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澤……哥,她是你未婚妻?”南宮劍瞠目結舌的問道,連說話都已經有些說不好了。

不過也是,難得出現了一個讓自己心動的女生,結果又特麼的變成了劉致澤的未婚妻?看來真的要像自己所說的一樣,劉致澤要把所有的美女都霸佔了。

“我特麼怎麼知道啊。”劉致澤也是很無語了,說曹操,曹操就到,前兩天老周纔跟自己說自己在諸葛家的未婚妻來鳳林市了,好嘛,今天就已經到自己的面前了。

“額,哈哈,兩位新同學和幽默啊。”聽到諸葛藍的介紹,風尤物尷尬的笑了笑,這兩位的脾氣也太大了點吧!怎麼上面總是安排這些問題學生給自己啊。

像之前的寧屠,像現在的劉致澤,風尤物都想要罵娘了,不過作爲師長,她還是沒有說什麼意見,反而是笑了笑,看向了底下的同學,道“讓我看看你們坐哪裏好呢?”

聽到風尤物的話,無數的男生都想要大叫起來了,讓那女生坐我旁邊,我能夠保護她。

“老師,要不你看這樣好了,我看兩位新同學就是人中龍鳳,要不讓諸葛若綿坐在我旁邊好了,等到空餘時間,我還能與她一起討論一下作業。”

這時,付振軒站了起來,對着風尤物呵呵的笑了起來。

臥槽!!見過不搖碧蓮的,沒見過這麼不搖碧蓮的,特麼的,還討論作業?你能坐在第二排想必是個傻子都知道。

讀書跟對牛彈琴一樣,要不是家裏有錢,風尤物會把你安排在第二排的位置上?想多了吧!

聽見付振軒開口說話了,風尤物更加尷尬了,這付振軒什麼本事也沒有,要不是家裏有兩個臭錢,她甚至都懶得看他一眼,但現在他既然已經開口了,自己又不好掃他的面子。

想到這裏,風尤物思考了一會,要不就給他一個面子算了,當即擡起頭看向了諸葛若綿。

農門肥千金 然而就在這時,諸葛藍看了風尤物一眼,最後伸出了手,指向了劉致澤和南宮劍前排的位置,道“老師,我們想坐那裏。”

“可是那裏有人啊?”風尤物一愣,更加爲難了。

反而是下面這些人同時震驚的看向了劉致澤和南宮劍。

臥槽的!!爲什麼要選擇那兩個王八蛋的前面?來自己身邊坐不好嗎?當然了,他們說的是諸葛若綿,像諸葛藍的話,他們可不想管那麼多。

假愛真歡,總裁狠狠愛 “老師,如果你處理不了,那我就只能去找校長了。”諸葛藍冷冷的說道。

風尤物心頭一驚,當即擺了擺手,這兩個可是校長親自帶過來的,而且校長臨走前還說,無論什麼要求都要滿足他們。

她可不想讓校長把自己叫到辦公室去喝茶,他看了一眼劉致澤前排的兩個男生,那兩個男生都已經開始整理東西離開了,看起來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那好吧,你們去吧。”風尤物苦笑一聲,看着諸葛藍和諸葛若綿的背影,當即離開了教室。

“臥槽!!澤哥,你未婚妻過來了,請問一下你現在是什麼感受?”南宮劍在劉致澤身旁激動的叫道。

“澤哥的感受就是,阿打~”劉致澤一拳頭再次打了出去,當即抓住了南宮劍的手甩了出去,特麼的,別人過來了關你毛事啊,你特麼的抓着我咪咪算幾個意思啊?真是欠揍。

等到諸葛若綿和諸葛藍坐下來之後,班上的同學更加恨劉致澤了,爲什麼這麼一個大美女偏偏要去劉致澤那王八蛋的嘴邊,來自己身邊不好嗎?

諸葛藍坐在南宮劍的前面,諸葛若綿坐在劉致澤的前面,也不知道兩人是不是商量好了的,特意找了這麼兩個位置。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背影,劉致澤皺起了眉頭,當然了,並不是說諸葛若綿來找他退婚的事情,而是諸葛藍和諸葛若綿的出現。

諸葛元是被自己打斷了雙腿的,他可不相信諸葛家就會這麼放過自己。

既然現在的諸葛家能夠不搖碧蓮的來搶奪自己的八陣圖,那自己打斷諸葛元雙腿的事情,就絕對沒有這麼容易解決,如果自己猜的沒錯,眼前這兩位不僅是來退婚,更是來報仇的。

這時,劉致澤就看見前面的諸葛藍腦袋微微一轉,撇向了自己,他斜着眼睛,眼中盡是鄙夷之色。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這特麼就是來搞事情的吧,看到那臉色,劉致澤真想搬起凳子就砸在他的腦袋上。

很快的,馬上就有老師來上課了,看着一個戴着眼鏡,滿臉皺紋的老頭走了進來,他看了班上的人一眼,就開始講課了。

也就在這時,前面的慕容雪涵忽然轉頭看向了劉致澤。

劉致澤也看向了她,這時,就看她手中抓着一個紙團,直接向着劉致澤扔了過來。

並且還伸出了兩隻玉手比劃着,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表達一些什麼。

那紙團直接在諸葛若綿的腦袋上飛過,諸葛若綿臉色一冷,卻也沒有去攔紙團,反而是被劉致澤給接住了。

“澤哥,這又是什麼?昨天她對你表白,今天難道是想約你?”一旁的南宮劍嘿嘿一笑的湊了過來,想要看一看那紙團上寫的內容。

只是劉致澤可不想讓他看見,當即一甩手側了過去,就是不給他看,瞪了南宮劍一眼,道“小屁孩,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管,好好上課。”

說着,劉致澤就打開了紙團。

“哼~”這時,就聽見前面的諸葛若綿冷哼一聲,彷彿是很不屑劉致澤的做法似得。

劉致澤和南宮劍相視一眼,也懶得管她,劉致澤看起了紙團,就看那紙團上寫了幾個秀氣的字。

“劉致澤,下課之後,我們小樹林見。”

臥槽!!看到這幾個字,劉致澤眉頭一挑,緊接着就是興奮,慕容雪涵竟然邀請自己去小樹林?難道是說她已經被自己的魅力徹底的征服了,然後想要大白天的去小樹林做壞事嗎?

臥槽的!!原來校花也有這麼瘋狂的一幕啊,以前還真沒看出來。 劉致澤擡起頭,看向了前方的慕容雪涵,那慕容雪涵,今天穿着一條白色的長裙,可愛動人的,再加上她那精緻的五官,漂亮的臉蛋,更是讓劉致澤看的激動了。

這還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她被劉致澤一看,那玉臉上盡是緋紅,看的劉致澤心頭癢癢的,看來澤哥的春天要來了。

“澤哥,那上面寫了什麼啊?”南宮劍湊了過來,想要看看紙團上的字,但是卻被劉致澤抓的緊緊的,讓他看不到一點東西。

劉致澤轉過頭去,嘿嘿一笑,臉上也開始露出了南宮劍整天的臉色,那就是yin當。

“想知道嗎?”劉致澤嘿嘿一笑,南宮劍死死的盯着那紙團,他點了點頭,如果不是劉致澤抓的太緊,估計他都要直接開搶了,沒辦法,人的好奇心就是有這麼大。

只是南宮劍點頭之後,劉致澤卻是直接把那紙團給撕的粉碎,就聽劉致澤嘿嘿笑道“就不告訴你。”

“臥槽!!澤哥,別撕啊,你和校花肯定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你如果不告訴我,我今天就跟你一天。”南宮劍帶着威脅的語氣說道。

“我擦勒!!小賤賤,你現在可是越來越牛氣了,都開始威脅澤哥了。”劉致澤眯着眼睛,伸出了手在南宮劍那胖嘟嘟的臉上拍打了起來,繼續道“就算你威脅澤哥,澤哥也不告訴你,這是我和她的祕密喲。”

我曰!!南宮劍差點噴血,不過劉致澤不說,南宮劍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了,只能作罷了。

這一節課,不得不說,劉致澤都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他時不時的看一眼慕容雪涵,但是慕容雪涵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得,依然很是認真的學習。

而那兩個諸葛家的,也是很安靜的過完了整節課,他們並沒有當場就向劉致澤發難。

等到下課鈴聲一響,慕容雪涵就站了起來,紅着臉撇了劉致澤一眼,隨後就快速的離開了教室。

劉致澤立刻會意,撇了一眼正在睡覺的南宮劍,當即快步跟了上去。

總裁的小俏妞 等到劉致澤離開後,南宮劍站了起來,他原本就在裝睡,被劉致澤和慕容雪涵鬧的根本就沒有心思睡覺了。

他猥瑣的看了看四周,立馬跟了上去。

“綿綿,你要趕緊和劉致澤說清楚才行,否則的話,我們都不好動手。”諸葛藍看着劉致澤和南宮劍離去,這纔看着諸葛若綿說了起來。

諸葛若綿冷着臉,沒有絲毫的表情,她淡淡的點了點頭,忽然,就看她一把站了起來,一旁的諸葛藍一愣,不知道諸葛若綿想幹嘛。

這時,付振軒帶着他的兩個狗腿子又走了過來,這樣的美女不好好搭訕一下,那可就真的是可惜了。

來到諸葛若綿的面前,他猥瑣的笑了笑,剛想說話,卻是看到諸葛若綿瞪向了他。

“滾開。”諸葛若綿淡淡的說道,但是卻帶着無比強硬的語氣,付振軒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路,諸葛若綿就向着教室外走去了。

諸葛藍和付振軒都是一愣,兩人相視一眼,付振軒暗道,這人叫諸葛藍,那美女叫諸葛若綿,估計是兄妹,或許搭上這位哥哥的線也不錯,那樣就更加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想到這裏,付振軒剛打算開口,然而就看到諸葛藍一把推開了他,怒喝一聲道“滾開沒聽見嗎?”說完,諸葛藍也快速的離開了教室。

臥槽!!付振軒全程一臉的懵逼啊,這特麼的什麼情況?怎麼一個比一個囂張啊。

鳳林市中學內有着一個小樹林,這裏載滿了樹,平常的話,這裏是男男女女約會的最好地方了,平時晚上的話,這裏更是人山人海的。

說不定還有不少打野的存在,據說以前那掃地的阿姨,來這裏一趟都要掃無數個套套,可以想象一下這裏到底有多麼的恐怖,而劉致澤之所以會胡思亂想,就是因爲這地方是出了名的約會聖地。

然而今天的話,這裏迎來了兩個新來的,那就是校花慕容雪涵和劉致澤了。

慕容雪涵爲了避嫌,還特意戴了個口罩,和劉致澤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小樹林,在他們走進小樹林之後,緊跟着南宮劍又來了。

這特麼可真是一個跟一個的,想要打麻將了。

此刻在一棵大樹後面,劉致澤和慕容雪涵蹲在地上,慕容雪涵更是臉色紅紅的,雖然她戴了口罩看不清楚她的正臉,但是卻能夠看見她的玉勁都紅了。

畢竟是第一次來小樹林,她也是沒有經驗。

“咳咳……”劉致澤和慕容雪涵都有些尷尬,兩人沉默着,都沒有說話。

“劉致澤……我……我有些事情,想要對你說。”忽然,慕容雪涵開口,結結巴巴的說了起來。

“慕容校花,看着你平時冷冰冰的,沒想到也有這麼瘋狂的一幕,別人都是晚上纔來,你卻是白天來。”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這麼大的太陽,萬一中途被發現了,那可就尷尬了。

“什麼?”慕容雪涵一愣,有些沒有聽懂劉致澤的話,當即反問了起來。

“別裝了,雪涵,我也是第一次,待會我們慢點哈。”劉致澤笑了笑,說完,看向了前方,還有着三四個用過的套套,臥槽!!這裏還真是約會的聖地啊,四處可見亂七八糟的玩意。

劉致澤又看了看四周,還有些內衣,短褲,襪子什麼的,估計是被發現了,那些人來不及穿,所以就直接丟下跑了。

“劉致澤,你在說什麼?我……我哪有那個意思。”慕容雪涵彷彿是聽出了劉致澤話的意思,當即臉色更紅了,那白嫩的玉勁像是能夠滴出血似得。

“啥?”劉致澤一愣,撓了撓後腦勺,有些懵逼了,難道是怎麼誤會了嗎?繼續道“那你找我來這裏幹嘛?”

慕容雪涵臉色緋紅的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剛想說話,忽然,就看見遠處爬出了一條蛇。

“啊……”慕容雪涵發出了一聲尖銳的驚叫聲,隨後整個人就撲進了劉致澤的懷中。

劉致澤頓時感覺雙手一軟,彷彿是抓到了包子似得,然後一股迷人的芳香從慕容雪涵身上傳了出來。

劉致澤也沒有來得及反應就直接被推倒在地了,而慕容雪涵則是直接壓在了他的身上,哦,不對,應該要說,劉致澤雙手撐住了慕容雪涵的身體,雙手更是放在了那正在發育的包子上。

臥槽!!劉致澤心中一驚,這手感,不差啊,估計都有二十六個字母中的第二個了吧,看起來慕容雪涵發育的不錯。

然而還沒等劉致澤反應過來,慕容雪涵的腦袋直接撞了過來,而她那戴着口罩的櫻桃小嘴,直接與劉致澤的嘴脣碰在了一起。 這一刻,劉致澤和慕容雪涵兩人都愣住了,他們四目相對,慕容雪涵甚至都已經忘記自己此刻在幹嘛。

她望着那張帥氣的臉龐,一時間也失了神,一時間,心臟就像是被一萬頭小鹿在亂撞似得,讓她心跳加速,忘乎所以。

而劉致澤也愣住了,說實在的,現在的這個已經不算是初吻了,但是感受到慕容雪涵身上的芳香以及慕容雪涵那滾燙的身軀,劉致澤還是很特麼享受的。

特別是那小劉,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矗立了起來,慕容雪涵感覺雙腿之中有異樣,卻是不知道那是什麼。

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一把翻過了身,把慕容雪涵壓在了身下,就看他大手一揮,一股強風吹過,那條蛇直接飛了出去,他可不想因爲一條蛇而錯過這麼美妙的時刻。

劉致澤慢慢的擡起了頭,望着慕容雪涵那水靈靈彷彿會說話的眼睛,慢慢的伸出了手,抓住了慕容雪涵的口罩,剛打算用力去扯開。

然而這時,慕容雪涵卻是一把推開了劉致澤,快速的整理起了自己的服裝。

臥槽!!也不知道慕容雪涵哪裏來的力氣,竟然差點把劉致澤給推翻了。

劉致澤愣住了,看着那正在整理服裝的校花,苦笑一聲,特麼的,不是你讓澤哥來小樹林的嗎?澤哥正來興趣了,你卻是撤了,還特麼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啊。

“劉致澤,你太過分了。”慕容雪涵整理好衣服之後雙眼瞪着劉致澤怒喝一聲,不過卻又馬上轉過了頭,她現在又驚又羞的,根本就不敢看劉致澤。

“我靠!!我說慕容姐姐,我又怎麼了?剛纔好像是你主動投懷送抱的吧?”劉致澤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苦笑一聲,拍起了自己身上的灰塵。

“我……我那不是看到蛇害怕嗎?你……你就是個色狼。”慕容雪涵冷哼一聲說道,不過卻沒有一點怒氣,倒是很羞澀。

“慕容姐姐,你大概還不知道色狼的定義吧,色狼是對於已經成功的人來說,那才叫色狼,而我甚至連你的口罩都沒取下,你怎麼能說我是色狼呢?”

劉致澤攤了攤手,一臉的委屈之色,不過說實話,真的委屈啊,什麼都沒做,反而還別人說成是色狼。

“那……那你也不能放根棍子在腿間啊。”慕容雪涵忿忿的說道,好像是把她頂的不舒服了似得,這纔有些不高興。

“棍子?”劉致澤看了看自己的腿間,當即明白了過來,臥槽!!這小丫頭還真是單純啊,好吧!

“好吧,廢話不多說了,慕容姐姐,你找我既然不是爲了那個事,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劉致澤苦笑道,他現在一刻都不想待在這裏了,實在是忒特麼的尷尬了。

“哦,是這樣的。”被劉致澤提起了,慕容雪涵差點就忘記正事了,她看着劉致澤,繼續開口道“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應該是抓鬼師吧?”

“嗯?”劉致澤眉頭一挑,有些驚訝的看着慕容雪涵,沒想到慕容雪涵竟然還知道抓鬼師的存在?看來自己真是小看她了。

劉致澤呵呵一笑,狡辯了起來,當即開口道“慕容姐姐,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是嗎?那你看看這個。”說着,慕容雪涵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機,打開了一個視頻,就來到了劉致澤的面前。

這段視頻正是在閘北路的時候,劉致澤手拿白色長劍大戰那千年女屍王。

看到這段視頻,劉致澤眉頭頓時一挑,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特麼的,這哪個龜孫子拍的?

什麼辣雞手機,像素差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還特麼把澤哥拍的那麼醜,就這樣的視頻也特麼好意思上傳網上,最好別讓澤哥知道這人是誰,否則分分鐘弄死他。

看完了視頻,劉致澤擡起頭看向了慕容雪涵,好吧,有這段視頻的存在,自己基本上已經沒有辦法反駁了。

誰特麼讓那位屍王姐姐那麼邋遢,又那麼恐怖,敢和那樣的屍王姐姐打鬥,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既然如此……唉。”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他一臉的惆悵之色,一股清風吹過,把他的頭髮吹了起來。

就聽劉致澤繼續開口說道“既然已經被你發現了,那澤哥也就不隱瞞了,沒錯,澤哥就是超品抓鬼師,很強大的那種喲。”

“真……真的嗎?“聽見劉致澤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慕容雪涵一臉的激動之色,伸出了兩隻芊細白嫩的玉手抓住了劉致澤的手。

劉致澤看了她一眼,繼續淡淡的點了點頭,好像很不願意承認似得。

щшш ¤тt kдn ¤C〇

“那你能幫幫我嗎?“慕容雪涵繼續開始說道。

“啥?幫你?你怎麼了?被鬼纏身了嗎?要不要澤哥幫你看看?“說完,劉致澤就伸出了手,往慕容雪涵的衣領扯去,不過他立刻回過神來,繼續道“咳咳,發生了什麼事嗎?你說說看吧。“

慕容雪涵激動的點了點頭,她滿臉崇拜的看着劉致澤,那水靈靈的大眼睛像是能夠發出光芒似得,沒想到劉致澤竟然是抓鬼師,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那種,看來以前都是自己瞎了眼,竟然錯過了這麼一個大師。

想到這裏,慕容雪涵低下了頭,彷彿是在想當初自己爲了裝高冷而不和劉致澤說話很慚愧似得,不過她想到自己碰到的事情,卻又不得不請劉致澤幫忙,當即就開始說了起來。

雖然慕容雪涵家裏有錢,但是她卻不喜歡炫耀,同理,有錢原本就可以隨隨便便考上個好大學的,但她硬是要依靠自己的實力。

這不,就搬到了宿舍來住,就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她們女生宿舍忽然全部斷電了,整棟樓都黑漆漆的,晚上她們宿舍有個女生去上廁所,卻是說碰見了鬼。

每個宿舍都是有單獨的廁所,但是在她們宿舍,那個上廁所的女生卻是看到牆壁上出現了一道影子,一開始她還沒注意,後來,她甚至都感覺到自己的臀部被摸了一下。

那一下,可把她給嚇慘了,直接被嚇昏了過去,到現在還在醫院裏躺着。

而且據說,以前的時候,基本上每個女生宿舍都發生過這種奇異的事情,只是被學校壓了下來,沒有傳出去而已。 對於慕容雪涵爲什麼會知道抓鬼師,劉致澤一點都不驚訝,畢竟慕容雪涵家裏有錢有勢的,當然了,她自然也可以去選擇叫別人請抓鬼師來幫助自己。

畢竟那樣太高調了,爲什麼學校要把以前的事情壓下來?就是爲了學校的榮譽着想,相反,慕容雪涵同樣如此,而且丟臉的還是那些女生。

王爺,王妃又要逃跑了 聽完了慕容雪涵說的事之後,劉致澤思考了起來,女生宿舍,自己倒是沒去過,但慕容雪涵都來找自己幫忙了,自己不去又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而且,劉致澤下意識的伸出了雙手,看向了手掌,然後又擡頭看向了慕容雪涵。

彷彿是知道劉致澤的想法似得,慕容雪涵趕忙環抱住胸口,臉色緋紅的嬌羞說道“今天的事情,你不準說出去,否則我會跟你拼命的。”

劉致澤呵呵一笑,抓都抓過了,你攔着有什麼用,澤哥現在連你的大小都已經一清二楚了。

不過慕容雪涵不想糾結這個問題,那劉致澤也不好繼續說下去,反而是思考了片刻後才慢悠悠的開口說道“可那是女生宿舍,我進去有點不合適吧?”

“那……”慕容雪涵也沉思了起來,的確,劉致澤大搖大擺的進女生宿舍,估計還沒進門就會被宿管阿姨給趕出來不可。

“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忽然,大樹後面跳出了一個人驚叫了起來。

臥槽!!劉致澤和慕容雪涵都是心頭一震,慕容雪涵更是被嚇的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兩人轉過頭去,看向來人,卻是看到南宮劍滿臉yin當的向着劉致澤走了過來,就聽他道“澤哥,我覺得吧!這個事情沒什麼不合適的,咱們可以去試試。”

“臥槽!!賤人,你特麼哪裏冒出來的?”劉致澤看着那棵大樹震驚的說道。

“額!”被問起來了,南宮劍臉色一紅,顯然是有些尷尬,自己總不能說是一路跟蹤你們來到這裏的吧,而且還看到你們那曖昧的一幕。

如果他真的這麼說,估計會直接被慕容雪涵弄死也說不定了。

此刻的慕容雪涵看到南宮劍早就已經愣住了,她尋思着,這南宮劍是什麼時候來的?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什麼?要不要先挖個坑把他埋了?

要是讓南宮劍知道了慕容雪涵的想法,估計會直接逃跑吧!這校花竟然想要把自己活埋了,也忒特麼的黑心了吧。

“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跟蹤澤哥?”劉致澤怒喝道,還以爲這死逼真的睡着了,沒想到現在會在這裏出現。

“我……不只是我,還有他們。”南宮劍一時間慌了神,他指向了遠處正躲在草叢中的諸葛藍和諸葛若綿說道。

順着南宮劍的手看去,諸葛藍個諸葛若綿正躲在草叢中,猥瑣的看着他們,彷彿是被發現了,兩人趕忙站了起來,翻了翻白眼,看了看天空,然後就徑直的離開了。

特別是那諸葛若綿,臉色難看的就跟別人欠她幾十億似得,估計是看到劉致澤和慕容雪涵那曖昧的一幕了。

“臥槽!!”劉致澤和慕容雪涵徹底的傻眼了,特麼的,不就是來一趟小樹林嗎?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跟蹤?

特麼的,還能不能有點隱私啊?特別是劉致澤,這三個人跟着自己,自己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真是嗶了狗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