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頓時出現三隻大手印,狂猛拍下,落在護宗大陣上后,引起一陣天搖地動,彷彿是撼天大手,要把整個大地翻轉過來一般。

但大陣堅韌,酣然不動,牢不可破。

「砰!」

蒼墓大帝落下,腳踩在戰宗護宗大陣上,傲視戰天狂道:「這大陣差不多隻餘四成力量,縱然你用帝兵輔佐,它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給我破!」

他一個跺腳,抽手之間再次打出幾招法則帝術。

「給我震碎!」

戰天狂大喝,掌控北皇金鐘,帝兵之力顯化無盡法則光輝,和蒼墓大帝的招式硬碰起來。

「砰砰砰!」

戰宗再次接下蒼墓大帝三招,大陣依舊沒破。

「夠了!」

蒼墓大帝露出怒容,久久不能破開這大陣,他已是漸漸動了真火。

「頑抗到現在,很好,我的耐心已經被你們全部耗光了!」

冷冷看著戰天狂,蒼墓大帝驀然揮手,沉聲喝道:「取帝兵!」

這低喝傳出八方強者動容。

大帝動用帝兵,這將是毀天滅地的威力,盛怒之下,恐怕連戰天域這偌大的一域天地都盡數毀滅!

哪怕是戰宗之中的人也紛紛變色,呼吸有些沉重,氣氛變得急劇凝重起來。

戰天狂的神色也變得肅穆。

大帝掌控帝兵,這絕不是玩笑,而是動輒便能毀天滅地的危機。

「神子。」

都市超級天帝 幾個長老不無緊張的看向許辰:「要不請聖靈現在出來吧,萬一出了差錯也好及時補救。」

許辰搖頭:「聖靈要當做最後殺手鐧來用,放心,有大陣和帝兵庇護,我們不會出事,現在也是計劃最關鍵的一刻,轉告宗主,等蒼墓帝兵降臨的最後一刻不要硬拼,反手收攏帝兵當做屏障來罩住戰宗。」

「我們知曉。」幾個長老點頭。

縱然知道許辰用意,也有這重重保護在前,但是大帝掌控帝兵出手,這還是太可怕了,讓人感覺彷彿要天塌一般。

「起!」

蒼墓大帝的聲音傳來。

只見蒼墓伸出了右手,在他右手之上,有一個璀璨絢爛的七彩金環漂浮。

這七彩金環和之前蒼陽神子隨身帶著的准帝兵金剛環很像,不過更具神威,擁有帝兵特有的氣息和威壓。

「戰宗,一切都結束了!」

蒼墓大帝冷眼看著戰宗,揮手間,悍然一甩手中帝兵,滔絕八方的恐怖威壓瞬間充斥整片天地!

「轟!」

恐怖的空間崩塌聲不絕於耳的響徹。

「殺!」

在天空上,無數蒼族的強者齊聲吶喊,他們威狀如山,助勢而起,讓天地間的氣息變得更加肅殺凝重。

下方七彩金環帝兵在轟然落下,在天空中衝擊起了層層疊疊無盡的空間浪濤,還未靠近,大地上就出現了裂痕,戰宗的根基也在這衝擊下不斷破碎炸裂。

這一擊像是滅世之舉,彷彿落下之後,戰宗就會直接被夷為平地,所有人都葬身在其中。

嗡!

七彩金環速度極快,眨眼間落在了大陣之上。

「給我破開!」

蒼墓看準時間發出一聲沉喝,同時腳步一動,向著戰宗降臨:「今天所有戰宗的人,一個也別想活命!」

「轟咔!」

在萬眾矚目之中,蒼墓這一擊落下,一直堅不可摧的戰宗大陣,頃刻傳出一聲驚心的破碎聲。

肉眼可見的,那金燦燦的大陣上此刻出現了裂縫。

就彷彿是決堤之刻,七彩金環上的傾天巨力全部都涌到了這裂縫之上,一霎之間,裂縫遍布整個護宗大陣。

「轟!」

終於伴隨著一聲劇烈的轟鳴,戰宗大陣,徹底崩碎。

「破開了!」

無數人驚心站起,看著遠處的戰宗心顫開口:「戰宗完了……」 大陣破滅,驚心動魄。

原本處於絕對安全中的戰宗,此刻赤裸裸的暴露在眾人面前,那堅不可摧的護宗大陣,此刻崩碎不見,塌陷四方。

與此同時。

大帝降臨。

蒼墓大帝踩在破碎的大陣根基上,俯視其中的戰宗眾人。

戰宗眾人並沒有因為大陣破碎而受到波折,而是躲在了北皇金鐘內,有這件帝兵防護,免去了一切災禍。

不過失去了大陣,只餘下帝兵守護看起來有些單薄,畢竟蒼墓大帝手中也有帝兵。

「戰宗,若是我現在再問一句交出神子許辰,你們會作何解答?」

蒼墓大帝目光冷傲,言行舉止間自有一股主宰氣息,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帝,當俯視天下人。

戰宗之主戰天狂立在首列,他狂態不減,鏗鏘有聲道:「我戰宗絕不妥協!」

話音堅決有力,斬釘截鐵,引得八方眾人為之側目。

「好!」

蒼墓大帝一聲沉喝,眼中殺機已經昭然現世,他邁出一步,掌控帝兵看向北皇金鐘:「你戰宗有兩件帝兵,一攻一防甚為不俗,但面對真正的大帝這一切都如同土雞瓦狗,給我……」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驚變突然發生。

就在蒼墓大帝腳踩的碎裂陣基之下,忽然有雷光閃現,同時一股滅世悍雷之威衝天而起。

蒼墓大帝和八方眾人齊齊低頭看向大地。

只見大地上那原本破碎的護宗大陣根基,竟然在悄然之間重新組合排列,已經凝聚成了一個全新的大陣!

這大陣中出現了八個方位的紫色神秘字元,中心則匯聚出一股奪目的雷霆光芒。

蒼墓大帝就站在這大陣的中央,他眼中露出一絲驚怒:「絕雷之陣?!」

「轟!」

巨響頃刻爆發,一股驚世雷光衝天而起。

身在雷光中的蒼墓大帝瞬間閃避,卻終究不能完全避免雷霆,被雷電徑直轟擊在胸口。

「咔!」

彷彿是一把雷槍刺中。

蒼墓大帝周身一直縈繞無懈可擊的藍色神光,一時間出現了縫隙,從一開始便充斥在天地間的帝威也為之一松。

這一切都表示著蒼墓大帝受挫,他被戰宗結結實實的攻了一擊。

「好膽!」

蒼墓大帝剎那間破空衝出雷霆之中,一張臉上布滿寒霜,殺機和憤怒並存,滔天的大帝氣焰渲染了半邊天。

他看起來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法則力量被擊出了漏洞,但他是大帝,面對世人,大帝就是不可褻瀆,更不可能撼動的至高存在,如今他在一群普通人手中受挫,這是奇恥大辱。

「戰宗,你們所有人都會為此而後悔!」

蒼墓大帝的聲音像是從九幽傳來,冰寒的可怕,蘊含著殺機揮手,他要殺伐,殺光這裡的人。

「是嗎,蒼墓大帝,太自負可不是什麼好事!」戰天狂冷笑出聲,沒有絲毫的緊迫,甚至在眉眼之中有一絲興奮。

蒼墓大帝低頭,那殺機已經濃郁到了一個極限,手中的帝兵也在眨眼間綻放出奪目的七彩神光:「你在和一個大帝講自負!你可知道大帝的含義是什麼,對於你們這些螻蟻來說大帝就是主宰,大帝就是天下無敵!」

「你們,全部都給我死!」

他手中的帝兵,驀然揮出,朝著北皇金鐘砸去。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吼!」

忽然之間。

一聲似龍非龍宛若金鐵的吼聲在地底傳來,緊接著天搖地晃,一柄鎮天尺從天而降,當一聲擋住了蒼墓大帝的帝兵,同時大地破裂,所有人看到戰宗的巨城撕裂地面,緩緩升高。

一股絲毫不弱於大帝的厚重神威鋪天蓋地的傾灑在天地之間。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戰宗的地底,站起一頭巨大到不可描述的玄龜,這玄龜背馱著戰宗雄城,巨大的頭顱則是一顆龍頭,龍頭扭轉,一雙玄金暗綠的龍眼,盯向了背部的蒼墓大帝。

蒼墓大帝看著這玄龜,感受著玄龜此刻綻放的悍然神威,眼中終於露出一絲驚色:「大成聖靈,混沌玄武?!」

「轟!」

天地嘩然。

無數人震驚飛起,緊緊盯著托著戰宗的巨大玄龜,一雙雙眼睛瞪大到幾乎掉出來,每個人瞪目結舌。

賭後老公惹不起 「混沌玄武!戰宗竟然有大成聖靈護宗?!不弱於大帝的大成聖靈?!」

「我的神,這就是大成聖靈?!戰宗還藏有這等底蘊!!!」

八方皆驚,所有人動容。

驚變一波接著一波,根本不容他們停歇。

而在場中感受最深的蒼墓大帝,此刻又驚又怒,看著巨大的玄武聖靈一抖身將背上的巨城連他一起拋起,然後轉正身子盯住了他,正在蘊含絕命一擊,他忍不住怒喝一聲,極速後退。

蒼墓大帝在退。

他已經明悟了一切,戰宗原來一直在隱藏,以弱者態度,一步步算計,之後出其不意先破開他的護體法則,最後爆發出這絕命底牌。

現在的他護體法則有漏洞,對付常人無懼,但是和同級的強者爭鋒,他就像是戰場上失去了戰甲防禦的人,一旦被擊中便是重傷!

現在得知了戰宗的恐怖底蘊,他萬萬不能重傷。

「好深的算計!好大的手筆!戰宗,今日此局算你們贏了!」

蒼墓大帝出聲,想要抽身離開。

戰天狂在下面冷聲大笑:「之前你狂的不可一世,現在想走了?你不是天下無敵嗎!今天你不留下點什麼,休想離開,聖靈尊者,請出手!」

戰天狂聲音落下。

聖靈玄武頓時發出一聲怒吼,它的大口張開,其中有刺目的火光浮現,越來越濃,帶著驚心的氣息,最後化成一根無盡的火柱,猛烈噴出。

「轟咔!」

天地空間剎那崩碎,這火柱彷彿是天地間最恐怖的火焰,有著滅世神威,天地間不管什麼都能焚燒,空間、虛空、大地,甚至是光明,全部都被焚滅!

這火柱帶著絕對霸烈的氣息,橫衝直撞,直接降臨到了蒼墓大帝的身上。

「該死!」

蒼墓大帝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全身上下神光一瞬間猛烈暴漲,充斥九天,同時他雙手合併擋在了身前。

「轟!」

恐怖的火光淹沒了一切。 玄武聖靈發難,口中的滅世火焰准擊蒼墓大帝。

火光熊熊,八方寂靜,彷彿清除了世間的一切,任何事物不敢在玄武聖靈面前出聲。

「蒼墓大帝……怎麼樣了?」

看著被火光淹沒的蒼墓大帝久久不現身,八方眾人終於忍不住出聲。

「蒼墓大帝的護體法則剛才出現漏洞,現在這火焰中的法則之力又純粹至極,不會是……」

「不可能,大帝哪有這麼容易對付。」

「大帝的手段底蘊遠超凡俗,斷然不會輕易隕落,依我看,蒼墓大帝應該是擋住了火焰,在火焰中僵持。」

「等等吧,等火焰散去……」

話音落下。

玄武聖靈已是閉合了血盆大口,滅世火焰也緩緩散去。

蒼墓大帝的身影終於顯露在世人面前。

只見蒼墓大帝雙手護在身前,全身密布紫藍色的劫鎖法則,整個人像是站在一層紫藍色的蛋殼內,此刻這層法則之力散去,蒼墓大帝一塵不沾。

「絲毫沒有受損,果然擋住了。」

眾人見狀微微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