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葉總!”

“另外,給查查,蘇藝欣,最近有沒有……”葉景墨不敢讓艾米查,他怕查出來的,和自己的猜測一樣,她真的計劃要離開自己嗎?“算了!”

他想選擇相信蘇藝欣,她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也許是怪自己,是自己最近忙於工作忽視了她,所以……

他一掌重重的砸在方向盤上!這一切都不能是她打掉孩子的理由啊!

雨刷在車前快速的擺動,葉景墨踩油門的腳,更加用力了。不一會兒,手機傳來一陣電話聲,他以爲是蘇藝欣回過來的,卻沒想到是自己母親在這個時候打來的。

“兒子啊!你還跟那個小賤人在一起呢嗎?”

“您別這麼叫她!”他壓低聲音,眸子裏依舊透着憤怒!即使這丫頭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他仍然不允許別人這麼說她。

“好!我不那麼說她!我告訴你啊!景墨!你知不知道她上個月的時候,跟一個小老外在酒店開房的事情!”

“你說什麼?”

“這可不是我瞎說哈!我是有證據的!我把照片發給你哈兒子!你自己看着辦吧!那個賤人……”

還沒等付敏芝說完,葉景墨就掛斷電話,點開微信,看到付敏芝發來的照片,葉景墨再一次憤怒的咂向方向盤,蘇藝欣背叛他?

照片上的日期正好是一個月前!難道,這孩子不是他的?所以她纔打掉的?

一聲巨大的撞擊聲,葉景墨的車子在下高速的路口,直接撞向護欄,整個車身都飛了出去。

——————————————————– 當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年後了。留下的只有那份冰冷冷的協議,和那份流CHAN同意書!

Wшw_т tκa n_¢ ○

上面都簽着蘇藝欣的名字!那協議書的每一條,他都清清楚楚的記得!在他最需要她的時候,她選擇了蘇毅豪,選擇打掉孩子,拿着錢遠走高飛。

這麼一個狠心的女人,他對她,已經沒有感情了!也不會再有任何感情!

葉景墨在天台上吹着風,想到那個段痛苦的回憶,腦袋裏殘留的那顆碎片,輕輕撥動着痛覺神經,好像是在時刻的提醒着他,他該恨那個女人。

直到艾米上來,葉景墨才從那段回憶中抽離出來。

“蘇小姐已經沒事了,只是有點輕微腦震盪,還受了點兒皮外傷,其他的,就,就沒什麼大礙了!”

葉景墨扔下菸蒂,看着艾米欲言又止的樣子,眉頭一蹙,“怎麼?還有別的什麼事嗎?”

艾米微微嘆了口氣,說道:“醫生說她開車前一個小時內,服用了大量的穩定情緒的藥品……”

穩定情緒的藥品?這女人,需要穩定什麼情緒,這幾年不應該在國外生活的很逍遙嗎?

“我查了一下,那種穩定情緒的藥品,是,治療重度抑鬱症的!”


葉景墨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重度抑鬱症?這丫頭怎麼會得重度抑鬱症呢?

葉景墨冷笑,這跟他有什麼關係,惡有惡報而已!

手機突然在上衣口袋裏震動起來,“子琳,什麼事?”

“景墨,聽說你在我們醫院啊?有沒有時間下來坐坐,你也快複查了。”

“今天就算了,改天吧!”江子琳是葉景墨的主治醫生,在他最黑暗的時候,一直陪他身邊,但對她,只限於感激。

艾米跟在葉景墨身後一起下了樓,來到蘇藝欣的病房外,透過玻璃,看着她已經坐起身子了。牀邊還有個不男不女的人!

“老大!這件事,要不要告訴大蘇總啊?”

“不用告訴他,他現在那麼忙,別讓他擔心了!我也沒什麼事!”

葉景墨本來想推門進去,卻不自覺的把放在門把上的手,拿了下來,蘇藝欣你有種!處處關心着別的男人!怕別的男人擔心!好!那不妨讓他更擔心一點兒。

蘇藝欣還要住院觀察幾天,她的這個腦袋在她身上,也是受苦了,不是地震,就是車禍的,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

只是,死了,會不會好過點兒?

這個念頭總是會不斷地在腦海裏重複,每次想到一些讓她難過接受不了的事情時,這個念頭都會猛烈的敲擊着她的心臟,就像一個魔鬼一樣。

隔天一早,查爾斯就急三火四的來到病房,“老大!不好了不好了!葉氏取消了跟我們一起合資建碼頭了,現在唯一能建立碼頭的港口也歸到葉氏名下了!”

“什麼?”

葉景墨是幾個意思?延年爲了建設碼頭,已經將短期內能動的所有資金都拿出來了。

如果碼頭不能如期建築,那接的單子,和海外運輸,都會癱瘓的,到時候就是有一百個萬豪注資也彌補不了損失的。

知道老大的視力不好,不能長時間看電子設備,所以查爾斯拿着蘇藝欣的手機,一直絮絮叨叨的在給幫她挨個讀郵件,按照她的意思回覆。

“老大,老董事長要跟你視頻通話!”

“轉語音!”

尹延年蒼老的聲音迴盪在病房,“欣欣啊!談的不順利嗎?我聽說葉氏要獨自建立碼頭,不打算跟我們延年合資了是嗎?”

“你別操心了!給我點兒時間,反正國內的運輸線,現在還可以撐得住!我會盡快想辦法的!”


“爸爸知道,就是打電話來問問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實在不行,我們……”

有些時候,軟刀子殺人更是無聲的傷害,蘇藝欣打斷尹延年,他要說什麼,她都知道,這些話,她這些年聽的已經太多了。

“好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這邊交給我吧!”

掛斷電話,她的眼前又一片漆黑,緩了好久,才重新看到光亮,葉景墨這是想故意刁難她嗎?

查爾斯感覺老大的臉色有點不太好,所以也沒敢繼續讀郵件,“老大,您還是休息休息吧!我去給你買點兒吃的!”

“你去幫我問問醫生,我什麼時候能出院!”她着急,想要趕緊見到葉景墨,問問他到底什麼意思!是不是那天談判,自己的語氣太生硬了?

又或者,他根本就成心沒打算跟延年合作!

不一會兒,查爾斯帶着醫生一同來到了病房,蘇藝欣打量了一下醫生前面的胸牌,“江醫生,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您現在的傷勢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不過,您之前是不是有受過其他的重大撞擊,或者……”

“這個不方便透露!查爾斯,幫我辦出院!”蘇藝欣冷漠的面孔,倒是讓江子琳見怪不怪了。

“好吧!”看着這個女孩兒執拗的樣子,倒是讓江子琳的腦袋裏不禁想到的是葉景墨,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女生,是他那種性格,也是少見!

蘇藝欣一把拽下手上的針管,看着從針眼兒裏不停涌出血液的手,從她纖細的指尖滴落,江子琳趕緊用紗布,幫她止血。

“你也太生猛了吧!不要命了!身體是你自己的啊!”

江子琳握住她冰冷的手時,蘇藝欣看着她緊張的樣子,頓時覺得心中盤繞着一絲暖意,“謝謝!”

蘇藝欣捂住手背,等了一會兒,不流血了以後,她便穿上衣服,離開了。

衣服上還有絲絲縷縷的血跡,腦袋上的傷更換了新的紗布以後,正好可以被劉海蓋住。

醫院門口,查爾斯已經辦好出院手續,打了輛車,直奔葉氏大廈了。

樓下,前臺問她有沒有預約,而蘇藝欣完全視而不見,讓查爾斯拖住前臺,她直接乘坐了電梯,上了最頂層。

葉景墨好像已經算好她要來一樣,讓艾米在電梯口接應她。

蘇藝欣看到艾米,還是禮貌的點了下頭,“請問,葉總在嗎?”

葉氏大廈的頂樓也有了些改變,除了跟以前一樣的地方外,還分割出了一個很大的複式休息室。

想必是葉氏這些年項目太多,葉景墨根本沒有時間回家休息,只能把公司當家了吧。

艾米將蘇藝欣帶到會客室等他,“蘇總,不好意思,葉總正在忙,您稍等一下,需要咖啡還是茶?”

“不用了,你先去忙吧!我在這等會兒就好!” 艾米離開會客室,回到葉景墨的辦公室裏,葉景墨正饒有興趣的看着會客室的監控視頻。

“確定,讓蘇小姐一直等着?”

葉景墨擡眼看向艾米,“我發現你最近話有點多!”

艾米小心翼翼的深呼吸,還是選擇保持沉默了!這幾年,總裁的脾氣越來越大,也根本摸不透!

雖然覺得總裁這麼做有點不地道,但是作爲祕書,她也不敢多言,畢竟她已經升爲祕書長了,爲了保住工作,還是安分守己,不要惹到總裁了。

查爾斯也不在身邊,她的手機什麼都不在自己身上,她看着手錶,已經等了快半個小時了。

她站起身子,推開會客室的門,“艾米?”

艾米踏着一雙高跟鞋,從電梯的位置走過來,“不好意思蘇總,總裁臨時要見一個客戶,下午才能再回公司,您看您是……”

蘇藝欣心裏也明白,葉景墨是故意刁難她,只是現在又有什麼別的辦法呢!

“能不能等他回來了,你告訴我一下?”

艾米有點爲難,事實上,葉景墨就在自己的休息室呼呼睡大覺,只是讓她出來搪塞一下蘇藝欣而已。

“算了艾米,不爲難你了!我下午再來!”

艾米禮貌的送蘇藝欣下樓,查爾斯正在樓下大堂等她。

“怎麼樣?老大?”

蘇藝欣搖搖頭,走出大廈,刺眼的陽光讓她有些不舒服,查爾斯趕緊把準備好的墨鏡遞到蘇藝欣手裏。

前幾天大蘇總就交代了,定時提醒她吃藥,定時提醒她吃飯,她眼睛不好,不能看太久的電子設備,包裏要常備眼藥水,陽光刺眼的話,必須帶墨鏡!

蘇藝欣回了趟酒店,酒店的服務員已經直接將她的東西打包好,放到前臺了!

也是,現在葉景墨不需要跟他們合作了,更不需要用高規格的標準接待他們了,這裏的房費那麼貴,怎麼可能繼續讓她住在這裏!

“查爾斯,幫我找個酒店,最好離葉氏大廈近一點兒!這邊的情況先不用跟大蘇總說!等我搞定了我會自己跟他講的!”

“好的!老大!”

查爾斯雖然取向不男不女,但是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從城堡酒店離開以後,就打車來到距離城中心不遠的一個高層公寓式酒店。

都收拾好以後,已經臨近下午了,蘇藝欣連午飯都是在去往葉氏的路上隨便吃了一口。

剛進葉氏大廈,艾米便在門口截住了她,“不好意思,蘇總,葉總在樓上開會呢!”


“沒關係,我在樓下等吧!”

艾米禮貌的將蘇藝欣帶到一樓大堂的休息區,“謝謝,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艾米走後,查爾斯開始憤憤不平,“老大,這個葉總就是明顯難爲你!”

當初她跟葉景墨在一起的時候,基本上除了蘇毅豪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的關係。

蘇藝欣嘆口氣,那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藍城,葉氏最大,葉氏說了算呢!“幫我看郵件!”

蘇藝欣將手機遞給查爾斯,查爾斯雖然心裏有一萬個不情願,但還是乖乖坐下,他現在是PID投資的總顧問,天天被派在這裏打雜,也是夠委屈的了。

慢慢一下午的時間過去了,查爾斯都要在沙發上睡了好幾覺了,只有蘇藝欣還依舊盯着葉氏專用的幾個電梯門,看着來來往往,進進出出的人。

太陽已經落山,蘇藝欣看看時間,整整等了一下午,連葉氏的員工都紛紛下班,還沒見到葉景墨。

“查爾斯,你先回家休息吧!需要你的時候,我再跟你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