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護法神色凝重,走了兩步,說道:

“斗轉星移,靈界大亂,幾千年來的規矩要被打破了。原本,我們無崖山界和日月神山以及瑤臺山,都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可是現在,日月神山的九天玄女和瑤臺山的西王母,卻聯手來犯……大戰,在所難免。”

葉知秋一笑:“我敢打賭,九天玄女絕不會和西王母聯手!”

大耳護法點頭:“你的話,我也向宮主說了,可是宮主不相信,大家也全部不相信。”

“爲什麼不相信?”葉知秋鬱悶。

“因爲九天玄女已經打進來了。”大耳護法說道。

“什麼,雪兒打進來了?!”葉知秋差點跳了起來!

“雪兒……是誰?”大耳護法一愣。

葉知秋訕訕一笑,揮手道:“沒有沒有……你繼續說,九天玄女打了進來,現在何處?”

大耳護法點點頭,從衣袖裏取出一張地圖,隨手抖開。

地圖,應該是無崖山界的山川圖,一個球面,被劃分爲九宮格。

大耳護法指着地圖的左角,說道:

“西王母和九天玄女,已經從巽宮第四洲,正在向我們無崖大城前進。巽宮第四洲,便是通道,兄臺要是想回到人間道,恐怕也得從那裏過。不過,現在的通道口,已經被西王母把持。”

西王母這麼厲害?霸佔了雪兒的日月神山,又想染指無崖山界?葉知秋微微皺眉。

大耳護法收起地圖,又說道:“我們的宮主的意思是,你想爲九天玄女正名,請你去巽宮第四洲看一看。”

葉知秋點頭,毅然說道:

“好,我去第四洲看一看,我敢打賭,絕不是九天玄女來犯,而是你們認錯人了,或者是西王母的詭計。如果是九天玄女,我有辦法讓她立刻退回!如果是西王母來犯,嘿嘿,我可以並肩一戰,陣前斬將。”

葉知秋想回去,必須經過第四洲的通道,又要經過西王母的地盤。

所以,和無崖山界合作,共同對付西王母,是個好主意。

大耳護法驚喜不已,問道:“兄臺此言當真?”

葉知秋抱拳:“如有虛假,魂飛魄散!”

“好,我這稟明宮主,請命前往第四洲,決戰來犯之敵,希望兄臺言出如山!”大耳護法說道。

葉知秋點頭:“你快去請命,我在這裏等你。”

大耳護法一抱拳,轉身而出。

“大護法等等……”葉知秋忽然想起那個國丈,急忙將之放出,交給大耳護法,說道:“來的路,扣押了你們‘一人之下萬人之’的國丈,多有得罪。”

“無妨無妨。”大耳護法哈哈一笑,衝着國丈揮手道:“你退下吧,以後再敢冒充國丈,當心株連九族!”

國丈嚇得面如土色,低頭退下。

葉知秋笑道:“怎麼,這位老者不是國丈?”

“預備國丈吧,嘿嘿。”大耳護法大笑而去。

……

一個時辰以後,大耳護法點起一支萬人部隊,招呼葉知秋前去點將臺。

來到點將臺下,葉知秋很驚喜地發現,姬家兄妹居然都在。

看來,這是大耳護法的有意安排。

“大丑哥,你沒事吧!”姬無憂也很興奮,急忙迎來。

“我沒事,只是我的任性,連累了你們兄妹,實在抱歉。”葉知秋說道。

“沒事了大丑兄,宮主寬宏大量,已經赦免了我們兄妹的罪責,並且,允許我們兄妹,前往邊疆效力,阻擊西王母和九天妖女。”

葉知秋頭大,揮手道:“你們以後說說西王母好了,別提九天玄女行不行?告訴你們,如果九天玄女真的打來了,你們這點本事,恐怕還阻擊不了。”

姬無壽臉色一紅,結巴道:“那好……我們聽大丑兄的。”(7.22日,第三更。)

b

щщщ⊙ тTk an⊙ CΟ 不多久,大耳護法點兵完畢,準備出發。!

葉知秋和大耳護法一起,帶着姬家兄妹和萬人部隊,浩浩蕩蕩,御風而行,殺向東北方的巽宮第四洲。

這次大耳護法帶隊,大約都是無崖山界的精兵了。

葉知秋仔細想了想,如果這樣的精兵部隊,打去了人間道,自己和雪兒恐怕頂不住。

出了第五洲,進入巽宮第四洲的範圍。

眼前風物變換,似乎進入了洪荒世界,入眼處都是無盡的荒涼,不見人煙,只有野獸奔騰。

大耳護法忽然停下來,施展神通,將兩耳放大,轉頭聆聽四方動態。

葉知秋覺得好笑,這大耳護法的一對大耳,怕是人間道的電子雷達還管用吧?

半晌,大耳縮回了耳朵,說道:“對方的先頭部隊,已經到了三千里之外,正在和我們的部隊交戰。我們的部隊頂不住,已經被攻破了三道防線……”

葉知秋說道:“大護法,我可以先走一步,去那裏看看情況嗎?”

跟隨大部隊前進的話,這三千里路,還要走大半天,葉知秋有些等不及。

大耳護法一笑:“兄臺既然心急,不如我陪你一起吧,部隊交給副將帶領。”

很顯然,大耳護法對葉知秋不放心,要陪着他。

“如此甚好。”葉知秋點頭。

大耳護法轉身,叫來副將,吩咐了一番。

然後,大耳護法又對姬家兄妹說道:“你們倆跟隨大部隊前進,聽令行事。”

姬家兄妹急忙抱拳領命。

“走吧兄臺,我們先去戰場看看。”大耳護法招呼了葉知秋一聲,忽然一道縱地金光遁去。

幾乎在同時,葉知秋也忽然遁去,化作一道金光,和大耳護法齊頭並進。

兩個都是高手,所以遁行速度很快,千里山川,也是彈指一瞬間。

葉知秋留心查看大耳護法的道行,發現這傢伙修爲深厚,跟自己起來,恐怕也不遑多讓。

大耳護法也在觀察葉知秋,問道:“兄臺玄功蓋世,不知道師父是誰,修煉了幾千年?”

幾千年?

葉知秋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笑道:“大護法見笑了,我師出人間道清派茅山教,師父尊號鐵冠道長。至於我的修煉,也是機緣巧合吧,十幾年的道行而已……”

“什麼?十幾年的時間,兄臺修煉到了如此境界?”大耳護法驚駭不已,停止了遁行,注目打量葉知秋。

葉知秋也停止遁行,笑道:“的確如此,不敢欺瞞大護法。”

大耳護法看着葉知秋,緩緩搖頭:

“不可思議,這實在不可思議……誠如兄臺所言,你們人間道豈不是大羅金仙遍地?你才十幾年的道行,都如此厲害了,尊師怕是彈指之間,可以毀滅六道吧?”

“也沒有那麼厲害,我的情況,其實……”葉知秋本能地謙虛了一下,卻忽然心念一動,嚇唬大耳護法,說道:“其實我的本事,放在人間道的確不算什麼。按照真實道道行排高低,我大概可以排進一千名以內。”

斗轉星移六道大亂,葉知秋擔心無崖山界會侵犯人間道。

吹個牛逼在這裏,嚇唬嚇唬大耳護法,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套路,華夏國人經常玩。在唐代時期,東瀛圍棋第一高手前來華夏國挑戰,華夏國第一高手冒充民間業餘選手,秒殺東瀛圍棋高手,嚇得東瀛人磕頭拜師。

倚天屠龍記裏面,趙敏忽悠波斯明教的使者,說金毛獅王的武功,在土排名三千多,嚇得波斯明教不敢猖狂。

葉知秋說自己的戰鬥力在人間道排名一千,對大耳護法的震懾,可想而知了。

果然,大耳護法的臉,露出一種被嚇尿了的表情,抱拳道:

“人間道高人無數,我們無崖山界……只能望而興嘆。兄臺,但願我們無崖山界和人間道,永遠不要爆發衝突,否則……我們無崖山界,絕不是人間道的對手,恐怕會毀於一旦。”

葉知秋一笑:“我們人間道的高人,都愛好和平,從不欺壓弱小,大護法放心吧。”

大耳護法一臉感激,對葉知秋敬若天神,擡手道:“兄臺,前方不遠是戰場,我們過去看看。”

葉知秋點頭,和大耳護法再次遁起。

來到前方的山頭,但見正北方向烽煙滾滾,塵土遮天。

無崖山界的武者衛士,正在和來犯之敵展開生死搏鬥。

葉知秋凝神看去,只見來犯者人數不多,只是十來個女子,指揮着一支妖獸部隊。

妖獸部隊漫山遍野,腳步奔騰和嘶吼之聲,震耳欲聾。

那十幾個女子當,有一個白裙女子,帶着薄薄的白色面紗,左顧右盼,指揮全局。

大耳護法手指前方的白裙女子,對葉知秋說道:“兄臺看見那個白裙女子了嗎?她是九天玄女,是西王母的先鋒,也是西王母的師妹……”

葉知秋哈哈大笑,揮手道:“大護法,你們都被西王母騙了,那個白裙子的女人,根本不是九天玄女!”

“那個不是九天玄女?可是,她口口聲聲自報名號,說自己是九天玄女。”大耳護法皺眉。

“那一定是西王母的詭計,找人冒充九天玄女,一者震懾你們無崖山界,二者,也是挑起你們無崖山界和九天玄女的仇恨,她好坐收漁翁之利。”葉知秋說道。

雪兒的身影,葉知秋太熟悉了。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啊!

哪怕是黑夜裏,雪兒從遠處掠過,葉知秋也能分辨出來。

那個蒙面白裙女,故意如此打扮,顯然是在冒充雪兒,居心不良!

而且葉知秋覺得,那個冒充者的身形,很像是西王母的部下小鵹!

大耳護法還是沉吟不決,問道:“兄臺可否證明,那個女子是冒充九天玄女的?”

“很簡單,等我讓她現形是!”葉知秋嘻嘻一笑,又說道:“大護法如果信得過我,請和我一道,衝鋒陷陣。我敢保證,只要那個冒牌貨見了我,立刻會露出馬腳!”

大耳護法一點頭:“好,我陪着兄臺,一起衝鋒陷陣!”(7.23日,第一更。)

b 葉知秋正欲出發,卻又忽然止步,笑道:“大護法,還要麻煩你,給我找一身衣服和一個面具。!這樣的話,我可以殺到那個妖女的面前,給她來個突然襲擊,讓她措手不及。”

現在,葉知秋斷定冒充雪兒的那個白裙女,是西王母手下的小鵹。

如果直接殺過去,小鵹會有防備。

忽然出現在她面前,再露出真容,可以讓她崩潰!

“沒問題,兄臺稍等。”大耳護法點頭,直接衝向遠處塵土飛揚的戰場。

葉知秋站在山頭等待。

直接大耳護法身如閃電,直接射進了戰場,揮動禪杖,劈翻了幾個大塊頭的妖獸,隨即帶着幾個無崖山界的衛士轉身而回。

“這個大耳朵有些本事,出入混亂的戰場,如入無人之境!”葉知秋微微點頭。

大耳護法帶着幾個衛士,回到葉知秋的身邊,笑道:“衣服來了。”

葉知秋看了看,讓一個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衛士脫下衣服,穿戴起來。

換無崖山界的衣服,葉知秋倒是顯得更加精神。只是這套衣服面沾滿了灰土和血跡,美不足。

大耳護法又從另一個衛士身撕下衣襬,給葉知秋做了一個簡單的面具。

僞裝完畢,葉知秋借了一把長劍,和大耳護法對視一眼,一起衝了下去,直撲戰場。

戰場呈現膠着狀態,雙方有攻有守,懸殊不大。

無崖山界這邊,大約有數千人馬,都是帶劍武者,一字散開,守在一條小河邊,擊殺進犯的妖獸。

那個白裙女在妖獸部隊的後面指揮,似乎很輕鬆。

葉知秋和大耳護法殺到,齊頭並進,將妖獸部隊的防線,撕開了一道口子。

大耳護法用的是月牙鏟,招大力沉。

妖獸們被月牙鏟劈,無不劈開肉綻,腦漿迸裂。

葉知秋則隱藏實力,揮動寶劍斬殺妖獸,並不出狠手大招。

大耳護法看見葉知秋的招式並不凌厲,不由得微微皺眉,低聲問道:“兄臺,是不是兵器不合手?”

“非也非也,孫子曰,兵者,詭道也,強而示之弱,弱而示之強,能而示之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兵家之道也!我不是兵器不順手,而是故意示弱,等待機會。”葉知秋笑道。

大耳護法更是一呆,愕然道:“這話……是你孫子說的?你有孫子了?”

“噗……那是我們人間道的一個名人,生在幾千年前。”葉知秋差點吐血。

因爲無崖山界和人間道,幾千年化不通,所以大耳護法不知道孫子其人。

故此,葉知秋和大耳護法的交流,還是有些障礙的,如很多成語,大耳護法根本聽不懂。

說話間,兩人已經殺進了妖獸部隊的深處。

無數皮毛畜生,倒在了大耳護法的月牙鏟下,戰場血雨沖天,血腥氣人慾嘔。

無崖山界的部隊,得到了大耳護法和葉知秋的增援,鬥志和士氣被激發,全線反撲。

妖獸部隊則漸漸不敵,被壓得節節敗退。

妖獸部隊的後面,那個蒙面白裙女看見了葉知秋和大耳護法,一揮手,在幾個妖獸的護衛下,衝了過來!

“兄臺當心,那個九天玄女衝來了。”大耳護法對葉知秋說道。

“我知道,到時候你跟她說話,我先聽聽對方怎麼吹牛。”葉知秋低聲說道。

大耳護法點頭,和葉知秋一起,繼續向前廝殺,迎着蒙面白裙女而去。

白裙女也正迎頭而來,身邊帶着一羣惡獸,有龍虎麒麟,也有飛天大禽。

雙方很快相逢,蒙面白裙女喝道:“前面是無崖山界的什麼人,報名來!”

她一開口,葉知秋更是聽得清楚,果然是大鵹她妹妹、西王母手下的神鳥小鵹!

看來西王母對小鵹非常重用,竟然派她來攻打無崖山界;這也說明小鵹的道行不錯,可以擔當大任。

葉知秋識破對方的真面目,也不說話。

大耳護法揮動禪杖橫在身前,喝道:“在下無崖神宮大耳護法,特來剿滅你等進犯之敵!你又是何人,無緣無故,爲什麼大動干戈,進犯我無崖山界?”

小鵹在面紗下冷笑,說道:“我乃日月神山的九天玄女,你不知道嗎?”

“日月神山和我們無崖山界,向來互不侵犯,各行其道,你帶着這麼多妖獸打來,意欲何爲?”大耳護法問道。

“斗轉星移,六道重歸混沌,日月神山也好,無崖山界也好,有能者得之。大耳護法,奉勸你們識相點,放棄無崖山界,歸順我九天玄女吧!否則,我必將血洗你們無崖山界,搗毀你們無崖神宮,活捉你們宮主,所有男女,一個不留!”小鵹淡淡地說道。

大耳護法大怒,揮動禪杖橫掃而去:“簡直欺人太甚,九天妖女,有本事先過我這一關!”

小鵹冷笑,飄然後退。

她身邊的妖獸大禽,不等吩咐,立刻衝來,圍住大耳護法,展開一番惡戰。

大耳護法雖然勇猛,但是寡不敵衆,在妖獸圍毆之下,左支右拙,手忙腳亂。

葉知秋揮動長劍,一言不發,直取小鵹。

“找死嗎?敢來挑釁本座?”小鵹一揮手,早有一個八頭大蟒斜刺裏衝來,迎了葉知秋。

葉知秋恍然大悟,尖着嗓子叫道:“八歧大妖?莫非西王母的五蟲七禽九獸,全部到了?”

雪兒說過,西王母善於駕馭妖獸,麾下原有五蟲七禽九獸,兇悍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