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吶,柳狐玥撞牆的心都有了,這傢伙能不能給她安分點兒,不要一天不整事,一整出事兒來就給她挑出這麼大的麻煩。

「嗷吼——」肉球對著烈火豹吼叫。

烈火豹失去耐心的抬起了大掌往肉球那重重拍去。

「轟——」烈火豹的那一掌,將地面都震得晃動起來,柳狐玥面前的地板都綳裂開了無數條細小的裂縫。

它大掌一拍落,便又仰頭長吼,第二掌接著又重重往前落下,它每落下一掌,肉球就彈跳起來,彈跳的距離離與烈火豹一米左右,而後,肉球每一次退步,都是剛才退到離烈火豹一米的距離。

它明明可以跑的很快很遠,可偏偏就是喜歡像貓捉老鼠一樣的誘敵。

柳狐玥忍無可忍的重重鎚了一下地面:「白痴球!」

肉球朝她的方向看來,雖然它看不到柳狐玥,但是從肉球那雙綠幽幽的眸子里閃出來的光芒可以看到,肉球像是在算計著誰。

柳狐玥沒在看到肉球嘴角齜起的一抹笑意,柳狐玥只是覺得在那一刻之間,背脊透涼。

「吼——」烈火豹再一次怒吼。

這一次,肉球是真的把它惹怒了,它整個身子跳躍了起來,在空中劃出了一抹火紅色的光弧,跟隨著肉球奔跑的方向而躍去。

柳狐玥微微啟開唇,望著天空中劃出來的一道炫麗的火紅色光景,她竟然忘了她眼前的那只是一頭九級的魔獸。

紫焰聲音略顫:「乖徒兒,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閃。」

柳狐玥打了一個激靈,這才發現,那火紅色的光弧正划向她的方向,而她的懷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顆紅通通還泛著火元素的火龍果。

她雙眼一瞪,低呼:「火龍果。」

「火龍果固然是好,若是你服用了火龍果,你體內的火元素一定會得到很大的提升空間,可是,眼下是不是該想想辦法如何解決九級的烈火豹。」紫焰嚴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柳狐玥抬手拍地,身子靈敏一跳,整個人快速的往後退,與烈火豹迅速拉開了距離。

烈火豹這才發現了叢林間竟還有一個人類存在,它冷哧了一聲:「人類!」

進入了六級的魔獸是可以跟人類進行語言溝通,而進入神王級的魔獸便可擬化成人形。 「被發現了!」紫焰語氣帶著淡淡的期待又有些擔心自己的小徒兒實力不夠。

柳狐玥站在原地不動,目光直直的望向站在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烈火豹。


她這才看清烈火豹擁有著一雙火紅色的雙眼,毛髮已經呈現出了變異前的暗紅,待她完全變異過後的毛髮就會變成微暗略紅的顏色,而它的雙眼也會得到進化,退幻成更腥紅的血眸。

當然,變異后的烈火豹也會比同階的烈火豹強大出六倍的實力。

她該說自己不幸呢,還是太好運了,一來就碰到了這樣的貨色。

九級對上三級的她,別想了,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六七級的召喚師對上九級的強者也只能勉強的接下了幾招。

她一個三級的普通人類,在烈火豹眼裡還不夠看。

「太弱。」烈火豹眯了眯眼,完全沒有將柳狐玥這三級召喚師放在眼裡。

僅僅只是三級,又如何契約九級的魔獸。


柳狐玥有那麼一個覺得自己的實力很悲劇,三級的確很弱,甚至是弱爆了。

可是又不甘放過這麼一頭快變異的種。

「徒兒,快把你懷裡的火龍果給吃掉。」紫焰低呼了一聲。

就見烈火豹朝柳狐玥那一躍,那龐大的身子又在空間劃出了一道火紅色的光弧,眨眼就臨近柳狐玥。

柳狐玥再一次掌心拍地跳起高高的,再退至遠處。

「躲開了嗎?呵!」烈火豹輕蔑的低哧了一聲。

「你這麼囂張,你媽知道嗎?」柳狐玥面對這心高氣傲的烈火豹有種想狠狠揍死它的欲|望。

沒錯,眼下只有將懷裡的火龍果吃掉,她才有一絲機會,不然,你想拿三級的實力去碰九級的魔獸,無疑就是拿雞蛋砸石頭自不量力。

她低下頭,目光灼灼的盯著懷裡的火龍果,果實為紅色,上面散發著濃郁的火元素。

紫焰說:「紅色的皮,這果火龍果該不會也是變異的??」

從紫焰嘴裡說出來的話是那麼風輕雲淡,可卻讓柳狐玥驚震了。

總裁我要蛇寶寶 師父,怎麼確認這是變異火龍果。」魔獸有變異的品種,有些珍惜的果實也會有變異品種,火龍果是世間稀有的一種提升火元素的珍貴果實,若是遇到一顆變異火龍果,那真是幸運女神太眷顧你了。

紫焰:「把火龍果的皮剝開,呈現暗紅透體顏色則已變異,呈現血紅顏色則只是普通的火龍果。」

柳狐玥突然沖著烈火豹拋了一個大笑臉,雙手棒著火龍果,眼底卻劃過了一抹森涼,淡淡輕吐:「很想要這顆火龍果對嗎?」

烈火豹目光灼灼的盯著柳狐玥雙手棒著的火龍果,耐心早已失去,它又再一次跳躍而起,企圖想一掌把柳狐玥拍死,然後再拿回火龍果。

它劣性十足,囂張的說:「人類,別跟我說話。」

「你以為我很想跟你說話嗎?若不是看在你是九級魔獸,本姑娘連看你一眼都覺得是污穢。」柳狐玥在它作勢撲向她時,便已經先退後,躲開了它又一次的攻擊。 與此同時,本是還完好的火龍果就在剛才柳狐玥閃躲開烈火豹時,就被柳狐玥剝開了一角的皮。

異種的火元素從火龍果里散發而開,那是令烈火豹纏痴的東西,一量它得到那顆火龍果后,它的實力將會大增,在九級的眾獸當中,它將無獸能敵。

這讓烈火豹雙眼更是充斥著敵意與貪慾,那原本就是自己的東西,可卻被不知從哪個角落跳出來的小東西給搶去,該死的是,現在竟然還被人類這般愚弄。

而這人類……想幹什麼!

「人類,拿開你骯髒的手,別弄髒了我的火龍果。」烈火豹重重跺了跺,氣急敗壞的瞪著柳狐玥一下又一下剝開火龍果的皮。

那暗紅通體的顏色已經證實了這顆火龍果就是變異火龍果,而烈火豹早在發現這顆火龍果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它不簡單。

柳狐玥低笑:「你的火龍果,不要笑死人了,這顆火龍果明明就是從天上掉入我的懷抱,何談是你的?」

「……」烈火豹被她的這一番話氣的已經無法言語,那張豹嘴似在醞釀什麼,柳狐玥暗道不好。

這是要爆發的前兆!

柳狐玥顧不及跟它多耗,立刻三兩下剝開了火龍果,一口氣便將火龍果給吃掉,吃的太急,而且,紫焰忘了跟她說她才三級的實力不宜吃一整顆,只適合只一口。

待紫焰要阻止的時候,那顆火龍果已經被她啃光了。

「徒徒兒……」紫焰聲音微顫。

「嗯,怎麼了?」柳狐玥疑惑的問。

「為師剛才忘了告訴你,這顆火龍果的火元素太過濃郁,不宜吃整顆……」

紫焰的話還未說完,陰惻惻的聲音便打斷了他的話:「你剛才不是讓我吃掉嗎?」

「為師哪裡會知道你這麼衝動。」紫焰話落,那烈火豹極其暴怒的聲音響起:「啊!!人類,你竟然敢把我的火龍果給吃掉,我要把你吃掉。」

「吼——」

濃郁的地獄之火自烈火豹的嘴裡噴發而出,將柳狐玥的四周統統都包圍了起來,柳狐玥被困在火元素的包圍圈內,而火勢正快速的朝柳狐玥蔓延而來。

剛才不敢動用火元素攻擊柳狐玥,是怕火龍果在這期間被損壞,火龍果被摘下來的時候是十分脆弱的。

而現在,火龍果已經被柳狐玥吃掉,這意味著它要想變異的話還得要等下一次的機遇,可這一次的錯過全都是因為一個人類。

只要想想一個弱爆的人類把它的火龍果吃掉了,它就無法容忍的噴發出終極火系魔法——【地獄煉火】。

柳狐玥只感到混身炙熱,那股熱量彷彿要把她的身體給燒成灰燼,她聽到了自己的骨骼被火燒的「咯咯」響的聲音,她也聽到了自己的皮肉被火燒的「滋滋」響的聲音。

而體內的五臟六腑,似是被一瞬間給掏空了那般,炙熱的無法呼吸,連痛也是浸入骨髓。

地獄之火燃燒了很久,可烈火豹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是柳狐玥的舉動真的把它給氣壞了,從一開始她出現在烈火豹面前,烈火豹就早想這麼燒死她。

怎會想到辛苦得來的火龍果竟入了那死人的肚腹,一想想,烈火豹就不甘心,不甘心!

「吼——」又一陣濃郁的地獄之火從它嘴裡噴發而出,將原本就被火元素包圍著的那一塊地方圍得更濃烈。

可仔細去看,那火光似乎像舞女一樣的在搖曳。

烈火豹沒有發現這樣的異樣,在噴完了最後一陣地獄之火后,烈火豹就轉身朝山的另一頭走去。

風吹起,森林間的樹木花草被這忽然吹起了大風搖動,地面的沙塵也被捲起,詭異的氣息驀地向四周散開。

烈火豹聽到背後傳來「呼」一聲,一股令人豎起汗毛來的寒涼襲來,使得它好奇的回過頭去看。

只見……

它剛才放出來的火元素還在燃燒,只是火元素卻詭異的變成了暗紅色,那道暗紅色的火將它的火瞬間吞噬。

烈火豹震驚的轉過身去看,那雙紅色的瞳眸在不停的收縮,疑惑又不解的低喃:「這是……」

「呼轟——」地面突然一震,暗紅色火元素延著一條直線朝烈火豹延伸去,烈火豹這才回過神來,龐大的身體卻動作十分靈敏一跳。

「吼——」齜牙了起,對著那暗紅色的火元素吼。

「玩完了你就想逃跑嗎?」冷冽的聲音從那處火堆傳來。

濃郁的大火內隱隱可見一道嬌小的身影,她從烈火豹的火元素里緩緩走出,待走出后,便可見她周身都散發著變異火元素。

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醒來的時候四周皆是火,而她體內有一股力量在暴動,她沒有刻意的去控制,而是任由那股力量去改造自己的火元素。

她苦修了一個月的實力也在一瞬間躍上了六級,成為舉國之中最年輕的六級召喚師。

紫焰之前還對她的提升速度有點焦急,畢竟柳家的精魂池都被她吸空了也沒見她提升多高,如今卻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一躍成為六級召喚師。

而此時,她周身釋放出來的火燃名為【浴火重生】。

是個恢復系的魔法,與地獄之火正好是對家。

火元素包圍她的身體,將地獄之火隔絕在外。

她一個六級的召喚師當然不可能跟九級魔獸的相提並論,可食用了火龍果后,她的火元素特別暴動。

紫焰說:「火龍果的變異火元素在發揮,你得趁著這個機會將烈火豹制服,不然,待火龍果的變異火元素蒸發過後,單憑你現在的實力想制服它,恐怕有點麻煩。」

「徒兒明白。」源源不斷的變異火元素從她體內噴發開。

她的身體也似乎在一瞬間充滿了力量,而這股力量是她現在本無法吸收的,所以得釋放開來,替身體減輕負擔。

她拿出了從納蘭紫鶯那兒得來的破空鏡,說來她還真是不幸中的萬幸,有火龍果替她提升了實力,還有從納蘭紫鶯那得來的破空鏡,對付眼前的烈火豹顯然是綽綽有餘了。 「人類,你竟然還沒死。」烈火豹從剛才的不解轉化為震驚,震驚最後化成怒,它往前走了好幾步,每走一步,就刻意的跺一下腳,仿若是在告訴柳狐玥,這一次,它一定要讓她死在它腳下。

「還沒契約到你之前,我不敢死。」


烈火豹狂暴的怒吼:「人類,你有什麼資格。」


它齜起了森利的獠牙,頃刻間,密密麻麻的火球從它的嘴裡噴吐出,狠狠的砸向柳狐玥所站之地,她原本站著的地方轟然被爆開了一個又深又大的洞坑。


然而,還沒完,烈火豹又接二連三的朝她噴吐火球,完全失控般不能平復剛才柳狐玥剛才說的話。

對於魔獸而言被人類使喚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是一個羞辱。

魔獸自詡強大,誰會願意做弱者的奴。

所以,柳狐玥剛才在說出那句話時,烈火豹的怒火升級到了怨氣。

一連串的攻擊下來,四周的草木已經被燒成了灰,可謂是一片塗碳。

滾滾的煙霧散去,柳狐玥卻依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穩如磐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