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的語氣很堅定,手指快速地點擊了「發送」的按鈕,看著這一切,小東反而不解了起來,嘴裡正想問些什麼,卻被她岔開了話題。

「小東,你認識一個叫奇偉的人嗎?」

收起手機,安寧坐在沙發上,神情似乎若有所思,小東在腦袋中過了一遍所認識的人中,突然出現了一張略顯普通的臉,他就是奇偉,一個八卦記者。

「認識,我記得他是今日爆料的小記者,你問他做什麼?」

安寧笑了笑,偏過頭,神秘兮兮地看了她一眼:「應該能幫我聯繫上他吧?」

小東點了點頭,從手機中找出了一個號碼遞到了安寧的眼前,頗為嫌棄地努努嘴道:「就是他,以前我做湯倩的助理的時候,他還想從我的手裡挖料呢,就是個不入流的小記者而已。」

聞言,安寧輕笑,不可置否。現在是2010年,奇偉的確還是一個小記者,然而從七年後重生而來的她知道,以後他會成為娛樂圈的第一狗仔,是個炙手可熱的人物。

「幫我跟他打個電話,我想和他見一面。」

聽到這話,小東一直忍耐的好奇心已經溢出來了,又是註冊微博給人罵,又是聯繫狗仔記者,安寧究竟想幹什麼?

她拉住安寧的手,神情變得嚴肅:「安寧,你要搞清楚,對方是個誰都避而遠之的狗仔,你是要成為明星的人,和他產生關聯,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小東的語氣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嚴厲,安寧反握住她的手,低頭沉默了一會兒,再抬頭時,眼神卻更加堅定。

她道:「小東,時代是會變的,以前的老藝術家們講究潔身自好,可是以後的娛樂圈卻未必如此,更何況,我現在還不是明星,我和奇偉都能得到彼此想要的東西。」

原本安寧並不想說太多,但是見小東如此擔憂,她還是忍不住說了,安寧心中知道,小東是真心實意的為她著想。

「我大概能明白你的話。」小東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算了,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就像我在盛天門口說的,我相信你會紅。」

瀟洒一笑,小東看向安寧的眼神中,多了點特別的東西,以前她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子聰明而堅強,但現在,她也體會到了她不擇手段的一面。

這對於在娛樂圈的人來說,並不是壞事,她只是擔心限度的問題,畢竟所有的事情,都會「物極必反。」

接到安寧的委託,小東很快便聯繫上了今日爆料的奇偉,三人約好在一家餐廳見面。

「你好,奇先生。」安寧客氣地打了個招呼,拉開椅子坐在了他的正對面。

餐桌前的男子長相普通,穿著簡單的襯衫,手旁正放著一台相機,不咸不淡的掃了他兩眼,神情中有些防備,更有些期待。

他以為,安寧是為了爆料而來。

「什麼料?」

安寧愣了一下,隨即笑了笑,摸了摸披散在胸前的長發,搖搖頭,目露精光:「我今天不是和你談這個,我想和你談一筆交易。」

聽見安寧德話,奇偉顯然不解了起來,他的眉頭挑的老高,似乎不理解安寧所說的話:「如果是這樣,那還是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

奇偉面色冷淡,以絕對拒絕的姿態站了起來,拿起桌子上的相機就想要離開,安寧見狀也不攔,提高聲音說了一句話:「我聽說,今日爆料的生意慘淡,你現在應該每天都在擔心下一碗飯還在不在這裡吃吧?」

這句話似乎是挑動了奇偉的神經,他腳步一頓,回頭冷漠地盯著眼前姿色平庸的女人:「你把我找來,就是來挖苦我的?怎麼,你妹妹安月大火,你被盛天拋棄,開始到處撒氣?」

看來奇偉很了解她的情況。

「我可不是她,沒這麼大的脾氣,我只想和你坐下來談談。」安寧的神情從頭到尾都無比的輕鬆,聽見奇偉刻薄的話,也沒有什麼波動,沉穩的神情不似一個二十左右的女生。

奇偉突然有些好奇,想看看安寧究竟想要做些什麼。

他拉開椅子,重新坐了回去,喝了一口麥茶,緊盯著安寧的眼睛:「好,你開門見山,別繞彎子。」

見他終於放下防備,不再抗拒,安寧終於笑了笑,陳懇的點了點頭,低垂的目光,霎時間充滿光芒:「既然原本的公司已經快不行了,你有沒有考慮過,自己單幹?」

安寧的話讓奇偉差點吐出自己口中的茶,他緊繃著臉,聲音低沉:「你是覺得我現在有錢自己去開一個工作室?那我今天可不會來應約!」

很顯然安寧天方夜譚的想法讓奇偉覺得可笑,他目光鄙夷的望著眼前的人,心中升起不快。

奇偉的反應頗為激烈,可安寧卻視若罔聞,她向小東示意了一下,抽出了一個信封推到了奇偉的面前:「當然,錢的方面,我會資助你,雖然並不是什麼巨款。」

一張支票推到自己的面前,奇偉腦袋霎時間空了,他原本以為安寧只是想戲弄他罷了,卻沒有想到她是認真的在向他建議。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奇偉從腦子裡過了一邊又一邊安寧的事情,卻沒有想到一件,兩人之間有過交集的事情。

奇偉想不到,可安寧卻知道。

上一世,她曾經出手幫過奇偉一次,那是在安月的發布會現場,他因為散步一些安月的小道消息被安月厭惡,因此在現場,黎越當著所有記者的面狠狠訓斥了他,還讓保安把他攆出去。 楊柏感受到被輕視,可是一股力量沖著楊柏而來,而且幾道利爪已經抓向楊柏。楊柏手中魚鱗刀瘋狂的劈斬。

「跟你拼了!」楊柏也是暴怒,刀光閃現。可就在刀光閃現的時候,冰脈蜈蚣朝著楊柏吐出寒冰,想要徹底凍住楊柏。

楊柏的體內也同時衝出靈霧和先天之氣,保護自身。楊柏被冰脈蜈蚣壓著砸向地面,冰脈蜈蚣也瘋狂起來,瘋狂的扭動身軀,更加狂暴起來。

無數的碎石橫掃而出,楊柏的身後持續的塌陷。楊柏的刀已經斬出,斬在頭顱之上,冰脈蜈蚣更加狂暴的吼叫起來。

「太硬了,劈不動!」楊柏長嘯一聲,刀芒滾滾而出。而就在這時候,楊柏就感覺眼前一黑。

四周的碎石都粉碎起來,空氣當中迷茫一股腥臭。這也太突然了,楊柏的金瞳都沒有反應過來。

「我這是?」楊柏終於反應過啦,楊柏被冰脈蜈蚣給吞了。那種吞噬之力,楊柏就感覺身體持續的下墜,尤其許多的東西都在楊柏的四周,無論是冰塊還是碎石,甚至遠處的巨木都在被吞噬下去。

「該死!」四周都是一股腥臭的粘液,這股粘液腐蝕一切。楊柏的靴子都要被融化了,嚇得楊柏一個激靈。

可就在這時候,楊柏的懷內又一次衝出寶光,龍紋令當中的羅盤在轉悠,而避塵珠又一次綻放光芒。

「幸虧有避塵珠!」楊柏身形已經無法保持穩定,可是手中的魚鱗刀直接就斬向旁邊的血肉。

「撕拉!」魚鱗刀多犀利,尤其楊柏的刀芒更加恐怖,雖然無法斬開蜈蚣的鱗甲,可在內部,楊柏斬開一道道口子。

就在楊柏斬開口子的時候,整個黝黑的空間突然翻捲起來,楊柏就感覺四周都是扭曲的力量,楊柏墜下的速度更快。

隨著寶光的照耀,那翻卷的綠色血肉,楊柏都要噁心死了。可是儘管噁心,楊柏雙手已經在斬出。

「我讓你吃我,吃我!」楊柏也發狠,二愣子脾氣上來了,最後閉上眼睛,就算翻滾,也釋放出刀芒。

楊柏猶如刀片一樣,在冰脈蜈蚣的體內翻滾無數。楊柏頭都要暈了,可是依舊死死的斬出刀芒。

熾烈的刀芒在旋轉,綠色的血肉在橫飛。而扭曲的力量越來越扭曲,越加的暴亂起來。

就在楊柏已經旋轉要吐的時候,手中的龍紋令突然綻放一道光芒,這道光芒太過耀眼了,楊柏的眼中出現一個碩大的紅色之物。

「這是什麼?」楊柏就是一愣,慢慢收回刀芒。隨著刀芒的收回,四周暴亂的扭曲也在逐漸的平息。

楊柏朝著前方爬去,每一次挪動,要不是避塵珠保護,楊柏真的要吐了。可是楊柏感受到手中龍紋令的顫抖,好像前方的紅色之物,對龍紋令有很大的吸引力。

「這到底是什麼?」楊柏終於爬到了紅色之物的面前,就看到一股綠色血色在流淌,這個紅色之物應該是圓形的東西,不過並不怎麼規則。

「這玩意不是心臟,怎麼感覺?」楊柏看了半天,金瞳之下,紅色的球體當中散發一股股綠芒。

「不會是妖獸的內丹吧?小說當中都是這麼介紹的?」楊柏深吸一口氣,四周腥臭又一次刺激了楊柏。

「我管你是什麼?龍紋令要,那就給我吸收吧!」楊柏現在真的發狠,就算是妖獸的內丹,也要徹底吸收。

龍紋令直接就放在內丹之上,就看到一道光芒轟然籠罩在內丹之上。一股澎湃的力量從龍紋令當中轉化出來。

「這麼多靈氣?」楊柏就是一愣,未想到龍紋令轉化的能量這麼濃郁,一股股衝擊楊柏的身軀當中。

「哈哈,給我吸收!」楊柏也興奮氣來,可是這些靈氣經過經脈,朝著丹田匯聚的時候,楊柏體內的水火金丹,突然顫抖一下。

「怎麼會這樣?」楊柏從來沒有發現金丹還有動怒的意思,這些經過轉化的靈氣,一般時候都被金丹給吸收,可是這一次轉化的靈氣,居然被金丹給吐了出來,金丹是不屑吸收這些靈氣。

「這是要做什麼?」突出的靈氣,完全被先天種子吸收。楊柏本來就晉陞三花聚頂,先天宗師巔峰,隨著這股澎湃的靈氣融入,種子好像慢慢發生改變。

「金丹不要靈氣,全部給了先天種子?」楊柏相當疑惑,可是就算楊柏疑惑,也弄不明白。金丹沒有吸收任何的靈氣,反而慢慢沉寂下去,只要不給金丹輸送這股靈氣,金丹好像都不搭理楊柏。

不過就在金丹沉寂的時候,避塵珠當中的一道寶光,突然被金丹給吸引了,一道寶光融入進楊柏的體內,金丹在吸收避塵珠當中的能量。

「你別吸收了,你吸收了,這護罩!」楊柏本來還驚喜,可是立馬感受到避塵珠寶光微弱起來,那層護罩突然減弱不少,四周的噁心的血肉馬上就要落在楊柏的身上。

這些可都是擁有腐蝕之力,如果落下來了,楊柏估計也化成膿水了。可就在楊柏心驚的時候,水火金丹轟然震動起來,楊柏的體內衝出一道護罩,完美的保護了楊柏。

「還能夠這樣?靈霧形成的護罩也能夠抵擋住?」楊柏這才發現靈霧好像也凝聚一層寶光。

可就在此時,隨著龍紋令吸收妖丹的能量,楊柏突然感覺四周突然傳來一股震動,那是翻天覆地的震動。

「冰脈蜈蚣發現了,它在幹什麼?」胸腹在鼓動,無數的東西突然從上空落下,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

楊柏死死的抓住妖丹,同時龍紋令瘋狂的激發,吸收妖丹。隨著一股股靈氣的融入,楊柏頂住無數的壓力,就這麼死死的拚命。

而就在楊柏拚命的時候,楊柏突然感受到體內湧現一股聲音,隨著這股聲音,楊柏就感覺體內又一次燃燒起更加可怕的能量。

「太熱了,我受不來了!」楊柏突然長嘯一聲,從丹田內湧現出無匹的力量,楊柏隨手一刀就斬了出去。

原先幾米長的刀芒,突然化為十米,那璀璨的刀芒直接就斬向前方。冰脈蜈蚣的血肉直接斬碎無數,甚至遠處出現一刀巨大的血色口子,一道道寒風從外頭飄了進來。

「依舊受不了!」楊柏轟出這道刀芒,體內的力量依舊在翻滾,好像無法控制,楊柏的雙眸已經在赤紅,那種從體內瘋狂出現的力量,好像在衝擊楊柏的體內,楊柏無法承受這股力量,只能夠宣洩。

「轟!」扭曲的蜈蚣身軀彷彿在停止,此時楊柏雙眸赤紅,一道道璀璨的刀芒轟了出去。可是楊柏的丹田越來越熱,甚至楊柏想要用靈霧溶解,可是依舊無法奏效。

就在楊柏實在承受不住的時候,楊柏的腦海當中突然出現一道道《龍元道》。《龍元道》本來是護龍族留下的口訣,龍紋令當中有一部分,葛春有一部分,可依舊還是殘卷。那些晦澀的句子出現在楊柏的腦海的中,楊柏瘋狂的運轉刀芒,體內丹田內的先天種子好像也冷靜下來。

楊柏赤紅的雙眸逐漸恢復冷靜,隨著口訣一次次的出現,楊柏的種子慢慢的綻放出一道蓮花。

「開花了?」楊柏就是一愣,未想到種子居然能夠開花。而且四周暴虐的能量在穩定下來,丹田內的火熱逐漸在冷卻,吸收的內丹更加衝出一道道靈氣。

隨著這些靈氣的融入,內丹在減少,可種子的開花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半片蓮花綻放出來。

「半片?」楊柏看著丹田內浮現而出的半片蓮花,那是比先天種子還要可怕的力量。比先天之力,還要恐怖的能量。

「怎麼只有半片?」楊柏瞳孔一縮,心中的口訣依舊在激發,半邊的蓮花逐漸穩定下來,四周的先天之力好像在異變,異變成金色的能量。

楊柏的丹田當中的先天之力,完全異變成金色。而金色的海洋當中,半片蓮花凝聚而出。蓮花退縮在一旁,而對面就是那沉寂的水火金丹。

「妖丹呢?」楊柏獃滯半天,武道之途從來沒有遇到先天種子還能夠開花,就算葛春和郎嘯雲也沒有告訴過楊柏。

「這到底是什麼境界?為什麼會這樣?」楊柏回頭看向龍紋令的方向,妖丹已經癟成拳頭大小,上面都猶如石化一樣,任何的靈氣都轉化不出來了。

楊柏只是輕輕一握,石化后的妖丹轟然碎裂起來,妖丹的碎裂,四周的空間一點動靜都沒有,冰脈蜈蚣的身軀也沒有扭曲。

「我,我這是什麼力氣?」楊柏低頭看著身體,靈霧護罩之下的肉身,更加挺拔,白皙的皮膚綻放層層寶光,不過卻很快慢慢的收斂下去。

丹田內的半片蓮花出塵無比,楊柏的氣質也更加神秘而出塵。楊柏就這麼凝立在冰脈蜈蚣的體內,久久不語。

「不管了,還是趕緊出去吧!」楊柏抬起頭來,感受帶冰脈蜈蚣的身軀好像越來越冷,甚至在空中瀰漫一股哭聲。

「鬧鬼了?難道這條冰脈蜈蚣還是個女的?」 楊柏好不容易從冰脈蜈蚣的體內爬了出來,就算聽到四周飄忽的女人哭聲,楊柏也要出現。而冰脈蜈蚣妖丹的能量依舊在丹田內匯聚,畢竟太多了,那半片蓮花依舊在慢慢吸收,不過吸收的速度越來越慢。

「撕拉!」魚鱗刀橫掃而出,堅硬的鱗甲輕易撕碎。楊柏發現自從丹田的先天種子化為半片蓮花,楊柏的刀芒更加恐怖了。

「我這還是先天之力嗎?」楊柏很疑惑,修鍊《龍元道》這樣的殘卷,居然能夠讓先天宗師武者晉陞。

「三花聚頂,先天宗師之後,到底是什麼境界?」就在楊柏狐疑的時候,楊柏從冰脈蜈蚣身體當中走了出來。

剎那間,楊柏就看到不同的世界。前方的山林好像更加清晰,世間的一切彷彿都變得特別細微。

楊柏根本沒有激發金瞳,雙眸都沒有綻放金芒,可是居然能夠看清楚空中飄來的燕雀。燕雀翅膀之上的22根羽毛,清晰無比。

尤其四周空氣中,瀰漫的任何氣味的,都能夠匯聚在楊柏的鼻尖。世間越來越清晰,甚至四周那慘淡的靈氣,楊柏都能夠感知到。

「我這是怎麼了?好像更加厲害了!」楊柏環顧四周,而這時候,那痛哭的女人哭聲又一次傳來。

楊柏旁邊的冰脈蜈蚣已經成為巨大的屍體,四周都是斷裂的地面,無數的巨木斷裂。

「哭聲?」楊柏從冰脈蜈蚣的背脊出來的,哭聲是從胸腹傳來。楊柏趕緊轉了一個圈,朝著前方而去。

風飛煙就這麼跪在冰脈蜈蚣的旁邊,手中的散彈槍已經沒有子彈,就直接拿著槍砸著,邊砸變哭。

「行啦,別砸了,都死了!」楊柏心中一軟,原來是風飛煙哭泣。可是楊柏的話,風飛煙彷彿沒有聽見一樣。

「嗚嗚嗚,楊柏,你怎麼就死了,嗚嗚嗚,你死了我怎麼辦?」風飛煙眼看著楊柏被冰脈蜈蚣吞下,那樣驚恐的一幕,徹底把風飛煙給嚇住了。

冰脈蜈蚣不知道為何突然死在當場,風飛煙才從遠處敢來,瘋狂的轟擊冰脈蜈蚣,希望能夠把楊柏從肚子里救出來。

楊柏看到風飛煙沒有反應,就這麼直接坐在風飛煙的旁邊。楊柏的刀就這麼放在身上,剛才在冰脈蜈蚣的肚子里太累了,要不是楊柏晉陞了,楊柏一點力氣都沒有。

「你還笑,楊柏都死了,你還笑!」風飛煙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秀氣的臉上一股怒意,死死瞪著旁邊的楊柏。

「我不笑,還哭嗎,我哭自己?」楊柏沒好奇的張開手臂一句話終於喚醒了風飛煙。風飛煙驚恐的瞪大雙眼,不過立馬就猶如燕子一樣,朝著楊柏撲了過去。

楊柏的雙臂是給風飛煙準備的,畢竟風飛煙太過傷心了,這時候需要懷抱。風飛煙投入楊柏懷裡,又一次放聲哭起來了,那是一種絕對的發泄。

「哈哈,好了,我沒有死。我在肚子里把蜈蚣給弄死了。」楊柏心疼的拍了拍風飛煙,風飛煙的嬌軀在顫抖,不過卻依舊死死的抓住楊柏。

「你真的沒事?你進入蜈蚣的肚子,怎麼出來的?」風飛煙終於抬起頭來,臉上都是淚水,不過卻特別的驚喜。

「還是避塵珠,看來這個寶珠的確神奇。風飛煙,你好點沒有,你就在這裡守著,我要去找玉山川!」

楊柏終於站了起來,如今斬殺了冰脈蜈蚣,就要徹底解決玉山川。上一次楊柏留了手,如今在隱谷當中,楊柏已經動了殺機。

「楊柏,他是玉山川!」風飛煙就是一愣,不過兩人差點被冰脈蜈蚣弄死,都是玉山川弄出來的。尤其加上雪崩,這個玉山川太壞了。

「那又如何,還有那個雪絕,我也要替戴全金報仇。」楊柏的話,風飛煙就是一愣,不知道楊柏為何要給戴全金報仇。

「風飛煙,一些事情你不知道,你好好留在這裡,千萬別進去!」楊柏重新拿起魚鱗刀朝著溫泉走去。

如今溫泉對面的土坡營地還在,風飛煙就留在營地當中。不過四周都被蜈蚣給弄成廢墟,一片狼藉。

「楊柏,我就在這裡等著你,我們一起回去!」風飛煙死死點了點頭,而此時的楊柏點了點頭。

「放心,冰脈蜈蚣我都能夠弄死。」楊柏的話,風飛煙甜美一笑,風中吹過,秀髮飄揚開來。

「好,我等你!」風飛煙就這麼留在營地,楊柏身形一晃,朝著湖水當中的台階而起。溫泉水的四周已經升騰霧氣,台階好像連接地宮一樣。

「這麼長的台階?」楊柏身形一晃,朝著台階而下。鬼魅的身影走了將近十多分鐘,才走到盡頭。

「這裡是一座洞窟?」跟楊柏想象的不對,這裡並不是宮殿,反而是一處人為的洞窟。洞窟一直貫通湖水底部。

如今的湖水底部裂開一道窟窿,而四周的湖水在四周旋轉,很是神奇。楊柏的前方出現一道巨大石門。

「該死,這是千斤石吧?這是一處機關,玉山川和雪絕怎麼出來?」楊柏瞳孔一縮,這兩人出不來,楊柏也進不去。

「不管了,我一定要進去找到玉山川,我絕不能夠留下他!」楊柏甚至,如果玉山川得到寶藏當中的寶貝,還不一定發生什麼了。

「給我破!」楊柏打定注意,猛的深吸一口氣,丹田內蘊含的特殊能量,轟然貫通經脈。楊柏一拳就砸了過去。

要知道楊柏可是先天宗師巔峰,以往的能量就驚人無比。可如今楊柏的拳頭,直接就轟入石門當中。

石門有千斤,尤其還經過特殊的技術處理。可是依舊猶如豆腐一樣,被楊柏一拳就轟出大洞。

「我現在這麼強了?」楊柏也被自己的力量給嚇住了,剛才那一下,丹田內的半邊蓮花震動一下,楊柏就感覺渾身充滿可怕的力量。

「我現在到底是什麼境界?」楊柏低頭看了一眼拳頭,楊柏的手早就光滑無比,沒有老繭,白皙的拳頭之上簡簡單單,沒有任何的改變。

「摧枯拉朽?算了,我還是趕緊進去吧。」楊柏實在搞不明白,這一次也不拿拳頭了,魚鱗刀橫掃而出。

「轟!」 回到古代當匠神 巨大的石門被轟碎開來,楊柏身形一晃,消失在一處通道當中。通道黑漆無比,可是楊柏擁有夜視,根本無懼。

通道當中,都是一些鐵箭,看來當初玉山川和雪絕下來,也都承受機關的攻擊。不過這兩人都是強大的武者,並沒有受傷。

「這是雪絕的掌!」拐到一處岔路的時候,楊柏發現牆壁之上,出現一個掌印。掌印黝黑無比,堅硬的岩壁居然被雪絕轟成這個樣子。

四周的地面之上,都是一股股焦黑,顯然在這裡,玉山川和雪絕遇到危險。不過這四周,沒有任何的東西出現。

「他們遇到什麼了?」楊柏相當消息,尤其憑藉如今楊柏的感知,能夠感受到在黝黑的空間當中,傳來一股危險。

前方的路已經寬闊起來,兩邊的牆壁猶如龍鱗一樣,刻畫無數的圖案。只是這些圖案已經氧化,正在逐漸的消失。

「這是一條龍,從天空而落的龍?龍給了一個人三塊石頭?」楊柏逐漸被即將消失的壁畫吸引。

「三塊石頭?」楊柏就是一愣,仔細的想要看牆畫之上,一個穿著毛皮的男子,男子的腦袋之上還扎著奇怪的辮子。

「咦?」楊柏就是一愣,眼前的牆畫已經消失不見,真龍已經沒有了,三塊石頭也在逐漸消失,男子也在慢慢消失,可是男子頭髮上的辮子沒有消失。

「辮子?難道當初大清先祖就是得到三塊石頭,才擁有強大的力量?這個辮子,是不是這個意思?」楊柏才高中畢業,對於歷史問題根本不如風飛煙,如果風飛煙下來,一定會震驚,剛才壁畫的內容,的確是女真族得到真龍寶物。

可就在楊柏懷疑的看向男人頭上的辮子時候,那辮子突然動了起來。猶如黑色的箭羽,朝著楊柏就撲了過去。

「活的!」 囂張狂少 楊柏終於反應過來,不用金瞳也看到眼前的辮子是一條黑蛇。黑蛇細小無比,可是尖銳的牙齒閃爍的寒芒。

楊柏的速度更快,如果換成其他人或許已經死了,楊柏手中的魚鱗刀已經斬了出來。刀光一閃,黑蛇被斬為兩半。

尤其楊柏可是知道一些蛇死了以後還會動,早就第一時間斬在蛇的七寸所在。黑蛇落地,而就在落地的時候,綠色的蛇血揮灑,一股股黑炎從地上升騰而起。

「這麼毒?被自己的血腐蝕了?」楊柏眼看黑蛇的血,把黑蛇的屍體化成膿水。而此時遠處的牆壁下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