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笑一個給我看!”,我輕輕拍了拍青嫙的臉,“今個可是大喜的日子,別哭喪着一張臉,否則雨桐再找你的茬,我可幫不了你!”

見青嫙硬生生的扯出一絲僵硬的笑容,我挽着她的手走到了熱鬧之處。

子柒和芷芊見我和青嫙那樣親密的走出來,都有些錯愕,可是錯了之後,她們卻笑着對雨桐說她認了一個好女兒。

那沒頭蒼蠅一般尋找青嫙的熾烈見到我們,慌慌張張的走了過來,一把就推開我,那力道快準狠,讓我的後背一下子撞到了噴水池邊的石柱上。

шωш● TTKдN● C○

“青嫙,她沒有對你怎麼樣吧?”,熾烈緊張的上下打量着青嫙,手緊緊的握住她。

“我……我沒有!”,青嫙揚起脣角。

對於

熾烈這個粗魯的舉動,我的心倒是徹底的死了,在熾烈的眼中除了青嫙,全天下的女人都不是好東西。淡淡的望了熾烈一眼,我沒有說話,而後故作無事,漫不經心的跨出了花園。當出去大門的一瞬間,我胸中隱忍的怒氣爆發。

爲什麼這麼對我?對於你和青嫙的傷害,我只是小懲大誡,根本不會真的讓你傷筋動骨!可是,熾烈!你的行爲讓我覺得,不殺了你們便是對自己的殘忍!你讓我痛,我便會讓你痛不欲生的!

想到這裏,我體內的熱氣突然間冰法出來,當那濃烈的紫氣將要溢出的時候,我有種想要扭斷脖子的衝動。

不!我的力量,不受控制了!而且,炙熱過後是極度的陰寒,寒的我嘴脣已經泛起了白霜,到底是還沒有掌控莫雨桐的能力,還是因爲情緒太過激動而導致了氣血逆流,我也顧不得了,因爲再多一秒鐘,我都會有被凍死的感覺。

‘情殤!情殤!你在哪?!我好冷!’,我抱着雙臂趕緊遠離別墅,一邊跑一邊在心裏喊着情殤的名字。

“初五!”,就在我跑進一個荒蕪人煙的結界裏面,靠坐在一顆大樹底下的時候,迷你型的情殤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你怎麼又亂了心性?!”

“我……我很冷!”,我顫抖着望着情殤。

“不可能會這樣的,爲什麼我覺得你的體內暗流涌動?你……”,情殤將她的手放在我的額頭上之後,大驚失色。“你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夢……夢魘的能力怎麼也會在?”

“我來不及說那麼多了!快幫我!快幫我!我真的……好冷!”,緊緊的抱住膝蓋,看着腳尖上面凝結起了冰霜。

“閉眼睡覺,進入夢境!通過夢境,找到男人吸取情之力緩和陰冷!快點!”,情殤厲聲道。

“可……可是我睡不着啊!”,我試圖閉上眼睛,可是冷到臉假寐都做不到。

“哎呀!我來幫你!”,情殤說着,拿起一根碗口粗的樹棍一棍子打在了我的頭上。

……

(本章完) 一陣悶痛之後,有液體從我的頭上滴了下來,我伸出手接住送到視線看到一手的鮮紅淡淡的望向情殤。“你都是這麼把人弄睡着的嗎?”

“那個……什麼,這樣比較快啦!”,情殤左顧右盼故意不看我的眼睛。

“可是這是暈倒,不是睡着啊!”,說完這句話,我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

白茫一片,我進入了一個漩渦,那漩渦旋轉的我的暈頭轉向,等平穩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一扇扇門。儘管,我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不在現實之中,可是拿陰寒依舊緊緊包裹住我,讓我瑟瑟發抖。顧不來那麼多了,我得找人吸收情之力。

胡亂推開其中一扇大門,穿過一片眯眼的白霧,我竟然進入了衍生城市,看着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我也顧不得那麼許多,隨便抓住一個便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當那個人的情之力進入我的身體之後,寒冷有所緩解,可是隻是稍稍的有所緩解而已,身體告訴我,我需要得到的更多。

於是,我一個個的抓住他們,盡情的吸收能量。當整條街道上大部分的男人瞳孔蒙上一層紫色的時候,我的寒冷已然消退不少。可是,我卻像是中了毒癮一般,極度想要更多的索取。可是,令我奇怪的是,這只是夢而已,爲什麼我卻有了很真切的感覺?!轉念一想,怕只是夢境中的滿足罷了,便由着自己的性子胡來。

於是當我不滿足先前的效率,便調整體內稍稍微暖的能量,擠向皮膚中的各個毛孔,試圖讓自己散發出魅惑的氣息之時,一隻大手突然擔在了我的肩膀上。

感覺到從那隻大掌流露出的強大力量,我瞬間幻化轉身對上了那人的眼睛,當眼中的紫色消失我看清男人的臉時,驚愕了一下,而後想要移開自己的目光時,卻死死的黏在了他的眼睛上。

“敖烈!”,我艱難的叫了一聲,而後看着敖烈瞳孔變成了紫色,頓時慌了心智。

夢境該是假的吧?!所以,應該沒事?可是,爲什麼我能這麼明顯的感覺到體內

的炙熱叢生?!是的,沒事的!夢醒了,就沒事了!

想到這裏,我十分坦然的勾住了敖烈的脖子,鬆弛全身索取他身體裏面的情之力。可是就在我吸的盡興之際,一隻大手突然捂住了我的眼,而後摟着我重重的摔在一邊。那疼痛劇烈,痛的我閉上了眼睛,而後等我再睜的時候,還是在先前的那片結界之中,情殤早已不知了去向,而出現在視線裏面的盡然是陰鷙。

“你怎麼會在這裏?”,我扶着樹站了起來,發現地上一片碎冰,而我的身上已然恢復了正常。

“你在吸收情之力?!你在吸收誰的情之力?”,陰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氣勢洶洶。

“我在做夢!”,我甩來陰鷙的手,調整呼吸,感覺到體內遊散的力量已經聚攏在了一起。

“可是,我爲什麼會在這裏?”,陰鷙伸出手,眼神茫然。

見此,我緩緩吐出一口氣,冷笑。

“小叔叔,這該我我問你的吧?你這樣跟蹤我,有意思嗎?”,我捋了捋頭髮,因爲恢復了精神,便有些漫不經心。

“你有什麼地方值得我跟蹤你的!”,陰鷙說到這裏不顧我不悅的臉色眉頭蹙的更緊,“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家中休息,夢境中看到你吸取敖烈的情之力,上去阻止,卻醒在了這裏!”

聞言,我倒是有些錯愕,按理來說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夢境,而我和陰鷙會這麼巧做着一模一樣的夢?!是夢境串頻了?!醒來之後,爲什麼不見情殤?莫非,她見我把陰鷙帶來了怕暴露自己的身份跑了?!儘管陰鷙剛剛說的話有些蹊蹺,可是他那個死德性不想是會說謊的模樣。而且,他也不屑跟我說謊,因爲他根本看不起我。

“隨便吧!跟蹤就跟蹤吧!別那麼矯情!”,我隨意揮揮手,“好了,你心上人還等着我去飯呢,我先走了!”

“等一等!”,見我要走,陰鷙在我的身後大喝。

停在了原地,我緩緩的轉頭,對上了陰鷙冷漠的眼睛。

“叔,

叫我幹嘛?”,我微笑。

“不管怎樣,不要隨便吸取情之力,因爲那會讓你上癮,讓你失去心智!”,陰鷙輕輕蹙眉,目不轉睛的望着我。“那種幻術,太過邪魅!”

哼!我看陰鷙是怕我力量太強對付他的心愛的女人吧?!我又不傻!可是,他越是這麼警告我,我就越想去嘗試,這就是逆反心理。

“知道,其實我只是想要報復一下熾烈和青嫙而已,無傷大雅的報復,又不害他們的性命,要不要都無所謂啦!”,我打着哈哈對陰鷙聳聳肩膀,“叔,安心!”

見陰鷙不說話,我便搖搖頭,大步的走開。可是走出沒有幾步,我卻不小心絆到了一塊石頭,而後一下子摔倒在地,等我爬起來的時候,四周已然變成了先前的衍生城市。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剛剛那麼一摔不小心摔到了另外一個直通衍生城市的結界?!不能啊!爲什麼我沒有感覺?!

不行,我還是先回去吧,免得雨桐他們對我心生懷疑。

這樣想着,我大步的朝着記憶中的方向走去,卻突然聽到‘嘩啦’一聲玻璃的爆裂的聲音響起,而後兩個身影抱在一起從高空上掉落下來狠狠的撞在了地上,等那兩個揮着黑色翅膀的男人們分開,我才發現是夜煞和陰鷙。

好吧!其實他們長得一模一樣,可是瞳孔卻是一黑一赤,很容易分清。剛剛不還是好好的嗎,怎麼現在卻打起來了?!毫無預兆啊!莫非,爲了雨桐撕逼了?!我靠,我最愛看撕逼大戰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雨桐?!”,陰鷙指着夜煞大吼。

“不關你的事,我愛的是鬼女,你愛她,便帶走好了!”,夜煞冷眼望向陰鷙。

鬼女?!這號人物,不是我子啊雨桐意識中看到的那個妖媚的女人嗎?!不是鬼女已經被子柒灰飛煙滅了嗎,爲什麼又出現了?!難道,我還是在做夢?!

想到這裏,我伸出手指塞在嘴裏重重的咬了一口,尼瑪,果真不痛!

……

(本章完) 看來,情殤讓我進入夢境,我卻不小心進入了陰鷙的夢境了!想必,之前勸我不要動用情之力的陰鷙夜煞夢境中的人物吧!這陰鷙真奇葩,這麼久的事情還做夢,真是對莫雨桐用情太深。

見夜煞展翅,一掌將陰鷙打出幾百米遠,將水泥地裝出了一個大大的凹陷,我趕緊一躍而起,居然飛了過去。太他媽機智了,夢境裏面我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嘛!

“我幫你!”,我落到陰鷙的身邊,正想着怎麼對付夜煞的時候,另一個人衝了過來,掐住我的脖子便飛向空中。

等我調節好焦距,看清了鬼女的臉,我反手也掐住了她的脖子。

“幹嘛掐我?!”,我大吼。

“我都跟你說了,你鬥不過我的,夜煞的心在我的身上!”,鬼力冷笑,手上的力道加重。

尼瑪!莫名其妙,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我和她很熟嗎?!

“鬆手!你這個瘋女人!”,見鬼女不鬆手,我伸出另外一隻手狠狠打額抓在了她豐滿的胸部,而後只聽她尖叫一聲,鬆開了我。

終於解脫了!可是……可是我現在這是在高空啊!哇靠,掉下去了!

聽着耳邊呼呼的風聲,看着那堅硬的水泥地離我的視線越來越近,我卻怎麼飛也飛不起來,等我準備重重的挨那一下的時候,卻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從指縫間看見了陰鷙關切的眼神,我一下子撒開手跳了出來。

“叔,謝謝你啊!不枉我準備幫你!”,我笑眯眯的拍了拍陰鷙的肩膀。

“你說什麼?!”,陰鷙蹙眉。

“安啦安啦!夢裏我最大,我幫你搞定夜煞,你去搞定莫雨桐!”,說到這裏,我對陰鷙眨了一下眼睛。“乖,去吧去吧!這裏交給我!”

說完,我一把推開陰鷙,大步流星的朝着夜煞的方向走去,看到先前那個試圖置於我死地的鬼女此時小鳥依人的依偎在夜煞的懷裏,而夜煞對我橫眉冷對,我冷笑。

“你,既然有了她,就不要再糾纏莫雨桐了

!”,我指着夜煞,而後望向鬼女。“鬼女,你活不了多久了,趕緊珍惜現在的每一刻時光吧!”

“就算你這樣,我也不會愛你!”,夜煞錯綜複雜的望着我。

我勒個擦!愛我?!我他媽是你乾女兒啊!額,不對,這是夢境,還是夜煞和陰鷙他們年輕時的夢境,那個時候還沒有敖烈呢,所以根本不認識我。

既然是夢境就能爲所欲爲了,其實夜煞和陰鷙,我接觸比較多的就是陰鷙,我沒有理由不去幫他啊!就算在夢境中夢想成真,也是對他極大的安慰吧!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總之,莫雨桐不喜歡你,你和她不適合,你還是跟鬼女走吧!”,我對着夜煞揮手,“別逼我,我可不想動手,我瘋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我告訴你!”

看着夜煞和鬼女莫名其妙的望着我,我暗自得意,正準備將自己的恐嚇升級的時候,陰鷙突然落在了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寒氣逼人的望向夜煞。

“夜煞,我不會讓你再傷害她的,有我在,你也覺得不會有這個機會!”,陰鷙說着,拽着我的手便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叔!你等一下,等一下!”,我甩開陰鷙的手,恨鐵不成鋼的望着陰鷙。“我都說了讓你去找雨桐,你逞什麼能來幫我?!快走快走,我告訴你,趕緊搞定她,現在可是你唯一的機會!”

其實,這個階段是夜煞和雨桐誤會最大的時候,那個時候雨桐已經接受了大暖男陰鷙,若是陰鷙再和她有了一些進一步的關係,莫雨桐和夜煞就再也沒有迴轉的餘地了!啊哈哈!如果當初是這樣的發展,也不會有敖烈,也不會有那個混蛋熾烈來傷我了!

想到這裏,我人不知道笑了起來。還沒有笑幾下,陰鷙一把捧住我的臉。“雨桐,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開心嘛!我……”,反應過來剛剛陰鷙對我的稱呼,我的頭髮瞬間就炸開了,而後我小心翼翼的望着陰鷙。“你……你剛剛叫我什麼?!”

“雨桐!我帶你去看醫生!

”,陰鷙不由分說,拉着我就要走,卻被我一把甩開了。

“大叔,你很調皮哦!可是,你這樣是不會嚇到我的!”,我掩住嘴輕笑,這個陰鷙在夢中中和現實中完全不一樣嘛!

“裝神弄鬼!”,鬼女冷冷的開口,而後將夜煞摟的更緊。“莫雨桐,你以爲你裝作神經病,夜煞就會同情你嗎?!我都跟你說了,他不愛你!”

“哈!組團忽悠我是吧?!”,我指着鬼女狠狠的甩手,“你們玩吧,我是不會管你們了!這麼拙劣的騙局,還妄想我會上當!”

氣呼呼的說完這句,我轉身就走,不顧陰鷙在後面的呼喚。

尼瑪,一羣神經病!不對,這陰鷙是神經病,瞧他做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夢?!不過,我要怎麼才能走出這個夢境呢?!

正想着,腳下一痛,擡起腳,看到一枚尖銳的玻璃扎進了鞋底,等我猛的拔出來,那鮮血瞬間染紅了鞋底。居然……會痛?!可是,這不是關鍵,當我丟掉那沾滿血的玻璃渣,無意中擡頭望向店鋪的玻璃櫥窗的時候,卻看到了……莫雨桐!

爲什麼顯現出的那個捂住嘴一副不可思議表情的是莫雨桐?!那我呢!?等等,爲什麼我能控制她的手?!擡起手,看着櫥窗裏面的莫雨桐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個巴掌,我他媽的卻痛的直抽抽。

天哪,我怎麼變成了莫雨桐?!爲什麼倒影中的莫雨桐打自己,我會痛?!這,這不是夢嗎?!

“雨桐!雨桐你在做什麼!”,陰鷙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

忍受着臉上火辣辣的痛,我目不轉睛的盯着陰鷙,在他的瞳孔裏面依舊是莫雨桐,我的天哪!誰在跟我開這樣的玩笑?!

“我是莫雨桐?”,我望着陰鷙,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雨桐,你……”

“我靠!我怎麼會是莫雨桐?!”,我一把甩開陰鷙,而後慌慌張張的四處張望。“情殤!情殤,你給我出來!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

(本章完) 一定是情殤那個小東西,她的身上一定藏着我不知道的祕密或者能力,否則爲什麼她一棍子把我打暈,我他媽就變成雨桐了?!會痛,那便不是做夢啊!

“莫雨桐!你怎麼這麼沒有出息?!他都說不愛你了,爲什麼還要自己折磨自己?!”,陰鷙實際的捏住我的肩膀。

看着陰鷙眼神中的又愛又恨,我真的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好嘛,現在我是莫雨桐!我不是初五!可是,我怎麼會變成莫雨桐的?!

可是,可是歷來的素養告訴我,當我找不到回去的路的時候,我要學會既來之則安之。想到這裏,我舒了一口氣,而後對着陰鷙笑了一下緩緩的撥開他的手握住。

“叔……不是!陰鷙,咱們走吧!別耽誤夜煞和鬼女恩愛了!”,我歪着頭笑眯眯的望着陰鷙。

“雨桐,你……”

“囉嗦什麼,還不快走!”,我瞪了夜煞一眼,而後拖着陰鷙快步的離開。

夜煞是什麼表情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的心裏一定很難受,畢竟他深愛莫雨桐,只不過喜歡用自己獨特的方式隱忍去愛,這樣的男人就是傻子!可是,誰在乎呢,他痛又不是我痛!只是,我要怎麼跟陰鷙解釋我不是莫雨桐的事實?還有,我要怎麼回去?!

一路上,我都胡思亂想,而陰鷙小心翼翼。在莫雨桐的意識中,唯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大暖男陰鷙。若我是莫雨桐,選擇的應該是陰鷙,因爲跟着陰鷙,她永永遠遠都不會受傷。可是,那女人好可惡,在最難過的時候將陰鷙當成備胎,而後還是追隨了所謂的真愛,進而造成了陰鷙數萬年的孤寂,想來陰鷙現在孤僻的性格也是和雨桐的拋棄有關吧!真是個,自私的女人!

“雨桐,你想哭的話,就哭出來!我的肩膀,借給你!”,陰鷙跨到我的前面,認真的望着我。

見此,我輕笑,一拳頭輕輕打在了陰鷙的胸膛上。“肩膀自己留着吧,我纔沒有那麼懦弱,動不動就哭!”

“雨桐,夜煞和鬼女,也許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樣,我總覺得夜煞有苦衷!”,陰鷙蹙眉,明

明他一直暗戀莫雨桐,卻能幫自己的情敵說話,真是個傻逼!不過,傻的挺可愛。

“關我什麼事?我又不喜歡他!”,我伸出手輕輕拍了拍陰鷙的臉,“叔,實話告訴你吧,我不是莫雨桐!我是初五,我是……”

還沒有等我說完,陰鷙一把抱住了我。

“好好!你說是初五就是初五,你想要忘記過去從頭開始,我們便重頭開始!”,陰鷙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畔擴散開來,“忘記夜煞,從頭開始!”

額……看來是一時半會解釋不清楚了,隨他了!既然我來到了這個世界,就正好有必要查清楚我父母的死因,也許在另外一個世界的不完美,可以在這個世界圓滿呢!

我想要離開這裏,可是毫無頭緒該怎麼回去,於是陰鷙執意將我帶回了冥界,再進冥界景緻倒是毫無差別,而且這個時候的陰鷙還是傲嬌的冥界二殿下呢。

可是,他卻直接將我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別墅,直到看到迎面而來的俞苑,我才知道陰鷙當真把我當成神經病了。

“叔,我沒病!”,我剎住腳,硬生生的停在原地,死後不肯上前。

“還說沒病?!你叫我叔?!”,陰鷙臉色鐵青,而後衝着俞苑大喊。“俞苑,還不過來給我按住她!”

王國血脈 “我不是莫雨桐啊!喂大叔!你們放開我!”

好吧!我能說現在這個時期的莫雨桐就是一個廢物嗎!?尼瑪,連掙扎的能力都沒有!然後我就那麼硬生生的按倒在了牀上。我不知道那俞苑是不是故意的,她故意給我喝了那張又澀又苦的藥,喝了還沒有力氣只能躺着虛弱的喘氣。

“你是不是莫雨桐?”,俞苑站在我的面前面無表情的望着我。

“都說了無數遍了,我不是莫雨桐,我是初五!我是從……啊!”,隨着一根銀針深深的刺入我的手臂,我痛的大叫起來。

“這樣行不行?!”,陰鷙有些心疼的望向俞苑。

“我是冥界最有名的鬼醫,你說行不行?!”,俞苑拿出一個鍼灸帶,攤開露出一排密密麻麻的銀針。“不行就繼續

扎,一根根紮下去,總有一根有效!”

尼瑪,你是容嬤嬤吧!那銀針是鍼灸用的,不是動刑的!這樣紮下去,我就成篩子了!

“她看樣子很痛!”,陰鷙手足無措,滿眼的心疼,可是我不會感激,他心疼的是莫雨桐可是疼的卻是我初五啊!

“你想她神經病一輩子,還是想她痛一會子?”,俞苑瞪着陰鷙,“你要是不信我,另請高明好了!”

“行,我不看!”,陰鷙皺緊眉頭轉過身去。

“你到底是不是莫雨桐?”,俞苑舉起一根小拇指粗的銀針,在我的眼前晃動。

看着那根可以稱作爲棍子的銀針,我不由自主的嚥了咽口水,這東西紮下去不死也丟掉半條命了吧?!

“我說不是,你是不是要扎我?”,我小心翼翼的問。

“瞧,有效果吧,最起碼神經通暢了一點!”,俞苑輕笑道,“是啊,你告訴我你是或者不是?”

“我是!我是莫雨桐!鳥人,快救我!”,我實在忍不下去了。

聽到我這麼叫他,陰鷙驚喜的回頭,而後一把奪過俞苑手中的銀針丟到了地上。“不用紮了,她好了!只有雨桐敢這麼叫我!”

是啊!變態!沒有見過被叫鳥人還他媽這麼高興的!可是,老孃現在滿身是都是窟窿眼,痛的要死!

“好了就好!”,俞苑冷笑,意味深長的瞪了我一眼之後,便拿着銀針袋離開了房間。

我這是造的什麼孽?

看着陰鷙將我身上的銀針一根根的拔掉,我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陰鷙,我現在好了,你放心了!你得叫俞苑恢復我的力氣,現在我連走都走不動!”,我可憐巴巴的望着陰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