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三個字太單薄,遠遠不能表達她心裡的愧疚。

溫如意扭過頭,看著葉簡汐,笑了笑說:「傻瓜,我跟你說這些,不是來聽你道歉的。該懲罰的人已經懲罰了,我沒覺得有什麼遺憾。我唯一覺得對不起的是子澈,沒辦法跟他有共同的孩子,連正常的生活也沒辦法給他。」

溫如意的眼神越發的暗淡。

葉簡汐抿緊唇瓣,如意喜歡孩子,那次沒了的孩子,一直是如意心頭的痛。

葉簡汐沉默了好一會兒,拉過溫如意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如意,你沒有的那個孩子……是我欠你的,等這兩個寶寶生下來,我還你一個,以後,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至於你心理的問題,我們找醫生好好的看,一定可以看好的。」

溫如意聽她說的話,鼻子不由得酸澀。

要一個做母親的送出去自己的孩子,那需要多大的勇氣。

這個世上,也就只有簡汐這個傻瓜,會想到,把自己的孩子送給她吧。

溫如意低落的心情,有了一絲的起伏,「簡汐,你說什麼傻話呢?我要你的孩子幹什麼?這兩個寶貝,可是阿琛一直盼望的,你要好好的保護她們……」

「我是說認真的,如意。」

葉簡汐握住溫如意的手,加重了一些力道。

溫如意搖了搖頭,「我也是認真的,我若是真的想要一個孩子,會去領養,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要你的孩子,讓你們一家人分開。」

葉簡汐知道,她是打定主意不肯要一個孩子,微微嘆了口氣說:「那你要答應我,好好的治療,別放棄子澈。」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在阿琛走之後,好好的活著。」

溫如意站起來說。

葉簡汐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溫如意眼底少了幾分苦澀,拉著葉簡汐站起來說:「好了,煩惱說出來,我也輕鬆了不少,咱們先走吧。」

葉簡汐跟著溫如意走出公園,天邊隱隱的傳來了雷聲。

雲層也越壓越低,隨時都要下雨的樣子。

溫如意看了眼馬路對面的車,扭頭葉簡汐說,「我去開車,你在這裡等著我吧。」

「嗯。」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

溫如意抬步朝著停車的地方走。

葉簡汐的視線無意識的打量著周圍,餘光不經意的掃過自己的右手側,看到一輛黑色的轎車快速的向溫如意的方向駛過去。

直覺告訴她,事情有些不對。

福運盈門 「如意,小心!」

葉簡汐喊了一聲,朝溫如意跑了過去,到她跟前,一把抓住她,把她往自己的身側拉。

車子險險的擦過溫如意,但很快再次調轉了過來,沖著兩人撞過來。

葉簡汐心頓時緊繃到了極點。

這輛車是故意撞如意的,剛才那下根本不是意外!

葉簡汐想也不想,抓住溫如意狂奔。

跑了一會兒,後面的車越來越近,葉簡汐感覺小腹那裡不舒服,像是有一隻手,在往下拉扯什麼東西。

葉簡汐的臉色一點點的白起來,腳下的步子也開始變慢。

再這麼下去,自己遲早會拖累如意,到時候兩個人都會死!

葉簡汐回頭看了眼那輛車,又看了看跑在前面的溫如意,忽然放開溫如意的手,猛地把她往前推了一把。

溫如意沒料到簡汐會這麼做,身體頓時被拋了出去。

葉簡汐咚的一聲倒在地上,雙手下意識的護住了腹部。

「簡汐!」

溫如意站穩身體,回頭看向葉簡汐,映入眼帘的一幕,讓她心臟整個被揪起來。

那輛車要碾壓在簡汐身上!

簡汐會沒命的!

溫如意想跑過去救人,可震驚到了極點,身體反倒沒辦法動彈一下!

葉簡汐眼睜睜的看著那輛車越來越近,直到開到眼前,大腦一片空白。

唯一能想到的是,就這麼死了,連阿琛最後一面也沒能見上!

「嘭!」

車子即將碾壓在葉簡汐身上的剎那,一輛路虎車忽然蘇從斜里殺出來,猛地撞在了那輛車上,巨大的力量,重裝的整輛車都翻了過去。

葉簡汐眼睛瞪大到了極點,驚悚的看著眼前兩輛車,臉色煞白的沒一點血色,連呼吸也忘記了。

「簡汐!你沒事吧?」

溫如意衝到葉簡汐跟前,焦急的問。

葉簡汐想告訴她自己沒事,可嗓子堵的厲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溫如意仔細的檢查了下,見她身上沒有任何傷害,忽然揚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肩上,「你犯什麼傻?幹嘛把我忽然推開?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點沒命!」

溫如意后怕不已,眼淚簌簌地落下來。

葉簡汐看著痛哭不已的溫如意,思緒方拉回來,穩了穩心神說:「我沒事,如意。」

「你沒事,我有事!葉簡汐,我告訴你,你以後再敢做傻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溫如意大聲喊。

葉簡汐知道她是被嚇懵了,勉強笑了笑,從地上爬起來。

剛站起來,視線掠過溫如意身後,看向那輛路虎車,剛才是那輛車忽然衝出來救的她。

咔嗒。

路虎車的駕駛車座門打開,坐在駕駛座的人,從車上跳下來。

那人抬眸,看著葉簡汐和溫如意的方向,緩步走到兩人跟前問:「葉小姐,溫小姐,你們沒事吧?」

「我沒事……」葉簡汐看著那人,目露疑惑,「楊樂,你怎麼會在這裡?」

楊樂不是山區的學生嗎?

怎麼會開著路虎車,恰好撞了那輛想害如意的車?

「我不是楊樂,葉小姐,我欠了慕先生一個人情,答應他保護你的。」

那人眉眼裡都是冷意,像是凝結了一層霜似的。

葉簡汐聽他說的話,仔細觀察了下,發現眼前的人的確跟楊樂有些不同,比楊樂年紀大一些,看起成熟多了。

楊樂才十七八歲,說話時雖然不熱情,但不會讓人感覺到疏離。

眼前的人大概二十五歲左右,冷冰冰的像是冰雕,沒什麼溫度。

可只看五官,兩個人未免太像了。

被葉簡汐打量的不耐煩,男人從兜里拿出墨鏡佩戴上說,「我送你們去醫院。」

說罷,他上了路虎車。

溫如意扶著葉簡汐上了車。

葉簡汐跟溫如意回了醫院,溫如意讓醫生給葉簡汐仔細檢查了下,醫生說葉簡汐動了胎氣,需要靜養。

溫如意聽說動了胎氣,臉色更不好。

急診室的門嘭的一聲被打開,慕洛琛大步的走進房間里,掃了一眼目光鎖定在葉簡汐身上,見她沒什麼大礙,長長的鬆了口氣。

葉簡汐從病床上下來,看著他泛白的臉,問:「你怎麼出來了?」

慕洛琛冷著臉,不答反問,「有人想殺你?」

「不是我,是如意,這次那輛車是想撞死如意。」葉簡汐搖了搖頭,看向那個跟楊樂長得很像的男人,「他也看到了,你問他。」

慕洛琛看著那個男人。

男人頷首說,「葉小姐說的是真的,那個人開車沖向的溫小姐。」

慕洛琛眉峰聚集在一起,誰會想著殺了如意?

「等下通知子澈這件事,讓他查一下……」

「我想我知道是誰做的。」葉簡汐截住他的話頭說。

溫如意跟慕洛琛都看向葉簡汐。

「本來我不想說昨晚的事情的,可事到如今,她都敢殺如意了,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阿琛,如意,還記得昨晚我搶錄像帶的事情嗎?那捲錄像帶被人調換了,是容淑芬和顧明珠的母親做的,她們想讓如意身敗名裂,想必是昨晚不成功,今天就直接明著來了。」 「你怎麼不早跟我說這事?」溫如意難以置信的看著簡汐。

「我不想讓你擔心。」

「你瞞著我才會更讓我擔心!」

「好了,現在不是爭執這個事情的時候。」慕洛琛打斷葉簡汐跟溫如意的話說,「如意,給子澈打電話,讓他過來接你,這幾天你也要多注意些,別著了別人的道。」

「我知道了。」

溫如意掏出手機,給容子澈打電話。

容子澈接到電話,得知她出事了,電話那頭急吼吼的要過來。

溫如意壓著煩亂的心緒,跟他說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讓他慢些過來。

掛了電話后,溫如意再抬眸的時候,葉簡汐和慕洛琛已經不見了,只有之前救她跟簡汐的那個男人守在身邊……

葉簡汐跟著慕洛琛出了病房。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他走的有些快,葉簡汐小跑著,才能勉強跟上。

望著他陰沉的嚇人的臉色,葉簡汐知道他生氣了,哪怕當著如意的面,他沒說什麼。可說到底,今天她差點被撞死,還是嚇到了他。

葉簡汐伸手抓住慕洛琛的的胳膊,阻止他進一步前進。

慕洛琛停下了腳步,臉色緊繃的看著她。

「阿琛,你不能走那麼快,對心臟不好。」

「走路來的刺激,可不比聽說有些人差點被撞的刺激大。」

慕洛琛淡漠的說著繼續走。

看來這氣性是一時半會兒消不了了,葉簡汐無奈,只好跟著他走。

沉默的走到病房跟前,負責看護的護士看到慕洛琛,臉上露出鬆口氣的神情。

「慕先生,你總算回來了,你剛才就這麼一聲交代都沒的跑出去,把我們都嚇壞了。」

慕洛琛看也沒看護士一眼,推開門走了進去。

護士小心翼翼的往葉簡汐的方向偷瞄。

葉簡汐低聲說,「進去吧。」

護士忙跟著慕洛琛走了進去。

葉簡汐看著護士都進去了,抬步準備跟進去,可抬步的剎那,身後不遠處響起了查理的聲音,她停下了腳步,扭頭看過去,只見查理站在不遠處。

查理見葉簡汐停在了那裡,加快了腳步。

「你怎麼來醫院了?」

待查理走到跟前,葉簡汐問。

「我有些事情找你,你有時間嗎?」查理話說完,目光落在葉簡汐的手肘上,那裡綁了繃帶,「你受傷了?」

葉簡汐看了眼自己的胳膊,剛才倒地的時候,擦到了手肘,不過不是什麼大傷,「一點小傷,沒什麼大礙。你說的事情是什麼事情?需要多久的時間?」

葉簡汐說著話,看了眼病房。

病房的門大開著,慕洛琛已經躺回了病床上,他正看著她跟查理的方向,黑眸里看不出什麼。

「我父親來了,他想見見你。你也知道,皇室的規矩比較多,時間上……應該到明天才行。」查理藍眸里滿含期待。

昨晚他說過,會給簡汐、慕洛琛最後一次機會。

現在已經過了一晚上,無論慕洛琛做什麼決定,一晚上都應該足夠了。

既然到現在,慕洛琛都沒有開口,那隻能說明……

慕洛琛最終的決定還是堅持將簡汐推的遠遠的。

慕洛琛不準備挽回簡汐,那麼他也不會再一昧的退讓,這次讓簡汐跟父親正式見面,他希望皇室那邊,能接受簡汐,讓她成為自己名正言順的妻子。

葉簡汐對上查理的眼眸,唇瓣動了動,「查理,可不可以再等兩天?」

查理心裡升起一絲失落,「簡汐,你到現在,還是不肯放棄嗎?」

「不是……」

葉簡汐想解釋,但話剛開了頭,查理忽然笑了笑說,「算了,你不用說了,我就再等兩天吧。」

葉簡汐到嘴邊的解釋,聽到他這句話,又咽了回去。

也罷,就讓他誤會自己吧,這樣或許能讓他對自己少一些期待。

葉簡汐垂下了眼帘。

目光落在她銀白的青絲上,查理扯了扯唇角說,「那我回去跟我父親說,過兩天再安排你們見面。簡汐,記得到時候可別再推脫了。」

葉簡汐猶豫了下,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

兩天……

這是查理給她的最後期限,也是她給自己的最後期限。

若是兩天後,洛琛依然沒有改變主意,那麼她會嫁給查理。

嫡女重生:謀君謀天下 葉簡汐目光直直的望著慕洛琛,明明那麼近的距離,她卻感覺隔了整個銀河系。

怎麼也觸及不到他……

容子澈帶著溫如意回家,容老太太、容淑芬和幾個貴太太正坐在客廳說著話,看到兩人進來了,容老太太心裡不情願,可面上不得不做樣子。

老頭子之前跟她打過招呼了。

若是她再趕為難沈綿綿,就把她送到海南島,再也不讓她回來了。

她跟老頭子相處了一輩子,自然知道他不會真把她送到海南島,但他還是很有可能把她送到某處宅子,讓她一直跟沈綿綿無法接觸。

權衡之下,容老太太還是決定先跟沈綿綿假意和好。

「子澈,綿綿,你們回來了?這都是你們的長輩,過來打下招呼。」

容老太太招呼容子澈跟溫如意。

容淑芬看了眼容子澈和溫如意,鼻子里輕哼了一聲。

其他幾個貴太太,看到兩人,面上露出親和的笑容,容子澈畢竟是容家未來的繼承人,她們跟容家走得近,利益居多,她們才不管容家那些內部糾葛。 長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