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逸的爺爺縱然再捨不得他們去冒險,可大敵當前,還是答應了,命令慕修和宋逸帶領大部分宋家異能同伴前往冥界支援。

沐顏也要跟着去,遭到慕修和宋逸大力反對,但她很倔強,固執跟隨,他們實在拿她沒辦法,只好答應了。

臨走的時候慕修擁抱了自己的弟弟,讓他好好在家,等自己歸來。

慕旭神色落寞,說如果自己也能參加戰鬥,與哥哥並肩作戰,那該多好,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

慕修沒在意他的話,摸摸他腦袋,背自己經常使用的大劍,與冥界使者一同離開了宋家。

他們馬不停蹄的趕到冥界,冥王任命慕修和宋逸分別爲陣前大將,並且向他們說明了目前情勢。

愛情攻略 我在後面聽着。

冥王說的異族,應該是被隔絕關在冥淵深處那些怪物,只是現在還沒有冥淵深處。

慕修和宋逸帶兵繞路討伐異族怪物,路過雪山的時候,遭遇了雪山第一怪,雪怪。

雪怪說要過雪山要打敗它,否則別想過去。

慕修爲了保持人員存活,主動挑戰雪怪。

雪怪很強,當初在雪山,我也是見識過的。

慕修和雪怪戰鬥的途有好幾次都有機會殺死雪怪的,但慕修都沒這麼做,所以好幾次都被雪怪反擊成功,打敗雪怪的同時,慕修也受了重傷,跌倒在地。

雪怪在他面前,只需要一擡腳能踩死他,而支援也來不及了。

何其有幸嫁給你 但雪怪沒這麼做,而是一屁股坐到地,對慕修咧開了笑容:“你贏了,謝謝你陪我打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我並不是要故意爲難你們,是太寂寞,想找人玩玩。”

“我知道。”慕修擦去嘴邊血跡:“我聽說過你的故事,從小被拋棄被當作怪物的你,走投無路只能跑進雪山,在雪山修煉,不敢出去,不敢見人。你我身世相似,我哪裏下的了狠手對你。”

原來慕修知道這雪怪的來歷,怪不得……

雪怪感動的不行,對慕修宣誓了效忠:“從今往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做什麼,如果需要幫忙,算捨棄性命,我也會幫你!”

原來他們的感情是這樣建立的。

我又想到那日雪山的場景了,爲了慕修,雪怪傷了宋凌風,才讓我們有了機會,攻擊宋凌風,而雪怪,也此死亡了,死的時候,嘴裏唸叨着的,還是慕修的名字。

我有些難受。

因爲慕修重傷,沐顏再顧不得宋逸在場,撲向了慕修,哭着給他止傷,哭着罵他笨蛋。

宋逸站在後面,看着前面依偎着的兩個人,神色複雜。

我想,宋逸大概是知道了。

慕修被帶去治傷,沐顏寸步不離,宋逸獨自一個人在城內喝的酩酊大醉。

我作爲旁觀者,光是看着他們之間的愛情,都覺得揪心。

他們三人,我,冷陌,魑魅三人還要糾結,至少冷陌和魑魅不是兄弟,至少冷陌和魑魅都表明了心意,至少……我們都做出了選擇。

等慕修傷勢稍好一些後,軍隊再次路了。

在路,宋逸找了個機會叫住慕修,把他帶去了沒人的地方。

“你是不是也喜歡顏兒?”宋逸說。

慕修沒想到他那麼開門見山直接,愣住。

“你瞞不過我的慕修,沒有誰我更瞭解你的了,從一開始你喜歡沐顏的,對嗎?”宋逸逼問。

終於是瞞不下去了,慕修也不想再躲避了,便點頭:“對,我也喜歡顏兒,抱歉,宋逸,我……”

宋逸定定看了慕修一會兒,妥協的嘆口氣:“你不用跟我說抱歉,我也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我從一開始知道你也喜歡顏兒,而顏兒對你的好感也多過我,如果是你向她表白,她肯定會接受的,可我不甘心,我是真的喜歡顏兒,所以搶在你前面說了喜歡,我太瞭解你的性格,一旦我先開口,你不會再參與了。” 宋逸的心機果然是……

慕修也沒想到宋逸會先算計了自己,但宋逸眼神真誠,對他說:“慕修,我們打平了,從現在開始,公平競爭顏兒吧。”

他頓時沒法生氣了,畢竟他們也算是相互坦白了,況且宋逸說的對,現在能夠公平競爭,恐怕纔是對他們最好的,總自己壓抑在心好很多吧?

於是慕修和宋逸達成了一致,從這一刻開始,公平競爭沐顏,不管最後沐顏和誰在一起,都不能負了她。

慕修終於能大膽的表明自己的心意了,很激動,帶着傷的跑去找沐顏。

沐顏正在院子裏給他熬藥,他從後面抱住沐顏。

沐顏嚇一跳:“慕修你幹什麼?”

“顏兒,從現在開始,我可以追求你了。”慕修把腦袋埋進沐顏頭髮裏:“我與宋逸已經把話都說明白了,我們公平競爭你,我和他一樣的喜歡你,不管你最後選擇了誰,我們都會祝福。所以……我兩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沐顏也很高興,可高興過後又很憂愁:“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了,宋逸哥肯定很難過吧?雖然嘴會說祝福,但到了那個時候,你們的兄弟感情肯定不會如現在這般好了,對嗎?”

慕修一滯,沒有吭聲。

“現在是關鍵時刻,慕修,兒女情長的事,我們等從冥界回去再說吧,好嗎?”沐顏說。

慕修有些失落,但沐顏說的對,現在是關鍵時刻,不能破壞了自己和宋逸的感情。

沐顏最終沒有答應和慕修在一起。

而我看到不遠的樹後,宋逸的身影一閃而過。

有些感情,一旦錯過,或許是永遠了。

此時的慕修和沐顏,都不懂。

之後宋逸當真是和慕修公平競爭起了沐顏,沐顏被夾在間,卻不如之前那般勇敢的表達愛了,她總是想着會傷害到宋逸,她不忍心傷害宋逸,開始變得猶豫不決,可她不知道,她遊離的態度,把兩個男人都傷到了。

慕修和宋逸的關係還是和以前表面一樣好,唯獨少了的只是,他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坐在星空下談論彼此的心事了,他們把心事藏了起來,卯足了勁的爭奪一個女人。

沐顏雖然沒做出明確表態,但她總是和慕修更親近些,宋逸每次都看在眼裏,漸漸的,三個人之間的感情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而這細微的變化,是釀成千年大錯的導火索。

大戰終於來臨。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我終於見到了冥淵深處關押着的那些異族前身了。

各種各樣的怪物都有,猙獰的,噁心的,很多都像蟲一樣,有些像電影星球大戰裏面的蟲族,又蟲族還要強大,還要有智慧,人,鬼,冥組成的聯軍傷亡慘重,連連敗退,失去無數城池,死了無數普通百姓,最終只能從雪山退回到通往冥王主城的要塞,雷城。

宋家人死傷的也很嚴重,慕修和宋逸都有受傷,但此時已經顧不其他了,圍在軍帳裏討論行軍的事。

這個時候冥王不知道去哪兒了,戰爭只能靠慕修和宋逸支撐。

異形大軍停駐在雷城城外,暫時沒有攻擊的跡象,應該是打算第二天全軍攻城。

宋逸正指着地圖和將士佈局着策略,他腰間亮起了白光,是宋家的緊急召集令。

“不好,宋家出事了!”宋逸當下去找了慕修。

“我和你一起回去。”慕修說。

“不,你留在這裏,我很快去了回來,要兩人都離開,這裏會出事的。”宋逸拒絕。

緊急召集令非特殊時期是不會亮起來的,宋家肯定是發生了大事,慕修放心不下宋逸,又放心不下這裏。

“這裏交給我吧。”有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走進來的人,是鍾染!

鍾染身邊還跟着一個女人,他們嚮慕修和宋逸行了禮,鍾染說:“兩位大帥,我是矮人族鍾染,預言人冗請我們來幫忙的,你們人界出了很大的事,你們先回去吧,這裏我能撐住。”

時間緊迫,慕修和宋逸來不及多想,便答應了,兩個人急匆匆的趕往了人界。

他們回到宋家,卻發現宋家一片狼藉,房屋倒塌,死了很多的傭人丫鬟。

慕修和宋逸大驚失色,連忙衝進主屋。

宋逸的爺爺還活着,不過傷的很重。

“爺爺!”宋逸跑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快去,阻止,小旭……”宋逸的爺爺斷斷續續的說:“他……被人蠱惑,走入歧途了……”

一聽慕旭出事了,慕修身體都嚇顫抖了:“爺爺,慕旭現在人在哪兒?”

“他往王都去了,快去阻止他,他要殺當今的王,一旦王死了,沒人在暗支持我們異能人了,人界要被邪鬼妖魔入侵了!”說完最後一句話,宋逸的爺爺暈了過去。

慕修和宋逸相互看了看,暫時安頓了爺爺,兩個人衝出了宋家。

他們朝着王都過去,一路都是硝煙瀰漫,到處都是家毀人亡,一路死屍。

這些竟然都是慕旭做的……

那個善良的弟弟做的?

慕修的心揪到了極點,加快了腳步。

還隔着一段距離,兩個人聽到了前面村莊的叫聲,他們暗道不好,殘影般的衝向了村莊。

村莊的屍體堆成了一座小山,慕旭站在屍體之,一隻手捏着個人的心臟,一隻手掐着個小女孩的脖子,嘴全是血,人正在獰笑着,完全不是之前認識那個慕旭了。

這個時候的慕旭,應該是被冷軒蠱惑了,吃了冷軒的藥,變成了冷軒的傀儡。

只是慕修和宋逸不知道,兩個人震驚的不行,然後看着慕旭捏死了小女孩,把小女孩的心臟掏了出來,然後放進嘴裏,大口大口咀嚼。

“小旭!”慕修大叫。

慕旭緩緩扭頭過來,雙目猩紅,笑的猙獰:“哥,宋逸哥,你們來了啊,你們看,我現在變得很厲害了呢,誰都打不過我了呢。”

“小旭,你怎麼會……變成了這樣?”慕修僵在原地,不敢相信這一切。

還是宋逸先反應過來,朝慕旭過去:“小旭,告訴我們,到底怎麼了?” 慕旭任由宋逸靠近自己,抓住他胳膊,他仍然笑着:“宋逸哥,現在的我,不會再有人說我是軟腳蝦了,我能夠和你們一起打仗,一起殺人了呢……”

“可我們殺的是壞人,惡鬼,你殺的是普通百姓啊。 ”宋逸說。

“那又有什麼關係?”慕旭歪歪腦袋,露出滿口血的牙齒:“殺了這些普通人,他們會變成冤魂厲鬼,我可以多殺幾個冤魂厲鬼,是殺惡鬼了呀!”

慕旭以前不是這樣的,慕修和宋逸都不知道他們才離開多久,他變成了這樣,看去精神都有了問題,好在慕旭並沒有喪失理智到連慕修和宋逸都攻擊的地步。

雖然不知道慕旭發生了什麼事,慕修和宋逸還是把慕旭帶回了宋家,暫時整理出一間房子來,安頓了慕旭,慕修一直陪着宋逸說話,詢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慕旭情緒一直都很不穩定,徑自說着讓人聽不懂的語言,行爲也詭異的很,腿竟然不瘸了,只是四肢僵硬,像殭屍,又不像殭屍,還會使用很怪的技能。

附近的醫生又因爲被慕旭弄的死的死逃的逃,宋逸找了一大圈都找不到醫生,只能折返回來。

正焦頭爛耳的時候,預言人冗來了,站在門口。

慕修和宋逸大喜,預言人是他們的救星,忙詢問預言人怎麼辦。

冗說,慕旭的身體了很嚴重的蠱毒,慕修和宋逸不在的期間,慕旭一次去了賭坊,之後再也沒法回頭了,期間有人賣給了他一種藥,他以爲吃藥可以贏錢,不停的吃,不停的依賴藥,最後變成了這樣。

“那人是誰!我去找他!”慕修大怒。

冗搖搖頭,面色深沉:“天機看不透。”

這藥是冷軒給慕旭的,爲的是……

想到冷軒,我憤怒的捏緊了拳。

宋逸在慕旭口袋裏發現藥丸了:“看!”

慕修拿過來看了看,這藥表面與普通的沒什麼區別,但他只是拿在手,都能感覺到一股莫名邪惡的力量,忙把藥扔到了地,用力踩碎。

“哥,這可是我的救命藥啊。”慕旭大叫一聲撲倒在地,去撿藥。

慕修把他拉起來,給了他一巴掌:“小旭你醒醒吧!以前那個善良的你去哪兒了!”

慕旭笑:“善良又有什麼用?最後也得不到什麼回報,我不要善良,我要變強大,哈哈哈!”

他病的太重了。

Wшw☢ t t k a n☢ ¢ O

“要救慕旭只有一個辦法。”冗又說道:“在最西方,有一個古老的族羣,他們基本不與人接觸,藏在深山之,偶爾去附近村莊行醫,醫術高明,擅長使用蠱,被那附近的人稱作藥師族,只有藥師族才能救他。”

藥師族……

原來當時宋逸去找的,是藥師族!

“我去!”宋逸立馬說:“慕修你在這兒照顧小旭,不要讓他病情再惡化了,我去冥界借飛騎獸,很快能到西方,一定能求到藥師族的!”

冗又給了宋逸一封信:“我與藥師族有些交情,他們是知道這個世界有人鬼冥三界的,帶着我的信去,他們會幫你。”

宋逸收好信,謝過冗之後,不再耽擱,離開了。

走的時候慕修用力的擁抱他:“宋逸,拜託你了。”

“放心,你等我。”宋逸說。

慕修留下來照顧慕旭。

三天。

三天時間,慕修把慕旭關在房子裏,慕旭沒有藥物支撐,瘋了一樣的砸門摔門,力量越來越大,連慕修都有些控制不住他了,第四天的時候慕旭把整個屋子都轟塌陷了,跑了出來,瘋狂的朝着外面跑去。

“慕旭!”慕修追着去。

慕旭跑到街,見到還有幾個沒走的人,朝着他們去,老人和小孩嚇到尖叫,小孩被慕旭抓到了,老人抱着慕旭的腿求饒,慕旭踹倒了老人,張開手掌要去挖小孩心臟。

“慕旭你夠了!”這是第一次,慕修對慕旭用了技能,把慕旭打開了。

“哥,你打我?”慕旭紅了眼:“你們都不是什麼好人!我要殺了你們!”

慕旭陷入了癲狂,攻擊了慕修,慕修爲了防禦,第一次,對慕修拔出了劍。

你和我的離婚盛宴 兄弟刀刃相見。

慕修一直在防禦,怕傷到慕旭,但慕旭招招致命,慕修身傷越來越多,最後慕旭把慕修打退開,可他沒再逼慕修,而是轉身,極快的衝向了那小孩。

慕旭的目的是小孩心臟!

在慕旭要殺小孩的時候,慕修的劍,從後面飛來,砍到了慕旭半邊胳膊。

慕旭疼的大叫,神志也恢復了些:“哥,你……”

“對不起,小旭。”慕修痛苦不已:“你醒醒吧,別再做壞事了。”

“可我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啊……”慕旭的眼淚,順着臉頰兩邊滾落:“哥,我的身體已經不受我控制了,你砍了我的手,讓我暫時清明瞭起來,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陷入癲狂,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事,我真的不想這樣做,我真的不想……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哥,哥,救我,救我……”

“我會救你。”慕修抱住慕旭:“我一定會救你的。”

“救不了,你救不了我,救不了我……”慕旭的眼睛漸漸變的混沌起來,他又要失去意識了:“唯獨能救我的,只有一個方法,哥,殺了我……”

“殺了你?怎麼可能?你可是我親弟弟啊!”慕修說。

“沒時間了,哥,沒時間了……”說完之後,慕旭突然把慕修腰間的匕首拔了出來,插進了自己胸膛裏。

“小旭!”慕修大叫。

慕旭仰面緩緩倒在地,嘴角是笑着的:“哥,下輩,我們……再,做兄弟了……”

最後一句話,慕旭死了。

“小旭!”慕修的痛吼響徹天際。

在這個時候,宋逸趕來了,遠遠的宋逸沒看清事實,只看到慕修的匕首,插在慕旭胸膛,而慕修跪坐在慕旭身前,宋逸衝過去抓住慕修,大聲質問:“你爲什麼會殺了小旭!我明明已經把解藥帶來了!你爲什麼不相信我!爲什麼?他可是你親弟弟啊!你……” 而慕修什麼話都沒說,半個字的解釋都沒有,呆呆看着自己弟弟的屍體。

宋逸認爲慕修不信任自己,還殺了親弟弟,殘忍至極,甩手離開。

天地之間,只有慕修一個人,孤獨的背影。

我站在後面看着他,眼淚不停的流。

他不對宋逸解釋,是因爲他信任宋逸,信任宋逸瞭解自己的性格,他怎麼可能會殺了自己親弟弟,可是宋逸並沒有如慕修所想那般,宋逸對慕修有了偏見。

因爲還有冥界戰爭的事在身,慕修安葬了慕旭屍體後,只能打起精神去找宋逸。

經過一整夜,宋逸也冷靜了,只是拍拍慕修肩膀,沒有再說什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