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擇窮整個人,都是氣急敗壞!

這他嗎……

他,已經快瘋了!

這他嗎,簡直…

就是羞辱啊!

自己十幾萬人馬,氣勢洶洶殺來……

結果。

就這麼,潰敗了?!

這,可是他寧家……唯一的希望了!!

寧擇窮心中,隱隱浮現出慌張!

但,潰敗之勢已成!

前方。

秦蒼穹一襲黑衣,面色冷漠,緩緩而來。

他在督戰過後。

打算親自會一會,此行的幕後敵人…!!

寧家父子,倒是…有些意思。

唰…!!

看到秦蒼穹。

寧擇窮心中殺意暴漲,瘋狂殺來!

他,想要將秦蒼穹幹掉…!!

爾後。

或許,還有些希望!

「殺我兒,納命來…!!」

轟!

他雙眸通紅!

而,此刻。

秦蒼穹眸光冷漠,指尖一點…!!

轟!

罡氣爆發!

恐怖的氣勁,剎那間貫穿了寧擇窮的身軀!

而,直接讓他渾身僵住。

噗…!!

他一口白沫吐出!

整個人,都是面色猙獰,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寧擇窮的雙腿,已經被徹底貫穿!

「你,你…」

「怎麼可能?!」

他渾身顫慄,眼睛死死瞪大,充斥着不敢置信的駭然神色!

而,此刻。

秦蒼穹面色漠然,緩緩走來!

仿若,冰冷俯瞰! 前有狼後有虎的情況蘇御見識過不少,但是像如今情況這樣複雜的情況蘇御還是第一次見。

此時血蚊女王的爆裂尖刺擋住了蘇御的去路,而血蚊女王的真正的目標則是運輸機上的燕京考察團。

血蚊女王料定蘇御鞭長莫及。

但是血蚊女王根本不知道蘇御的鞭到底有多長。

蘇御已經召喚出了業火鬼面戰甲,此時的蘇御雙臂上纏繞著攝魂鎖鏈,這攝魂鎖鏈長鞭可是長度驚人。

與此同時,賈維斯的超腦也是用極快的速度給出了戰鬥數據報告。

「先生,業火鬼面戰甲保住運輸機的概率是百分之二十。但是戰甲損壞的概率卻高達百分之八十。」賈維斯的數據一瞬間便是傳遞給了蘇御。

而蘇御則是根本沒有時間做出抉擇,蘇御只能選擇順從本心跟隨感覺,所以蘇御根本沒有絲毫猶豫便選擇要保住這架運輸機。

不論付出何等慘重的代價!

因為這架運輸機上有蘇御珍重的人。

「呵呵呵,有意思的小傢伙,不知道姐姐給你的難題你要怎麼解決呢?」此時濃密的烏雲之中,身材火辣的血蚊女王正在饒有興緻的觀察著蘇御的反應。

隨後便是發生了讓血蚊女王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見蘇御渾身的火焰瞬間暴漲,蘇御的渾身都是燃燒迸發著猛烈的火焰。

蘇御整個人都是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火球,隨後蘇御不閃不避,徑直的沖向了超自己射來的幾根爆裂尖刺。

血蚊女王詫異無比,隨後微微凝眉,鮮紅的嘴角也是露出可危險而冷酷的笑容。

「呵呵呵,我還以為這小弟弟有什麼本事呢,想不到只是一個一根筋的莽夫。」

看到蘇御不閃不避,直接就沖向了自己的爆裂尖刺,血蚊女王的臉上漏出了輕蔑的笑容。

彷彿下一刻就能看到蘇御的身體被爆裂尖刺洞穿,隨後炸成血沫。

「呵呵呵,小傢伙妄想用凡火來對付我的爆裂尖刺?真是天真,人族的這些年輕的一代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隨著血蚊女王的輕蔑的話音剛落,蘇御迎面對上了那幾根散發著金屬光澤的爆裂尖刺。

下一刻,血蚊女王想象中的爆炸聲音沒有響起。

血蚊女王詫異的瞪大了雙眼,只見那堅韌無比的爆裂尖刺在觸碰到蘇御身上的詭異火焰之後,竟然被瞬間燃燒成了灰燼!

下一瞬,蘇御的身體便是直接衝散了幾根爆裂尖刺形成的灰燼,直接如同一道流光一般飛向了運輸機逃走了方向。

血蚊女王此時雙目圓睜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不可能!那小子是什麼等級?那是什麼火焰?!」

「這小子年紀輕輕等級也不高,但是為什麼會擁有如此厲害的火焰!?」

此時的血蚊女王心中充滿了震驚和疑惑。

血蚊女王雖然是六階獸王,但是對於來自上層位面的鬼神的力量自然是不了解的,以她的層次根本接觸不到地獄業火的層面。

地獄業火可是能夠燃盡萬惡的地獄之火!

而血蚊女王的爆裂尖刺上所附著的弄弄的惡意更是地獄業火的養料。

所以此時的地獄業火在燃燒吸收了爆裂尖刺上的惡念之後更加的旺盛,更加的強大了。

此時的蘇御感受著自己強大三分的力量,心中也是疑惑。

「先生,地獄業火乃是幽冥界地獄用來灼燒世間萬惡的手段,能夠以世間萬惡為養料,所以在燃燒了爆裂尖刺上的惡念之後,變得更加強大了。」此時的賈維斯的超腦也是給出了計算結果。

蘇御聞言心中也是勉強明白了。

「這豈不是說地獄業火乃是世間萬惡的剋星嘍?確實很猛啊。」蘇御感慨一聲,但是身形卻是沒有絲毫的減慢。

衝破層層雲霧,蘇御終於看到了那架運輸機,以及緊隨其後的五根爆裂尖刺。

這五根爆裂尖刺,每一根的威力都是足以將這架運輸機炸成碎末了,所以要想救下這架運輸機上的所有人,必須擋下所有的爆裂尖刺。

但凡有一根漏網之魚,那麼這架運輸機以及運輸機上的所有人都會領盒飯。

這五根爆裂尖刺的速度極快,再有幾秒就能夠追上運輸機,而蘇御此時的距離依然很遠,想要衝上去攔截這五根爆裂尖刺絕對是來不及的。

此時的蘇御的大腦有了一瞬間的空白,蘇御突然有一瞬間的無力感。

好像做什麼也救不了這架運輸機上人。

但是蘇御的腦海中卻是突然浮現出了林晴雪的淺笑,王胖子的傻笑,還有蘇狂的一聲聲的蘇大哥,以及那個總喜歡背對眾生的周問雨,以及燕京考察團的那些人。

此時的蘇御瞬間清醒,假如自己無法解決眼前的五根爆裂尖刺,這些人這些音容相貌自己此生都見不到了!

他們所有人都會慘死在蘇御的面前!屍骨無存!!

業火鬼面之下的蘇御的臉也是瞬間猙獰起來!

蘇御沒有發現,在這一刻自己雙眼中的瞳孔竟然隱隱有分裂的趨勢!

重瞳!

這是蘇御體內的九天盪魔祖師血脈激活的標誌。

此時的蘇御在暴怒之下竟然體內的血脈有了要暴走的趨勢。

但是對於這一切,蘇御根本沒有察覺。

蘇御現在拼盡全力的想要去擋下那五根爆裂尖刺。

蘇御身上的地獄業火已經變成了巨大無比的一個火球,所過之處就連烏雲都是被切割蒸發。

整片天空上的烏雲都是被蘇御身上的地獄業火給切割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此地已經接近燕京地界,所以無數居住在燕京外城的居民都是看到了讓他們必勝難忘的一幕。

一顆巨大的如同隕石一般的巨大火球正拖著長長的尾焰將整片天空中的濃密烏雲切割開來。

「不!!!」

蘇御臉色嫉妒猙獰的甩出了手中的攝魂鎖鏈。

燃燒著狂暴的地獄業火的攝魂鎖鏈瞬間如同一條火焰巨龍一般沖向了那五根爆裂尖刺。

但是來不及了!

雖然蘇御的攝魂鎖鏈的速度極快,已經在空中撞出了陣陣音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