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令的強大,一時半會徐真是說不清的。

只能以集聚三十六神通靈能之力來總結。

所幸一切順利,天罡令徐真有的是時間慢慢摸索。此刻,他打算將大轉盤次數用完,獲得一些東西放在宗門寶庫之中,充實宗門。

就在徐真在房中金光閃閃的忙乎時,徐曼容有些急促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徐真,三秋和上宮林回來了。」

。 這短短的兩個小時過得很快,陳桑感覺就像是自己才和他說了幾句話的時間而已。

帶隊領導已經在點名了,陳桑不敢讓蕭平君耽誤。

等大隊人馬點完名,就安排上火車,陳桑一直跟在他們後面,蕭平君也是三步一回頭。

直到蕭平君上了火車,他趴在窗戶這邊,推開了火車窗口,「回去吧桑桑,我一定會儘快來接你好不好?」

這句話落在大多數返程的知青耳中,覺得這一定不會成為真的。

因為他們太知道城市的誘惑和鄉村的貧瘠,註定會讓這段感情夭折。

火車滑動,車輪摩擦著鐵軌的劇烈聲響刺痛著耳膜,蕭平君舉手和她作別,陳桑追著蕭平君的車窗直到追不上了才停下作罷。

她雙手撐著膝蓋喘氣,心裡已經因為離別而泛出濃濃的酸澀。

但她很快打起精神來,只有她把事業做起來才能離他越來越近。

車站工作人員已經在清理現場,陳桑沒再繼續逗留,轉身往出站口去。

「大哥這是從哪回的呀?」

陳桑一出大廳就聽到一道熟悉的女聲,她循著聲音望過去,只見一個窈窕的身影穿著一身緊緻的旗袍,扮相精美的盤頭,手上捏著一塊錦帕甩開甩去。

這模樣,這姿態,讓她想起來電視劇里民國時期在街頭拉客的女人。

由於是對背著的,陳桑並沒有看清那個女人的長相。

倒是她旁邊剛才被撩撥過的男人,急吼吼地去抓她的腰,「咱找個清凈地地方,哥哥好好給你說說,哥哥打哪來。」

女人嬌羞地往他懷裡鑽,這一舉動,讓男人更加興奮了。

男人跟著女人往一條巷子里拐去,陳桑好奇對方是誰,悄摸地跟了上去。

兩人進了一間普通平房,男人一進屋就開始急不可耐,女的跟他講好條件,這時候男人哪還聽得進去,一個勁兒地說好。

陳桑趴在窗口,透過縫隙能看清屋內部分情景,兩人開始二人運動時,陳桑終於看清楚了女人的臉。

為了不被發現,她趕緊撤出去。

她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是鄧云云,之前鄧云云失蹤,村上還以為她是受不了鄉下的苦,跑回城裡打工來了。

誰能想到那個心比天高的女人,此刻竟然靠出賣自己來賺錢。

而且鄧云云在村裡的時候就已經懷了孕,剛才那樣可不想是個孕婦啊。

難不成為了做生意,她把孩子打了?

陳桑對鄧云云本來就恨得牙痒痒,現在知道她落到這個地步,心裡反而沒有一點波瀾了。

她正要走,身後就傳來聲響。

「你跑什麼,你錢還沒給夠呢。」鄧云云抓著剛才的男人不撒手。

陳桑直接愣住了。

這……一分鐘有嗎?

男人一把推到鄧云云,口氣嫌惡,「媽的,老子都沒爽夠,你他媽就開始要錢,你他媽會不會做生意?」

鄧云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柔弱到不能自理,此刻叉著腰,像極了悍婦,「少他媽來這套,自己不行還要往老娘身上栽,你這種人,我見多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 喬三石曾在部隊彈盡糧絕,陷入包圍之時,獨臂單刀夜闖敵人的後勤營,一戰斬殺了二十多名鬼子。

這一戰,他雖然負傷十多處,但為部隊繳獲了大量的槍支彈藥和食物藥品,並以此為突破口,粉碎了敵人的圍剿計劃,為部隊立下了大功。

從此以後,「狂刀喬三石」的大名就在部隊中流傳起來,並隨著他不斷的另立新功而聲名遠揚,成為一名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鐵血戰將。

林文娟認為喬三石是內家高手,正是來自於這些傳聞。

不過,喬三石心裡明白,他並沒有練過內家功夫,只是將體內的一點元氣灌注到拳腳或兵器中,使用了一些簡化的招數來殺敵而已,其實是假的內家高手。

元氣和內力同樣是能量,元氣的層次更高,可是別人卻是看不出其中的區別。因此,喬三石也就成為了眾人眼中的內家高手了。

林老自然是知道喬三石底細的,只不過不方便將真相告訴別人而已,因此林文娟一直就以為喬三石是內家高手。

然而林文娟並不知道,這個看著她長大,每年都要來家裡三五次的喬三石,其實就是被她認定為騙子的修士中的一員,或者說是准修士。

林老則是對韓向忠遇到的修士很感興趣。當他聽說這位修士是韓向忠他們在秦嶺深處遇到的,心裡就做出了判定,這名修士十有八九是有真才實學的。

冒充高人的騙子任何時候都有,而且人數絕不會少,花樣也多的很。

但要說一個騙子躲進深山老林里準備騙人,騙的還是公安人員,林老還真不相信。

高星宇昨天表現出的種種特異能力林老也聽說了。

要說那是騙術(魔術),在劇場里通過各種道具和聲光的配合,還有那麼一絲可能。但要是在原始山林里,一個人當著多名公安人員的面表演這樣的大型魔術,那真是不太可能的事。

林文娟關心則亂,所以才會擔心韓向忠是不是遇到了騙子。林老則是考慮得更為深遠。對方到底想要什麼呢?

因為事發突然,而且到目前位置的信息量極少,所以林老現在還不能做出什麼有效的判斷。但林老並不擔心對方有所圖。

對方既然救了韓向忠,在不違反黨紀國法的前提下,林老並不介意答應對方一些合理的要求。

人際關係講究的就是有來有往。真要是對方不提任何條件,這邊反而要難受了。到底對方是無欲無求呢?還是所慮深遠,準備要放長線釣大魚?

……

中午的時候,韓向忠用劉欣如留下的衛星電話分別跟單位和家裡取得了聯繫。在電話中,他不進把自己目前的狀況告之給了領導和妻子,並且把高星宇想要入世的要求也說了。

單位那邊記錄後會把問題轉到環境資源管理辦公室(環管辦),走正式程序。家裡這邊的林文娟可就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

韓向忠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這才是林文娟最關心的事情。至於他說什麼自己已經變成武林高手的事情,林文娟真的一點也不在意。

無論是老還是小,在每個華夏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這句話林文娟還是知道的。既然丈夫安然無恙,那就隨他開心好了。

對於他說的一夜成為武林高手的話,林文娟心裡並不相信,但也不會去公然質疑。這點面子是無論如何也要給丈夫留出來的。

在電話里,韓向忠已經和單位說好,六天後派飛機去秦嶺接他和高星宇。

租用飛機到秦嶺深處跑個往返大概需要三十萬上下,這筆費用韓向忠準備由自己來承擔。

雖然這筆錢價格不菲,對韓向忠的家庭經濟壓力較大,但韓向忠依然準備自己負擔。他留在秦嶺應該算是他的私事,總不能因此去占公家的便宜。

韓向忠還告訴妻子,讓她買幾套衣物和鞋子。這是為高星宇準備的,尺碼是韓向忠目測得到的。

韓向忠很細心,他看到高星宇身上穿的一直自製的皮衣。雖然不知道高星宇有沒有正常的衣物,但韓向忠為他提前準備上幾身,總歸是有備無患。

高星宇還真沒有合適的衣物,他以前的衣物和鞋子都是法器,早在他渡劫的時候就已經被毀掉了。

現在他穿的皮衣,還是他在地球界恢復行動能力后,用雲豹的皮隨意做出來的,粗製濫造之下,丑得一逼。反正他也不畏寒暑,只是用來遮羞罷了。

高星宇現在可沒有心情考慮衣物的事情,他正有些頭疼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劉金鑫。

圓圓和小白龍老老實實地等在一邊,兩個小傢伙的頭都使勁兒低著,彷彿兩個知道自己犯了錯的小孩子似的。

上午的時候,興奮了半天的韓向忠吃完飯後去補覺,劉金鑫陪著圓圓玩。

山裡天黑的早,所以一般是吃兩頓飯,上午這頓吃的仍然是高星宇做的野豬肉,不過把燒烤換成清燉了。

圓圓忽然想起,今天是小白龍來這裡吃飯的日子,於是便向高星宇比劃了半天,告訴高星宇自己要去找些吃的,它連吃了兩頓野豬肉,想換換口味。

高星宇想想也就同意了。野豬肉並不算好吃,又腥又硬。即便高星宇用真火烹飪,又用上了劉金鑫給的調味品,但連吃兩頓也就夠了。

既然圓圓要換口味,高星宇也就同意了,並讓劉金鑫跟圓圓一起去,好幫著圓圓拿回來。

圓圓連玩帶吃,轉悠了一圈,還沒等它琢磨好下午吃什麼,就看到了小白龍。

小白龍看到劉金鑫,不過它靈智漸長,並沒有攻擊,而是接受了飯劉金鑫的存在。倒是它的出現,把劉金鑫嚇得不輕。

圓圓看到了小夥伴,也很開心。它忽然想起,幾天前從銀杏樹妖哪裡得到的果子很好吃。不過那果子只有它吃了,小白龍和劉金鑫都沒有吃過。

於是,圓圓便帶著劉金鑫和小白龍,跑去了銀杏樹妖那裡。在它的軟磨硬泡之下,又要來了三顆元氣果。大家一人一個,一起吃了下去。

。 唐三早就想好在外租房子的事情,只是妹妹不問,他也就沒說。

畢竟在學院太不方便,不管是父親教授的錘法,還是製作暗器都沒有地方可以練習。

「有的,我們這有一間帶小院的房子,一個月3個銀魂幣。要不我領您去看看?」

老闆立馬來了精神,這可是個大客戶啊。

「能放下一金魂幣的覺醒石嗎?」唐輕微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

唐三對住的地方要求不高,既然對外出租的房子,想來再差也不至於差過他家的鐵匠鋪。

「可以,可以,有三間房呢,一間房裝覺醒石完全足夠了。」老闆連連點頭回答。

「那就要這個吧!」唐三拍案定板,說完便又掏出一個金魂幣放在了前台上,「先租三個月的。」

老闆辦事的速度很快,下午就把一切東西都準備完畢。

「哥?我們這是要住在外面嗎?」

唐輕微雖然也很想住在外面,但她還有事情沒完成啊,事關他哥的終生幸福,她不得不認真對待。

「嗯,住在外面環境比宿舍好。而且,爸爸讓我們練習錘法,在學院里可沒法練。」

唐三已經往諾丁學院走了,唐輕微連忙阻攔,「哥,晚上外面不安全。要不這樣,我們白天來租住的小院里練習錘法,晚上回諾丁學院,行不?」

思忖了半晌,唐三還是點頭同意,妹妹的說並不是多慮。

如今他和妹妹只是一環魂師,對付一些普通人沒問題,一旦遇見了厲害角色,絕對是跑不掉的。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覺醒石,唐三最終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疑惑,「你要這麼多覺醒石幹嘛?」

唐輕微眼神閃爍,「那天在武魂殿里,我突然感覺我的武魂對覺醒石好像有所觸動,所以想買來試試會不會對武魂有幫助。」

不管她說的是不是和事實有所出入,但對於七色蓮有幫助,這是事實。

唐三擰眉,倒不是不相信妹妹所說的話,畢竟當時進入房間,體內的玄天功內力也曾對房間內的覺醒石有所感應。

這一次,唐三沉默了片刻,半晌才道,「嗯,那你先試試,我去屋外給你守著。」

說完便給妹妹掩上門出去了。

「小蓮,快看,這麼多夠嗎?」

唐輕微喚出七色蓮,指向面前如同一座小山高的覺醒石,興奮的說道。

沒有等到回應,面前如小山般的覺醒石,被一陣白色光芒所籠罩。眨眼間,原本放置覺醒石的地方只剩下一層白色粉末。

「……」

看著眼前的一幕,唐輕微咽了咽口水,那麼多的覺醒石啊?

這麼快就沒了?

「這才多少點,哪裡夠?至少還要來二十幾次才可能恢復我十萬分之一的能力。」

七色蓮咂了咂嘴,顯然是沒有吃夠的樣子。

唐輕微頓時欲哭無淚,這也太能吃吧?

二十幾次,那可就是二十多個金魂幣的,她可還是一環魂師啊。

那補貼至少都要拿兩年才能籌齊。

「笨!你之前訛人的那比錢呢?拿出來用不就好了,再說了,你難不成兩年內都不準備晉級?」

七色蓮語帶鄙夷的說道。 跟歷史上戰火瀰漫時候不一樣,歷史上吳蘊初四個工廠,才遷川兩個,光轉費費,河運款就把身家弄枯竭了,方液仙更是在猶豫中錯失撤離的機會。

現在兩人財力還不錯,在短暫的和平時間段,主持這次搬遷,沒有一點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