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寶仰著腦袋,叫了葉簡汐一聲。

葉簡汐垂了眼眸,看了眼天寶,不發一言的拉著他跟天佑,往房間里走。

院子里起了風,落葉紛飛……

裴娜坐在沙發上,腿盤在一起,跟天佑玩飛行棋。

玩到第七盤,忽然把棋子全部掃翻。

「不玩了,不玩了,我說,你媽跟如意都怎麼了?一個兩個都躲在房間里,讓我跟你們兩個小屁孩玩,我都快悶死了!」

天佑把棋盤放在桌子上,一臉認真的的陳述,「裴姨,你不是悶,你是輸了才會不玩。」

七局輸了六局。

除了第一局,裴娜教他怎麼玩贏了,其他的全都輸了。

極限保衛 裴娜面露尷尬,瞪了天佑一眼,小屁孩幹嘛戳破她?跟一個三歲的小盆友玩遊戲玩輸了,很丟臉好不?

真是的……

這臭小子跟慕洛琛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越長大越不可愛,她真懷念他剛出生那會兒躺在床上,等著她換尿不濕的時候!

裴娜默默地吐槽完,站起來說:「隨便你怎麼說,我去看看你媽跟如意,你乖乖的坐在這裡看電視。」

話說完,裴娜蹬蹬的往樓上跑。

到了一樓跟二樓的中間,看到葉簡汐跑出來,裴娜站住腳步大喊:「簡汐,你終於出來了,快管管你兒子,他剛才虐待我!」 葉簡汐安靜的走下樓梯,對裴娜說,「他怎麼欺負你的,你就怎麼欺負回去,不用看我的面子,讓著他。」

裴娜張倒是想虐回去,可想到自己是個臭棋簍子,歪了歪嘴角。

「娜娜,我有些事情要出去,你看著如意點。」

走到樓下,葉簡汐對裴娜說道。

「這麼冷的天,你要去哪裡?」

裴娜下意識的問。

葉簡汐垂下眼帘含糊的說,「去外面辦點事情,很快就回來。對了,徐醫生吩咐,天佑的葯還要再吃兩次葯,等下你監督他吃。」

裴娜點了點頭,「你放心把家交給我,我不會捅婁子的。」

葉簡汐扯出一抹淡笑,沒再耽擱時間,走到衣架前取下外套,套在身上,然後拿了條圍巾,將自己除了眼睛以外的面部全都裹住,便帶著文清向門外走。

……

車子行駛在路上,葉簡汐默默地坐在車上,看著車窗外迅速的倒退的風景,胸口好似塞住了一般,悶悶的,有些難以吐息。

稍微打開了一些車窗,秋風灌涌而入,空氣新鮮了許多。

葉簡汐才感覺好受一些。

文清坐在她身邊,眼觀鼻鼻觀心。

開了大概一個小時,路過一家花店的時候,葉簡汐叫司機停下了車,進去買了一束花。

再坐上車,沒多會兒,車子停在青水墓地外。

秋風蕭殺,青水山上的楓葉一夜之間全部染紅,整片山遠遠的看著像是火燒雲一般,艷麗中帶著些許蒼涼。

葉簡汐站在山腳下,望著山上的墓地,輕聲對文清說:「走吧。」

說罷,她緩慢的往山上走。

走到看守墓地的守衛那裡,葉簡汐上前,輕輕的叩了叩窗戶,問他凌南晟的墓在哪裡。

看守抬眸看了她一眼,問:「你是他什麼人?叫什麼名字?」

「朋友,葉簡汐。」

「姓葉?」

看守聽到這個名字,臉上露出一絲訝異,然後從抽屜里翻找出一本本子,打開看了幾眼說:「他的墓地在半山腰的最西邊,你沿著小道走,走到盡頭有一條山溪,溪邊獨他一個人的墓,很容易找到。」

「謝謝。」

葉簡汐道了聲謝謝,準備離開,那看守卻又說道,「葉小姐,請等一下。」

葉簡汐停下了腳步。

「之前凌先生還在世的時候,曾經來過我這裡,把一個東西寄放在我這。說是萬一有一天,有個叫葉簡汐的人來,就把東西交給她。喏,這就是凌先生留給你的東西,我保管的好好的,這幾個月都沒動過。」

看守把一個小木盒子遞出來。

葉簡汐接過盒子,緊緊地攥在手心裡,「謝謝你。」

「不客氣,你趕緊去吧,天晚了墓地是要封起來的。」

葉簡汐點頭離開。

……

沿著山路走了一會兒,葉簡汐將木盒子打開,裡面靜靜的躺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銅製的五角星,五角星的其中一角連著一條銀色的鏈子。

葉簡汐拿出來五角星項鏈看了看,又仔細檢查了下盒子,卻再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凌南晟留給她這個做什麼?

是想告訴她什麼,還是只簡單的留給她這個東西?

葉簡汐看不出裡面的門道,但還是把五角星項鏈,放回了盒子里,然後塞進了衣兜。

按照看守說的,葉簡汐找到了凌南晟的墓。

青石堆砌的木,簡單的沒有半點奢華,周圍栽種著一叢叢不知名的花。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葉簡汐走到墓前,看著石碑上凌南晟面帶微笑的照片,胸口窒悶的感覺更加洶湧而來,彎腰將花束放在墓前,她緩緩地伸出手觸碰了他的照片。

「凌南晟,我來看你了,你一個人在這裡寂寞嗎?」

空氣中響起葉簡汐淡淡地聲音,打破了寧靜。

「想來是寂寞的,你以前那麼愛鬧騰的一個人,現在一個人在這裡,怎麼會習慣?不過你放心,以後我會經常來看看你的,不會讓你再等那麼久。」

葉簡汐低聲喃喃著,說了幾句話,又停頓了下來。

莫名的,她覺得難過。

若是當初早知道,凌南晟身體到了瀕臨死亡的地步,她不會對他說出那麼絕情的話。

他跟她道別。

她說……

鬼才會想你,你趕緊滾去美帝吧,這輩子再也不見!

那個時候,將死的他聽到這番話,心裡一定很難受吧。

她後悔,在他最後的時刻,說出那麼決絕的話。

甚至覺得沒有顏面再來看他。

所以,在他葬禮的時候,沒去參加。

在他下葬后,也一直沒來看他。

因為她怕看到他的墓,看到昔日曾經鮮活的人躺在這冰冷的墳墓里……這些都在提醒著她,自己做了怎樣混蛋的事情。

葉簡汐站在墓前,眼圈漸漸的變紅。

許久后,她驀地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繼續說:「對了,阿琛的身體已經在恢復了,梁醫生說,心臟跟他的身體適應的很好,等再休養一陣子,身體就可以痊癒了,凌南晟……謝謝你做的一切,謝謝你把阿琛送回到我身邊……還有……對不起……我當初說的所有,都對不起……」

「不知道那邊是不是另外一個世界,如果有的話,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凌老,你大哥都很擔心你……」

……

葉簡汐低聲絮絮了許久。

臉被秋風吹的變冷,腦袋也有些昏沉。

可她還在說著。

文清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上前提醒道:「少奶奶,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卻沒有跟文清說話,而是對著凌南晟的墓碑說,「今天就跟你說這麼多,改天我再來,凌南晟,記得我說的話。」

葉簡汐話說完,靜靜的望著墓碑好一會兒,才緩緩地起身。

可身體蹲的太久了,雙腿有些麻木。

在起身的剎那,葉簡汐身體趔趄了下,身體直直的往墓碑栽過去,幸好她一旁的文清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少奶奶,你沒事吧?」

文清問。

葉簡汐搖了搖頭,「我沒事。」說著抬手拉開了文清,繞到墓碑的後面。

文清不明白她要做什麼,緊跟著葉簡汐的腳步。

看到葉簡汐在摸墓碑,不由得問:「少奶奶,你在做什麼……」

話說到一半,文清愣住了,因為在墓碑的後面,有一圈五角星的雕刻痕迹,五角星的周圍以藤蔓裝飾,從外觀上看起來像是普通的花紋雕飾,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

剛才葉簡汐差點摔倒的時候,扶了墓碑,應該是那個時候發現了墓碑的蹊蹺!

文清瞪圓了眼睛。

看著葉簡汐的兜里,這些五角星的形狀,跟葉簡汐從看守那裡得到的項鏈一樣。

這或許不是簡單的巧合。

葉簡汐從兜里拿出木盒子,將項鏈取出來,覆在那些石刻的五角星上,兩者的痕迹完全吻合,手頓時懸在了半空。

本來只是猜測……

可現在看來,或許凌南晟真的要留給她什麼東西。

奪嫡 只是他能留給她什麼?

遺物,財產……這些都很普通,他真的要留給她,用不著這麼拐彎抹角的,葉簡汐想到另一個可能,心咯噔一下狂跳了起來。

賬目。

凌南晟手上對她最有用的東西便是當初姚明琪留下的賬目!她想對付柏原崇,僅靠硬碰硬行不通,因為跟他的勢力懸殊太大,如果能拿到當初姚明琪的賬目,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柏原崇打垮!

一直以來,她最想得到的便是那本賬目。

可之前每次她跟凌南晟要,凌南晟提出的要求,都是她不能忍受的,就絕了這方面的心思。

他死後,她心思都在洛琛身上,也沒功夫想這個。

但此時此刻,她的預感強烈的告訴她,凌南晟留給她的就是對付柏原崇的賬目!

葉簡汐拿著五角星項鏈的手,忍不住輕微的顫抖了起來。

握著項鏈,葉簡汐跟墓碑上的五角星一個一個的對,但將墓碑上所有的五角星都對完了,沒有任何東西。

葉簡汐不死心,又連著對了幾遍。

但結果都跟之前相同。

「少奶奶,或許凌少把東西放哪掛在了其他地方,我們去凌家找一下吧?」

文清壓低了聲音說。

葉簡汐蹙著眉頭,視線緊緊地盯著凌南晟的墓說,「再等等。」她的直覺告訴她,賬目應該就在附近,凌南晟既然想留給她,就不會讓她費太多的心思。

但也不會簡單到,讓其他人發現的地步。

葉簡汐靜靜的站在原地沉思。

陪嫁通房重生記 文清見她神情嚴肅,便沒再說話,在一旁等著。

……

天邊橘黃色的夕陽一點點的墜落,直至只最後一抹陽光,看守墓地的人上來,告訴他們墓地要關門了,請他們下去。

「請再等等,我們還有一些事情。」

文清跟看守的人解釋。

看守古怪的看了兩人一眼說,「不是我不通融,是你們兩個女孩子,大半夜在這墓地里不安全安,你們真的有事情,就明天再過來吧……」

他的話只說到這,葉簡汐忽然朝著凌南晟的墳墓後面走了過去。

文清丟下看守,緊跟上葉簡汐。

看守見兩人往山上走,跺了跺腳說,「哎,我說話你們沒聽到啊?你們再往上走,有危險了我可不管啊!」

可惜他這些話完全沒威脅力。

葉簡汐跟文清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楓葉林中。

……

順著溪水一直往上走,葉簡汐抬眸盯著天上的北斗星,以及腳下的花。

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鐘,腳下的花叢戛然而止,花叢的盡頭,依稀的堆砌著青石磚。

葉簡汐蹲下身,仔細的摸了摸青石磚的側面。

摸了一會兒,她拿出那枚項鏈,將五角星跟青石磚一側對上。 「嘩啦……」

水流聲忽然比剛才更大了一些,葉簡汐循著聲音過過去,只見溪水的邊緣,一塊石頭突起來,石頭上面放置這一個青瓷蜜蜂的匣子,喜匣子的一半用水草擋著。

葉簡汐伸手要把匣子取過來。

文清卻先她一步走上前,「少奶奶,石頭滑,我來拿吧。」

「嗯。」

葉簡汐應了一聲,視線卻沒有離開那匣子。

文清踩著石頭,把匣子取回里,然後遞給葉簡汐。

葉簡汐接過匣子,摸了幾下,確定匣子完好無損,將匣子扔在了石頭上。

「嘭……」

瓷匣子炸裂開來,然後一份東西呈現在兩人跟前。

葉簡汐彎腰把那份東西撿起來,快速的翻看了幾眼后,卡在喉嚨口的那股氣,緩緩地舒了出來。

她的猜測沒錯。

凌南晟留給她的,果然是姚明琪的賬目。

「少奶奶……」

文清開口想要說話。

「文清,我們走吧。」葉簡汐把賬目塞到自己的懷裡,打斷了文清的話,既然賬目找到了,她們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去,把賬目交給洛琛。

多留在外面一分鐘,就多幾分變故。

這一次,她覺不能再讓這本賬目落到別人手裡,尤其是柏原崇和安亦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