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打打!”冥王從來在冥界都是唯我獨尊的,她知道對方是仙尊,但是依照她的實力,跟仙尊對戰是沒有問題的。

“你們兩別鬧了,都是認識的人。冥王姐姐,這是李南方,是大名鼎鼎的劍尊李南方。”林寒扶額,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掐的,自己不過在下面潛了一會水的功夫,將自己折騰成這樣了。

“劍尊前輩,這位是冥王,是我的異姓姐姐。”林池是哥哥,冥王自然是姐姐,林寒給他們兩個人做了介紹。

沒曾想這兩是不對盤的人,冷傲的對視一眼,隨後各自一聲冷哼,扭過頭不去看對方。

看到這一幕,林寒也是無奈極了。

“算了,你們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我是是來告訴你,這下面真的有通往異世界的入口,你要不要一起去?”林寒開口詢問了一下冥王。

“我哥哥在這個世失蹤了,我男人被抓走了!你說我去不去!”冥王沒好氣的回答,纔打算下水,一想到剛纔那股蝕骨的疼痛感,她立馬心生愜意。這池水差點要將自己的身那唯一一絲絲的紅色血液給榨空了,貿然下去會沒命的。

“那先吃點丹藥。”林寒這裏神級別的丹藥還是很多的,都是之前在凡間的時候爲了不時之需準備的。從身取出了一枚丹藥送進冥王嘴裏,冥王的臉色纔好看許多起來。

“林寒,這墨池的水有古怪,我進不去。”冥王面色難看的開口,這一點她必須承認,這池水厲害的很。

“啊?有嗎?”林寒一臉不解,他倒是沒有任何的感覺。

“是有些厲害,你要去嗎?那帶我唄!”李南方指了指自己,他雖然也被這池水傷的,但是沒有像冥王這麼重。可能是因爲自身修爲冥王高一階的緣故。

“李大哥你也要去那裏?你可知,在那個地方,我們這裏過去的人是純粹的獵物啊!”說的輕巧,他們此番過去,生死未卜,他竟然要跟着去。

“我要去,林寒,你永遠不知,無敵是多麼寂寞。”劍術這裏已經沒有人超越他了,所以他必須去更高一層的世界去找他內心深處真正尋求的劍道。

林寒和冥王被李南方的話說的無言以對,這小子也太自信了。

“好,既然如此,那你們到我的空間裏來,我游過去。”林寒也只能答應了,“不過冥王姐姐,這冥界,你不管了?”林寒囧了,這麼丟下冥界不管了?

“我家人失蹤了,我男人沒了,我還管這些幹什麼!”冥王咬牙,美眸瞪了林寒一眼,林寒無言以對,只能乖乖的將他們丟到了鳳凰的空間裏。 “我去!”冷不丁的被丟進這個空間裏讓冥王跟李南方都嚇了一跳,耳邊傳來了兩道鳳鳴聲,兩人一臉錯愕的擡頭,對了在空間之盤旋在空的一對冰晶鳳凰。

“兩……兩隻神尊階品的鳳凰!”冥王和李南方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氣氛瞬間消散無蹤,冥王剛纔是看到了一隻,但是沒有想到這裏頭竟然還有一隻!這是一對啊!

“噓……它們在辦事,咱們先躲一躲……”這對鳳凰應該在進行雙修之法,李南方畢竟在天界呆的久,像這樣的天獸如果是一對出現的話,那他們必定是採用陰陽雙修的方式來提升修爲的。現在看看它們忘我的架勢,在雙修無疑了。李南方擡手一把捂住了冥王的嘴巴,直接將她拖到了後面的一塊冰石後面。

冥王倒是想要掙脫,但是敵不過對方的力氣。在心裏暗罵林寒怎麼將自己跟這個禍害放到了一塊。

“阿嚏!”剛剛下水的林寒破天荒的打了一個噴嚏,本以爲是有人在想自己了,沒曾想他卻又打了一個噴嚏。

“應該是有人在罵我沒跑了。”林寒揉了揉鼻子,鑽進了墨池池水。

按照剛纔路線,他不斷的下潛下潛,這墨池的池水自己想象的要深很多,他甚至以爲自己是不是已經穿透整個地殼了……

在他的四肢有些疲酸之際,總算他感覺到水裏似乎傳來了一陣異動。

警惕的他立馬停下了動作,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將自己隱匿在水不去動彈。

正在此時,一個物體輕輕的觸碰到了林寒一下。林寒瞬間炸毛,轉頭一看,赫然發現自己對了一隻龐然大物的腦袋。

該怎麼形容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生物呢?長的不像魚,也不像禽類。身體很大,大約有海里的大鯨那麼大,可是腦袋很小,腦袋跟身體最起碼相差五六倍。明明體型這麼彪悍,腦袋卻這麼呆萌,一張臉更是猶如一個小娃娃般,奶萌奶萌的。

看的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是什麼怪物?

還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何種生物,忽然,這張臉忽然消失不見了。

林寒大吃一驚,赫然發現,這腦袋跟身體根本不是同一只生物。那龐大身體生物根本沒有腦袋,憑空長了一張不滿獠牙的嘴,那張嘴此時正在朝着剛纔那隻擁有奶萌腦袋的生物咬了一口。血液四濺,順着池水鑽入了林寒的鼻子裏。

林寒皺眉,頻頻倒退,這才發現事情大發了。

這裏頭怎麼還會有這麼可怕恐怖的生物!

林寒嚇得立馬逃,那個只張了嘴的巨型怪物好似吃飽了一般也沒有來追林寒。這讓林寒鬆了一口氣,轉過頭,打量了一下對方。才發現對方的動作極爲緩慢,緩慢甚至堪在陸地爬的烏龜……

這速度,也只能隱身在這一片墨黑的水來等着獵物鉤了。實質的危險是造成不了的,林寒正打算走,忽然腦海裏想到了能夠治療白妖妖的丹方。

丹方寫着一種稀有藥材,叫黑海海怪的心臟。而那所謂的黑海海怪,跟眼前的這隻一般無二啊!

林寒兩眼放光,從空間裏悄咪咪的將刺骨槍取了出來。

但是這海怪通體呈現一坨的樣子,它要是不張嘴,林寒甚至找不到它的臉在哪兒……

這心臟要怎麼找啊?林寒陷入了困境之,很快,他反應過來了。

管他呢!直接砍成碎塊慢慢找好了。

想到這兒,林寒手持刺骨槍朝着那海怪衝了過去,大刀闊斧的一通揮舞之後。一道金光乍現,這海怪的身體瞬間分崩離析,那種類似海鮮的血腥味鑽入鼻子,還算可以接受。不算太難聞,林寒在這些碎塊穿梭,很快找到了一個散發着微弱光芒的物體。

遊前去,他一把抓住了那個物體。

才發現這是一顆大約有籃球大小的金色心臟,跟自己丹方里所指的那個海怪心臟是一模一樣的!

沒想到纔剛剛靠近那個世界的地方,找到了兩種在他們那個世界找不到的丹藥配方,這對林寒來說是好事。

他喜笑顏開,將這心臟存入了鳳凰的空間裏。

因爲丹方說了,這東西要保鮮的。

林寒大喜過望的繼續前行,又過了數日,遠處傳來了一片光明的感覺。林寒望去,這面積很大,大到好似沒有邊際一般。

不過越是靠近這個水面,他越是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開始變得沉重起來,一點都沒有像在之前那個世界裏一般的輕盈。

林寒咬牙衝出水面的一剎那,一張漁從天而降,將林寒直接給罩在了其。

林寒大驚,想要衝破漁。卻發現這漁的材質堅不可摧,他根本掙脫不掉。

“完了……”腦海裏只閃過了這樣兩個字,他感覺到有人正拖着漁往一艘大船拉。

“捕到東西了!”耳邊響起了歡呼聲,怪的是,這個語言竟然讓林寒聽懂了,這不是分天族的語言,也不是冥界的語言,更不是人族的語言。可自己是聽懂了,林寒有些沒反應過來,到底爲什麼自己會聽懂他們的話。

直到他們將自己拖到了船隻,當對林寒這張跟他們迥然不同的面容時。他們有些驚了,“這是什麼東西!”那些人驚呼着,一臉不敢相信的盯着林寒。

“我……”林寒纔想要開口回答。

“海人族!是海人族的!海人族是存在的!”那些人根本沒有給林寒任何的話語權,直接將林寒定義成了所謂的海人族。

林寒滿臉懵逼,有種一頭霧水的感覺。

“這隻海人長的真好看,快將他綁起來,等咱們是了岸,尋個好賣家給賣了!”不是吧!剛來這個世界被人當成異類給賣了?

林寒面如死灰,有種說不出話的感覺。

不過他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羣人,發現這些人的模樣都和出現在他們那個世界的獵者一般無二。不過出現在他們世界的那個獵者看起來是有修爲的,都很強悍。而他們這些,看起來都很平庸,應該是沒有什麼修爲的。 “林寒,咱們到底離開墨池了沒!”當林寒被這一羣異界漁民丟入一個籠子的瞬間,他聽到了冥王不耐煩的聲音。 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跟她說明了一下,到是到了,是他的靈力好像被封住無法施展了。不然也不可能任由這漁民拿捏自己了。

聽到林寒的話,冥王駭然,林寒的靈力被封,那是否意味着他們的靈力也被封住了。

“那該如何是好?”看情況,是暫時不能從這裏頭出來了。

“等着看吧!”林寒淡淡的回答。

他被安置在了船艙的底部,苦思冥想一番無果之後,乾脆放棄掙扎,那樣乖乖的在籠子裏待着。直到船艙的木門又傳來了咿呀一聲聲響,一個腦袋探了進來,好的盯着正在閉目養神的林寒猛看。

“阿爹沒有騙我,真的抓到海人了~”聽聲音,是一個女孩。林寒繼續不動聲色閉着眼睛,調整內息。

見林寒沒有任何的動靜,女孩小心翼翼的靠近,湊到了林寒的籠子面前,一雙大眼更是好的盯着林寒猛看。

估計是看着林寒實在有些人畜無害的模樣,她有些怯怯的擡手,輕輕的戳了戳林寒的臉頰。

林寒睜開雙眼,琥珀一般的眼神對對方時。少女的心猛的跳動了一下,手足無措的將手給收了回來。

“林寒,施展美男計逃出去。”空間內的冥王在注視着空間外的一舉一動,還不忘開口提醒林寒。

聽言,林寒嘴角又抽了一下。

美男計,這老女人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

“你醒了!”少女被林寒的眼神給嚇得連連倒退。

“敢問姑娘,這裏是哪兒?”意外的是,林寒竟然自然而然的說出了他們這個世界的話來。林寒大吃一驚的同時,還有這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很久之前,自己會說這些話。

“你會說我們的話!”少女也驚呆了,沒想到這模樣看起來這麼怪異的異類人竟然會說他們的話。

“嗯。”林寒頷首,有些不確定。

“你不是海人嗎?”少女見林寒會說話,更是興趣濃厚的跟林寒攀談起來。

“不是。”林寒搖頭,他不是海人。

“啊?”難道是阿爹抓錯了?不能夠啊!若是抓錯了,這少年的模樣長的跟她預料之的太過不一樣了。

少女還想問些什麼,卻發現林寒臉色丕變。因爲他明顯感覺到身的靈力封印禁錮鬆動了。大吃一驚的同時,他審查起了靈力解錮的來源,驚愕的發現竟然是因爲他丟入空間內的那顆心臟不見了蹤影。

靈力一旦解錮,這牢籠自然是困不住林寒的,他立馬閃身出了這籠子。

少女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現林寒已經身處在她的身後了。

畢竟這不是林寒的地盤,他還是小心爲,所以他施展靈力,迅速的離開了船艙,速度之快,根本讓少女反應不過來。

“人呢!”少女發現自己一眨眼的功夫,關在籠子裏的人不見了!她大吃一驚的同時,連忙四下搜尋,但是搜尋一番之後,還是無果,根本沒有林寒的蹤跡。他跑了!

“啊!”少女嚇得尖叫,這海人逃走可大可小,因爲這次出遊,他們並沒有捕獵到其它的好東西。唯一的好東西,是林寒了。現在讓林寒給逃走了,這怎麼行呢?

伴隨着少女的尖叫,林寒明顯感覺到船身爲之一顫,隨後,一個極強的結界將這艘船隻籠罩。敏銳的感知告訴林寒,這船有尊階以的大能坐鎮!而且階品極有可能,是天尊!”一艘漁船竟然有天尊階品的大能,林寒簡直有些欲哭無淚了。

沒有急着到船去,林寒選擇躲起來。

他躲到了一個角落裏,直接閃身進了自己的空間之。

那枚空間戒指化爲了一粒極小的塵埃,像這樣的空間戒指,神尊階品的大能可能都發現不了。但是不是不知道,天尊階品的大能能否發現。所以林寒挑選了一個最陰暗的角落裏躲進來。

“你靈力恢復了?”能夠進入空間戒指,說明林寒的靈力恢復了。冥王一臉驚喜的問道。

“嗯,禁錮我靈力的力量消失了。”難道是那顆海怪心臟的原因?

自打自己將海怪心臟丟入空間戒指之後,明顯感覺到了有些力不從心。游泳起來都綿軟無力,應該是那心臟的原因。

“我丟進來的那顆金黃色的心臟呢?”儘管那海怪的心臟有着壓制人靈力的作用,但是林寒更加關心的是那顆心臟哪兒去了。那心臟可是自己打算留着給妖妖煉丹的。

“……”冥王和李南方聽到林寒的話,同時沉默了。順便一臉忌憚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鳳凰洞。

“不是吧……”林寒一臉驚恐,連忙往鳳凰洞跑。

那禁錮消失,一定程度是因爲這東西消失了,而消失的可能,極有可能是被人給吞了!

冥王和李南方應該不會這麼缺心眼,但是那兩隻鳳凰不一定了。

林寒嚇得拔腿跑,可等到他衝到山洞看到鳳凰巢內的場景時,他差點沒有直接暈過去。

那顆心臟,他辛辛苦苦弄到的心臟,竟然被這兩隻吃貨給瓜分了!

暈了暈了……自己真的是要暈了……

林寒雙腿一軟,差點摔了。

“主子,你丟進來的這東西不錯,助我夫妻二人提升了不少的修爲呢。”公鳳凰的嘴角還掛着一絲金光,心滿意足的跟林寒說道。

……

“呵呵……”乾笑兩聲,雖然這兩隻是自己的天寵,但是他也不敢拿他們怎麼樣。畢竟在這個強者如雲的世界,若是沒有它們的保護,保不齊出去他們掛了。

所以算了。

“主人,能否幫我煉製一枚神尊階品的衝尊丹,我好像可以突破了。”公鳳凰沒有想到自己過了千年都沒有突破的神尊巔峯,竟然在吃了這古古怪怪的東西后要突破了。

“丹藥我能煉,但是我沒有要藥材。”開玩笑,那神尊階品的衝尊丹怎麼可能是隨隨便便煉製的出來的? 沒藥材那等於空手套白狼啊!

“這個我有,千年前我準備好了。”在自己的等階達到了神尊巔峯時,公鳳凰外出蒐集到了衝尊丹的藥材,只爲了自己日後能夠突破神尊巔峯之用。只是這天界的煉丹一族日漸衰弱,竟然找不出一個能夠煉製神尊階品丹藥的煉丹師。所以這件事情一直拖下去了。

“將藥材給我,我給你煉製一下。”事到如今,還能說什麼呢?林寒擡手管人要藥材,公鳳凰點點頭,將東西交到了林寒的手裏。

林寒取出了蒼穹爐,讓兩隻鳳凰幫自己護法,他簡單的佈置了一下陣法,開始煉丹。

因爲時間緊迫,他也不知道那天尊階品的大能到底什麼時候能夠發現他們的蹤跡,所以爲了安全考慮,他最好抓緊時間修煉。

“我去!林兄可以煉製神尊階品的丹藥了!”李南方自然是能夠感覺到鳳凰洞裏發生的場景,他一臉震驚的問道。

“神尊階品的丹藥不是舉世無人能夠煉製的出來嗎?”冥王也是一臉震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主人的能力非同尋常,如今修爲見漲,神尊階品的丹藥,那是手到擒來。”兩隻鳳凰自然是知道主人丟了兩個人進來,它們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一臉自豪的開口。

戒指內的空間外界的要長許多,隨着時間的流逝,伴隨着一聲爆破聲響起。

蒼穹爐打開,一枚丹藥從山洞裏飛了出去。

“大家散開!神尊階品的衝尊丹雷劫非同凡響!”林寒連忙大聲提醒衆人散開。

李南方跟冥王非常識趣的推開,不過公母鳳凰倒是沒有推開,公鳳凰更是直接飛身去。一把抓住了那枚丹藥送進了自己的嘴裏。

林寒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對方已經將東西給吞了下去了。

當鳳凰吞下衝尊丹的一剎那,一股異常強橫的力量在體內猛地亂鑽,伴隨着一聲尖銳的鳳鳴聲。所有人皆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勢在這方空間內衝開了。

衆人大吃一驚,這突破了?

那天劫呢?

“這是我相公自制的空間,空間之內,是感應不到雷劫的,只有離開這個戒指空間,雷劫纔會降臨。”母鳳凰對這事還是瞭解的,起林寒等人驚愕的表情,它的表情算是正常不少。

“這……躲過了晉升的雷劫?”李南方一臉愕然,都說天尊階品的雷劫最爲難過,沒想到躲在這裏,躲過去了。

“但是我們不可能一輩子在這個地方待着,我們是主人的天寵,肩負着幫助主人解決困難之事的責任。”身爲天寵,它們都是有天寵的自知的。

“我好像知道該怎麼做了,不能在裏頭多待了,因爲有人好像找到我了。”林寒能夠感應到外界的靈力波動,他明顯感覺到那個天尊階品的大能已經發現了自己的蹤跡。

話音落下,他連忙閃身離開了空間。

當他重新出現在這角落的剎那,一根繩索朝着林寒的所在的方向飛來,在林寒還沒能來得及逃走的時候。被這繩索結結實實的給捆綁了起來。

看着自己被人五花大綁的模樣,一種無力感襲心頭。

他一個神階品的小神仙,要怎麼對付天尊階品的大能呢?

“小子有膽啊!竟然是有修爲之人。”一個身穿一襲黑袍,雙手宛若枯木一般的老者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擡頭看了對方一眼,是這個人沒有錯。他是船的那位天尊階品的大能。

“承蒙誇獎,只是一個小小的修行者。”林寒扯了扯嘴角,回答道。

“的確很小,不過才散仙巔峯修爲,竟然在我真仙面前賣弄。”老者冷哼一聲,言辭間盡是羞辱的意味。聽得林寒有些沒法忍,但是修爲不如人,實在沒有任何的辦法。

老者話音落下,擡手之間,將一縷氣息打入了林寒的體內。

林寒掙扎了一下,很快發現這縷氣息鑽入了他的丹田之。開始肆意的在丹田處遊走開來。隨手都有將他的丹田爆開的危險。

丹田若是被毀,那他毀了!

不行!他絕對不能怎麼廢掉!他的修爲,他的煉丹能力。還有他的妻子,都在等着他去救!他不能這麼死了。

林寒咬牙,努力的剋制住那抹氣息。

“很好,還能抵抗。”老者淡淡的掃了林寒一眼,無視他的抵抗,正打算繼續動手。

忽然林寒的身體猛地爆開了,身體化爲了一灘碎肉,散了一地。

老者大駭,怎麼都沒有想到林寒寧可選擇死也不願被自己打碎丹田抹去修爲。

林寒這一招叫置之死地而後生,爲的是怕有人會故意打碎自己的丹田廢掉自己的修爲。

吃夠一次虧的他自然不會再吃第二次。

人都成這樣了,自然是死透了,老者搖搖頭,開口讓跟在身後的人將他的屍體收拾收拾,丟到海里去。

據傳聞,這海人一族極爲團結,海人死後還會化爲怨靈出現地作亂,所以爲了安全考慮,還是將林哈的屍體丟棄來的妥當。

那些人收拾了一下,很快將林寒的身體湊成一塊,擡到了船隻的甲板。在老者的注視下,直接丟下了甲板。

一進入了水,林寒的身體迅速的拼湊成了一團。身子在得到復甦的同時,他發現自己的丹田也保住了。這對他來說是好事,至少丹田沒有被損毀,看來接下來的事情他要小心爲了,至少不要總是去招惹這些大能。

思及此,他迅速的逃離了這一片海域,漫無目的的在海遊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