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後娘娘急忙站起來,想要走下來扶她們起身,被王氏攬住。

桌子上擺滿了果子和甜點,這還是一早準備好的。現在該是午飯時間,興許是太後娘娘忘了,緊張的才見到歐陽燦和李桓煜,就象徵性的開始問話了。

她先是問話歐陽燦,然後才看向李桓煜。

東扯西扯的問了一堆搞得李桓煜一頭霧水,完全不了解太後娘娘到底想說什麼。

李氏也覺得有些凌亂,想起前陣子在身邊伺候過的李小花,說:「對了,我身邊有個小宮女,和小李將軍是同村呢。」

李桓煜一愣,倒是有些興趣,道:「不知道太後娘娘說的是誰。」

難得李桓煜主動問她,太後娘娘李氏心底升起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好像個小孩子討賞似的說:「李小花。她是李村長的女兒。」

王氏在旁邊擦了一把汗水。好在留下李小花性命,搞不好待會太後娘娘興起就讓把人帶上來了。

太後娘娘不提李小花還好,說起李小花李桓煜簡直是滿腦子憤怒。他不敢輕易表露出來,卻是沉下來,道:「李小花此人心思狡詐,太後娘娘最好還是別讓她伺候了。」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太後娘娘李氏剛剛的滿心鼓舞,一肚子的話都沒機會說了。都是那個該死的李小花。

她看李桓煜似乎有些隱情,問道:「怎麼,這女孩欺負過你?」

李桓煜低下頭,說:「她待我不好是真,若說欺負,應該是欺負李小芸更多一些。小時候只有小芸待我真心實意,我義父要讀書考試,全村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我便住在李村長家裡,小芸每日早起給大家做早飯,她怕我長身體吃不飽,就偷偷多拿了母雞的蛋。若是被抓到,就會挨說。家裡唯一可以吃兩個蛋的只有李小花……她囂張跋扈,自認長得漂亮便處處欺負小芸的。」

李桓煜說的輕巧,不過是想控訴下李小花的討厭。可是聽到太後娘娘耳朵里,可見完全變了樣子。她想起李桓煜本應該是鎮南侯府嫡出公子,受盡全家人的寵愛,現在卻淪落到多吃個雞蛋都要偷偷地。那若是做其他事情,又當如何。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李氏越想越覺得心裡難過,沒一會就紅了眼眶,道:「這李村長一家可真是可惡。」

李桓煜點頭,附和道:「可不是么。而且他們為了讓李小花有機會進宮選秀,竟是讓小芸姐姐嫁給金家傻子。」

「金家傻子?」李氏問道。

李桓煜嗯了一聲,用力道:「是我們縣令的兒子。但是是個傻子,可是縣裡推薦秀女是有名額的,所以李村長就損失了小芸的婚事兒。小芸待我那麼好,我怎麼能眼看著她嫁給傻子呢?」

李太后也覺得有道理,猛的想起來,說:「小芸,李小芸是不是就是我前陣子見過的那女孩。」她扭過頭看向王氏。

王氏暗道老太太記性越來越差了,道:「正是呢。」

李桓煜聽到他們的對話,整個人激動萬分,說:「娘娘,您……您見到過小芸嗎?」

李氏見他面色激動,尋了半天總算找到共同話題,道:「嗯。她在綉娘子比試中成績出眾,我賞賜了她。」

「娘娘,您真是慧眼識英才,小芸一直棒棒噠。」

李氏見他面露喜色,心情不由得好起來。她的唇角揚起,說:「嗯。我也挺喜歡她的。」

李桓煜借勢道:「所以,您說怎麼能讓她嫁給傻子呢。」

「是啊。」李氏點頭。王氏在一旁琢磨,這時候還不是李桓煜說什麼,李氏都覺得對么。李小花這個人算是沒有利用價值了。不過考慮到她的身份,興許還是暫且要留下性命。

「所以小芸就和家裡決裂了。村裡的李蘭姐姐幫她尋了綉紡……後來我們還遇到很多事情,但是都一起走了過來,一起的……」李桓煜越說越有些害臊,他的腦海里徘徊著皇后的話,只要太後娘娘李氏不反對,她就答應賜婚呢。

他猛的抬起頭,說:「太後娘娘,李村長雖然待我們不好,可是他畢竟是小芸的爹娘。現在小芸不用嫁給傻子了,婚事兒卻依然要聽她爹的……」

李氏蹙眉道:「這種人也好意思自稱爹娘嗎?」

「是呀,所以懇請太後娘娘給小芸另行賜婚成嗎?至少不要讓她爹娘握著她的婚事兒……」

李桓煜目光誠懇,聲音微微哽咽起來,說:「小芸真的很可憐,小時候一場怪病變胖,被好多人嫌棄欺負。後來又遭遇這種狠心爹娘還有自私自利的李小花,她都沒有自暴自棄呢。」

提起李小芸,李桓煜似乎有說不完的憐憫之情,看在李太后眼裡只覺得心疼。這孩子滿口都是李小芸,李小芸混的這麼慘,李桓煜又能好哪裡去。

太後娘娘許久不曾被誰影響心緒,此時卻是滿心的難過。她輕聲說:「好孩子,快別說了。不就是婚事嗎?我依了你幫她便是。」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親愛的言言和munan的地雷。

謝謝大家的營養液!!你們讓作者君靜待啦。

8月3日~8月5日14:00止

讀者「vivy2006121」,灌溉營養液2014-08-0512:45:05

讀者「幽染」,灌溉營養液2014-08-0511:31:30

讀者「團魚」,灌溉營養液2014-08-0510:58:35

讀者「團魚」,灌溉營養液2014-08-0510:58:11

讀者「moonlady825」,灌溉營養液2014-08-0509:54:15

讀者「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56:20

讀者「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56:10

讀者「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56:00

讀者「桃木架」,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55:55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35:29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35:28

讀者「花寂夜」,灌溉營養液2014-08-0508:33:41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507:35:44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507:35:43

讀者「mon548183」,灌溉營養液2014-08-0500:47:16

讀者「mon548183」,灌溉營養液2014-08-0500:47:16

讀者「vin」,灌溉營養液2014-08-0422:10:53

讀者「vin」,灌溉營養液2014-08-0422:10:32

讀者「小小仙」,灌溉營養液2014-08-0420:26:21

讀者「葉飄」,灌溉營養液2014-08-0418:57:38

讀者「中中中」,灌溉營養液2014-08-0418:23:08

讀者「」,灌溉營養液2014-08-0413:51:11

讀者「」,灌溉營養液2014-08-0413:51:11

讀者「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2014-08-0413:35:55

讀者「小明ing」,灌溉營養液2014-08-0413:19:40

讀者「」,灌溉營養液2014-08-0413:07:23

讀者「vivy2006121」,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32:49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39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34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30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26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22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18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13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09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5:04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4:59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4:54

讀者「泡泡飛舞」,灌溉營養液2014-08-0412:14:49

讀者「非天」,灌溉營養液2014-08-0411:29:28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411:17:33

讀者「virginia」,灌溉營養液2014-08-0411:17:32

讀者「ren」,灌溉營養液2014-08-0410:53:07

讀者「ren」,灌溉營養液2014-08-0410:53:04

讀者「楓」,灌溉營養液2014-08-0410:40:19

讀者「閑書格桑」,灌溉營養液2014-08-0410:14:21

讀者「閑書格桑」,灌溉營養液2014-08-0410:14:21

讀者「nana」,灌溉營養液2014-08-0409:35:21

讀者「nana」,灌溉營養液2014-08-0409:35:14

讀者「nana」,灌溉營養液2014-08-0409:35:07

讀者「」,灌溉營養液2014-08-0409:29:25

讀者「北斗」,灌溉營養液2014-08-0408:43:13

讀者「箱子」,灌溉營養液2014-08-0408:36:03

讀者「帥氣的魚丸」,灌溉營養液2014-08-0316:37:19

讀者「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2014-08-0314:30:34

… ?李桓煜眼睛一亮,臉頰通紅,急忙跪倒在地,道:「謝太後娘娘成全,賜婚我和李小芸吧。」

……

王氏震驚了,太後娘娘李氏也目瞪口呆,她剛吞了個棗,只覺得那棗胡一下子就被咽了下去,卡在喉嚨處。

李太后的臉頰瞬間變得蒼白,王氏急忙大步上前拍著她的後背。

李桓煜心想,太後娘娘可千萬別這樣一下子就過去了啊。

他和李小芸的婚事可就指望著太後娘娘了。於是他急忙上前對王氏道:「王女官扶著太後娘娘,我來在她後背用力。」

王氏急忙讓太後娘娘彎腰,讓另外一名宮女和自個攜手扶著太後娘娘腰間,讓她俯身下來。

李桓煜站在太後娘娘身後,稍微運用了一下手勢,喊道:「破!」

啪的一聲,太後娘娘連聲咳嗽,一顆棗胡從她的嘴巴里飛了出去……李桓煜感覺自個用力過猛,急忙輕輕拍揉太後娘娘後背,安撫道:「就疼一下,一會就好了。」

李太后聽著他柔和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回過頭。入眼的李桓煜像極了記憶里逝去的父兄,她的眼角忽的就被淚水盈滿,什麼都不顧忌的轉過身抱住了李桓煜,腦袋趴在了他的肩膀處,一邊止不住的咳嗽,一邊止不住的流淚。

王氏見狀,怕他人生疑,揚聲道:「多些小李將軍急忙相助,這才救下娘娘性命啊……」她給李桓煜扣下救娘娘有功的帽子,眾人也權當此時李太后的失控,不過是大難不死的激動感恩了。

太後娘娘哭了好一會才放開李桓煜,說:「好孩子,我不疼,我不疼……」

「娘娘……」李桓煜失聲道。眼前的老人目光無助,整個身子的重力都壓在他的身子上,彷彿一陣風就可以將她追到似的。她說自己不疼,眼底卻透著數不出的痛苦情緒。李桓煜嘆了口氣,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歐陽燦只覺得一團亂糟糟,反正從會見太後娘娘開始,整個場面都不太正常……

王氏生怕太後娘娘過於激動,不僅對身子不好,也容易讓有心人產生聯想,急忙以太後娘娘身體不適令人將她扶進裡屋。同時命宮女去請太醫。李桓煜和歐陽燦就這麼餓著肚子被送出東苑。原本打算再折回西苑,可是聽說皇後娘娘午睡呢。兩個人琢磨一番,決定給其他貴人請安后就下山了。還是自個吃飯,比較痛快。

山腳下,李桓煜似乎是有心事的鬱郁寡言。

歐陽燦拍了他一下,說:「你怎麼了。」

李桓煜看著他,道:「太後娘娘這叫同意賜婚給我和李小芸了嗎?」

歐陽燦撓了撓頭,說:「不知道算不算啊。」

李桓煜鬱悶的嘆了口氣,道:「關鍵時刻竟是卡了個胡……瞎激動什麼勁兒。」

歐陽燦見好兄弟如此不開心,聯想到自個一直瞞著他李小芸的下落似乎有些不地道,終於是開了口,說:「其實今早出發的時候,我得到了小芸的消息。」

「啊?」李桓煜立刻變得生龍活虎,道:「在哪呢,我去找她呀。」

歐陽燦看著他,說:「你就是那麼想見到她么?」

李桓煜點了點頭,堅定道:「心裡不踏實好久了,見到小芸就踏實了。哪怕見到她,然後再離開……」

歐陽燦嗯了一聲,說:「她現在就在陳家莊。是顧綉傳人的一座宅子。」

「陳家莊?」李桓煜眨了眨眼睛。

歐陽燦扶額,道:「離咱們的宅子,不過十里地的路。」

「真的嗎?」李桓煜瘋了,立刻道:「我不吃飯了,我去找小芸。」

歐陽燦忽的有些後悔現在告訴李桓煜這個消息,這貨簡直是見色忘友的典型。打算立刻丟下快餓死的他去找李小芸。

「你不餓嗎?不會怕小芸嫌棄你啊。」歐陽燦想攔住他。

「想想小芸就不餓了。」李桓煜稚氣道:「再說,我餓著挺好的,讓小芸看看,我都餓成什麼樣了,讓她心疼我。」

「你真是……」有病吧。歐陽燦很想罵他一頓。

「陳家莊,顧綉宅子,我先走啦!」他話音未落就拍了下馬背加速離去。

「喂,不是那個方向!」歐陽燦沖他大喊,迎來的是一片被馬蹄揚起的塵土。

「一個大胖子,有什麼可喜歡的!」歐陽燦無法理解為何被丟在遍地黃土的地方是自個,而剛剛還是好兄弟的李桓煜就這麼跑掉了。他很失落的。大哥歐陽穆此次進京也是目標確定,要娶陳諾曦,李桓煜更是目標明確,要定李小芸。可是他自己呢?他又不比他們差……怎麼從小到大沒啥女人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