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著惱火說道,「淵臨哥哥,我現在只希望你可以陪陪我,我不想一個人,因為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了,讓我在這裡陪著你好嗎?」

「……」

童雨馨眼淚又掉了下來,哭得梨花帶雨,聲音沙啞的不行,幾乎受到了滔天的委屈。

不過,童雨馨心裡的確是委屈。

她的未婚夫告訴所有人,他已經跟她訂婚,說要娶她,而且要做一個好丈夫。

可是,話音剛落,轉眼就去找了另一個她憎恨的女人,她怎麼能不委屈不難過?

不過,她心裡的恨早就已經蓋過了委屈,只要能夠當上慕家的少夫人,她可以不擇手段。

「……」

慕淵臨半晌沒有回答,似乎在考慮。52小說www.52xs.cc

童雨馨趁熱打鐵,「淵臨哥哥,我真的求你了,別讓我一個人呆著,要不然我會很崩潰的,求求你考慮我的感受,求求你。」

「……」

慕淵臨扯了扯嘴角,他抬起眸看向她,點點頭,「好吧,那你就在這呆著。」

終於,童雨馨悲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太好了淵臨哥哥,那我就在這裡陪著你,只要一直看著你,我就很滿足了。」

童雨馨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坐在了沙發上。

而慕淵臨繼續辦公,可是視線卻時不時看向自己的手機。

……

嘩啦一聲,黑色的液體順著白色的圍牆污染了地面。

紅色刺鼻的漆在牆上寫著「小三」和「不要臉」這些個字眼。

正義感十足的人們來到了這裡,在這裡潑墨潑油漆,用鮮紅的漆寫下憤怒的字體來抨擊別墅里道德敗壞的人。

像血一樣紅的字體一筆一畫,充滿了偉大光明,充滿了人性的光輝。

尤其是寫下這些字的人們,一個更是面目猙獰,張牙舞爪,唯美又動人,任誰看了都會為這樣充滿「道德良知」的場景流淚。

不要臉,小婊子,賤貨,他們一邊噴漆,一邊罵出這一個個動人心弦的「偉大」辭彙。

古老的祖先發明了文字,一代一代的傳下來,就是為了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發揮它強有力的作用,來改變著世界,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很快,別墅里衝出來幾個黑衣人。

勇敢的眾人見狀,嚇得驚慌失措,立刻都丟下了手裡的東西,拔腿就跑,衝進了停在不遠處的麵包車裡,開車就跑。

戴迪走了出來。

「管家,他們都是來鬧事的。」

戴迪看了一眼被弄亂的門口,說道,「迅速把這裡恢復成原樣,這件事情不要讓凱伊小姐知道了,還有,從現在開始,輪番派人把守門口,不準任何人再來鬧事。」

戴迪看了一眼路邊一棵柱子上的攝像頭。跟旁邊的人說,「把攝像頭調出來,剛剛的車牌號記下。」

……

童阮阮從公司回來。

今天一天又是一個忙碌的一天,那些對她的咒罵,好像被她自帶的盾牌給格擋了回去,沒有對她造成傷害。

公司的員工們,甚至在背地裡偷偷說,凱伊實在是刀槍不入,要是換做自己,早就活不下去了。

凱伊是他們的老闆,他們背地裡有時候說說,但是也不敢說的太過,生怕被知道了,不過她們也不得不佩服凱伊阻擋負能量的勇氣可真是強,正常上班,工作吃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跟別人說話的時候還是有說有笑的。

即便是因為這件事情,門店客人斷崖式的下跌,甚至是在國外的股票都受到了一些影響。

凱伊珠寶是在國外上市,不是在國內,所以這兩天國內的風波,沒有撼動到凱伊的股票,可是這件事情現在卻傳到了國外去。

國外的很多視頻網站上面都在播放這些視頻,點擊量都是幾百萬上千萬的,很多外國人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今天王幸宜和楊檸給童阮阮彙報情況的時候,她們兩個人的臉色都很不好,也為童阮阮擔心,再這麼下去的話,情況會越來越糟糕的。

尤其是很多的人,特別喜歡通過一件事情攻擊別人的人品,不會客觀的針對這一件事,而是扒出別的東西,把整個人都給搞臭。

就算不臭,也要想盡辦法染上污點。

就像一個人,如果做錯了事,光針對他/她做錯事就夠了,可是現在的人,卻不光要指責他/她做錯事,甚至要上升到他/她的人品,長相,行為,私生活,甚至是上升到他/她的家人,工作,攻擊對方所有的一切,不再是僅僅針對他/她做錯的這件事。 童阮阮此刻就遭遇這樣的境地,因為這些視頻照片,他們已經從一開始指責她是小三,上升到了她的私生活混亂,上升到了她的公司,是靠男人上位,甚至上升到了她所有的設計都是找的槍手,不是她自己設計的,還有她的設計完全都是沒有意義的,只不過是炒作炒作炒出來的名氣,否決了她所有的努力和獲取的成功。

甚至有人傳謠言,說她被金主要求墮胎過五次,還有人爆出了她的兩個孩子是私生子,將兩個孩子的照片放在網路上,讓人們指指點點。

禍不及孩子,可是現在的人們,已經邪惡到不放過一切。

兩個孩子在網路上,被人品頭論足,在猜測這是誰的孩子,肯定是凱伊給哪個金主生的,說不定凱伊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畢竟私生活太盪了。

現在網路傳播的速度很可怕。

即便童阮阮刀槍不入,即便她自己可以承受一切的非議和辱罵,然而一提到兩個孩子,她就不能忍了。

逆行神話 童阮阮拿起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接通之後,她開口道,「報警,讓律師團隊準備,我要把曝光我孩子的所有人告上法庭,以最快速度。」

她要開始正式出擊了,總不能什麼都不做,至少要把孩子保護好,所有的風雨都朝著她來,不能沖著她孩子。

童阮阮知道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誰,給她等著,她可不是軟柿子隨便捏。

等她反擊的時候,一定會讓他們哭著跪在地上求饒。

童阮阮在書房裡,憤怒的合上電腦,她在畫設計稿,可是怎麼也畫不出來,現在腦子裡很亂。

畢竟她的孩子也受到了牽連,兩個孩子可能還不知道。

他們還那麼小,自己卻沒有保護好他們,讓他們受到了傷害。

她要反擊童雨馨是一定的,可是不能是現在,要不然手裡的證據不足,會前功盡棄。

可是一想到她的孩子也被曝光,她心裡真的很亂,沒有辦法去忽略這些。

這些人怎麼這麼惡毒?連孩子都不放過,他們理直氣壯扛著正義的大旗,去辱罵別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他們自己是什麼東西?

他們連自己都認不清自己的本性,卻信誓旦旦的去指責別人,真是可笑!

童阮阮站起身,一身戾氣,拿起了一旁的紅酒倒進杯子里。

她剛要喝下去,忽然,戴迪端著一杯綠茶走了進來,「凱伊小姐,不要再喝酒了,喝點綠茶降降火吧。」

他將綠茶放在桌上。

童阮阮輕輕晃著手裡的紅酒杯,說道,「那些新聞你都看到了吧?」

戴迪站的筆直,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讓他非常專業優雅,「我知道,都是無稽之談。我也相信你能夠解決這件事情。」

童阮阮放下手裡的酒杯,問道,「可是,我跟慕淵臨在酒店的視頻的確是真的,你難道不覺得我是一個插足別人的壞女人嗎?」

畢竟現在所有人都這樣罵她。

戴迪說,「我只是一個僕人,沒有資格對主人品頭論足,我不了解真實情況,也沒有資格批評。任何事情是什麼樣的,只有當事人才清楚了。」

「……」

童阮阮望著他,忽然笑了笑,隨後坐了下來,並且將那杯綠茶端過來,「其實我覺得自己挺無能的,我自己被罵就算了,現在兩個孩子也要被推到眾人面前,我真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

「凱伊小姐,你不要這樣說,這不是你的錯,有些事情是防不住的。」

「是呀,根本就防不住,一招接著一招,永遠都不知道對方想要用什麼樣的手段對付你,毀掉你。」童阮阮目光陰沉,再也找不到了往日里的清純。

「我相信事情一定會有轉機的,你肯定有應對的辦法。」戴迪眼底閃過一絲精光,「等到那個時候,有些人會受到懲罰,並且讓世人知道真相。」

戴迪的語調甚至沒有跌宕起伏,很平靜,可是卻聽著讓人很舒服。

「戴迪,如果我不在家的時候,你一定要照顧好兩個孩子,有任何人找過來,無論有什麼手段,哪怕用暴力也無所謂,一定要將他們驅趕。」童阮阮已經不在意那麼多了,反正無論她怎麼做,對方都會罵她,那還不揍幾個人泄泄氣呢。

「我明白了。」

……九九中文www.99zw.net

夜。

童嘯卿和童蘇喬從床上起來,兄妹兩個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然後偷偷摸摸的下了床。

他們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童阮阮的房門口,打開了門。

房間里一片漆黑,兩個小傢伙赤著腳走了進去,來到了童阮阮的床邊。

借著月光,他們看到童阮阮睡得很沉,有點驚呆了。

哎呀,媽咪這麼美麗,連睡覺都是這麼美麗。

兩個小傢伙看著這麼美麗的媽咪,覺得好有成就感呀。

童嘯卿跟童蘇喬兄妹兩個人默契很足,互相打了一個OK的手勢,緊接著,童嘯卿偷偷的將童阮阮放在床頭櫃的手機拿了過來,然後又偷偷摸摸的溜出了房間。

他們偷了童阮阮的手機,回到了房間里,然後兄妹兩個人坐在床頭,開始解鎖這手機的密碼。

「哥哥,媽咪手機屏幕的密碼是什麼呢?」童蘇喬疑惑的問。

他們這還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呢,有點小齷齪呢。

童嘯卿說,「我們試試吧,先試一下媽咪的生日。」

童嘯卿輸入了童阮阮的生日。

可是輸入錯誤,然後又輸入了一下自己的生日,輸入還是錯誤。

試了一下童蘇喬的生日,還是錯誤。

「哥哥,要不然偷偷的用媽咪的指紋解鎖吧?」童蘇喬軟糯糯的提出了意見。

童嘯卿說,「不到萬不得已,先不要用媽咪的手指解鎖,要不然媽咪驚醒了怎麼辦?我再試試一個密碼。」

「什麼密碼呢?」童蘇喬好奇的問。

「媽咪最愛我們了,我來試一下我們兩個人的生日加在一起。」

童嘯卿靈機一動,然後將她和妹妹的生日的數字合在一起,輸入了進去。

屏幕上面,瞬間顯示到了桌面。

歐耶!

童嘯卿激動的差點跳了出來,「解鎖成功了,我就說媽咪最愛我們了,用了我們兩個人的生日做密碼,嘻嘻。」

「……」

童蘇喬也開心不已,「哥哥,快點干正事吧。」

兄妹兩個人可是個機靈鬼呢,拿童阮阮的手機,自然是有大事要幹了。

他們兩個人點擊了一下手機裡面的電話簿,裡面有很多人的號碼。

他們輸入了「慕淵臨」這三個字,可是,沒有搜索到。

童蘇喬疑惑,「咦,難道媽咪的手機里沒有他的號碼嗎?」

童嘯卿說,「我不認為哦,我覺得媽咪一定有他的號碼。」

「可是哥哥,咱們這樣一個個找,能找到什麼時候呢?媽咪好像沒有給他備註哎,這號碼太多了。」

童嘯卿說,「我有辦法。」

童嘯卿將自己的手機拿了過來,然後將童阮阮手機上面所有的電話號碼都拍了下來,拍完之後,童嘯卿說,「我去把手機還給媽咪,你在這裡乖乖等哥哥喲。」 童蘇喬用力的點點頭,「好呢,哥哥你快一點哦。」

童嘯卿拿著手機離開房間。

他又回到了童阮阮的房間,像之前那樣躡手躡腳的進去,然後將手機放在童阮阮的床頭,再離開房間,一切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童阮阮也沒有察覺,她睡得很沉,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手機被拿走過。

童嘯卿又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兄妹兩個人開始拿著小本本和筆進行排除法了。

童嘯卿說,「我們先把這些不可能的號碼都給排除掉,然後再慢慢找。」

兄妹兩個人先把那些已經備註過的號碼都排除掉,那些肯定不是慕淵臨的號碼,還有一些備註比較奇怪的,他們就先記下來,因為這裡面說不定是有慕淵臨的號碼,還有一些沒有備註的他們也記了下來,這麼進行一番嚴格篩選之後,大概選出了十幾個號碼。

篩選完畢之後,兄妹兩個從床上坐了起來,靠在床頭,「哥哥,這些號碼裡面一定有慕淵臨的手機號碼。」

童嘯卿說,「不知道呢,不過我們可以一個個打過去試試。」

「那我們現在打嗎?」

童嘯卿說,「是呀,我們現在就要打。」

「可是哥哥,現在都已經很晚了呢。」

「晚也要打,媽咪受委屈了,我們要教訓大壞蛋,跟他進行一場男人之間的談判。」

童蘇喬一聽,覺得非常有道理,「哥哥說的對,那現在就打,喬喬陪著你。」

然後童嘯卿開始一個個的撥打這些號碼。

「喂,你好,請問你姓慕嗎?」

「我不是,你打錯了。」

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童嘯卿淡定的劃掉了第一個號碼,然後繼續打。

絲毫都沒有因為第一個失敗了,而覺得不舒服。

第二通電話打通后,他開口,「喂,你好,請問你姓慕嗎?」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我不是,你們是誰?」

「抱歉,打擾了。」童嘯卿又掛了電話,劃掉了第2個。

然後開始打第3個號碼,每個號碼挨個問,一直打到了第10個,都不是姓慕。

兄妹倆打到這裡都有些累了,童嘯卿像個小大人似的嘆了一口氣,「哎呀,怎麼還不是他呀?」

「哥哥,萬一這十幾個號碼全都不是怎麼辦呢?」

「先別管這麼多,先把這十幾個號碼打完,如果都不是到時我們再想辦法。」

童蘇喬點點頭,「好的,那哥哥你繼續打。」

然後,童嘯卿又開始繼續打。

第11個也不是,第12個也不是,直到打到了第13個。

手機那頭,很久才接通,傳來一道男人慵懶又陰沉的聲音,「喂。」

童嘯卿心頭一震,這聲音,讓他強烈的感覺,就是要他要找的,「喂,你好,請問你是姓慕嗎?」

聽到電話那一頭稚嫩的孩子聲音,慕淵臨皺了皺眉,覺得有些奇怪。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來電顯示,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隨後,他又將手機放在耳邊,「你是誰?」

童嘯卿一聽對方這麼問,心裡更加確定,他開口道,「你是慕淵臨嗎?」

「我是,你到底是誰?」

童嘯卿一陣激動,他立刻轉過頭對身旁的小東西說,「終於找到了,就是他。」

童嘯卿立刻點擊了外音,這樣童蘇喬也能聽到聲音了。 重生種田:嬌嫩農妻馴悍夫 波波小說

手機那頭傳來慕淵臨不耐煩的聲音,「你到底是誰?再不說我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