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回到方家別墅,兩人都有劫後餘生的感覺。

陰暗的房間中,龍飛揚問道:“林絕完了吧?看你倆激動的樣子,真沒出息,放心跟着我混,還有更多好處給你們。很好,我這就給京城家裏打個電話,我那倒黴弟弟的大仇得報了。真好啊,再也不用呆在東海這鬼地方了,天氣潮溼,真不適應。”

方家豪訥訥道:“龍少,不是的,你想多了。”

龍飛揚蹙眉道:“什麼不是的,說清楚,我說你兩是不是見鬼了,失魂落魄的。”

蘇浩還在後怕,語帶哭腔:“龍少,那個麻先生,變成了一頭熊,他……”

龍飛揚打斷笑道:“嚇到你們了?也難怪,麻熊可是修者,功法特殊,變成熊有什麼奇怪的,你們這些井底之蛙又怎知道海闊天空。”

“不是的,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蘇浩竭力組織着語言,但心神還是有些混亂。

今晚的事,差點把他膽嚇破了。

龍飛揚不悅道:“我說你倆有屁快放,話都說不清楚了,真是廢物。”

蘇浩沙啞道:“那頭熊,被林絕打倒了。” 龍飛揚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什麼?打倒了?還有呢,死沒死?”

這太不可思議了,麻熊可是比他還強,難道那個林絕,能強過自己?

龍飛揚絕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

方家豪顫抖着:“龍少,我們親眼所見,那頭熊,真的被林絕打倒了,再也沒爬起來。而且後來特種大隊的人來了,我看那頭熊完蛋了。”

龍飛揚臉色難看得可怕,事情有些超出他的能力範疇了。

“難道,這個林絕是我不可翻越的高山?”

龍飛揚心頭生出一個死灰般的念頭,只是他太自負了,不願意承人。

他乃堂堂龍家大少,未來龍氏的掌舵人,絕不可能栽在一個上門女婿的手裏。

“絕不……”

龍飛揚咬牙嘶吼。

冷靜過後,他立刻聯繫上了風雲會的會長。

“李先生,麻熊已經死了。是的,我就在現場,親眼所見,他被人大卸八塊,死不瞑目。臨死之前,他讓我轉告你,希望你替他報仇雪恨。”

掛斷電話,龍飛揚還是沒感到放鬆。

“最後幹一票,如果李登天的人不來,我就撤回京城。這個林絕,以後再對付他。”

作爲世家繼承人,他不會允許自己冒險。

與其作匹夫的搏鬥,追逐名利和權勢,將龐大的龍家拽在手裏,纔是他的目標。

休息一宿,林絕傷勢大致穩定下來。

推開門,蘇若雅靠在走廊的牆角,還在熟睡。

林絕很心疼,走上前將她抱起。

蘇若雅驚醒:“林絕,你醒了?還有沒有不舒服,昨天可嚇壞我了。”

林絕稍有嚴肅:“爲什麼不進房間睡,睡走廊是怎麼回事?要是生病怎麼辦?”

蘇若雅笑道:“沒事的,我要守着你。”

林絕親了她一口:“以後不準這樣,我好得很,如果你生病了,我就打你屁股,聽到沒?”

蘇若雅小鹿亂撞,聲若蠅鳴:“知道了,但如果你有事,我還是會守着你。”

林絕將懷裏的柔軟放在沙發上:“乖,睡一會,一會還有產品發佈會呢。”

蘇若雅很乖巧地閉上眼,林絕沒事,她纔敢放鬆,疲勞立刻就襲來,很快就熟睡。

林絕注視着這張紅顏禍水的臉,附身又親了兩口。

虎子拖着傷軀,一晚都在外候命。

絕世保安公司,兩百名保安整裝待命,全部守衛在外面。

就是有一隻蒼蠅靠近,神經緊繃的虎子都會將他打下來。

林絕的安全,勝過他的性命。

昨天若不是林絕,他的小命可能已經交代了。

看到林絕出來,虎子立刻跳了起來。

“老大,你怎麼樣?我把兄弟們都調過來了。特麼的,要是再來一頭熊。我保證讓他變成蟲。”

林絕招手讓他過來,給虎子把脈後:“你小子總算沒傷到根本,幸虧你底子打得好。下次遇到對付不了的,不要像個瘋狗一樣就往上衝,你會死的。”

虎子抓了抓頭,嘿嘿一笑:“我就是想找點刺激,沒想到那頭熊這麼強,差點一拳就把我打死。”

林絕道:“把兄弟們都散了,我沒事,讓他們該幹嘛幹嘛。”

虎子去安排,不過還是留了一隊精英下來給林絕。

醫藥生產部外是一片樹林,蹲點一夜的龍飛揚站起身,無比遺憾離開。

他身上穿着國際流行的隱形衣,已經在這裏趴了一夜。

本想撿漏,看能不能偷襲林絕,結果來了上百個精壯保安,還有特種大隊的人。

以他龍飛揚的自負,也不敢過去動手。



現在手上沒高手可用,他只得出馬一次。

但顯然他忽略了林絕身邊的力量,光是絕世保安公司的成員,他就夠喝一壺,更別提還有特種大隊的。

蘇氏產品發佈會的工作,已經全權交給趙雅處理。

現場,人非常之多。

“趙雅祕書,你能不能透露一下,蘇若雅總裁爲什麼不在現場?”

“聽說昨夜蘇氏的醫藥生產部遭到襲擊,出了很大的問題,能具體說明一下嗎?”

“蘇氏從未涉足醫療,這次選擇與老牌醫療集團御龍一起開產品發佈會,你們有信心嗎?”

面對媒體的問題,趙雅很精明:“對不起,大家的問題稍後有人會解答,請大家稍安勿躁。”

現場沒有人壓陣,趙雅還是有些緊張。

幸虧徐林和何凱文都在,才把局勢穩住了。

反觀御龍集團這邊,方家豪意氣風發,使勁鼓吹着自家新款***的功效。

“我們御龍踏足醫藥行業二十多年,一直引領本行業的風向,實力一流,領先於國內,與國際都是並齊的。新款***,功效神奇,採用了五十多種珍惜中藥作爲原材料,一旦上市,將徹底碾壓其他***。”

有記者問:“方少,你們御龍集團實力毋庸置疑。碰巧的是,今天也是蘇氏的新產品發佈會,對此你怎麼看?”

“蘇氏的實力,確實很嚇人。”

方家豪很有風度的道:“但他們起步太晚,研發技術落後,沒有成熟的藥方,與我們御龍比較,我敢說,沒有可比性。”

“這東海市的醫藥龍頭,從來都是我們方家,這一點永不會變。”

方家豪意氣風發地做了收尾。

事先找好的託紛紛出場,掏錢買產品,然後現場驚爲神藥,大肆吹噓方家新產品的藥效。

回到發佈會後臺,方宏俊第一個帶頭鼓掌:“家豪,講得太好了。”

其他董事和成員也笑着不吝讚美。

只有藥王翻了翻眼皮,搖頭道:“方少,你自作主張加了那麼多功效進去,老夫的新藥可沒這麼神奇。而且你們吹催得急,新產品的瑕疵還不少,都來不及完善。”

方家豪滿不在乎道:“藥王你多心了,現在的***千篇一律,功效都是靠做廣告,至於是真是假,誰在乎,反正賣出去就行,而且定價還要貴,有的是白癡消費者,覺得越貴就越好。”

藥王暗歎方家父子貪婪,不過他也不在乎,只要許諾的好處不少就行。

“對了,蘇氏那邊好像不太順利,到現在都沒見蘇若雅和林絕現身。”

方家豪沉吟着:“那林絕不會受重傷無法出場了吧?不管如何,派幾個人個去試試水。”

蘇氏發佈會這邊。

何凱文大罵不停:“御龍集團真是說話如放屁,***吹得跟仙丹一樣,怎麼不說他們***能讓人立地成仙呢?徐祕書,你說人家說得對不對?”

徐林不情不願道:“凱文大師你說得對,非常對。”

何凱文心滿意足道:“徐祕書真乃我知己,今晚我們約一下。”

徐林心頭腹誹,約你妹。 趙雅憂心忡忡道:“蘇總和林總都聯繫不上,記者們已經開始風言風語了。再說方家發佈會開得這麼好,就把我們比下去了。”

這時三個光膀子的漢子推開人流走進來,打算鬧事。

徐林正憋一肚子火呢,叫上幾個兄弟,將那三個漢子捉住就往偏僻處架去,好一頓暴打。

一問才得知是方家豪派過來的,徐林又是二重奏暴打。

另一邊,林絕和蘇若雅姍姍而來。

蘇若雅看着最新報道,御龍集團的聲望很高漲,蘇氏很低迷。

“林絕,你早該叫醒我的,發佈會開晚了,聲勢都讓方家奪走了。”

蘇若雅有些焦急,自己不應該貪睡的。

林絕一點不慌道:“怕什麼?又不是開得早就贏了。我們的藥方,經過我的改良後,要比方家的好多了。一切都以產品質量來說話,方家拿什麼和我們競爭。”

“這倒也是。”蘇若雅這才稍放心。

半時辰後,兩人來到發佈會現場。

立刻有大把的記者朝蘇若雅圍來。

“蘇總你終於出現了,還以爲你們蘇氏要放棄開發佈會了呢?”

“就是,蘇總我看你們還是放棄吧,明顯玩不過人家御龍集團。”


蘇若雅面若寒霜,輕啓朱脣:“誰說我們要放棄?來晚怎麼了?本總裁事情一大堆,不過小小的發佈會,我能來都是好的了,你們倒是操心得很。”

記者們無比尷尬,這就是蘇氏的冰山總裁,冰冷就是她的代言。

偏偏這冰冷非常有個性,成爲了蘇若雅的標籤,引得無數人津津樂道。

林絕沒想到總裁老婆懟起人來都不帶拐彎的,都替這些毒舌狗仔頭疼。

蘇若雅踩着高跟鞋,登上主席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