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蝦緩步走到中間,輕聲道

「我這個故事有點簡短,故事從一則都市傳說開始。」

「如果你們在路上看見燒紙錢的,千萬不要盯著看。」大蝦叮囑道。

「為什麼呢?」大家也很樂意捧場。

「因為我有一次就在路邊看到燒紙錢的..」大蝦突然講出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然後?」江白好奇道。

「然後我一直盯著他,看他燒著的紙錢,一邊走。」大蝦回道。 「少…Su,我也認為這個時期少點節外生枝的事,老大也不會贊成你這樣做。」翼皺眉,差點叫了少夫人,在外面,她曾明令不許。

蘇簡看他們一眼,淡淡的說:「我心中有數。」不再說話,低頭享用看起來還不錯的蝦仁飯。

二人見蘇簡不聽勸,還自有主意的樣子,也不再說話,埋頭吃飯。

沈言不便插話,也低頭吃飯,一時有點冷場。

一直到蘇簡吃完飯,經理帶著一個年輕男子過來,才打破冷場。

「您好,這是我老闆,冷少。冷少,就是這位美女要找您。」

「冷少,您好!我叫蘇簡,看到店外的轉手信息,想和您面議。」蘇簡自我介紹。

「您好,我們到旁邊談。」這個叫冷少的男子,邀請她到旁邊一張沒人的方桌,紳士的拉開椅子等蘇簡坐下了,才在她對面落座。

冷少打量了對面的女子一會,問:「您打算接手后經營什麼?如果要改變原來的經營性質,那就免談!」

「我需要知道,你的業權還有多長的合同期?既然已經決定不再經營,為什麼不能改變經營?」

冷少沉默的巡視了一圈店鋪,好一會才說:「這是我自有物權的產業,當初和朋友一起玩的,有四年了吧…環境,客源,位置都是最佳的,一直經營得很好。前段時間她忽然退出,而我又不熟悉這塊,客人慢慢減少,不知道原因出在哪,畢竟也經營了那麼多年,還有一些情懷和回憶,所以希望找到可以延續經營下去的下家。」說完,遞上轉讓合約。

蘇簡接過邊翻看,邊留意到他一臉懷念的樣子,突兀的問:「女朋友?她離開你了?」

冷少一愣:「呃…你怎麼知道?」

「希望她哪天想起你,會回到這裡?還是純粹只剩下懷念?」

「都…有吧,所以,你能做到嗎?」

「可以保留經營咖啡,西餐菜譜就不會保留,廚房的用具餐具等要換新的,員工的遣散費這些也不屬於我負責的範疇,所以,轉手的補償價太高,最高給你85%,如果沒問題,馬上籤約,稍後我會安排人過來跟進。」

「好吧,成交,但希望員工能盡量留用,畢竟有些人也做了很久了。」冷少看著蘇簡點頭后,在手提電腦上將合約上剛才提到的條款進行了修改,重新列印出來簽章遞給她:「冒昧問您一下,你是經營連鎖餐廳的嗎?」

蘇簡淡淡一笑,遞上【啡語者】的卡片:「廚師就不留了,咖啡師傅如果願意留下,必須通過培訓上崗,其他願意留下的員工也需要培訓。」

冷少激動的看著卡片,再看看蘇簡:「【啡語者】?就是最近網上評價很高的那個嗎?」

「是,如何?」

「真是沒想到!我想這個店是遇到了對的人,你一定會經營得很好的!」

「謝謝!三天後,有人會過來接收,再見!」蘇簡拿著合約,愉快的回到已經吃完飯的三人旁邊,揚了揚合約:「意外收穫,這個地段可遇不可求!」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貝瑤接了電話,沒等他開口,率先喊他,「葉旭。」

「嗯?」

他的嗓音輕柔,令她莫名想多聽聽他的聲音。

「你有什麼事?」

「那倒沒有。」葉旭說。

貝瑤手指收緊,「所以你為什麼要打電話?」

「為什麼?」葉旭忽然笑了笑,聲音低沉了些,「不知道,想打就打了。」

她聽了,應了聲:「哦。」

「講真,你真的不來幫幫我?」

「你先說說看,什麼事我能幫的上你?」

「多著呢,比如……」他故意頓了頓語氣,「先讓我進入你的心?」

「……」

貝瑤無語,嘴角卻不知不覺微微上揚。

葉旭見她不說話,便道:「你真不來找我玩兒?」

「我今天有約了。」貝瑤說。

「聽你的語氣,像是玩著不痛快。來找我,嗯?喜樂街27號,三樓桌球室。」

貝瑤聽了,有點心動。

畢竟她此刻,是真的有點想……看他。

還沒答應,貝瑤就聽到有人在敲門。

她細聽了下,察覺是程安語在門外,便道:「我先掛了。」

「行吧。」

貝瑤掛斷電話,這才打開門。

程安語站在門外看着她,微微一笑:「我看你這麼久沒來,以為你沒找著洗手間。」

「沒有,剛和人打電話。」

「難怪。」程安語不由自主掃了眼她的手機屏幕,「貝瑤,你不會有男朋友了吧?」

聞言,貝瑤眉尖微蹙,不知道是什麼讓她誤會了。

可隨即,她注意到程安語的目光,凝神思忖著,總覺得哪裏有點怪異。

她想了想,便道:「我好了,你用吧。」

程安語忙收回視線:「好。」

貝瑤等程安語用完洗手間回來,便提到自己有事要提前離開。

「什麼事兒啊,我們能幫得上嗎?」

鄒亦荷和孟晚同時看她。

「不用,一點小事,我過去一趟。另外,我晚點會來接孟晚……」

「哎呀沒事,我回家的時候肯定會順帶捎上孟晚的,你有急事兒就去吧。」

貝瑤聽了,莫名對鄒亦荷有了些好感。

她點頭,看向沉默的程安語,「謝謝你的下午茶,有機會再一起吃飯吧。」

程安語忙抬眸,「客氣啦,你是去哪裏?」

貝瑤想了想,「喜樂街。」

交代完,貝瑤便離開了程家。

程安語也變得心不在焉,繼而說:「小荷,孟晚,不然我們也出去玩?家裏還是有點無聊……」

「誒,可是我和我哥、周淮琛他們說好了,讓他們來吃晚飯誒。」

「我們這次去外面吃吧,主要是比家裏熱鬧。」

「也行,我跟他們說聲。」

貝瑤到喜樂街是在一個小時以後。

她沒事先告訴葉旭她要過來,直接尋找那家桌球室。

沒過一會兒,她找著樓層,便走了上去。

剛進桌球室,裏面空氣還算清潔,場地很廣,來打球的人也挺多。

貝瑤尋覓著葉旭的身影,半晌,才注意到一個經常和葉旭他們混的男生,西瓜頭,真名叫李喬。

她沒看到葉旭,只能過去問他。

李喬注意到貝瑤后,很詫異:「誒,你怎麼也在?」

貝瑤沒多言,開門見山道「我來找葉旭,他走了嗎?」

話落,李喬愣了愣,隨後反應過來,「旭哥去那邊抽煙了,順着這邊直走,可以看到有個休息區。」。 城頭鼓聲大作,西門裡岳雲領著背嵬、游奕兩千多騎兵先行衝殺了出來,王貴的中軍槍步兵緊隨其後,緊緊地跟在兩翼推進。

一眨眼的功夫,一馬當先的岳雲已經領著八百背嵬精銳和金軍主力鐵浮屠拐子馬殺在了一起。

岳雲猶如戰神下凡一般,手中烏椎槍下幾無一合之將。

八百鐵騎猶如護衛戰神的金甲武士跟著他不斷衝殺,所有人都堅信只要贏官人在,就沒有贏不了的戰。

八百鐵騎力敵萬軍!

岳雲不斷地在敵陣中來回衝殺,身受創傷無數,死在烏椎槍下的金兵也不知凡幾,死戰不退的岳家軍將士殺得各個是人為血人,馬為血馬,卻無一人肯回頭。

「哇呀呀呀,小子休得猖狂,讓我夏不花來會會你!」

只見金兵中衝出一騎,馬背上坐著一個耳際垂辮,腦門光光,圓頭肥身的金將,手持兩把大刀,咿呀呀咋咋呼呼的就朝岳雲殺來。

長得肥豬一樣的夏不花頗有來頭,居然是金兀朮的女婿,官居河南統軍司統軍使、金吾上將軍,大家都叫他夏金吾。

岳雲一看,喲呵,居然有人來叫板,正愁沒對手,不由心中大喜,大叫一聲「來得好!」就挺起烏錐槍朝夏金吾殺了過去。

夏金吾自恃武藝高強,明顯是錯誤地高估了自己的戰鬥值,他那幾下蠻力怎會是帥氣無比武藝高強盡得岳爺爺真傳的贏官人的對手。

贏官人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三下五除二沒過幾招,夏金吾就為自己的莽撞和愚蠢付出了代價,被岳雲神出鬼沒的烏椎槍扎了個透心涼,徹底不能花了。

「董統制,怎麼辦?」

王貴和岳雲從辰時出戰一直殺到了正午,雖然岳家軍勇猛異常,但畢竟人不是鐵打,很多人殺得都幾乎脫力,戰局正慢慢變得不利起來。

董先和胡清奉命守城,只能在城內乾瞪眼,所以胡清才有此一問。

「娘的!顧不了這麼多了,」董先一拍大腿叫道:「你我即刻領兵出城增援。」

「好,那事不宜遲。」胡清等的就是這句話。

「殺!」

在城頭上觀戰的將士早就憋足了勁,城門一開各個有如下山猛虎,爭先恐後地朝金人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