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為帝溟寒就算恢復記憶,但是想到帝族上下被自己多殺,也會恨自己的,或者是沒辦法那麼快接受自己的呢!

「因為你沒來時,爹娘和小澤就坐在那裡了。」 不管是誰,就算是真的修成了真人境界,難道就能夠看穿生死?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恐懼,很大程度上是對於死亡的擔憂。

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不是你修爲夠高就能夠輕鬆超脫得了的。

師父的話,再次讓六人沉默無語。

五千年來誰著史 而後擡起頭來,說道:“道不同,不相謀,他們的事情不是我們能夠評說的。況且,他們的犧牲很大,要求一定回報,有何不可。”

師父突然就笑了起來,笑得很是瘋狂的那種,到了最後,連眼淚都流了下來,說:“犧牲很大?哈哈哈這是我這輩子聽到過的最大的笑話犧牲?要說犧牲,誰還記得我巫家一脈的犧牲?誰還記得我們的付出到現在,我們大貓小貓兩三隻,連最後的苗裔都只能選取一個沒有靈根的弟子才能傳遞薪火,你們竟然好意思在我的面前談到犧牲說到底,當年巫家的赤子之心,胡亂交託出來的信任,就已經註定了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師父顯得很是悲傷,笑得很是癲狂。讓我看了擔心無比。

對面六人都是沉默無語。

這時候,原本消失的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說:“是你們自己有了非分之想。巫家已經失敗,竟然還想要大張旗鼓出現在世人面前?貪心不足,取死之道。怪得了誰至於說,那場浩劫,難道我們不出面,你們巫家就不管?真是笑話!”

說完之後徹底的寂靜無聲。

師父先是一愣,然後直接冷笑起來,說道:原來是如此而已。

我聽到這裏,倒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因,說簡單一點,應該就是有一件事情道家的人一個人扛不動,巫家也扛不動,乾脆大家都聯手。各自付出慘重代價之後,道家趁機反水,又對巫家動手,巫家沒有防備,損失慘重,只剩下了師父一個孤家寡人了。

具體是什麼事情,我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光是看現在這個情況,師父這邊被坑得實在是有點太慘了,難怪師父見到這些傢伙一直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我可是聽賤老虎說過,似乎巫家人還被道門聯合絞殺來着。

我已經是吳家人,對於師傅的遭遇,道家的行爲,我也是怒氣沖天,畢竟師父都已經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我巫家已經夠慘了,他們竟然還不肯放過。

“好了,你們走吧,八年之約,我不會反悔,畢竟血咒之下,誰也不可能再次撕毀盟約。”

師父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對着六人開口說道。

他們臉色顯得很是複雜,想要對師傅說點什麼的,可是師父已經轉身,背對這些人,保持沉默,嘆息一陣之後,各自離開。

“師父!”

等到他們一走,我努力維持的堅強豁然崩塌,頓時就哭泣起來了,看着師父,一臉悲痛,眼淚已經在眼眶裏面打轉了。

“放心師父,我們馬上走,走得遠遠的,讓這些人永遠都找不到,等我長大了,我一定找到這羣混蛋,給你報仇。”

我一邊流淚,一邊對着師父開口說道。

“傻小子,誰要你給我報仇了,師父啊,這輩子就只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巫家開枝散葉,至少,不能夠再像現在這個樣子,太冷清了一點啊。”

師父摸了摸我的腦袋開口說道:“天地爲棋盤,有資格在這上面下棋的就那麼幾家,上一次,我巫家一脈的確是輸了,不過,現在,誰勝誰負,還未可知,法一,放心,這八年,師父絕對不會讓他白費。”

師父很是認真的開口說道。

眼神之中爆發出來的是那種看到希望之後充滿幹勁的味道。

“我不要什麼力量,不要什麼強大,師父,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爲什麼要等着他們來抓你,我們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不是更好”

我很是激動的開口說道。

師父卻搖頭,很是嚴肅的受到:“法一,一時勝敗算不了什麼,誰能笑到最後誰纔是最後的贏家,你不能給我犯渾,師父還要等着你來救我出去,要不是那些人對我有所顧忌,我連爭取到這一絲機會的可能都沒有,有了張佐臣啊這也是你的運氣!徒弟,你必須珍惜。”

我不懂師父說的這些東西,不過看到師父那麼嚴肅的表情,我實在是沒有拒絕師父的勇氣,最後只能點頭答應下來。叉介見號。

“進去吧,師父在這裏坐一坐。”

師父摸着我的腦袋,再次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後,臉色一變,吐出一口鮮血,剛好接在了自己的茶碗之中。

怕我着急,師父提前說道:“沒關係,舊傷在身,好不了,也死不了。”

說完,便對我揮揮手。

我雖然不願意,這時候卻不想要違背師父的意思,只能是緩緩的進入到了竹樓之中坐下。

“你該懂事兒了。”

殷明珠再次說話,看着我,輕聲嘆息。

我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聽殷明珠這樣一說,豁然一下子就怒目看着殷明珠,想要發火,想到殷明珠的慘狀,我又頹然嘆息,說道:“的確,我的好日子實在是過得太久了,以爲有了師父我就能夠擁有一切,從來沒有想過,要是有一天師父需要我的時候應該怎麼辦。”

殷明珠看了我一眼顯得有些意外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隨後,笑了起來說:“你不用難過,至少你比我更好,悲劇如我,依然會選擇堅持,父親走了,龍虎山還在,我會扛起龍虎山,倒不了。”

這一瞬間,殷明珠爆發出來的豪氣讓我覺得就算我是一個男人都比較不上,不由得有些吶吶,覺得之前自己的小女兒做派實在是有點太過誇張了一點。

“我也一樣,我要振興巫家一脈,我巫家,絕對跨不了。”

受到殷明珠感染,我捏緊拳頭,大聲的開口說道。

殷明珠笑了,看着我,說:“你比我的擔子更重,不過我相信你能夠扛起來這個擔子,希望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你已經有資格真正說出這樣的誓言。”

我點頭,看着殷明珠,第一次感覺到殷明珠對我的味道似乎並不是嘲諷,而後,笑了起來,說:“那時候,你就會嫁給我麼?”

我原本以爲殷明珠會發飆,出手揍我的,反正她現在心情不好,讓我當成出氣筒最好。

我沒有想到的是殷明珠竟然嫣然一笑,對我說道:“如果到時候你能夠勝過我,我就做你老婆又如何。”

我只覺得那一瞬間的殷明珠實在是有些漂亮得讓人窒息,我看着殷明珠,連呼吸都忘了,心跳很快,感覺小腹處隱隱然閃過了一絲的暖流。

我驟然一愣,隨後,想到:看來我快要長大了啊,這種感覺真是奇妙。

“你要離開麼??”

難得殷明珠對我如此客氣,我看着殷明珠,開口問道。

“自然,龍虎山不能缺少張天師。我等一個人,等他來了,我就會離開。”

殷明珠要等的人自然是張佐臣。

“你不會是想要繼承張天師的位置吧?以前可從來沒有女天師的。”

我被殷明珠的話給嚇了一跳,說。

“在武則天以前,中國也從來沒有女皇帝,但是她不也一樣的坐穩了自己的爲止麼?”

殷明珠看着我,說道。

我一愣,突然覺得這樣的殷明珠,再次見面,難道不會將我直接吊打?我拿什麼去讓殷明珠成爲我的老婆?

都市強化系統全領域制霸 我不再說話,殷明珠也是一樣,師父自然也是一樣。

都無言,也無眠。 「因為你沒來時,爹娘和小澤就坐在那裡了,我為什麼還要恨你,而且,當初的事情也都是誤會,並不完全怪你,當初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我們都隕落後,就知道一切了,我怎麼可能還會怪你呢!

我反而應該謝謝你,沒有你的話,爹娘可能……」帝溟寒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回來的時候,還在擔心你沒有想起我,見到我會怨恨我呢!」墨九狸笑著說道。

「不會的!九狸,接下來我們看起來還是要加強閉關修鍊才行,蒼穹界也沒有事情處理了,我們現在只有放心提升實力,早日去尋寶寶的蹤跡……」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蒼穹界我們離開的太久了,早就時過境遷,就算有人有事想對我們不利的,其實源頭都不在這裡,唯一擔心的就是寶寶了!」墨九狸聞言贊同的說道。

這時,帝滄海,南宮藍,墨綵衣和墨湮四個人同時來到了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邊,還有古清風,文老,林熏兒也都走過來了。墨九狸和帝溟寒一愣,幾個人一起坐下來……

「爹娘,你們都出關了,是有事要跟我們說?」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墨九狸看向墨湮和墨綵衣等人問道。

獨佳閃婚 「九狸啊,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墨湮看著墨綵衣微微隆起的小腹,然後看向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

「我和寒打算閉關修鍊,爭取早日離開蒼穹界去找寶寶!」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笑著說道。

「嗯,確實,寶寶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你們兩個確實該去找寶寶了,不能讓寶寶出事!」墨綵衣想到寶寶,皺眉說道。

「九狸,小寒,你娘親現在懷孕了,我想就算你們要離開,也一定要等你娘親生完孩子再走如何?」墨湮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

「爹,這是自然的,我和九狸就算離開也沒那麼快,一定會等娘親生完孩子再離開的!」不等墨九狸說話,帝溟寒就直接說道。

「那就好,還有件事,就是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我們決定留在蒼穹界了!」墨湮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說道。

「什麼?留在蒼穹界?」墨九狸聞言驚訝的看著帝滄海等人道。

「九狸,小寒,你爹說的沒錯!我,藍兒,你爹娘,文老和古老我們都決定留下來了,留在蒼穹界!如今我和藍兒,還有墨湮還有文老幾個人的實力,可以說在蒼穹界是無敵的,只有你娘親綵衣的實力稍微弱一點,但是我們幾個足以保護好你娘親和未來剩下的孩子的!

可是,如果我們跟著你們離開蒼穹界,先不說未知的仇恨是如何,就是到了上界我們的實力也變成很弱的,到時候反而什麼忙都幫不上你們,只能看著干著急!

加上你外公和舅舅的實力,更是需要在這裡提升的,因為不想拖累你,他們不斷的修鍊,所以你娘親和我們商量了一下,我們決定留在蒼穹界!」帝滄海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解釋道。 師父面前的茶水已經涼透了,依然坐在位置上沒有動彈。 似乎已經成了一座雕像。

我有點着急,不過,殷明珠竟然也是相差不多。我也只能強忍不耐煩。安靜的等着。

天快亮,終於聽到了腳步聲。

張佐臣來了,後面跟着一隻鬼王,腦袋上頂着一個碩大的酒罈子,走了進來,看到師父。笑了起來。說:“還在。”

“等你,自然還在。”

張佐臣哈哈大笑,直接坐在師父的面前,說道:“能夠喝酒麼?”

“自然可以,朋友之間,喝茶的話,豈不是要淡出鳥來。”

師父也是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我原本以爲張佐臣幻化邪佛,師父和他之間會不共戴天,誰曾想,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副場面。

張佐臣點頭哈哈大笑,將酒罈子從鬼王腦袋上拿了下來,揮手,讓鬼王直接散去,然後仰頭,直接咕咕咕的就這酒罈子直接喝酒,挺那聲音,估計一口就下去了半斤,而後將酒罈子遞給了師父,師父也是直接喝了好幾大口。

兩人都不說話,這樣互相交換,一個碩大的酒罈子,竟然被他們喝得快要見底。然後將酒罈子直接扔了出去,摔碎,一點殘渣剩汁傾灑出來,酒香撲鼻,讓人慾醉。

“茅臺,陳釀。這麼大一罈你是從哪裏弄來的?”

師父雙眼明亮並沒有喝醉,張佐臣也是一樣,笑了起來,說:“正宗原釀,可不是市面上的勾兌貨,樑上君子這活兒我不介意偶爾做一做的。”

偷來的

但是貴州那麼遠這傢伙怎麼弄到的?

一開始就帶着吧,我早就聞到酒香了。下次有好門路,記得給我介紹一下。

師父笑着開口說道。

我直接無語,心想這兩個傢伙這是發什麼神經呢。

“陰身道果怎麼處理的?”

菩提枝已經空了,師父開口詢問。

“兩邊都來了人。互不相讓,自然最後只能交上去了,至於是要做什麼研究還是說直接分來吃了,那都不是我應該關心的事情了,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我可不是蠢貨。”

張佐臣嘿嘿笑着開口說道。

師父點頭,說:“做一場?”

張佐臣直接搖頭,說:“雖然道不同,不過,也可當朋友,你幫了我,我回報你,這算是一門交易,但是我寧願將他當成是朋友之間的互相幫助,所以,打架能免則免。畢竟,總的來說,還是我欠你更多,我一來,你裝作上當,交代我四口化血池的時候,其實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吧?化血池中的佈置,還是你幫了我,要不然,我出不了世,張佐臣皮囊在外,邪佛實體在內,那樣,我必死無疑。”

師父點頭,笑了起來,說:“日後見面,還是朋友,當然,前提是倘若我還有日後。畢竟老子也算不上什麼真正的正道中人,你不算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至少,比起隱祕調查局的那羣僞君子還是要讓人順眼不少。”

張佐臣點頭,說:“倘若願意,可以來隱修會找我,我們和那羣自詡正義的老頑固不同,隱修會中,你的地位不會比我更低。”

師父搖頭笑了起來,說:“難道你加入隱修會中是爲了地位?這一次,隱修會爲了接引你這一尊邪佛歸位也算是花了大手筆,不惜和那邊的人直接決裂,不過,這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大可不必覺得心存感激還想要將我拉下水,算是對他們的報答。”

張佐臣沉默,而後笑着點頭,說:“這樣,也好。”

“見個面再走還是直接離開。”

師父不再和張佐臣多說,看着張佐臣開口問道。

“來了,自然是要見面的。讓法一一起出來吧,遲早都是要面對的。”

張佐臣倒是足夠的淡定對着師父開口說道。

殷明珠直接推開門走了出去,而我自然是緊緊跟着。

“明珠。”

張佐臣即便成了陰司邪佛,不過畢竟還是沒有忘記自己也有父親的身份,對於殷明珠態度還是相當的客氣。

“爲什麼?”

殷明珠看着張佐臣大聲的問了起來。

第一次,情緒一直很平穩的殷明珠開始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張佐臣臉上閃過一絲鬱悶之色,豁然一下子站起身來,說:“我是張天師,張家一脈的嫡系傳人,在外面風光無比人人都尊敬我一聲張天師,但是在龍虎山真正內部,又是如何?大家都知道,我只是一個吃軟飯的,真正的天師,是殷玉窈,不是我張佐臣,甚至我父親在傳授張家道統的時候都是傳授給了殷玉窈,我是男人,我是張家的男人,我不能忍受在一直生活在一個女人的壓制之下,我喘不過氣來,我會被壓死的。”

說道這個,張佐臣就開始激動起來,情緒都變得不太穩定起來,我不由得有點無語,就爲了這個理由?這傢伙大男子主義未免太過強悍了一點,而後張佐臣繼續說道:“甚至,連你都不跟着我姓,而是隨了殷家的姓,你們可曾想過,我在外面是多麼的擡不起頭來。”

張佐臣顯得很是激動的樣子、

“既然這樣,她想要龍虎山,我給她便是,他認爲我離開他什麼都做不成,什麼都辦不到,甚至許多道術上面的疑惑都是她殷玉窈交給我的,我就要讓她看看,離開她殷玉窈我張佐臣到底是不是什麼都算不上。”

怨念深重啊。

我在旁邊看了,都只有這樣一個感覺,顯然張佐臣對於自己老婆的怨念已經積壓到了極點,他拋棄了龍虎山,成了邪佛一脈,原來竟然是爲了這樣一個理由,有點荒誕,不過,想一想卻又覺得是這個道理,估計只要是個男人都不能忍受的。

我再次感受到了緊迫的壓力,顯然殷明珠和自己老孃的風格如出一轍,倘若到時候我也成了張佐臣這樣,我該如何?

“就是爲了這樣?”

殷明珠看着張佐臣開口說道。

“難道還不夠?”

張佐臣笑了起來,說:“摩羅一脈,號稱釋迦摩尼成佛之時斬下的心魔幻化,比起龍虎山難道還有所不如?總有一天我會殺上龍虎山,和殷玉窈當面較量一下,我要讓世人知道,我張佐臣並不是一個吃軟飯的。”

看張佐臣說話的樣子,我似乎看到了一個深閨怨婦,不由得有點無語,看來夫妻之間的關係還真是必須要好好的調理一下,要不然肯定會出大問題的餓。

我看着這樣的張佐臣,一時之間還真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你沒有機會的。”

殷明珠沉默,隨後擡起頭來,看着張佐臣開口說道:“等我長大,我會替龍虎山清理門戶,你沒有機會找我母親的麻煩,從今天開始,我姓張,我會繼承張天師的道統。”

張佐臣驟然沉默,隨後,哈哈大笑,看着殷明珠,連連點頭,開口說道:“張筱幽,這是我早就給你準備好的名字,你母親不同意,要讓你姓殷,現在,正好,我心大慰,小幽,我等着,只要你能夠真的殺了我,清理門戶,即便在黃泉之下我也心中安慰。”

說完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將自己手腕上的一串黑色佛珠戴到了我的手上,說道:“抱歉啊,女婿,岳父連累你了,這都要走了,也沒有什麼好送給你的,這串念珠你留着,九顆佛珠,九隻鬼王,護身之用,不過只能使用一次。”

說完,摸了摸我的腦袋,也不管賤老虎齜牙咧嘴,說道:“算起來,你這貓兒也算是我龍虎山的前輩呢,物歸原主,幸甚至哉!”

說完,哈哈大笑,直接朝着外面走去,赤腳黑衣,光頭禪杖,不看張佐臣身上那些黑漆漆的經文符籙的話,還真是一幅道德高僧的模樣。

就這樣輕鬆離去,不帶一絲的壓力,顯得相當的輕鬆寫意。

我一時間都有點愣住了。而後心中也有了一絲的明悟,爲什麼張佐臣突然出現,並不單單是因爲化血池,還因爲要將着一尊玉印給我,物歸原主?他和師傅本來就認識,應該是師父想要傳授我着一尊玉印吧,真是麻煩,簡單的事兒卻要硬生生弄個這麼麻煩的法子。

再看殷明珠,一顆眼淚從眼角滑落,隨後捏緊了拳頭,大聲喊道:“我一定會的、”

可惜,張佐臣那邊已經沒有絲毫的迴應。

摩羅叉引廣號。

魔界大聖釋迦牟尼心魔幻化,要是這一脈的話,比起張天師一脈的確是絲毫不差,只是,張佐臣的選擇也實在是讓人有點無語。

師父卻無所謂的樣子,站起身,看着翠竹林,似乎目光已經投過翠竹林到了竹林之外。

輕聲說了一句:“一路走好。” 帝溟寒聞言沒有說話,低頭思索著什麼,可墨九狸卻是有些不贊同的看著娘親墨綵衣說道:「娘親,你們不需要幫助我們什麼,也不需要為了我們去拚命修鍊,就在空間裡面,安穩的生活,就是給我們最大的安慰了!

一路來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我一直都在找你們,我不想把你們留在這裡,或者任何的一個地方,我擔心再因為自己,使得你們陷入險境……」

帝溟寒聞言輕輕將墨九狸攬入懷裡,他很清楚墨九狸擔心的是什麼,但是他卻很贊同墨湮等人的決定,不為別的,只是為了讓幾位長輩生活的輕鬆,同樣也是擔憂他和九狸未來所面臨的危險……

越是他們夫妻的實力變強,也就代表著對手越發的強大,他們的記憶還沒恢復,不清楚要面對的敵人到底多強悍,更加不知道將爹娘都放在空間裡面,是不是最安全的……

如果他們自己都陷入囚困中,爹娘該有多擔憂,多擔心,萬一因為他們夫妻爹娘出事,他和九狸都沒辦法承受!

墨九狸被帝溟寒扯到懷裡,也感應到了帝溟寒的擔心,一時間墨九狸十分的為難,她害怕,害怕把爹娘放在蒼穹界,萬一她和寒走了,爹娘落如敵人的手裡……

她也害怕,害怕像寒說的那樣,讓爹娘都在空間裡面,萬一遇到了他們都無法面對的強者,對方直接控制了自己的爹娘,甚至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