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足夠的陰靈,她很快就要死了,我看還是算了吧,這麼多的陰靈我們應該去什麼地方找?”苗素素愁眉不展的說道。

“不行!不管用什麼辦法,她絕對不能死,她救了我的命,留着她的命或許有用。”我說道。

我右手打出了一道青光,青光對着紅瀟瀟的身子,她的身子一抖直接變成了綠色的*,我雙手拿着符咒袋子對着她的身子,綠光直接飛到了我的袋子裏面,我把袋子口收好,她的身體就如同一團氣息被我關了起來。

“吳一,你的意思是……”苗素素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她狐疑的看着窗外的荒山。

“現在只能這樣了,我們到外面的墳地去,能找到多少算多少,我就不信她能死,再說……如果消滅了這些陰靈我還能增加不少修爲,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爲呢。”我說道。

苗素素說道:“好吧,那我們就順路殺過去,或許還能找到別的什麼線索。”

周文浩在後面噘着嘴,他悻悻的跟在我的屁股後面,滿臉的不樂意。

“吳一,你小子真是吃飽了撐的,一個鬼,至於嗎?”周文浩在後面喋喋不休的吵嚷,我沒有心情跟他爭論,他氣不過,兀自掏出了手機玩着。

三個人沿着黑暗的小道繼續走,我又回到了之前的墳地跟前,這次卻有些不同,我看着這些墳地立刻露出了笑容。

周文浩在一旁暗暗的罵着什麼,我權當沒聽見。

“一個傻子!一個妖精!哼!真不知道我自己在幹什麼?”周文浩邊走邊低頭嘀咕,他一擡頭卻正被苗素素的兩隻紅眼睛盯着。

苗素素咬着嘴脣,惡狠狠的說道:“你給我老實點,別給你臉不要臉,不然的話……”

苗素素舉起了鋒利的貓爪,那炙熱的貓爪還冒着火光,周文浩立刻跳到了我的身後藏了起來。

“我就知道……妖怪就是妖怪,吳一……你趕緊替我收了她。”周文浩說道。

我本來心情就不好,聽着他們的吵嚷卻更加的心煩了,我剛要發作,卻發現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之前的無字碑。

剛纔無臉鬼從這無字碑裏面出來的,這無字碑看起來有些年頭了,這裏面埋着的人到底是誰呢?他怎麼會埋在這裏面?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我進去看看!”我說道。

苗素素卻拉住了我的胳膊,說道:“吳一,你幹嘛要自己去,我也跟你去要是有什麼危險就麻煩了。”

我和苗素素毫不猶豫的跳了進去,兩個人的腳剛落到地上,頭頂卻伸下來兩隻腳,那穿着皮鞋的腳還在上下不停的翻騰着,彷彿是掛在菜板上待宰的羔羊。

周文浩終於沒了力氣,他鬆開了雙手,一屁股摔了下來,這兩米多高的距離摔的他不輕,他立刻疼的嗷嗷叫了起來。

玄天魔帝 “哎呦我的媽呀,你們怎麼不等我,你們兩個要丟下我不管了?”周文浩沒好氣的說道,他邊說變揉着自己的屁股。

苗素素強忍着笑,她立刻變成了嚴肅的臉孔,說道:“你還真是沒臉沒皮,是誰剛纔說我們兩個,一個是傻子,一個是妖精,既然我們如此不堪,你還跟着進來幹什麼?還不趕緊走?”

周文浩是個痞子,他雖然沒了道理,但是卻一臉的驕橫。

“哼,你以爲我怕鬼?告訴你們,我什麼都不怕,我是怕你們有了危險,我好救你們。”

周文浩站了起來,他拍了拍屁股,一下子推開了我的身子。 “你們閃開,我自己走在前面,這總行了吧?我不會讓你們小瞧我的。”

周文浩拿着手機,他藉着光亮慢慢向前走,一下子就沒影了。

我和苗素素互相對視了一下,兩個人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哎!這個賊真是多事,我敢保證,他一會兒就得跑回來。”苗素素說道。

“不是吧?他就那麼不堪重用?”我說道。

我的話音還未落,周文浩哭喊着跑了過來,他邊喊邊跑,氣喘吁吁的活像個喪家之犬。

“我的媽呀,有殭屍,有殭屍!”周文浩趕緊跑到我身後,兩隻胳膊抓住了我的肩膀,他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前面,好像殭屍已經來了。

“殭屍在哪裏呢?你別大驚小怪的行嗎,我本來不害怕,讓你襯托的也怕了。”我鬱悶的說道。

周文浩指着前面的過道,那黑漆漆的過道果然有兩個綠色的光球,光球越走越近,真的是兩個殭屍,他們的眼睛冒着綠光,正向我走了過來。

我定睛一看,這兩個殭屍分明是兩個簡單的行屍,根本沒什麼道行,只會吸血。

“看見沒有,我說的沒錯吧。”周文浩說道。

極品女總裁 我靈機一動,這周文浩從來都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也不停我的話,我爲什麼不能嚇唬嚇唬他,以後讓他好聽我的話。

我說道:“這樣吧,你不說你自己的膽子大嗎?你用這符咒貼到殭屍的腦門上,如果你能做到我就服了你,以後我們都聽你的,要是得到了什麼好東西也都給你,咋樣?”

周文浩從我手中接過了兩道符咒,他滿臉狐疑的看着我。

“你說的是真的假的?我告訴你,男子漢大丈夫,說話可不能反悔,要是誰反悔誰就是孫子。”周文浩怒氣衝衝的說道。

我說道:“當然算話,我吳一,對天發誓,你周文浩要是能把殭屍定住,我就服了你,反悔就是孫子。”

周文浩冷哼了一聲,他佯裝無懼的向兩個行屍走了過去。

我給苗素素使了個眼色,悄悄說道:“咱們還不趕緊走,讓他跟行屍玩一玩,等他玩夠了,就知道來求我們幫忙了來了。”

苗素素皺着眉頭說道:“你的符咒不是給他了,定住了殭屍還有什麼玩的?”

我說道:“你放心吧,那兩道黃紙還沒化符咒,上面是空的。”

“什麼?你真是太壞了,他要是被殭屍咬死了不就完了?”苗素素說道。

我說道:“你放心吧,雖然沒有畫上符咒,但是黃紙也有一定的法力,貼到了殭屍的頭上他們是會減速的,絕對抓不到他,只能慢慢的移動。”

“哈哈,你真是……我佩服死你了。”

苗素素話音剛落,化作一道黑影跑到了黑暗中,我也緊跟着追了上去,後面只留下周文浩一個人。

“吳一,你奶奶個孫子!你框我……”

周文浩在後面不停的咒罵,然後是驚慌失措的吼叫。

黑暗的過道十分寬敞,在古代,能有這麼大的工程可都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墓主人的身份一定是個官員,或者是富商一類的,不然絕對不會這麼有錢。

三米多寬的過道直接向前延伸,到了盡頭卻發現,一個四四方方的大門就在眼前,這四方大門完全是用巨石做成的,厚實的巨石用手去推,幾乎紋絲不動。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我仰着頭向上看,上面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窟窿,那窟窿正巧能鑽進去一個人,如果猜的沒錯就是一個盜墓賊留下的盜洞。

“真是奇怪,這盜墓賊的洞怎麼不在墓室門的裏面,反而在外面,難道他是個傻子嗎?”苗素素說道。

“現在裏面我們還沒進去,說不定這是個假洞,真的盜洞還在石門裏面。”我說道。

苗素素嘆了口氣說道:“好吧,就算你說的對,可是如果被盜墓賊偷了,我們來這裏就沒意思了。”

我說道:“如果有什麼殭屍也陰靈也行,我是爲了救活紅瀟瀟,有沒有寶貝都是其次的了。”

苗素素沒有說話,她雙眼直視石門,雙手化作了兩團炙熱的火焰,火光直接對着石門,兩隻小手之前還是正常大小,可是隨着火光不停的蔓延,兩隻貓爪變成磨盤,炙熱的火光直接對着石門砸了上去。

咣噹一聲,強大的衝擊力,直接把石門打的晃悠了一下,石門外面也留下了幾道鋒利的爪印,可是石門卻沒打碎,已然挺立在我們的面前。

“該死的門好厲害,現在怎麼辦吶?”苗素素無奈的說道。

我也吃了一驚,論武功招式,苗素素絕對沒有我會的多,可是論內力,我絕對不是苗素素的對手,她能化成人形就有至少幾百年的道行,在加上吃了狐妖的妖丹,功力大增,她這一擊的力量要比我大了許多,我心裏立刻覺得不可思議。

諾大個石門到底是用什麼做成的?難道是金剛石?用黑皇劍刺了一下,寶劍的劍鋒也冒出了火花,如果我把黑皇劍刺過去,真怕這石頭把我的寶劍也震碎了。

古代的墓穴大多都有機關和暗道,這石門能夠關上也絕非人力能夠做到,我環顧四周果然發現了與衆不同的地方。

在我們的腳下是青磚鋪設成的甬路,青色的甬路一直延伸到外面,可是這青磚的顏色好像有些規律,有的青磚顏色暗青,有的卻是白色,暗青色的磚頭數了數正好有八塊!

難道是五行八卦的方位?這陽間的方位自然是乾爲天,坤爲地,陰陽也是如此,可是這死人的墳地卻不同,乾坤逆轉了過來,只要找到了乾的方位就能找到墓室的入口了,生門到了這裏就是死門。

可是這石門外面的青磚絕非如此簡單,如果這麼簡單,稍稍懂得一些的人豈不是都鞥你打開,可是這現在,這石門外的青磚卻密密麻麻,如同毫無規律,每個橫排都能連成八個青磚,這下子可難住了我。

八八六十四卦,一共是六十四塊!我終於看清楚了,這地上的青磚一共是六十四個,按照乾位開始,一直到六十四卦的末尾,我從一個龍擺尾的方位直接轉了一圈,終於找到了最後的方位。

在石門右面,一個白色石頭下,果然露出了一塊青磚的邊角,想不到它藏在這裏。

我趕緊用手挪開了白色石頭,青色的石頭果然露出來了,我用黑皇劍順着磚頭的邊緣刺了進去,輕輕一動,青磚果然就擡了起來,那下面果然有一個金屬的拉桿。

“吳一,你真的好厲害,看來這就是開關了?”苗素素興奮的說道。

隨着拉桿被按下,兩扇石門立刻傳來了轟鳴,陣陣轟鳴過後,石門全都打開了,一陣濃密的灰塵撲面而來……

“咳咳,真是……”我屏住了呼吸,矇住了腦袋,過了十多分鐘才能透過氣來,等站直了身子才發現,裏面是個巨大的墓室,一個石頭棺材就平躺在裏面,它靜靜的躺着就好像是在等着我們的到來。

“我們這是要去挖墳掘墓了,是嗎?”苗素素說道。

我 一臉黑線,說道:“別說這麼難聽行嗎,我們這是考古科研,要是遇到了什麼寶貝也好研究一番。”

我說完了話,趕緊走了進去,墓室裏面一股嗆人的味道,我卻分辨不出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

厚重的石頭棺材就在眼前,那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塵,很明顯,這棺材放在這裏已經好多年了,絕對沒有任何人碰觸過。

我和苗素素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抓着厚重的棺材蓋子,隨着陣陣鳴響,厚重的石頭棺材果然動了,那蓋子裏面還帶着滑道,直接滾動了起來。

灰色的石頭棺材推開了,裏面放着一個紅色的棺材,硃紅色的棺材十分明亮,活像一個剛放進去不久的樣子。

硃紅色的棺材有些怪異,我隱隱能感覺到一陣綠色的陰靈冒了出來,我用黑皇劍把棺材釘砍斷了,砰的一下,紅色棺材蓋子直接飛了出來,直上直下的飛到了棚頂,我和苗素素正看着棺材蓋,棺材裏面卻伸出了兩隻胳膊。

這兩隻胳膊可非同尋常,冰涼的胳膊透着寒氣,鋒利的爪子也抓着我們的脖子,如果換做正常人早就死定了。

“五行之道!烈火印!”

我一聲大吼,一道火符咒直接飛了出去,符咒打到了惡鬼的身子上,惡鬼慘叫了一聲,身子忽然消失不見了。

“啊哈哈,你們兩個小賊竟然敢來偷我的東西,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一個女鬼的聲音在半空吼着,她的聲音帶着一絲絲的陰冷,讓人不知不覺頭皮發麻。

“你到底是誰,我管不着,你今天就要殺了你。”

我來這裏就是給紅瀟瀟找陰靈,想不到現在終於遇到了,我心裏暗暗高興,可是這女鬼的道行還真不賴,他竟然能隱遁身形逃過我的陰陽眼。

“吳一,現在怎麼辦?她的身子不見了,我們怎麼才能打死她?”苗素素焦急的說道。

我說道:“現在只能看運氣了,她的道行在你我之上,小心爲妙!” 透明的女鬼在天上根本看不見在什麼地方,她的道行之高已經超過了我的想象,一陣陰風吹了起來,透明的女鬼竟然在我們身邊開始快速旋轉,不到片刻,透明女鬼的身子在周圍形成了一道黑色的煙氣。

“吳一,她現在隱藏了身體,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讓她老在這裏飛吧?”苗素素擔心的說道。

我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不過現在也只能等待機會了,或者她飛的累了就能下來了。”

“哈哈,你們兩個小傢伙,竟然敢來我的墓地,這裏可是我的家,你們擅自闖入別人的家中,難道就不知道羞愧嗎?”女鬼的聲音在半空冷冷的說道。

我說道:“有本事你出來,我們當面比試,別在這裏亂飛了行嗎?”

女鬼冷冷的說道:“真是豈有此理,你們來的我的房子,竟然還給我講道理,真是!你們趕緊給我滾,不然我可不客氣了。”

女鬼說的話明顯讓我難堪,我知道她是個女鬼,可是現在卻沒了什麼辦法對付她,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去跟她戰鬥,畢竟我是去了她的房間,可是我沒想到她能這麼嘲笑我,爲了紅瀟瀟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女鬼的陰風忽然撲到了苗素素身上,苗素素雖然道行很高,但是看不見隱形的東西卻只能躲閃,她的身子化作貓妖的形態,在我的身邊跟着冷風轉着圈子。

隱形女鬼突然飛到了我的面前,我猝不及防被她抓到了脖頸,幸好我的身上有符咒護體,她的手直接抓到了一個符咒上面,隱形女鬼的身子在我面前不停地挪動,她的手繼續在我身邊來回的摩挲,試圖在尋找機會,可是我把身體貼滿了符咒,她仍然無處下手。

女鬼現在已經急不可耐了,她的身子開始不停的在我身邊旋轉,兩道鋒利的爪子在我身邊不停的揮舞着,她似乎要把我撕碎,可是她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我們僵持在這裏誰都不能動了。

我現在真是火大,自從出道原來還從沒遇到過這麼難纏的傢伙,真是越想越離譜,可是現在我的陰陽眼也看不到她的影子,只能在這裏慢慢的等機會。

女鬼似乎沒了耐心,她的攻勢越來越猛烈,可是我一反擊,她的身子就立刻飛走了,我幾乎找不到任何機會去碰觸她的身子,一時間陷入了被動。

“吳一,我們不能在這裏等下去了,等我們耗盡了體力,女鬼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大,她會慢慢吸收這裏的陰靈,身體會變得更加強大,我們可不要在拖延下去,趕緊走吧。”

苗素素看不到女鬼,她有些擔心了,可是我知道,現在根本走不出去,如果我們離開,女鬼一定會在我們身後偷襲,除非她不是女鬼了。

我正在猶豫該怎麼做,忽然女鬼的身形又一次出現了,她的身子突然懸浮到了半空,我突然發現她的額頭上竟然冒着亮光,好像是什麼東西在閃閃發亮,一個圓形的盤子就在她的腦袋上面。

“哈哈,我看你們是找死,現在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法寶。”女鬼突然發狂的笑了起來,她的身子更是在半空不停的轉着圈子,突然之間,女鬼的額頭上冒出了白色的光線,那刺眼的強光直接對着我們的眼睛上射了出來,等我再次睜開眼睛,我突然發現,在地面上,突然出現了好多惡鬼,這些惡鬼十分囂張,他們張牙舞爪的向我們的身上撲了過來。

我拿着黑皇劍,黑色的寶劍對着女鬼的身子猛的劈了過去,可是女鬼的身子還是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了,我趕緊飛身到了苗素素身旁保護苗素素,可是出乎意料,苗素素早就擡起了貓爪,鋒利的爪子直接對着周圍的惡鬼撲了過去。

這些被圓盤召喚出來的惡鬼十分脆弱,幾乎都是沒有沒事道行的小鬼,他們的身子在周圍的空中一下早就消失不見了,我們趕緊繼續去追尋女鬼的影子,可是女鬼還是不見了。

正在此時,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女鬼的身子雖然消失不見了,但是我卻發現在棺材下面有個暗暗發亮的東西,那個東西是個黑色的球體,圓圓的透着黑色的光亮,看上去像是個黑色的圓球。

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爲什麼那個女鬼從來不離開那個東西的上面,難道是什麼寶貝?或許是破解女鬼的東西?我想着想着,不由分說向對面的方向飛了過去,正好一個前滾翻到了黑色罐子近前。

“滾開,離我遠點,你們這些不要臉的傢伙,看我不殺了你們。”女鬼厲聲說道。

我好像發現了女鬼的弱點,只要我靠撿那個黑色的東西,女鬼就會飛到我的身邊,她好像十分懼怕我的靠近,更像是在保護那個傢伙,我確定,那個黑色的罐子一定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苗素素,引開她,我要破了她的法寶。”我說道。

苗素素會心的點了點頭,她的身體忽然變成了貓妖的狀態,兩隻黑色的爪子對着周圍的空間猛的劈了上去,就在一剎那的時候,兩隻鋒利的貓爪直接對着女鬼的身子飛了出去,可是女鬼還是躲開了,我要的就是這個片刻的時間,就在苗素素攻擊的時候,我的身子向前一探,口中的法決也一下子讀了出來。

“天上道尊、五方帝尊、神鬼驅魔令,急急如律令!”

我一聲大吼,口訣直接讀了出來,隨着我口中唸唸有詞,手裏的符咒一抖,直接把五枚銅錢打了出去,五枚銅錢發出了炙熱的光芒,那刺眼的光芒直接變成了一條線,射線對着黑色的罐子直接刺了過去。

就在此時,苗素素還在跟女鬼纏鬥,雖然苗素素見不到女鬼,但是也能躲開女鬼的攻擊,畢竟她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我們的攻擊果然成功了,我的五枚銅錢直接打到了黑色罐子上面,那小小的玻璃罐子被五枚銅錢直接打中了,立刻發出了刺耳的爆炸聲,劇烈的爆炸聲音在我的身邊回想着,沒多久我立刻被一陣濃煙刺的睜不開眼睛。

我擡頭一看,在我眼前果然有一個十分奇怪的現象,那個黑色的罐子爆炸之後,濃煙冒了出來,隨着陣陣濃煙冒出,女鬼的身形竟然出現了,她驚訝的回頭看着那個瓶子,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來。

“我的骨灰罈,我的骨灰罈,你們真的好狠毒,我的骨灰罈就這麼沒了,你們還給我。”女鬼不停的嚎叫着,可是她的身體再也不是隱形狀態了,似乎變得能夠被隨時看見。

隨着濃煙飄散沒了,一股嗆人的味道直接讓我透不過氣,我眼睜睜看着女鬼,卻發現她的身子變了,剛纔是不透明的身子,現在被骨灰蓋住了,她的身子似乎也是越來越重,慢慢的落到了地上不能動彈了。

現在真是好時機,我趕緊拿起了黑光劍,法決一念,一記猛烈的的劍法直接向女鬼的心口刺了過去。

女鬼的心口被我刺穿了,她兩隻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寶劍,我的黑皇劍可是純陽的劍氣,她抓着我的寶劍,一下子愣住了。

“爲什麼?爲什麼要殺我,我平生從來不喜歡殺戮,我死了也只求安安穩穩的在這裏活下去,我不想死,也不想殺別人,你告訴我爲什麼要我死,難道老天真的對我不公?”女鬼雙眼冒血,她顫抖的聲音不停的在問我。

我不知所措,她說的不是沒有道理,我爲什麼要殺她?她只不過是一個墳墓裏的孤單鬼,從來沒出來害過人,就這麼被我弄死了,我做的是不是太過分了,可是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別的選擇了,我既然選擇了就要做下去。

我抓着黑皇劍重重的刺了進去,隨着寶劍越來越深邃,女鬼的痛苦聲越來越厲害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女鬼撕心裂肺的吼着。

我說道:“你放心好了,你不能白白的死掉,你現在雖然死了,但是卻會轉世投胎,難道你真的不想重新做人了嗎?”

女鬼嘆了口氣,說道:“人間苦,人間惡,人間自有人間的地獄,地獄自己有地獄的天堂,人間之惡難道不大於地獄之苦,你覺得爲什麼要在人間走一遭呢?”

“我?好一個伶牙俐齒,可是到了現在你也死定了,你放心吧,我會讓你轉世投胎好好超度你的,不要怪我。”我說道。

女鬼瘋狂大笑,說道:“你超度我?真是笑話,我看該超度的人是你自己,你信我的沒錯,這人間的疾苦你還不知道,等你知道了就會明白,人間的苦是比地獄要苦了不知道多少倍。”

女鬼在空中不停的大笑,她的身子也漸漸的消散了,我默默讀出了法決。

“陰陽有路、乾坤有道、你現在死了,就去應該去的地方吧,人間不是你該留戀的地方,塵歸塵、土歸土……” 女鬼的身子終於消失不見了,可是我的心情卻有些沉重,女鬼跟我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我爲什麼來到這世界上,爲什麼要活在世界上,我爲什麼什麼活着,難道真的是爲了活着而活着嗎?

我思前想後,可是總覺得有些難過,這女鬼是個老實鬼,但是爲了救活紅瀟瀟我卻殺了她,其實她跟紅瀟瀟又有什麼區別呢?要論道行和造化,她絕對要比紅瀟瀟厲害的多,可是我卻……

我有些錯愕,站在這裏盯着地面,地面上的東西全都散落着,厚厚的骨灰在地上散了滿滿的一層,我吃驚的發現,這些骨灰中間,有一個發亮的東西,我用手趕緊拿了起來,原來是女鬼的陰靈。

太好了,紅瀟瀟有了這個東西就能活下去了,我們來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我趕緊把陰靈放到了手心,然後右手把紅瀟瀟直接拉了出來,紅瀟瀟的身子在地上一陣抽搐,她的身體還是很虛弱。

紅瀟瀟陽面躺在地上,她的身子十分乾癟,白色的臉上幾乎都是皺紋,黑色的頭髮上卻沒有任何光亮,幾乎死氣沉沉的。

我把紅瀟瀟的嘴慢慢撬開了,把綠色的陰靈直接倒了進去,說來也奇怪,那陰靈好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家似的,它竟然直接對着紅瀟瀟的嘴巴飛了進去,咕嚕一下,順着紅瀟瀟的身子直接流了進去。

紅瀟瀟張開了嘴巴,她猛的吐出了一團黑色的氣息,忽然嘴裏冒出了綠色的光團,那光團直接飛到了她的臉上,緊接着,女鬼的身子猛的向前一抖,一道光亮直接向她的身上落了下來,不到片刻她的身體完全被綠光包裹了起來,隨着綠光越來越濃烈,她的身子幾乎猛的抽搐了下。

“吳一,你看,她的身子飛起來了。”苗素素說道。

我低頭一看,紅瀟瀟的身子果然飛了起來,剛纔還在地上平整的躺着,現在她的身體卻飛了起來,那紅彤彤的身子直接漂浮到了半空,她的身體忽然變成了綠色,強勁的綠光從她的身體上冒了出來,漸漸的越來越強了。

正在此刻,紅瀟瀟猛的睜開了眼睛,她衝着我詭祕的笑了笑,突然,紅瀟瀟的身子忽然不見了。

“太好了,我能隱身了,真是太好了。”紅瀟瀟說道。

紅瀟瀟的身子在半空中飛着,一瞬間果然沒了,我看不見她的身體,苗素素立刻緊張了起來。

“吳一,她現在也會隱身了,難道她要跑了不成?趕緊抓住她,不然她就跑了,你說對嗎?”苗素素說道。

我也十分擔心,紅瀟瀟本性不怎麼好,她活着的時候就是青樓的*,現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正狐疑的看着半空的紅瀟瀟,沒想到她竟然直接顯露了身形,慢慢飛到了我的腳下。

“主人!真是太謝謝你了,我有了這法力就能讓自己隱身了,我現在不僅恢復了之前的狀態,我的身子也比以前厲害了不少,我的道行也高了不少,哈哈,多謝你了。”紅瀟瀟興奮的說道。

我終於鬆了口氣,說道:“我當然是看在這幾天的情分上了,你是個好鬼,我當然要救你了,如果你是個惡鬼,我當不會去理會你,還要殺了你,現在你當了鬼奴就要好好的伺候我,幫我降妖除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