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星道:“希望能爲我所用吧,若是敵人,那會是個很可怕的人。”雖然南宮成今日救了自己,但是畢竟自己是**湖,對於南宮成,一個剛認識的新人,心中始終要防備一點。

南宮成扶着孫文慧走進她的房間,房內裝修的和自己那間就有很大的區別,自己那間就是一間普通的房子,可是孫文慧的房間卻弄的很女性化,一屋子的娃娃,牀頭上還放着昨天他們一起在電玩店子裏抓的娃娃。

“看不出來,你還挺喜歡娃娃的。”南宮成打趣道,孫文慧哼了一聲道:“什麼叫看不出來,難道我很野蠻嗎?沒有女生的樣子嗎?”南宮成搖搖頭,沒有答話,而是走到她的書櫃邊打量了起來。書櫃裏全部放着漫畫書,各式各樣的。

“對了,今天要多謝你了,要不然我爸和我都…”孫文慧不再說下去,走到南宮成的背後,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南宮成。

南宮成把手繞到背後,在她背上拍了拍道:“沒事情,我會保護你的,因爲我們是朋友,我不會讓人傷害你的,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情況。”這些日子的接觸,他已經對孫文慧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情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想傷害她。

孫文慧聽到他這副表白,心裏一甜,把頭貼在他的背上,一臉的幸福。哪裏知道南宮成此前前來就是爲了對付自己老爸。

南宮成在櫃子裏看到一個相冊,順手拿了出來,相冊上封面已經有了很多的灰,看來已經很久沒翻了,孫文慧鬆開手,跑到他身前道:“不許看。”她越是這麼說,南宮成更是好奇,南宮成將相冊高高舉過頭頂道:“我就是要看。”

說着,他抱着相冊就跑到孫文慧牀邊坐下,饒有興趣的翻看了起來。

第一頁是個小嬰兒,肥嘟嘟的摸樣,嘴上還流着口水,很是可愛,下面一股剛勁有力的鋼筆字“小慧百日照。”看字的筆風,應該是孫星所寫。

南宮成大笑道:“不錯,你小時候的樣子可可愛多了。”孫文慧哼了一聲:“難道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不可愛嗎?”

“可愛,可愛。”南宮成頭也不擡,繼續翻着,南宮成翻了2頁,看見一張照片上,一個三歲左右大的小女生身邊正趴着一隻小狗,那女生用手上的球打着小狗,眼神一直盯着小狗,而小狗則一臉無辜的看着鏡頭。

“哈哈,這個狗可比你有鏡頭感多了。”南宮成大笑道,孫文慧看着那照片,嘆口氣道:“這個狗狗叫花花,陪了我整個童年,在我十二歲那年秋天死的,我記得很清楚,過完暑假,剛開學沒多久,有一天,放學回家,走到家門口,花花沒有像平時一樣出來接我,等我進屋,媽媽說花花去了,走的時候一直看着屋外,好像是想等你放學,在看你一眼。”

孫文慧眼神裏滿是哀傷,看的出來,她對這隻狗很有感情,孫文慧道:“從那以後,我家裏再也沒養過狗,因爲我害怕再失去一次。”

南宮成點點頭,接着往下翻去,在後面每一張照片上都能看到那隻叫花花的小狗,隨着孫文慧一點點長大,體型也變的越來越大,以其說這個叫小花的是隻狗,不如說是孫文慧兒時的一個夥伴,一起玩耍,一起吃飯,一起睡覺。

南宮成不敢再說下去,他怕讓這個丫頭更加的悲傷起來,在有花花的相片直接翻過去,無奈這個花花的出現率好像比孫文慧的機率還高,不知道還會以爲這個是那叫花花的相冊。一直翻了大半的相冊,纔沒了那隻花花的身影,南宮成知道到了這個時候,花花已經去了。

這個時候的孫文慧和現在已經差不多了,大概已經十二三歲,其實也就是兩三年前,南宮成擡頭看了看孫文慧,若不是這個相冊,看着眼前的孫文慧還真想不到她才15.6歲,不是說她長的顯老,而是看起來,已經比同齡的女生多了一股女人的魅力。

“看什麼?”孫文慧看着他笑道,南宮成看她重新笑了,這才放心,她生怕她一直沉浸在失去花花的憂傷裏。


“你真漂亮。”南宮成發自內心的感嘆道,孫文慧笑道:“今天是怎麼了?說話這麼甜。” 門外站着的是孫星,孫星朝着屋內瞅了瞅,看見女兒正睡着,笑道:“小成,我是想跟你說個事情。”

“什麼事情?”南宮成疑惑道,“晚上我會召集我們黃銅黑龍幫所有的管事的去談點事情,你陪我過去。”

“啊,什麼事情?”南宮成一呆。

“沒什麼,就是我們新風路沒有了大哥,就是之前劉藝看管的地方,我想讓你去管理,喊他們過來談談。”

“可是我有什麼能耐..”南宮成知道這是一網打盡的時候,心裏卻不想面對。

孫星笑了笑道:“晚上八點,跟我出去。”南宮成點點頭,他知道孫星這麼做,不過是想巴結好他,讓他能安心在自己身邊。

孫星說完拍拍他的肩膀就轉身離開,南宮成嘆了口氣,關上房門,內心掙扎了許久,一邊是自己的老大,自己的姐姐,姐夫,一邊是孫文慧。

等那丫頭醒來已經是晚上,屋內已經被月光籠罩,醒來第一眼便看見南宮成正坐在牀邊看着自己。

“我睡了多久?”孫文慧歉意的道,南宮成笑道:“不知道。”

“你一直這麼看着我?”南宮成點了點頭。

“我有什麼好看的,你累不累啊?”孫文慧心疼的說道。

南宮成搖着頭道:“不,看着你我就覺得很開心,對不起,小慧,我愛你。”孫文慧心道這個李成今天是怎麼了,一點也不像以前的自己。

南宮成一把抱住她,孫文慧感覺到他身子微微的發着抖,肩膀突然被什麼打溼,轉頭看去,南宮成居然哭了。

“你怎麼了?怎麼哭了?”孫文慧奇怪的看着他,“沒什麼,開心…”南宮成擦了擦眼淚道:“看見你開心的。”

“別把我當孩子,說,哭什麼?”孫文慧哪裏會相信他這一套說詞,南宮成怕她看出什麼不對勁,趕緊道:“沒什麼,就是你爸說要讓我去做什麼新風的老大,我怕以後會很少看見你了。”

“哦,這個啊,我還以爲什麼呢,沒事情的,做老大是好事啊,等你過去以後,大不了我天天過去看你就是了。”孫文慧安慰道。

“恩恩。”南宮成苦笑着道。

孫文慧起身披上外套,便玩着南宮成下了樓,孫星看見南宮成,忙起身道:“小成,趕緊收拾下,跟我走。”

“我也要去。”孫文慧嘟着嘴道,孫星臉一沉道:“男人去辦事,你個女娃娃去幹什麼?”

“不要啊,我也要去。”孫文慧急道。

晚上必然會有一場血戰,南宮成不想連累了她,忙道:“小慧,你別去了,在家就好,我們辦完事情就回來。”

“我…”孫文慧低下頭委屈道:“知道了,注意安全。”

南宮成抱着她道:“會的,你要在家安心等着我們回來。”

孫文慧無奈的點點頭,孫星笑着過來愛撫着女兒道:“這才乖嘛,在家等我們,你和媽媽先吃,我們晚上可能要晚點回來。”

“恩,爸,李成就交給你了,你要好好照顧他。”孫文慧擔心的道。

孫星笑了笑道:“知道了,傻丫頭,你老爸在,誰敢欺負他,就他那身手,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

孫星對南宮成使了使眼色,就朝着屋外走,南宮成對孫文慧點了點頭,跟在孫星身後。

“爸!”孫文慧突然叫道,孫星迴頭看了一眼女兒道:“怎麼了?小慧。”


孫文慧搖着頭道:“沒事情,就是想喊你一聲,你們早點回家,我和媽媽在家裏等你們。”

孫星點點頭,轉身走出了屋子。


門外已經停了一輛車,等着他們,一邊的保鏢看他們出來,拉開車的後門,孫星鑽進車內,南宮成跟着也鑽了進去。

保鏢將車門關上,司機便開着車向着前方駛去,沒一會,便開到了大道上,“老爺子,我們現在去哪裏?”南宮成問道,孫星並沒有答話,只是笑笑指着外面道:“小成,你覺得我們黃銅市怎麼樣?”

南宮成點了點頭:“不錯,很繁華。”

孫星搖搖頭道:“何止是繁華,這裏的地盤也大,整個黃銅市都在我手裏,這一片江山都是我們兄弟一手一手打下來的,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別看我們風光,外面很多人早已經眼紅,想打我們的主意。以後就要看你們晚輩的了。”

南宮成點了點頭,車子卻越開越郊,周邊的建築物越來越少,南宮成道:“怎麼這地方越開越偏了。”

孫星笑道:“要不然呢,談事情在市裏嗎?”南宮成並沒有說話,車子在一個倉庫前停下,外面站着兩個人,看到他們的車忙迎了上來。

南宮成跟着孫星走下車來,那兩人對着孫星鞠了一躬,然後走到南宮成面前站住,在南宮成身上搜了一遍,將他口袋裏的手機拿了出來,

“這是幹什麼?”南宮成皺眉道。

“不好意思,這是這裏的規矩,等你出來以後,會還給你的。”

南宮成點了點頭,跟着孫星走進了那倉庫。

倉庫裏已經坐了約莫二十多人,孫彪孫亮兩人也在這裏,其他人看樣子也都是這裏黑龍幫的高層人物,不過看到了孫星,都站起身來。“大哥好。”幾十個人齊聲道。

“恩,不用客氣,大家都坐。”孫星點頭道。

衆人看他身後的南宮成,都很是陌生,不由的猜測起他的身份。孫星笑道:“這個就是白天搭救我和我女兒的那少年,若不是他,我現在早在閻王那了。” 衆人聽孫星這麼一說,都贊同起來。“英雄出少年啊。”

“這個小夥子不錯。”衆人知道他救過老大的命,日後自然風光無限,必須巴結好。

南宮成朝着衆人微笑着,孫星朝着一邊的保鏢道:“去,加把椅子給李成。”那保鏢點頭轉身搬來一個椅子在孫星的身邊放下。

“來,李成,你坐我旁邊。”孫星微笑的看着南宮成道,南宮成便走過去在椅子上坐下。

“老大,今天找我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啊?”下面一個大胖子問道,

孫星笑了笑道:“也沒什麼,不是劉藝造反,被我廢了,可是他那新風路不能沒有老大,你們看誰來做呢?”

那胖子自然知道老大的心意,指着南宮成道:“我看這個小哥就不錯。”

“對對,老大,我們也覺得這個小夥子不錯,就他吧。”衆人皆配合着道。

“慢着。”一個老頭在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道,孫星看了一眼那老頭道:“怎麼了?張叔?”

那老頭道:“這個少年好是好,可是畢竟來路不明,就這樣做了老大,恐怕劉藝原來手下的人也不服。”

孫星湊到南宮成耳邊道:“這個人姓張,是我們這裏年紀最大的,除了我,他的威望最高,總是仗着自己在幫裏的資歷老,倚老賣老。”南宮成點了點頭道:“沒事情,我看這張爺爺也是爲了幫好。”

“恩,你不介意就好。”孫星笑道。

“張老爺子,話也不能這麼說啊,劉藝在幫裏待的時間是久,最後不還是反了?”人羣裏站出一人道。

那張老頭哼了一聲道:“就連自己人都反,外人更指望不上了。”

孫星大聲道:“張叔,這個人可不是外人,他是我女婿。”

“女婿?”衆人皆是一驚,這個年輕人的身份可不簡單,南宮成身邊坐着的人忙拱手討好他道:“小哥,日後多多關照啊。”

南宮成笑道:“客氣,客氣。”

那張老頭看孫星這麼一說,也不好再說什麼,哼了一聲不再說話。孫星笑道:“那現在開始舉手表決,若是同時這個年輕人接手劉藝的,都舉起右手來。”

衆人哪裏敢馬虎,料想這個年輕人是老大的女婿,日後要靠着他還來不及,誰敢反對,孫星話一落,衆人皆舉起了右手,那張老爺子看衆人都舉起手來,也無奈跟着舉起了右手。

孫星大笑道:“好,既然都一致通過,李成,日後你就是那新風路上的老大了。”

南宮成忙道:“謝謝老大看的起我。”

“恩。”孫星微笑着看着南宮成點點頭。

南宮成對着孫星小聲道:“老爺子,我想上廁所。”孫星問道:“大的還是小的?”

“小的,一會就回來。”南宮成剛起身,孫星笑着拉着他道:“小成,慢着。”

“啊?”南宮成回頭看着他問道,孫星道:“幫裏的規矩,開會期間,不能離開。”說着朝着一邊的保鏢使了個眼色。

那保鏢點了點頭,拿過來一個瓶子,“去一邊用這個接住。”孫星道。

南宮成無奈的點點頭,拿着瓶子饒到了一邊,他哪裏有什麼尿,只不過是想出去看看情況,因爲之前孫星下午去房間找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聯繫了薛玉仁,不知道此時,他們來了沒有。

南宮成在一邊待了會,又重新回到了座位。衆人坐在一起閒聊着,大約過了半小時,倉庫的門突然一聲巨響,被打破了一個窟窿。


衆人大驚,朝着門外看去,只見一壯實的漢子正怒目沖沖的瞪着自己,身後站着一面貌清秀的男子,而後面還跟着黑壓壓的一片人。那漢子便是趙巖,而後面的便是薛玉仁了。

“這..是怎麼會事?”張老頭站起身問道,孫星搖着頭,火道:“你們是什麼人?”

最前面那漢子身後,長相清秀的男子走上前來,笑道:“我是張揚。”

“張揚?”孫星一時沒反應過來,愣了楞道:“張揚,你就是被我們黑龍幫追殺的張揚?”

薛玉仁笑笑道:“正是。”

孫星冷笑道:“你想幹什麼?”薛玉仁沒料到如今他已經被自己包圍,卻還能如此平靜,倒是是個漢子。

薛玉仁坐在長桌的最底下的那角道:“投降者生,反抗者死。”

張老頭站起身來指着南宮成道:“是他,一定是他,他一定是張揚的人呢,要不然怎麼他一來,張揚就來了。”

衆人皆朝着南宮成看去,孫星心裏本已經料到,卻一直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如今張老頭替他說出了心裏所想,孫星發怒的用右手抓起南宮成道:“是你?真的是你?”

南宮成並不說話,就像一個死人一樣,孫星怒道:“我對你不好?我女兒對你一片癡心,你竟如此待我,哈哈..”孫星大笑着,突然一舉手在南宮成的臉上重重的一扇。

“你幹什麼,最好老實點。”趙巖看自己小舅子被人打,衝上前指着孫星火道。


南宮成嘴角流血,卻擺擺手道:“沒事情。” 薛玉仁坐在桌子上,將桌子上的二十來號人統統掃視了一遍,道:“你們誰願意歸降?”

衆人沒有一人動靜,薛玉仁笑道:“很好,大家居然如此,都是好漢,我就不折磨大家,給你們一個痛快。”說完他打了個響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