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這三日姜龍都是昏迷不醒。心中也是有股莫名的擔心。

當然,她更覺得這種擔心是若姜龍死了,她的靈魂難道也要追尋姜龍一同入土?那豈不是沒法重見天日了?

「怎麼可能,這種好事,我怎會不開心。」

姜龍捎了捎頭,微微笑道。

其實,現在的他,也不過只是一道神識在這戰龍鼎中罷了。

「那就好,至少還有人陪我聊聊天,這裡面太悶了,除了那一道道雷芒,什麼都沒有。」

凌木遙抱怨道。

她從小到大都從來不是一個坐得住的人。這三日,讓她在戰龍鼎中一個人沒人說話,沒人一起打發時間,她簡直都要無聊的要瘋了。

所以,待姜龍醒過來,那秦月又離開后,她就再也忍不住將姜龍召喚了進來。

「無論如何,這次你都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你放心,我以後定會努力尋找方法,讓你重新擁有肉身,到時候,你就不用被困在這裡面了。」

姜龍略有幾分嚴肅地說道。

但他的話不假,凌木遙之所以有今日這狀態,完全是為了救他。

當日,若不是她冒著受那蘇屠一招的危險使用天羅波斬殺莫老,估計現在的姜龍已經不存在了。

「真的嗎?」

肉身兩個字放在以前,凌木遙自然不會在意。


但現在聽見這兩個字,那簡直比聽到什麼還開心。沒有肉身,她就沒有自由。甚至,也沒有實力。

「我發誓,我就算豁出性命也會做到這個對你的承諾。」

姜龍斬釘截鐵地答道。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有人對他好,他會百倍還之,有人對他壞,他也會百倍還之。 姜龍這突然之間的嚴肅倒是讓凌木遙有幾分不自然了。

「你個臭小子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凌木遙清冷哼道。

不過,此刻她的心是無比溫暖的。自從哥哥走後,她便沒有了任何親人,也再無感受過親人般的溫暖,而這一刻,姜龍卻讓她感受到了。

就算是死也要為她重塑肉身?

她相信姜龍會這麼做。

「我很好,不過我倒是感覺你的靈魂似乎也有點虛弱?」

對於凌木遙沒死這件事,姜龍無比開懷。

看著眼前這個女子,他心中的內疚雖然減少了,但還是存在不少。

一個人失去肉身,那是一種何等的痛苦?

他甚至有些心疼眼前這縷美麗的靈魂了。

「額,以前我的靈魂就有所受傷,現在遭此劫難,我的靈魂無疑更虛弱了。甚至,我都快要感覺不到自己的靈魂力量了。」

凌木遙若無其事地答道。

但隱約間,姜龍還是聽到了她話中的危機。

幾乎感覺不到靈魂力量?這無疑就是靈魂消逝的徵兆。而要想守住這份靈魂不逝,就必須要找一些蘊養靈魂的靈藥來滋養靈魂。這一點,凌木遙不可能不知道。

而姜龍也知道,她為何不說出口。

這蘊養靈魂的靈藥太難找了。極為珍貴,現在姜龍剛剛久病初醒,她不過是不想這麼快就麻煩姜龍而已。

這妮子……

姜龍在心中嘆息了一下,然後又跟凌木遙在戰龍空間中笑談了好一段時間。

不過,在這笑談中,姜龍也是下定決心,必須儘快離開青玄宗,去找一些蘊養靈魂的靈藥給凌木遙用。

這是目前他唯一能夠彌補凌木遙的。

「臭小子,你不覺得這一道道雷芒很是奇怪嗎?」


笑談一段時間后,凌木遙指著天空上的雷芒,目露疑惑地道。

「怎麼個奇怪法?」

姜龍好奇地詢問道。他當然知道這些雷芒有些怪異,但卻不知道凌木遙口中的怪異是不是與他所想的一樣。

「我感覺所有的雷芒似乎都想向你身上跳上來一樣。」

凌木遙看看姜龍,又望望天空中那一道道雷芒,隨即怪裡怪氣地說道。

「別嚇我,我膽小。」

聞言,姜龍渾身一緊,故意做出一副膽小如鼠的樣子。

天空上,那道道雷芒加起來可是至少也有成千上萬,這麼多的雷芒若是都跳上他身上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當然,這麼說,更多的還是在逗凌木遙。姜龍只不過是剛剛從成千上萬的雷芒中看到了青翼雷龍的影子。至於凌木遙所說的那些雷芒要跳到他身上來,他可沒有察覺到。

而且,他根本看都不用看都知道,這定是凌木遙在玩他。

因為從剛剛的交談中,他發現這凌木遙雖然成年了,但心性卻跟個小孩子一樣。

「我真沒騙你,難道你沒感覺到嗎?」

凌木遙再度盯著天空上那道道雷芒看了好一會兒,隨即,卻是一副極其嚴肅的表情說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

姜龍撇了撇嘴。

「哼,不信拉倒。」

凌木遙鼻子出氣,冷哼道。

見狀,姜龍不禁也有了幾分疑惑。這妮子若是開玩笑,不可能還這麼生氣啊。這演技也太好了吧?

出於好奇,姜龍抬起了頭。

然而,當他看到那萬千雷芒時,眼中也是立馬頓現一陣震驚。

凌木遙所說不假,那之前明明十分平靜的雷芒,此刻似乎全都顫動了起來,那般感覺,似乎都要向姜龍身上爆射而來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

姜龍大驚。

他對這戰龍鼎知之甚少。而且,饒就是他在神界見多識廣,也斷然搞不清眼前這詭異的一幕。

「怎麼,本小姐沒有騙你吧。」

凌木遙有些氣鼓鼓地道。

對此,姜龍搖了搖頭。不過,他的心思卻全然不在凌木遙的話上了,他死死地盯著那道道雷芒,似乎感覺到了它們就要行動了一般,姜龍的面色也是一瞬之間就沉寂了下來。

「喂……」

見姜龍沒有再說話,那凌木遙大叫了一句。

但也就在她說話的同時,天空上,風雲大作,而後,她便是極為驚異地見到,那天空中,一道雷芒彷彿是掙脫了束縛,隨即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姜龍的位置暴沖了過來。

「不好,快躲。」

凌木遙也沒有想到,剛剛她的感覺竟然是真的。而這一幕一發生,她的心底頓時湧起一道不安,旋即大喝一聲,企圖給姜龍提前提個醒。

但,她的話還未落入姜龍雙耳,那雷芒卻驟然已至。

「呼呼」

「嗤嗤」

感受身旁一陣颶風劃過,當即,一道嗤鳴的雷電之聲便在凌木遙耳邊炸響,凌木遙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眼睜睜地看見那道雷芒倏然間就沒入了姜龍的體內。

「嘶」

雷芒入體,姜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疼痛之感,鑽心而來。

剛剛,他發現凌木遙說的話竟然是真話后,開始用意念去溝通那萬千雷芒,但沒想到的是,經他如此溝通后,一道雷芒似是做出了回應,驀然間,就射入了他的體內。

「應該不是什麼壞事吧。」

姜龍舔了舔嘴唇,目露精芒。

他感覺到,雖然這雷芒入體,給他造成了巨大的疼痛感,但卻似乎並沒有發生什麼壞事。

而且,不但沒有壞事,他發覺,自己體內有著一處似乎正在發生著十分怪異的變化。

正納悶著,突然,戰龍鼎外的世界突然傳來一道開門聲,在開門聲后,又是幾道急促的腳步聲。旋即,那秦月的聲音就直接將姜龍從戰龍鼎空中拉回了現實中。

「姜龍,雲老和我姐姐來看你了。」

秦月第一個推門而入,完全不知道要先敲門再進來這等禮貌之舉。而雲老和秦無雙在其後。他們一進門就見到醒過來的姜龍,頓時臉色的欣喜更加濃厚。

「雲老,秦執事。」


姜龍微微笑道,就欲起身。

但他正準備動,就被雲老按住了。「你小子現在可是我們青玄宗的宗主,對我們沒必要太客氣了」

「宗主?」

這個詞放在自己身上,姜龍還是覺得有那麼幾分彆扭。

「恩」

雲老點了點頭。「別告訴我你這麼快就忘記了三日前的事情」

「沒有。」

姜龍搖了搖頭。隨即,笑道:「不過,雲老,三日前,我不過是為了拯救宗門,才情非得已要爭這宗主之位,實不相瞞,我對這宗主之位,可沒有半點興趣」

姜龍說出了實情。

他確實對青玄宗宗主之位沒有任何興趣。他的目標是回到神界報仇雪恨,這小小的青玄宗,他用不了多久就會離開。

而且,他是一個自由慣了的人,叫他勤於苦修,倒還可以,但若是讓他去管理一個宗門,那就不行了。

因此,他也是不打算有任何隱瞞。

「哎,還是無雙眼光獨到,早就猜到你不願當這宗主。」

雲老嘆了一口氣。顯然,對於姜龍這個態度,他有些失望。

「雲老,弟子只能抱歉了。」

姜龍誠懇而道。

「無妨」雲老搖了搖頭,隨即似是接受了這個事實,又笑了起來,道「雖然你不願意做這個宗主之位,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再多堅持一些時日。也算是為了宗門,穩定眼前的局勢。」

「雲老,此話怎講?」

姜龍有些不理解。

他當不當宗主,與穩定局勢有什麼關係?

「姜龍,你昏迷了三天,恐怕對外界的事情還不知道。現在我們青玄宗雖然免於一場滅門之災,但宗主已故,這件事已是人盡皆知,而經此一役,青玄宗也算是元氣大傷,要不是有著郡王派人前來支援,恐怕其餘勢力早就衝上青玄宗了。」

這一次,雲老沒有開口,開口的是那向來都表現得極為冷靜的秦無雙。

「秦執事,那這跟我當不當宗主有什麼關係?」

姜龍好奇地問道,他還是沒有聽出來這個中緣由。

「關係大了。」

秦無雙皓齒輕動。「聽聞,郡王府之所以派人來青玄宗鎮守,圖的就是你」

「圖的就是我?」

姜龍越聽越迷糊了。

「對」秦無雙點了點頭。「那名來自郡王府的地武境高手說,郡王府看中了你的潛力。他們現在幫青玄宗鎮守局勢,而之後,你必須得答應幫他們一個忙。」

「什麼忙?」

這聽起來似乎姜龍這個忙不幫都不行了。

若是不幫,郡王府的人離開,青玄宗沒有了郡王府的保護,那麼將處於岌岌可危的地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