在超限度的使用自己的能力了,在這樣下去,這妞就會像上次一樣,自己把自己搞成重傷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朝着那拿着雙刀的迪卡追去,他躲過叶韻心的水龍後,直接向叶韻心衝去,不會真想把叶韻心砍了吧?

沒有看到白姬的身影,只看到麗薇兒在岸邊和一個也長得比較矮小的人對峙着,看他那尖尖的腦袋,是第四編隊的隊長,毒鑽頭,閻羅!

很奇怪,我在追着雙刀迪卡的時候,蠍並沒有攔着我,我與他擦身而過,他肩上的猴子還對我招了招手,那算是打招呼?

不管那麼多了,繼續追着迪卡,唔,叶韻心那妞不懂得躲嗎…看她雙眼的神色,分明是在說,我不怕!

草,躲一下她會死嗎?

加速,加速啊…終於追上了,在迪卡將要砍中葉韻心的時候,我從旁邊硬生生的插了進來,一腳踩向迪卡砍向叶韻心的那把刀的刀背,直接將刀的攻擊角度改變了,那刀從叶韻心的右肩擦過。

我揹着夜鶯蹲在迪卡右手刀的刀背上,望着目露驚訝的迪卡:“呦,你好啊!” “你就是夜鶯推薦的新人…冰嗎?”迪卡雙目中的驚奇之色退去,撓有興趣的看着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