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感覺自己就要死了一般。

怕!

他當然怕!

可是,他更多的是憤怒!

「滾!」

他艱難地怒吼一聲,算是自己最後的抵抗,即便是死,他也要戰死!

當時,恐怖的黑霧漩渦根本不在意他的怒吼,擠壓著宇文天的肉身,擠壓著他的靈魂,彷彿要將他碾壓成齏粉。

「吼……」

就在這時,盤踞在他識海中的雷霆巨獸睜開了閉著的眼睛,彷彿剛剛從沉睡中醒來,對著那已經侵入了宇文天識海的詭異黑霧一聲大吼。

這一聲吼叫,卻不是憤怒,而是極具威嚴的警告。

這一聲吼叫,彷彿是可以刺破天穹的利劍,瞬間擊碎了侵入宇文天識海的黑霧,並且將其滅成了虛無,同時,這道聲音還從宇文天的識海傳了出來,粉碎了籠罩在宇文天身周的黑霧,並且沖入了前方的黑暗深處。

轟……

隧道中的黑霧看不見了,彷彿被雷霆巨獸的一吼給吞噬掉了,只不過,在數百丈遠的隧道深處,依舊是黑暗一片,似乎還存有一縷縷黑霧,漸漸增多,彷彿那黑暗是一張巨獸的大嘴一樣,在緩緩吐出黑霧。

雷霆巨獸一聲大吼之後,以不屑地眼神掃了一眼那黑暗深處,然後便不理睬,繼續盤踞在宇文天識海的金海深處,閉目沉睡,漸漸隱去了身影。

宇文天身周的壓力消失了,但卻是如虛脫一般,臉色慘白,罡氣幾近枯竭,腦袋一陣脹痛,昏昏沉沉的。

不過,他還有正常的意識,知道危機解除了,但是,此地確實危險之極,不能再呆了,便立即轉身,向著來路艱難地狂奔而去。

許久之後,宇文天才慢下腳步,拿出了一堆丹藥服下。

除了那件斗篷之外,他身上的其他衣物幾乎成了碎布,沾滿了金燦燦的血跡,不過,這些金血卻是緩緩被他的身體吸收。

那皸裂的皮膚,漸漸恢復了正常,蒼白的臉色也已經褪去,丹田中再次溢出了一絲絲罡氣,補充著之前的消耗。

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正常的通道,周圍的牆壁都是雕刻成了牆磚的形狀。

宇文天知道,他算是暫時遠離了那恐怖的存在,進入了安全區域。

識海中菩提樹搖曳,散發出絲絲生命精氣,修復著識海的損傷,宇文天的精神狀態也在逐漸恢復。

他沒有繼續趕路,因為此時的他,實力尚未恢復,如果出去遇到危險,只能是等死。

盤坐在地上,宇文天瘋狂地催動丹田,恢復罡氣,他還擔心丹藥的藥力散發不夠快,索性喝了幾口大地元靈液。

果然,天地靈物就是不一般,即便是含有丹紋的丹藥都沒法比,半個時辰后,宇文天的罡氣恢復了八成,神識也恢復完好。

他立即換了一身衣服,向著出口奔去。

至於剩餘的二成罡氣,他便在行進中恢復。

不久之後,宇文天出了這個通道,再次回到了斬殺九頭妖狼的地方。

然而,這個時候,他發現傳訊符有了動靜。

「嗯……是龍炎!龍炎發現了守墓獸!」看到傳訊符上顯示龍炎的信息,宇文天的神色變得凝重了。

如他所料,果然這墓中還有其他守墓獸,只是不知道實力如何,但他相信,肯定會面臨一場極度危險的鏖戰。

行進了這麼久,他不知道龍炎在哪裡,或許距離數千里,或許只是一牆之隔,但無論如何,都不好找,只能是沿著原路返回,進入龍炎進入的岔道。

好在,為了避免被妖獸發現,他們的行進速度並不快,所以,宇文天便展開了極速,向著來路狂奔。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趕到了龍炎進入的岔道,速度未見半分,一閃而入。

這一次,宇文天全速追趕,花了一個多時辰,循著龍炎留下的氣息,終於看到了龍炎和那名跟在龍炎身邊的武者。

不止如此,他還看到了燕歌行、余無敵、殘劍無名、棺中人和一識凡。

此時,十五人都到齊了!

宇文天距離最遠,所以,他才是最後一個到。

在宇文天到來的一剎那,余無敵低下了頭,眼睛微眯,拳頭不自禁地攥了一下,似乎有些緊張。

宇文天一到來,眾人似乎鬆了一口氣,不過,每個人卻都是將氣息隱匿得非常好,神色都不大好看。

宇文天並沒有去看余無敵,他的目光落在了龍炎的臉上,神識注意到了龍炎凝重的神色。

「宇文天,你終於到了!」殘劍無名傳音道,似乎心裡有塊大石落下了一般。

「怎麼了?」宇文天看到眾人的神色,便知道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殘劍無名神色無比凝重,看了一眼龍炎,對宇文天傳音道:「還是讓龍炎給你說吧!」

這個時候,宇文天再次掃視了一眼其餘眾人,發現了每個人眼中的凝重,甚至還有忌憚,他眉頭微皺,看向龍炎,傳音道:「你發現了什麼守墓獸?」

龍炎看了一眼其他人,然後將目光落到宇文天臉上,點點頭,道:「嗯!不過,不是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一隻九頭妖狼!」

「我知道!」宇文天點點頭,道。

「你知道?你怎麼知道?」宇文天的話,讓龍炎一愣,而且,其他人也都怔住了,他們之間的傳音,並非是傳給一個人,而是將群體都可以交流的。

「因為那隻僅剩三個頭顱的九頭妖狼被我給殺了!」宇文天淡淡地道。

!! 「什麼?你殺了它?怎麼可能?」眾人大驚,失聲道,其中很多人似乎都不太相信。

「宇文兄,你真的殺了它?」殘劍無名一臉的震驚,問道。

「不錯!」宇文天點點頭,他的神色之淡定,讓眾人覺得他所說屬實,並沒有一句妄言。

「你怎麼殺的?」一識凡的臉色變了再變,那隻九頭妖狼有多強,他很清楚,宇文天的實力比他強一點,但是要斬殺那隻九頭妖狼,卻絕對沒有可能,即便是把他和棺中人加給宇文天,三人聯手,想要斬殺九頭妖狼,也是很難的。

所以,他認為,要麼是宇文天胡言亂語,要麼,就是宇文天一直以來都保留了實力!

前一種倒沒有什麼,只不過讓他看輕一下宇文天而已,但如果是后一種,那麼,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宇文天的強大,便是他們的威脅!

不止一識凡這樣想,棺中人和余無敵等人也是這樣想的。

眾人期待著,一識凡的問題,宇文天能夠給出一個答案。

「我浪費了一枚高級的火符,燒死了它!」宇文天並不想讓敵人了解自己的底牌,便道。

「高級火符!」瞬間,眾人緩緩吐出一口氣,眼中儘是瞭然之意,一些人緊張的心情頓時放鬆下來。

「難怪!不過,一枚高級火符宇文道友都捨得浪費,真是難得!」

「可惜啊!高級火符,能燒死准皇妖獸,這可是堪比虛皇的全力一擊啊!真是寶貝啊!」

「哎!沒有辦法,那九頭妖狼太恐怖了,能保住命就好了,不然,再好的寶物,沒命花那才叫可惜!」

「宇文天身上的寶物可真不少,連這種火符都有,羨慕死我了!」

……


火符,也是武者常用的一種一次性攻擊寶物,五行符寶的一種,有等級之分,由修鍊火屬性功法的強者煉製,用來防身,也有特殊用途。

高級火符,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並不是火符的等級,就像武者境界之中的前中后三期之分一般。

能夠燒死一隻准皇妖獸的火符,自然是高級火符了,對場上的眾人來說,絕對是寶物。

而龍炎,這個修鍊火屬性功法的天才,在聽到高級火符之後,臉色也似乎微微一變,不過,很快他又恢復了原先的凝重。

宇文天使用火符殺死九頭妖狼,這順理成章,沒有什麼可懷疑的,是為他們除去了一個大敵,這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他們巴不得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

至於九頭妖狼身上的材料,已經沒人去理會了。

短暫的輕鬆之後,眾人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凝重狀態,宇文天道:「既然九頭妖狼已死,那這裡的守墓獸,不是母獸,便是其他的妖獸!看你們的神色,對方很強!」

「不錯!很恐怖!」龍炎點點頭,道:「說實話,我根本就沒有看到是什麼妖獸,只是感覺到了它的氣息,非常的恐怖,比之前那隻九頭妖狼強千倍萬倍!」


宇文天一聽,倒吸了一口冷氣,一頭九頭妖狼已經折磨得他們夠嗆的了,強千倍萬倍,那這些人不去逃命,還攢聚在這裡幹嘛。

「你說你沒有看到它,只是感覺到了它的氣息,便退走了?」宇文天眉頭微皺,問道。

龍炎點點頭,道:「這隧道深處越走越寬,我們嘗試著在那股氣息的碾壓下,前行了百丈,但越走越覺得心驚膽寒,只能退走了!總感覺,前面即便不是一頭真皇一般的妖獸,也是一隻堪比虛皇後期的存在,不是我們可以抵抗的!」

宇文天神色凝重無比,看了眾人一眼,道:「既然如此,你們應該離開才是,為何還滯留在這裡,你們不怕它出來嗎?」

宇文天的話,使得眾人神色變了又變,有人緊張,有人驚懼。

龍炎掃了眾人一眼,道:「我們自然不會莽撞地衝殺上去了,這樣的存在,豈是我們可以招惹的!」

說到這裡,他稍作停頓,便接著道:「但是,這樣的強大妖獸守在那裡,我猜測,那裡應該是通向主墓室的必經之路,或許,主墓室就在那裡!」

「即便是主墓室在那裡,我們有實力進去嗎?那樣的強大存在,我們在它面前,還不是跟螻蟻一樣!去那裡還不是找死嗎?」宇文天看了幾人一眼,冷冷地道。

「道友此言在理,不過,我們都是武者,此番闖墓,還不是為了到那主墓室,即便是危險,不親眼看看,怎麼能行,道心恐怕會受阻!所以,明知道有危險,我們也要去試探一下!」龍炎的神色嚴肅起來了,似乎對宇文天的話不太滿意,言語中有幾分鄙夷。

宇文天不再說話,其實,他與眾人的想法一樣,既然來了,不去看看,心裡會有枷鎖,影響證道。他的話,只不顧是試探一番眾人而已。

「照你的描述,那很有可能是七八級,或者是九級的妖獸,前路危險啊!」宇文天慨嘆一聲,眼睛瞄向了通道深處。

「嗯!很有可能是幾級的妖獸!不過,我卻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是說不出來,很怪!」龍炎眉頭微皺,嘀咕道。

「宇文天,如果對方太強,你可以進入入魔狀態嘛!」一識凡忽然開口。

頓時,場上的氣氛冷了下來。

宇文天淡淡地看了一眼一識凡,道:「你以為入魔是之前碰到的那些隧道啊,想進就進?你不怕我入魔之後連你也殺了嗎?」

此言一出,一識凡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瞬間又變成了冷意,不再理會宇文天。

場上的氣氛有些冷,這時,殘劍無名開口了,他道:「如果如傳言一樣,這墓主人應該留有一條生路的!不然,他的子孫如何進去?」

眾人覺得在理,高家先祖既然建造了此墓,必然是生死相依的,哪怕是有強大的妖獸守墓,也可能伴隨有生路的。

「對!我覺得我們應該闖一闖!富貴險中求!」余無敵看了幾人一眼,道。

「我贊成去看一看!大不了使用傳送符離開小世界!」沉默了半天的棺中人開口道。

瞬間,眾人眼睛一亮,棺中人的話無疑給了他們一種動力和保障,十五人中,有一半人身上帶有傳送符,如果真的遇到危險了,大不了離開小世界。

此時,很多人將目光移向了宇文天,想看看宇文天的意見,畢竟,宇文天的實力在他們中是頂尖的,有宇文天在,多了一份助力!

「那就去看看吧!不過,要注意隱藏自己!」宇文天沒有過多思考,點點頭,道。


「好!那就出發吧!」龍炎眼睛微睜,神色嚴肅,道了一句,便霍然轉身,向著隧道深處緩緩走去。

「走吧!」殘劍無名看了眾人一眼,道:「當然!不想去的可以離開,大殿中有出去的傳送陣!」

果然,殘劍無名的話說完,有三人猶豫了一下,對著眾人道:「前方太過危險,我們就不去了!各位,再會!」

說完,三人一拱手,便轉身離開了。其中一人,便是跟在龍炎一起的那人,而其餘兩人,則是與殘劍無名一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