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欣總算是能瞑目了。”

“你剛剛說要跟回去看看?到時候把漆冰源也帶上,免得來回跑折騰,而且以後我們很少回去,一次性給他們介紹完,也省事兒!”媽媽微微一笑說道。

我點了點頭,漆冰源陪我一同去也一同去的好處,至少我不用跟他說太多,他看到的就足以證明了我的表哥真的是太奇怪了!

“好好好!大好的事情!對了,上次,漆冰源說他媽媽就在他家,你問問他什麼時候一起出來見個面,把婚事定了,這樣咱們回去也好說了!”媽媽笑着又是將我往結婚上面引。

“這事咱不用這麼往上趕吧?”我斜着眼睛看着媽媽,陰陽怪氣地說道,“感覺您女兒愁着沒人要呢?!”

“說什麼胡話呢!我們都是看你們年紀也不小了,我看那漆冰源的母親比我們更着急呢!”媽媽白了我一眼。

我慌忙是上去抱着我媽媽的胳膊,“行了行了,我都知道了。我跟漆冰源商量商量,還不成嗎?!”

“這還差不多!”媽媽終於是露出了笑容,“安欣的案子也水落石出了,現在就剩下你的終生大事了!”

我點了點頭,忽然又是猛地擡頭,“我一個人回了老家去給安欣燒了紙。”

“哦?”媽媽有些驚訝。

我繼續說道,“我見到了一個人。”

“誰?”

“他說,他是我表哥,他居然看我第一眼就能認出我!”

“那個神經病?!”媽媽無奈了起來,“他都神志不清了,看誰都亂說話的,這你也相信?!”

我抓着媽媽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心裏的疑問,“他的筆跡跟侵犯安欣的那個老師的筆跡一模一樣,他的聲音就是…..”

“我都說了,那就是個神經病!這筆跡和聲音相似的人多着呢!”媽媽拍了拍我的手背,躲過我的眼神,走進屋裏坐在沙發上,沒有再吭聲。

我皺了皺眉頭,媽媽到底還是有事瞞着我的!

我正要上去問個清楚,漆冰源的電話就來了,“他死了!”

我清楚漆冰源說的“他”是誰,不知爲何,他死了,我卻沒有想象中那麼高興,彷彿是個遺憾,爲何要讓這個罪人這麼輕鬆地面對自己的罪過!

“第一次見人是這樣死的,他活活是將自己手腕上的血管咬破的,不知道有多大的勇氣。送到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是斷了氣了。”漆冰源繼續說道。

“嗯,我知道了。”面對老師的認罪,我也無可奈何,他選擇了不再面對折磨和愧疚,這樣直接走了,對於他來說,更像是一種解脫。

“對了,過幾天,你跟我回一趟我的老家,都說了好長一段時間了。”我繼續說道。

“這….這不太好吧?!”他竟是有些猶豫了。

我皺了皺眉頭,“怎麼?不願意?!”

“不是, 我媽說,什麼時候還是雙方家長見個面,這樣…..”漆冰源說道。

果然,如同我媽說的那樣,雙方家長都是不謀而合,這結婚的事情彷彿已經是板上釘子的事情了。

“是冰原嗎?!”媽媽像是一個好奇寶寶走了過來問道。

我點了點頭,媽媽急忙是抓着我的手,“他還沒吃飯吧?趕緊讓他過來,我現在就做飯!”

我驚訝地看着我媽媽,“我回來這麼久,你都沒有說要做飯,怎麼一聽到是他,就要做飯了?!”

“看你這個小家子氣,趕緊的,讓他下了班就過來!”媽媽說完就 自己跑進了廚房。

我沒好氣地白了一眼媽媽,對着電話那頭的漆冰源說道,“你也聽見了哈,下班之後趕緊過來!”

“好好好!”漆冰源笑着掛了電話。

不多時,漆冰源就過來了,過來了就一直都跟我說着那個案子最後怎麼發展的,媽媽在一邊上實在聽不下去了,問道,“你們平時就 沒有別的什麼事情說?在一起就得說案子?!”

漆冰源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端起飯碗,“我就是跟安安說說…..”

“冰原啊,你家長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大家一起吃個飯呢?!”媽媽諂媚地看着漆冰源。

漆冰源急忙放下了碗筷,做得十分端正看着我媽媽回答道,“就是看阿姨您們,您們什麼時候有空!”

“我們隨時都有空!”媽媽笑着回答。

“那就明天!”爸爸開口了。

我和漆冰源瞪大了眼睛,其實大家的心裏都是清楚的,雙方家長見面這也是遲早的事情,可當我爸爸這樣火急火燎就撞日了,我和他還是一時間 接受不了的。

“怎麼樣?!”爸爸看着我倆問道。

漆冰源笑了起來,“當然可以,明天我和 我媽定好了位置就給安安打電話,到時候叔叔阿姨可一定要來哦!”

“說什麼胡話,我們肯定來!”媽媽白了漆冰源一眼。

吃過飯之後,我送漆冰源下樓,他與我並排坐着,中間足有半米的距離,我清楚他的爲人,他也是唯一一個在一起的時間算長的了,連個情侶的牽手都沒有!

“漆冰源,我看見面的事情能不能推一推!”不知爲何,我總覺得我和他之間的發展有些莫名其妙,總感覺哪裏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怎麼了?!難道你想悔婚了?”

我白了他一眼,將我回老家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他就驚訝了起來,“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狠狠點頭,他說道,“那我們得儘快去你老家看看了,你這個表哥知道的太多了,他要麼有某個途徑可以知道所有的事情,要麼,他就參與其中!”

漆冰源的話確實嚇到我了,我表哥只是一個不正常的人,他的智力看起來不足十歲!而他的話也確實提醒到了我,這個世界上智力低下的成年人犯罪的可能性也不低! 第3740章

這讓墨九狸有些莫名的想笑,看看蘇欣渝變了的臉色,總感覺自己被藥王尊者這個老頭兒給坑了,分明是在給自己招仇恨啊!

「好吧,我答應和你比試一場煉丹,但是結束后,你可不能再纏著我了!」墨九狸看著藥王尊者無奈的說道。

「好,只要你贏了我,我就聽你的!」藥王尊者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

「那行吧,前輩你說怎麼比吧?」墨九狸晃了晃自己的袖子道。

藥王尊者這才鬆手,看向墨九狸有些討好的問道:「小丫頭,比試你剛才和雲家小子怎麼比的,我們就怎麼比,但是如果你輸了,你就要跟我回藥王谷知道嗎?」

「如果我贏了呢?」墨九狸挑眉問道。

「你贏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藥王尊者想了想道。

「行,我輸了跟你去一趟藥王谷,我贏了,你就不能再出現在我面前了,前輩答應我就跟你比,不答應就算了!」墨九狸看著藥王尊者說道。

藥王尊者聞言仔細想了想,覺得沒問題,於是點點頭說道:「好的,沒問題,我答應了!」

然後藥王尊者看向雲族老祖宗幾人道:「你放心好了,有他們四個人作證,我是不會甩賴的,當然了,你也別想賴掉!」

「行,那我們現在開始吧,快點比完!」墨九狸聞言說道。

至於擂台上的其餘兩個人云亦涵和蘇欣渝,直接被藥王尊者和墨九狸給無視了,弄得兩人臉色十分的難看!

但是兩人卻是跟雲族老祖宗四個人一樣,都沒從擂台上下去,而是站在擂台邊緣,看著走向擂台中心,準備筆試的藥王尊者和墨九狸!

擂台下的眾人也紛紛沸騰了,要知道藥王尊者可是雲中界煉丹最厲害的人,傳聞藥王尊者已經達到了地品煉丹師的水平了啊!

沒想到,墨主竟然被藥王尊者逼著跟自己比試,那是不是代表著墨主的煉丹水平,連藥王尊者都十分敬佩啊!

眾人崇拜的看著墨九狸的同時,也有些同情的看向一邊的蘇欣渝,這個蘇家大小姐當初被藥王尊者看中認了乾女兒,這麼多年也在藥王谷,跟著藥王尊者學煉丹,蘇欣渝也故意的對外說自己是藥王尊者的徒弟!

但是大部分都知道,藥王尊者一直都是沒有徒弟的!

但是蘇家和雲家交好,眾人也就在心裡想想,沒敢說出來!

藥王尊者故意坐在墨九狸旁邊,想仔細看看墨九狸如何的煉丹,墨九狸也沒故意的阻擋藥王尊者看,反正對方想看,她也沒什麼辦法的!

於是,墨九狸發現藥王尊者遲遲不動,等著自己先開始后,微微一笑,直接拿出藥材,全部丟到丹爐內,盯著墨九狸看的藥王尊者壓根沒看清楚都是什麼藥材,嘴角狠狠的一抽實在好奇的問道:「小丫頭,你一直都這麼煉丹嗎?沒炸爐過嗎?」

「恩,我一直都這麼煉丹的,至於炸爐,應該不會的吧,等我炸爐的時候,再告訴前輩!」墨九狸笑著說道。 “我們還是先跟我爸媽一起回去,查案子的事情,等下一次我們私自去查,我總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我媽上次聽到我表哥的聲音也是支支吾吾的,我差點懷疑那是安欣的老師做的!”我說道。

漆冰源他也沒有再多問,答應了下來,就跟我話別了。

第一次跟爸爸媽媽一起回老家的時候,漆冰源是沒有跟着一起去的,我隨便幫他找了一個公事繁忙的藉口,爸媽知道他是警察,也是理解的。

那天我又見了表哥,他一見我,就趴在地上讓我趕緊跟他玩騎馬的遊戲。

小姨見了,你臉色十分不好看,一腳踹在表哥的屁股上,“滾進房間去!”

表哥笑呵呵地跟我揮手再見,而媽媽和爸爸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姐,姐夫,我之前見過安安的。沒想到他變化這麼大,你看看我這裏,就不留你們吃飯了!”小姨說道。

我沒有想到,她和媽媽本事親姐妹,爲何到現在卻像是再陌生不過的人了。

媽媽訕笑着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一個信封,裏面少也裝了個三五萬塊錢,放在了桌子上,“拿去給孩子看看病!”

小姨拿着錢就塞回到了媽媽的手裏,“你拿回去,他這病也是沒救了。”

媽媽那裏肯收回錢,一個勁兒地往小姨面前推,“讓你拿着就拿着,孩子現在成這樣,我們安家也是有責任的! 總裁女人一等一 要不是安欣這孩子…..”

“安欣有什麼錯!人都死了,我還能計較什麼!趕緊拿回去,以後你們也少到這裏來!我不求個什麼,只希望我這個孩子傻也別傻到幫人做蠢事的地步!”

媽媽皺了皺眉頭,沒有再說話,反而是爸爸走了上來,拍了拍媽媽的肩膀,“好了,妹妹也都這樣說了,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媽媽雖然最終還是把錢收了回去,還是不放心地叮囑着小姨,“出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們,你一個人這些年已經夠辛苦的了!”

小姨苦笑着點頭,我和爸爸媽媽這纔是離開。走在路上,我忍不住問着爸爸,“爸,表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來就話長了,他喜歡你們倆姐妹,特別是安欣,安欣那孩子走了之後,他就這樣神志不清了。說到底,還是我們這做家長的沒把事情處理好!”爸爸嘆了一口氣。

“哦?我看錶哥並不是神志不清,我覺得他只是太執着了而已!”

“以前你可不是這樣說的,你和安欣都喜歡欺負他,他是哥哥,也都沒有跟你們計較。可安欣自打上了大學之後,就不回老家跟你表哥玩了,後來安欣出事那一年,你表哥來過我們家好幾次,安欣都是避開他的。你當時說你表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表哥就再也沒有過來過了。後來,安欣走了,你表哥跟你出去大鬧了一場,他瘋了,你消失了。這件事情說來也蹊蹺,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也沒有找到答案。”爸爸繼續說道。

我咬了咬嘴脣,原來我們和表哥的故事也並不是你那麼簡單,當時我跟表哥到底出去做了什麼?!那封給老師的書信極有可能是表哥寫的,如果真的是他,那麼他的目的當然是爲了給安欣報仇!那麼他所畫的每一幅畫都是他知道的,都是他經歷過的,而那個畫裏的孟子赫後背被刺刀,也是跟表哥有關?!

我瞪大了眼睛,果然如同漆冰源所說,表哥是所有案子的關鍵人物!

“算了,這些事情不要跟小姨提了,你表哥已經這樣了,還能做什麼!”爸爸嘆氣道。

我也沒有再說話。

去給安欣燒了點紙,我們也就打道回府了。

我把爸媽送回了家裏,就開車去跟漆冰源“約會”了。

我跟漆冰源說了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他所想的跟我出乎意料你的一致。

“如果當時是你表哥寫了那封信,那麼那天讓安欣老師從山上摔下來的人極有可能就是你表哥,這樣說來,孟子赫的死也極有可能是他造成的!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他要作案爲什麼要等這麼久?!”

我皺了皺眉頭,對啊,他沒必要等這麼久啊!

“看樣子,我們得再回去一次,真正地研究一下這個案子!”我說道。

漆冰源忽然間抓着我的手,擔心地看着我,“真的還要再查下去嗎?!”

我拼命地點頭,“都到這個地步了,你想讓我住手?!”

“你知道這個案子很有可能…..”漆冰源說道。

我笑着打斷了他,“我知道!可我現在活着不就爲了一個真相嗎?!”

“哎,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決定!”漆冰源嘆氣,手裏的力道加重。

有味 我抱着他的肩膀,“你應該相信我,相信我這個人,從始至終都不可能是一個偏激的人!”

他沒有說話,反而是緊緊地抱着我。

沒過幾日,他空下來了,我們便一起回了老家,我們故意等着小姨出門的時候纔是去了小姨家,可憐的表哥被鎖在了自己的房間裏。

我呼喚着他,他高興地趴在窗戶上衝我笑着,“安安!你來啦!”

我點了點頭,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他的臉色就不好看了,警惕地看着我身邊的漆冰源,“他是誰?!”

我心裏一顫,心想,表哥是那麼一個執念的人,我肯定是不能告訴他這是我的男朋友,我只能是說道,“一個朋友,剛好經過這裏,就一起來看看你!”

漆冰源也沒有反駁,表哥卻是指着漆冰源吼道,“你走!快走!”

漆冰源看着我,像是在詢問我,我回頭跟他使了個眼色,他這纔是躲到不被表哥發現的一邊上去。

快穿之撩漢之路 漆冰源一走,表哥就說道,“安安表妹,你不要跟着安欣學壞了!外面的那些男人都不是好人,他們只想要得到你們的身體!”

我瞪大了眼睛,表哥的神志要比很多的人都清醒。

我揉了揉鼻子,看着表哥說道,“你放心,我跟安欣不一樣!”

“就你乖,安欣不乖!那些傷害安欣的人他們都該死!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最愛安欣!”表哥憤憤地說道。

我扭頭看了看一邊上躲着的漆冰源,漆冰源跟我使了使眼色,我這纔是回頭看着表哥問道,“表哥,我一直都很奇怪,爲什麼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就知道我是安安?!我的樣子都變了啊!”

“因爲你跟我有同樣的目的啊,我們都想孟子赫那個混蛋死啊!”表哥笑着回答我。 第3741章

藥王尊者……

好吧,算是給他長見識了,既然看不到,也就不看了,藥王尊者也拿出自己的藥材開始煉丹。

墨九狸一邊煉丹,一邊留意著藥王尊者的動作,發現藥王尊者煉丹動作十分流暢,雖然沒有和自己一樣,把藥材都丟入丹爐內,卻也是一次能煉製幾種藥材的!

而且速度比雲亦涵快了幾倍,看起來這藥王尊者的名號,果然名不虛傳啊!

墨九狸可以說藥王尊者是目前自己遇到的煉丹師中,煉丹速度最快的一個了!

如果對方煉製的丹藥品質也很高,那麼對方絕對是自己見過的煉丹師中,水平最高的一個了!

藥王尊者並不打算前往藥王谷的,因此她很確定自己不會輸的!

就算藥王尊者跟自己一樣煉製地品丹藥,但是自己的火焰和天地鼎,就比藥王尊者的丹爐和火焰強太多,自己的丹藥品質也絕對比對方好的!

就在這時,小書忽然間說道:「主人,不如你去一次藥王谷好了,紫夜身邊的靈魂類藥材不多了,就算是空間裡面的時間流速可以讓已經有的靈魂藥材源源不斷的生長著,但是我覺得這些靈魂藥材等級太低,既然是雲中界的藥王谷,說不定有我們空間裡面沒有的靈魂類藥材呢,這樣或許對紫夜恢復能好的更快一些……」

墨九狸聽到小書的話,心裡微微一動,她知道小書這麼說不完全是為了紫夜,小書分明是聽到藥王谷的名字,想讓自己去藥王谷看看,或許能遇到一些空間沒有的藥材!

小書這傢伙已經立志要把自己的天書空間,變成世間藥材最全的空間了,不管是下界還是仙界,甚至是神界的,總之墨九狸空間裡面的藥材,真的是特別全,什麼界面的藥材都有!

不過,小書提起紫夜,倒是讓墨九狸心中微微一動,覺得飛升之前去一次藥王谷也可以!

於是,墨九狸心裡跟小墨說了一聲,原本極品的丹藥,被小墨稍微一改,品質微微下降,可依舊是極品的,只是尋常的極品丹藥而已,跟墨九狸之前煉製的那顆比就差了一些!

墨九狸的丹藥率先煉製完成,等到三十六道雷劫剛落下,藥王尊者的丹劫也來了,墨九狸退到一邊,面的被藥王尊者的雷劫劈到自己!

最後等藥王尊者的丹劫也過去后,藥王尊者起身,看向墨九狸道:「小丫頭,我看看你的丹藥!」

嘴上說著,眼神閃亮,心裡早就樂開了花,藥王尊者之前覺得墨九狸可能不止是玄品煉丹師,這次一比試,果然這丫頭竟然也是地品煉丹師!

藥王尊者心裡都已經決定了,不管自己輸還是贏了,都要把墨九狸拐回藥王谷當繼承人,這樣他也可以放心了!

墨九狸不知道藥王尊者心裡的想法,直接走過去把丹藥遞給藥王尊者,高家老祖宗四個人,也跟著走了過來,還有後面跟著的蘇欣渝和雲亦涵!

藥王尊者把墨九狸的丹藥拿在手裡一看, 這下換成是我傻眼了,他話裏的意思是,我曾經也特別希望孟子赫死?!

我正要又詢問,只見表哥回頭拿起紙和比就在自己的桌子上埋頭畫了起來。

不一會的功夫,一幅畫就出來,畫面上是辦公室裏有紙有筆,紙上寫着xx山,辦公桌面前坐着的人正是安欣的老師。我還沒有來得及問他,他又扔出一幅畫給我,老師站在山上,山上有繩子在地上綁着,而在一個隱匿的角落裏蹲着一個男人,一臉陰邪地看着老師!第三張畫,老師摔下山,男人跳躍歡呼!第四張畫,一個女孩裹着大衣站在海邊,頭都埋在了衣服裏,原處走來一個男人,看起來還像是一個學生!第五幅畫,女孩一把將男孩推下了海,笑得格外邪魅!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幾幅畫,心裏有說不出的感覺,難道這一切都是原本我跟表哥計劃好的!?他負責是對付安欣的老師,而我則是去對付孟子赫?!但是最後孟子赫不是好好的嗎?!不是隻有我自己你漂到了洛家的別墅去?!

“安安,我們三個說的要一輩子在一起!”表哥趴在窗戶上笑呵呵的。

我指着畫裏的那個女孩,“這是我?!”

他點頭。

我又是指了指原處走來的男孩,“所以,這是孟子赫?!”

他抿嘴點頭。

我深吸了一口氣,又拿起另外一幅畫,指着那個隱藏在角落裏的人,“這個是你?!”

他雙手捧着自己的臉,拼命點頭。

我震驚了,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也是兇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