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九月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肯定是非常生氣了。

「不會的,老公,這個世界上,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到處都是。」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默默地起身,拉住慕斯爵的胳膊,把他毫不留情地趕出了卧室。

慕斯爵不敢耽誤,連忙給百里燃打了電話過去,讓他把那個女人的資料給他調查出來。

「什麼,你居然背着我家女神在外面有小寶貝了,慕斯爵,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

電話那頭,百里燃生氣的咆哮。

「百里燃,你瘋了?我怎麼可能對不起我老婆,我真的不認識那個女人。」

「呵呵,那不認識,為什麼她會出現在你的微信好友裏面?」

面對這個致命的質問,慕斯爵眉頭擰成了川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之前,我加的微信,不過我微信不加無關緊要的人,你應該能查出來,我現在把微信號發給你。」

慕斯爵說着,點開那個女人的資料,把微信號截圖,發給了百里燃。

「你真的是清白的?」

百里燃和慕斯爵認識那麼多年,對慕斯爵還是挺了解的,知道慕斯爵一向不關心女人,以前他還以為慕斯爵是gay。

「廢話,我像是那麼不負責的男人?」

慕斯爵不耐煩地懟了過去,老婆不信他,兄弟也不信他?他的面相怎麼看,都不像渣男吧? 姜野好像就從來沒有把傅繾的話放耳里過。

傅繾說了不可以拍有吻戲的劇本,他拍了有床戲的。

傅繾說了不可以穿花花綠綠的不正式的衣服,姜野參加啥聚會,都能從那正經的幾十套西裝中掏出各種花花綠綠的。

這不,《黑粉想喝的奶茶代言人是愛豆對家》的殺青宴。

姜野一身傅繾所說花枝招展,五顏六色的西裝進入殺青宴的時候,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就姜野現在深藍色西裝,內搭了一件白色襯衣,但紅色領帶,別人穿估計土掉渣,但姜野穿著顯得怪有層次感的。

「姜野,快快過來,我給你介紹介紹…」王一洋朝著姜野揮手。

而姜野看到王子洋身旁的人的時候,瞪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地。

他好像還是第一次看見傅繾除了黑色西裝外,別的顏色的西裝。

紅色西裝搭配一件黑色的套頭衫,髮型上男人依舊是一絲不苟,這套西裝穿在傅繾身上,不會顯得那麼嚴肅,居然有點少年感。

「過來啊。」王子洋看著自己的男主角傻啦吧唧的還站著。

對著傅總點下頭,王子洋過來拉著姜野走到傅繾的面前。

被男人意外的行頭驚艷到的姜野都忘記了慣性剎車,他差點撞到傅繾。還是傅繾伸出手,扶住了他。

肩上,男人手裡杯中的紅色液體晃動。

「沒事吧。」傅繾抬眼,眸色溫柔。

姜野趕緊後退一步,猛搖著頭。

王子洋也有些愣,他沒想到姜野可以這麼呆,也沒想到傳聞中不喜人靠近的傅總居然也可以有這麼一副鐵漢柔情的表情。

「傅總,這就是我這部《黑粉》劇中扮演男主角的演員,姜野。」

拍攝《黑粉想喝的奶茶代言人是愛豆對家》中,姜野NG的次數很少,王子洋對他也比較滿意。

現在劇未播先火,對王子洋的導演生涯,他對姜野就更滿意了。

能遇傅總,得知他一直有籌備一部古裝劇,特此過來向他推薦推薦姜野。

傅繾的視線淡淡的,從上打量著姜野,「形象不錯。」

姜野被男人盯得彆扭,「謝謝傅總誇獎。」

裝不認識的戲碼?

傅繾微微眯眼,抿了抿酒,又是一聲:「就是穿搭上有點花,沒有品味。」

姜野震驚,這男人居然真說出口。

自己這是叫穿得年輕好不好。老男人,簡直是和他有代溝。

「哎呀,傅總這麼一說還真是。」王子洋當然是選擇附和傅總了。

姜野抽了抽嘴角,也不知道說話。

對於姜野這樣似乎不把傅總放在眼裡的做法,王子洋覺得姜野非常的不開竅啊。

拉著姜野就到一旁,小聲勸說:「你不知道傅總親自投資,看中的劇本會有多大的影響力嗎,怎麼就不知道為自己爭取爭取呢。」

傅繾的這部劇,他從穿到十年後的第一天就聽說,一直等到現在都沒動靜,誰知道是不是個噱頭。

「這演藝圈都各憑本事,我總不能靠拍馬屁上位吧。」姜野皺了皺眉頭。

「再說,傅總耶,那是傅總,眼光多刁鑽啊,說不定就獨好我這種不低頭的品格。」

王子洋那麼一聽,姜野說得好像有點道理啊。

眨了眨眼,咋一直感覺有道冷嗖嗖的視線在盯著自己呢。

本能的看過去,發現傅總正在盯著自己和姜野的距離。

王子洋立馬挪開了步伐,也不知咋回事就覺得和姜野待太近,不吉利。

「那我和傅總去討論討論?」姜野朝傅繾方向奴奴嘴。

一方面,導演的心意還是不能辜負。另一方面,傅繾的醋味兒簡直是太明顯了。

「去去去。」王子洋現在就有一種直覺,趕緊把姜野打發走,那才是硬道理。

姜野邁步走到男人身旁,剛想拿起酒杯的時候,男人主動給他遞了一杯。

「這是什麼,好喝嗎?」姜野接過,抿了一口之後無語了。

這是果汁。

王子洋密切關注著兩人的動態,見著傅總對姜野這麼好,暗暗的想:就短短几分鐘的相處時間,傅總眼光就這麼迅速的發現了姜野是個演藝圈的好苗子了嗎。

傅總不愧是傅總。

「你的是什麼?」姜野那一眼看過去就知道男人酒杯里的是紅酒。

撇了撇嘴,姜野不爽:「憑什麼你能喝酒我不能喝?」

「因為我喝醉酒不會幹胡事。」傅繾說得那是義正言辭。

把姜野給整笑了,「你放屁,有一晚你醉得迷糊,擱我懷裡撒嬌呢,你斷片得真乾淨。」

傅繾微微笑。

姜野嗅到了什麼陰謀詭計的氣息,臉上看笑話的神情微微一滯,最後恍然大悟。

拳頭緊緊握著,可生氣:「傅繾,原來你耍我的。」

難為他那一晚對著傅繾那可是百依百順了。沒想到男人居然是裝醉,自己咋那麼蠢。難不成傅繾的演技好到自己都識別不出了嗎。

「姜野。」賀筱琳借姜野之名,靠近傅繾。

此時,最先皺起眉頭的居然是姜野。本能的不喜歡自己在和傅繾算賬的時候有第三者的介入。

一看,好像沒有預料到傅繾也在,賀筱琳顯得特別的驚訝:「傅總…」

那小姑娘含苞待放的害羞勁兒,又來了。

姜野覺得賀筱琳如果拿著這演技用在《黑粉》里,而男主角定的是傅繾的話。這部劇,嘖嘖嘖,播不播都不說,完全就是直接火爆。

「傅總也來《黑粉》的殺青會啊。」

傅繾點頭。

賀筱琳完全是在尬談,「傅總是來這裡挑演員的嗎。」

她自然也聽說了傅繾籌備了很久的劇。不過題材沒有人知道,就知道是一部古裝劇。

「不是。」傅繾放下酒杯,淡然道:「我母親讓我帶夫人回老宅一趟。」

姜野一愣,接著一笑。心裡OS著:傅繾你就瞎編吧。

賀筱琳當場怔在原地,破音:「夫人?!」

夫人的意思是什麼。

即將談戀愛的對象?

未婚妻?

賀筱琳皺緊眉頭:她根本沒有聽說過傅繾不是單身的消息。

「這不是真的吧?」賀筱琳艱難的賠著笑。

姜野也覺得不是真的。

而傅繾,眼睛里罕見的帶上了點笑意。金超在聽到500的時候,眼眶發熱,十叔他們是在給他掙面子,如今堂妹出2000,壓制了女方的所有人,他真的不知該如何報答堂妹他們了。

待寫禮賬的人把人名和金額寫好了,周想笑道:「我們外地人,不懂你們商縣的規矩,聘禮都三萬了,若是我們禮金出少了,怕被你們笑話,所以,多出點總沒錯的,對吧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64章保准叫她們身價百倍 楊陽握著施加了隱形術的基里亞斯之弓回到座位,幸好會場的法師沒有發現。

拍賣會還沒有開始,舞台上正在表演歌劇。

「陽,你怎麼這麼慢!」昭霆抱怨,小聲道,「我找到蘭冰宿和邱玲了。」

「在哪?」楊陽眼睛一亮。昭霆比了個方向,那是個側對著這邊的包廂,有兩個年齡相仿的少女坐在裡面,看面目,正是冰宿和邱玲。

楊陽奇道:「她們倆怎麼坐在一個包廂里?」

「不知道。」

楊陽仔細端詳兩個同學,冰宿和邱玲的氣色都很好,一臉專註欣賞歌劇的表情。

看了一會兒,她轉移視線,很快在靠舞台的一間包廂里看到羅蘭。金髮青年面帶微笑地和一位俊朗的中年紳士交談了幾句,就扶起一個年輕的美婦,轉身離去。紅髮侍衛緊隨其後。

思索片刻,楊陽就猜出那中年紳士和年輕美婦的身份。

原來如此,他剛剛是去接妻子,才從樓下繞到另一邊的包房。

奇怪的是,楊陽在北城的包廂沒找到賽雷爾,轉念一想,北城城主來拍賣會,在上界代理政務的八成是北之賢者,頓時大失所望,她本來想拜託賽雷爾寄信。

只好又讓神官等一等了,不過我還沒找到和他身世有關的線索。

楊陽還想順帶向賽雷爾請教魔法,問問關於席恩的事——這是最牽動她心思的心事。

為了排遣失落,黑髮少女只好打量其他包廂。裡面都是服飾華貴的紳士淑女,王公大臣。最華麗的包廂里坐著一個頭戴金冠的老者,應該就是國王了。

楊陽觀察了一陣,覺得若非那頂王冠,她會以為他是個麵包店老闆,實在看不出和史列蘭有血緣關係。那雙綠色眼睛充滿沉溺酒色者特有的昏聵遲緩,還有剛愎自用,簡直是「昏君」二字的完美體現。

他身邊坐著個相貌猥獕的中年男子,從打扮看大概是宰相。兩人身後還坐著十幾個貴族模樣的人。

我絕不要成為這些人的救世主。楊陽嫌惡地別開眼,攸地眼睛一亮,因為她看見了一個美女!不是那些嬌嬌弱弱風一吹就倒的千金小姐,而是有內涵、有魅力的大美女!

她身穿卡薩蘭標準的象牙白軍裝,雙肩綴有金色的肩章和穗帶,只是沒披斗篷……哦,她有斗篷,在旁邊一個像是侍從的綠髮青年手裡。她一手拿著盛有琥珀色美酒的水晶杯淺啜,神態悠閑,卻自然散發出一股懾人的魄力。一雙綠寶石似的眸子有些慵懶地半眯著,為她文雅秀麗的容貌增添了一抹嫵媚的風韻。她身上揉和了統帥的威嚴和貴族的嫻雅,加上成熟女性的柔媚風情,構成了極為特別迷人的魅力。

好美啊……是梅蓮可城主嗎?不、不對,希莉絲說南城不來參加拍賣會,那她是誰?黑髮碧眼,是中城卡薩蘭的特徵,還有那身軍裝——啊!我知道了!

她是史列蘭的姑姑!魔導國元帥,拉克西絲·愛薇·德修普!

******

「真無聊。」

拉克西絲低聲道,盯著舞台上放聲高唱的女主角。這齣戲叫《卡蘭貝的珍珠》,講述一個英俊紳士和貴族私生女之間悲劇的愛情故事,是最常見的劇情,即,她已經看過類似的戲劇無數次了!

仰天喝了一大口白蘭地,年輕的元帥像要一次發泄完所有的怨氣般一疊聲道:「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

「你不渴嗎?」數到第五十個「無聊」,參謀長克魯索·懷恩不解地問。

「渴死了!」拉克西絲像噴火似的呼出一口氣,喝道,「拿水來!」克魯索立即遞上水杯。

灌了好幾口冰水后,拉克西絲才垂下手,憤憤地道:「可惡!如果諾因在,現在就可以和他拌嘴打發時間,待會兒也可以和他比賽誰砸的錢多!」

真無聊……克魯索暗暗嘆息:「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來參加拍賣會呢?你應該早就猜到諾因殿下不會來。」拉克西絲陰笑道:「因為我的宿願啊。」

「宿願?」

「沒錯,希望拍賣會砸鍋的宿願。」拉克西絲恢復優雅的儀態,啜了口美酒,徐徐道,「我看膩了那些紳士自命不凡的嘴臉和貴婦小姐矯揉造作的言行,一直在找機會撕他們的假皮具,可惜我勢孤力單,成果不彰。但米爾菲拍賣會不同,它是最大型的社交聚會,如果它出了岔子,我就可以欣賞到一場最別開聲面的集體蛻皮表演,光是想象那個場面我就興奮啊!」

「你的興趣真低級。」

「哦呵呵呵呵——你這個笨蛋!這才是真正獨特華麗的興趣!不懂就別亂形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