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和喬喬兩人都極力配合陸安安。

今天和昨天的態度完全是兩個樣,是什麼促使她們變成這個樣子的呢?

溫蒂心底滿是好奇。

練習了幾場比賽之後,陸安安漸漸發現了各自的實力和缺點在什麼地方,她簡單的糾正和調整了一下。

保證讓大家找到自己最為舒適的方法。

她們之前雖然沒有經歷過打比賽,但是那也不會太差。

一個個都已經打上榮耀段位的,能差的到哪裡去?

這裡指的是靠自己的實力打上去的,而不是依靠別人打上去。

陸安安起身,道:「你們先練習吧,我去趟洗手間。」

說完,陸安安便起身離開。

等她離開后,訓練室里一片安靜。

「你們回來怎麼不說話了?」

溫蒂微微挑眉,好奇的問了一句。

平時這三個傢伙可沒有現在這麼安靜。

可現在,一個個安靜的跟什麼似的。

她們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嗎?

「沒什麼好說的呀。」

喬喬小聲開口,慵懶的靠在椅背上。

自從知道陸安安是她們惹不起的人後,她們便不敢再說陸安安的壞話。

「這可不像你呀,你們三個不是去告狀了嗎?楊經理說什麼了?」

溫蒂旁側敲擊的問道,想要從她們的口中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消息。

按道理來說,這個時候陸安安已經被叫到楊經理的辦公室去了吧。

「楊經理說陸安安是我們惹不起的人。」

說話的人是奈曼,她看著溫蒂,直言不諱的開口。

溫蒂聽聞,露出一張不可思議的臉龐,道:「咱們惹不起陸安安?這陸安安的背景很強嗎?」

陸安安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嗎?

「咱們之前拍下來的照片,照片里的那些男人其實都是陸安安的哥哥。」

「陸安安的哥哥?」

「沒錯!其中陸安安的大哥是陸氏集團的總裁,也就是早上送陸安安的那個男人,更是怎麼能公司的金主……」

露娜將一切都告訴了溫蒂。

這下溫蒂應該知道她們為什麼不說話了吧。

「這……」

溫蒂震驚到了。

她知道今天看到的那個男人有錢,但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是陸氏集團的總裁!

而陸安安是陸氏集團總裁的妹妹!

先前他們都誤會了陸安安。

誰讓陸安安那麼低調,家裡這麼有錢,穿的和用的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牌子,她們壓根兒就沒有將陸安安想象過是一個來自有錢人的家庭。

一下子感覺她們跟陸安安不是一路人了。

人家是來體驗生活的小公主,而她們是為了生活奮鬥的打工人。

目的不一樣,自然不是同一種人了。。 「別的我們先不說了,你們還是先聚一下,然後我幫你們幾個提升一下實力,你們實力太弱了,有些跟不上大家的腳步了,這樣一隻小妖精,居然差點都讓你們團滅了,身為八門子弟的人,確實丟人丟大發了。」

這時坎門也贊同凡楊說的,點頭說道:「你們確實太弱了,想當初你們宮家的人,生下來都比你們現在實力要強很多,不過在這裡也不全怪你們,是因為這方天地沒有天地靈力才會這樣,但是這也不是你們不努力的理由。」

聽到說這些事,孫鳳平復了一下心緒說道:那個我一個婦道人家就不用修行了吧!感覺這都是男人做的事,我知道他們很好就行了,別的事不想太操心,我一會還得回去上班呢!

「阿姨還上什麼班!我給了點宮宇零花錢了,雖然少了一點,你們十天半個月應該還是餓不死的,何況也耽誤不了你多少時間,你要是覺得會被扣錢,找宮宇要就成了。」

不,不,那錢很多了,一百二十萬,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樣多的錢,但是我總不能拿你給的錢來享受吧!現在老正沒有什麼事,這筆錢就用不上了,我們家還是有一些錢的,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不能坐吃山空。

好吧!那你為什麼不想修行,難道不想陪他們一起走得更遠嗎?

「什麼走得更遠,打打殺殺的不適合我,我覺得我還是做一個家庭婦女的好,幫著做做飯,打掃一下,平時上上班什麼的,這樣的生活很適合我,見不得生死,這次事件后,我發覺我就是一個平凡人。」

媽、你可能做不了平凡人了,先不說我和爸修行的事,就說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卡里有多少錢吧!這些錢註定了你成不了平凡人,嘿嘿。。。。。。

不就是你開始你說的一百二十萬嗎!是這位陳隊長,交給你的,想來就是凡楊給的吧!這就不平凡了,你小子見識還是有些低啊!

「媽是凡楊給的沒有錯,可是,不是一百二十萬,不,也是有一百二十萬,不過後來又給了一筆錢,說是見面禮。」

哦!見面禮就見面禮,我剛才進來的時候不是說了嗎?錢收下就是,到時找機會有能力了還上就可以了,加上你們前面說的,他們家和老宮家有一段交情,所以應該沒有什麼的吧!

「可是這見面禮給得有點多,前面我就想說的,可是一直沒能說出口,凡楊這次給了我十億,所以我覺得我現在有必要說明一下,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的好。」

十萬就十萬吧!前面的一百二十萬都收了,這十萬加上也沒有什麼,你安心、、、、、、什麼你說多少,十億、、、、、、

想起自己說自家兒子沒有見識,大驚小怪的,想起凡楊說的,都是點零花錢,應該夠你們十天半個月用的了,想到這些話,孫鳳有些不淡定了,尷尬的同時,又有些慌了,開始出於禮貌那個錢收了也就收了,不好當面還回去,她相信只要他們努力一點,這些錢還是可以賺回來還給凡楊的。

「可是現在她聽到了什麼,居然是十億,媽呀!這是打十輩子工也還不起的數字啊!不但孫鳳無語了,就是宮守正也有些無語,因為當時他還沒有恢復,這件事他也不清楚,他本來以為沒有多少錢的,就是點零花錢,這還不是主要的,他們兒子,居然敢收下這樣一大筆錢,自己還說他沒有見識,現在看看自己,好像自己成了沒有見識的吧!」

一開始想最多就是個幾百上千就差不多了,至少這樣的他都覺得有些多了,可是現在他聽到了什麼,居然是十億,這讓他一下都沒有反應過來,他有些不敢相信,凡楊將十億說成零花錢那平淡的樣子,讓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因為以他的見識,宮守正他知道凡楊那話說的是真的。

可就因為是真的,這才可怕好嗎?難道主脈和我樣的差距就是這樣大嗎!

「宮叔不要多想,那些錢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等你們修行有成后,這些錢可能一天就賺回來了,也許一個小時就賺回來了,不必太在意這些東西,還有孫姨,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修行,因為有一樣對你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是修行后才有的。」

過了好一會在平復心緒的孫鳳,笑著說道:你不會是說,打不過他們吧!放心好了,我一直都打不過他們,他們這是讓著我呢!我想就算我不修行,我打他們時,他們也不敢反抗的。

「哦!孫姨我想你想得有些太多了,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修行了,你可以回到二十歲的樣子,並且一直保持下去,並且隨著修行,可以活個幾百上千年,而你的容貌可以幾百上千年都不變,你確定你不修行嗎?」

什麼,你說什麼,可以恢復到二十歲時候的樣子,還能一直保持不變,你說的是真的嗎?本來還一臉淡然的孫鳳,一下變得有些急切起來。

「當然是真的,你樣宮叔都死了我都能救活,還有這坎門,他都能和我們正常聊天,你覺得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

那我還和他們還聊個什麼勁,現在就去修行啊!

「凡楊看到這樣急切的孫風,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們才經歷生死,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所以我想給你們時間慢慢聊聊啊!」

聊什麼聊,有什麼好聊的,以後有的是時間聊,反正現在他們都活著,什麼時候聊不是聊,但是我想早一點恢復青春,這個你們兩個不會反對吧!說完就恨恨的看了一眼宮家的兩個男人。

「老婆這是好事,當然得優先了,至於別的等老婆你恢復青春后在說,現在說這些都沒有老婆變年青漂亮更重要。」

你的意思是說,嫌我老了哦!老正你這樣的想法很危險啊!

「老婆我沒有,我不是,不信你可以問問兒子,我就是嘴笨,我真的不是你說的這個意思,我就是想說,老婆你心情最重要,你年青漂亮了心情就好了,這樣我們一家人都開開心心的了。」

這才差不多,兒子,你乍說呢!

「媽我怕你變年青了,去開家長會,別人都不認識你了乍辦,會給我代來不小的麻煩啊!你說我現在也是修行者了,要不我就不去上學了行不行。」

小宇,將你的卡交給我,看來你有些飄了啊!居然想找這樣一個理由說不去上學,看來我得先斷了你的經濟來源才行,不然飄起來我就夠不著了,那樣的話,只能動用傢伙私了。

「媽!我也就是說說,至於卡就不用交給你了吧!我將錢轉給你,你放心,錢留在我這裡很安全,你看我也不小了,到時耍女朋友什麼的還得要錢吧!我可不像爸是結了婚的男人,我有錢也不會變壞的。」

不行,必需上交,不管你結沒結婚,男人有錢就變壞。

看到這凡楊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有些羨慕他們一家,自家人可不會這樣,哎!不過看到宮家父子尷尬的樣子,凡楊打斷說道:「阿姨,其實用不了多少時間,先幫你們提升一下修為吧!這些家事,等你實力強在直接可以動手的,這樣打起來不但他們會痛,你也會打得更舒心。」

「恩!阿姨聽你的,到時有實力了,打起來也就順手了,不然打著都不痛,要是這個男人變壞了,我又打不過,到時候我還真是哭都沒有地方去哭。」

老婆,我乍可能變壞,我、、、、、、

「好了,你們夠了,我這個當兒子的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們撒糧時,看一下周圍的人,我們都還是單身呢!」

聽到宮宇的話,凡楊可不認同,於是凡楊第一個說道:我不算,雖然我還是單身,但我還只是個孩子。

我也不算,我們狗你見過幾隻成雙成對的。

我們貓可是不輕易找另一半的,就算找了也不會一直在一起,所以我也可以排除了。

「呃、(⊙o⊙)…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嗎!宮宇有些無語的看著凡楊和一狗一貓,就他還沒有弄明白怎麼一回事時,這不就是一句玩笑話嗎?這時坎門卻說道:我雖然只是一扇門,但是我有兩面。」

這時這個屋子裡就剩下陳鐵軍和宮宇二人了,一陣風吹過,二人一下尷尬的得命啊!沒有想最終是他們兩背下了所有。

「雖然宮宇年紀不大,但是到了談戀愛的年紀,不像凡楊才十二歲,當然傷害最大的還是陳鐵軍,不管如何看,他都不該還單身。」

看大家都看向自己,陳鐵軍有些尷尬的說道:我們現在能修行了嗎!我一會回隊里還有事,所以請儘快吧!

好吧!現在確實該給讓你們修行了,你們進去后,我也好睡一會,睡眠不足容易長不高。

「大家跟我進修行室吧!那裡陳隊長你可以選擇一份合適的功法,還有阿姨也是,至於宮叔叔你們就不用了吧!有家傳的修行功法就可以了,對了有覺醒丹,也有我用生命之水兌的酒,你們都可以喝一些,這個對你們有好處,讓你們恢復到二十歲的狀態。」

安排好這些事情后,凡楊就回到房裡睡覺了。

「在凡楊睡覺時,外面可吵翻了天,因為常看天網消息的人,特別是能進修行者頁面的人,突然看到了一則消息。」

而這則消息引爆了整個網路,他們沒有想到事情會向這個方向發展,誰會想到凡宅居然用同樣的招數來對付這些人。

不過很多人都是叫好的,這些個世家,沒有一個好東西,雖然這次讓賞金所的獵人給救出來了,可是別人依然可以發布賞金的啊!

本來他們還在想,凡宅這次吃了一個大虧,該如何收場,沒有想到才過多久,凡宅就在賞金所發布任務了。

看來賞金所還真是個不錯的地方,不管對方是誰都敢下單,不過這次有人接單嗎!要知道得罪了這樣多的世家,一般人可是承受不起的,他們可不是凡宅的人,有強大的實力完全不怕這些個世家。

雖然凡宅不怕這些個世家,這些個世家也拿凡宅沒有辦法,可不代表他們拿這些個獵人沒有辦法,因為他們家族都在世俗有根基,不太可能和這些人硬剛。

要知道這些世家聯合起來,可敵一國,可不是一般人能憾動的,到時他們聯合起來,那這些獵人的家人可就要倒霉了,這才是這些世家的可怕之處,黑白兩道都能拿捏得死死的。

說得也是,誰會為了錢不顧家人的安全,這些世家可是不講道理的存在,如果讓他們找到了這些獵人的家人,可能到時這些人還不得不去凡宅將他們給救回來。

是啊!凡宅的人講究,不和他們計較,不代表別人不會啊!這次本來就是這個世家做得不對,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也是凡宅比較強,他們才敢這樣說。

天網一個討論版塊裡面有人說道:「你們說凡宅將這些人弄回去做什麼,不可能是為了面子吧!」

不太可能是為了面子,很有可能是另有目的,不過不管別人如何做,別人都占理,就算將這些人全殺了,大家也不會說什麼。

本來就是一群去殺人放火的,讓人滅了也算是正理,這時網上大多數都是支持凡宅的做法,因為凡楊讓貓小妹將這前因後果都公布了出來。

「隨著這些討論,讓風向轉向了凡宅這邊,其實凡楊這樣做,也是想提升一下賞金所在大家心中的印象,從面擴大賞金所的影響。」

這個對凡楊來說很重要,這也是收集能量的一種方法,當賞金所確實幫到這裡的人時,那凡楊將會得到很大的回饋,和建學校一樣。

「如果到時有了一定的影響力,大家都對這賞金所有了向心力,那這樣的話,就可以利用這些信仰力,來解除他身上的封禁,雖然他出在修行鎮宇天經,讓這封禁慢慢的加快了解封的速度,但是凡楊還是感覺有些太慢了。」

隨著第三次暴發的臨近,凡楊不得不做好一切的準備,這個世界不能亂,一但亂了,證明鎮守一族的大後方,就有問題了,那到時麻煩就接二聯三的到來了吧!

就在大家對凡宅發布的消息討論得熱火朝天時,突然有人發現,居然有人接了凡宅的定單,並且還接的不只一人。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了這個任務,世家的人開始慌了,他們沒有想到居然真有人敢接這個任務,他們就不怕這些世家的報復嗎!」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敢接,可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知道消息的各個世家的人,都開始通知剛從凡宅救出來的人,讓他們一定要隱藏好,不能外出,不能與外人接促。

特別是三隱部的人,也開始動了起來,他們這些人都是世家的人,雖然和國家有合作,但從根上來說,還是世家的人,所以他們必需配合這些世家行動,這也是一般人不敢招惹這些世家的原因。

「但這種事情也是夏國官方不願看到的事,如果都這樣亂來,那致國家於什麼地方,這些個世家有些瘋狂了,以前還看不出來,現在經過這一件事,很多問題都暴發出來了。」

他們的這一行動,不得不讓夏國官方另謀打算,不可能一個國家,讓這些個世家給霍霍了!於是對於凡宅提出建校的事,還有幫著培訓一批人員的事,又提上了日程。

「不、應該是舊事重提,當然不是怕凡宅有什麼陰謀,而是讓他們想到這些世家要有一個對手,這樣的話,才能讓夏國不受這些世家的影響。」

夏國的幾個領導人,坐在一起,開始商議今天發生的事情,他們突然覺得三隱部有些失控了,更恐怖的是他們發現,很多在職的官員也和三隱部有秘切的關係。

「到時如果真有什麼事情的話,那這些個世家,很可能會引動夏國的走向,這樣一來,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大家都在商議一個可行的辦法。」

而現在他們能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個,也是擺在眼前的辦法,那就是和凡宅合作,將學校的事,提上來,並且要快速的提上來,這樣才可能不讓三隱部的人一家獨大。

「至於凡宅會不會和三隱部一樣,那就不是現在考慮的問題,事實上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發現三隱部的可怕后,大家都想著先平衡一下三隱部的力量,而現在只有凡宅有這個能力,至少知道的勢力中,只有凡宅有這個實力,所以不得不藉助凡宅的力量來對付三隱部的人,讓他們不要這樣明目張胆。」

「其實三隱部的人,也都沒有想到,他們這次為了保下這些人,為了世家的面子,動用了所有勢力,八層以上的實力,結果卻引來了夏國的重點關注。」

其實以前三隱部的人一直很低調,沒有引起夏國官方的注意,覺得就是一群特殊人群,他們平時也不鬧事,也不組團,發現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可是今天的事讓他們明白,這群人可不是他們想的不拉幫結派的人,他們暗地裡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就為這件小事,就讓整個夏國都為他們動了起來。

「這樣的組織太可怕了,要是為抵擋入侵,這樣的可能大家不會覺得有什麼,還覺得這三隱部的人很靠譜,關建的時候能起到作用,可是從古到今,這三隱部對國家被入侵都不管不問,以前覺得沒有什麼,因為他們本來就可以不管不問,可是這次卻是為了一些殺人放火的人,讓整個夏動的機構都動了起來,這讓他們都不得不感到一絲寒意了。」 褚逸辰醒了,穿戴整齊,處理了一下公司的事,吃了李程準備的晚飯,之後等待和沈俊見面的時間。

他坐在椅子上,目光看着手機里的照片,嘴角露出笑容,很快就能把她帶回家了。

不知道她看到自己會是什麼表情,會喜歡自己嗎?突然他看着房間里的輪椅,他要不要正常出現在她面前,萬一她不喜歡自己坐輪椅怎麼辦。

「李程,如果她不喜歡我坐輪椅怎麼辦?」他擔心了。

李程正在處理公事,聽到這話抬頭,一時間卻不知道如何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